<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29章 公主也有三急
    因为水君卓的加入,雨夜山间探寻昙草踪迹,显得不太现实。昙草固然珍贵,但比起水家千金的安全,也就变得微乎其微。

    苏韬拉着水君卓在周围走了一圈,便返回山洞,徐大山在洞里生了火,里面因此不显得潮湿,泥土退了潮,踩在地上也硬实了不少。

    “我们睡在外面,有什么事情就喊我”阿军与水君卓低声说道,顺便还看了一眼苏韬。

    苏韬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阿军那一眼太明显了,虽然不带任何感情,但言外之意清楚,“如果你敢对我家小姐怎么样,小心我煽了你。”

    阿军的实力究竟有多可怕,苏韬虽说没有亲身体验过,但对付自己肯定十拿九稳。

    等阿军出了山洞之后,水君卓笑吟吟地望着苏韬,“好了,现在这里就剩下咱俩了。”

    “你想对我干嘛”苏韬打了个机灵,被阿军那么一威胁,自己那点龌蹉的心思烟消云散,但如果水君卓来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话,那岂不是就尴尬了。

    “我能对你怎么样”水君卓莞尔一笑,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我想跟你聊聊天”

    “聊天我不太会聊天啊”苏韬有点失落地说道。

    “噗嗤”水君卓忍不住笑出声,“你就是个话唠,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加能侃的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高看我一眼,我就舍命陪女子,跟你聊一个五毛钱的吧”苏韬钻进了帐篷,这样看不到火光中如同花火的水君卓的俏脸,这样他的那污秽的精神世界,可以得到净化,

    水君卓也窝进了自己的帐篷里,抬头几十厘米处就是透明的蓝色帐篷,她笑颜如花,“除了五毛钱的,还有更贵的吗”

    “当然,聊天是分级别的,不同的价格,性价比不一样。最低五毛钱,上不封顶”苏韬努力地自圆其说。

    “嗯,那我点个两百五的”水君卓俏皮地说道。

    “姐,您这是拐着弯骂人啊”苏韬换了个姿势,目光落在靠近水君卓帐篷的那一层,看不见人,但看见她平躺的影子,隔着两层布,中间还有空气和火堆,这经历挺有意思,越是朦胧,越是浪漫。

    “对了,你以前是不是在山里住过”水君卓好奇地问道,“因为感觉你对山里特别熟悉。”

    “是啊,我上辈子是只猴子”苏韬一本正经地说道。

    水君卓果然被逗笑了,“那你肯定是山大王,是猴群里最聪明的那一只。”

    “您还真会顺杆子损人”苏韬算是见识到了水君卓的牙尖嘴利,小姑娘温柔的模样,只是外表而已,骨子里隐藏着古灵精怪的气质。

    “我在山里住过两三年吧,那时候为了让我尽快地辨认草药,所以就在山里像野人生活。”苏韬不愿意想起学医的岁月,那是刻骨铭心的痛苦,他喜欢中医,但并不喜欢学中医的经历。

    “你消失的那十年,究竟去哪儿了”水君卓忍不住问道,连水家的情报实力,也没找到苏韬过去的学医经历,显然苏韬身上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我去了一个永远不愿意想起的鬼地方”苏韬叹了口气,委婉地说道。

    水君卓瞧出苏韬不愿意交代,也就没有逼问,轻叹了一口气,“从小到大,其实我一直有一个愿望,无拘无束地过正常人的生活。今天的经历,让我感觉很满足。”

    苏韬笑着纠正水君卓的说法,“你错了,今天这个遭遇可不是正常人的经历。正常人的生活,都是朝九晚五,每天的生活都特别规律。”

    “好吧,那我的愿望改变了。我想过传奇一点的生活”水君卓并没有因为苏韬的纠正感到不悦,“是不是觉得我没主见”

    “很正常,再聪明的女人在谈恋爱的时候,都会变成白痴”苏韬打趣道。

    “谈恋爱”水君卓感觉心跳加速,没好气地啐道,“我才没有谈恋爱,你在胡说八道”

    “哈哈”苏韬感觉到了水君卓情绪的波动,撩妹子并不是一味的讨好,而是要成功地调动妹子的七情六欲,一会儿开心,一会儿生气,那情绪就跟过山车一样,弯弯曲曲,斗转直下,这才叫做成功。

    能让心态平和的水君卓如此激荡,这成功感不言而喻,他觉得这么欺负水妹子过意不去,道:“不谈恋爱,咱们聊聊梦想吧。”

    “你先说自己的梦想吧”水君卓有点生气,跟苏韬聊天,有种被控制的感觉,自己想什么,他都能猜出一二,改变这种劣势的办法,就是把问题跑给对方。

    水君卓读过谈判时的策略,如果你觉得谈判失控的话,就去找对方的破绽,询问对方,这相当于进攻

    “我其实没有梦想”苏韬认真地思考许久,有点失神地说道。

    “骗人”水君卓不悦道,“难道振兴中医不是你的梦想吗”

    “并不是”苏韬笑道,“责任和梦想不能混为一谈。”

    苏韬调整了姿势,目光望向正上方,仿佛穿透了帐篷顶和山洞厚厚的土层,飘向了更远的地方。

    水君卓叹了口气,道:“跟你聊天,有点费力,绕来绕去,我最讨厌哲学话题”

    “好吧,咱们直接一点”苏韬知道聊天装逼要适度,不然不仅加不了分,而且还得减分,“中医是我的责任,是我爷爷临终之前留下来的遗愿,这或许是他曾经的梦想,我作为他的孙子,完成他的梦想,是一种责任。我的梦想没有那么崇高,只希望能有一个安逸的生活环境,每天睡到自然醒,喜欢的人,都喜欢我,不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噗嗤”水君卓忍不住再次笑出声,“前面一句还能理解后面一句,让人费解为什么要让你不喜欢的人,却喜欢你呢”

    “那样会觉得特别有存在感”苏韬长叹了一声,“简单总结我的梦想,我想成为一个大家都喜欢的人。”

    “做一颗多情的种子吗”水君卓情绪复杂地评价道,仔细分析苏韬,他的确有这方面的潜质,连自家性格古怪的爷爷,对苏韬的态度也是从不喜欢到喜欢,原来是苏韬有意为之。

    “多情,绝不滥情”苏韬努力地解释道。

    “男人都一个德行吧”水君卓轻哼一声,不悦道,“聊不下去了,我睡觉了呢”

    “呃”苏韬觉得自己刚刚打开话题,被水君卓这么一冷落,无疑就像是嘴巴里塞了个苍蝇。

    火堆红光闪烁,柴火烧透了,发出噼里啪啦的爆鸣声,洞内顿时安静下来。

    虽说躺在睡袋里,但还是能感觉到寒风从在洞口吹了进来,水君卓打了几个喷嚏,在地上辗转翻动纤弱的身子。

    “你是不是感冒了”苏韬担心地问道。

    “哦”水君卓还在生气,随意地应付了一句。

    苏韬叹了口气,从睡袋里钻了出来,往火堆里又丢了几根干柴,火势十几秒钟又高了起来。

    等又钻进睡袋,他见水君卓又扭动了一下身体,暗叹了一口气,知道这千金大小姐,终究还是不适应山里的生活。

    对于自己而言,有山洞,有火堆,有帐篷,有睡袋,外面还有人看守,这样的山野生活,赶得上高端户外运动俱乐部的待遇标准了。

    明天早上要加快进度,曹定军的病情暂时被控制住,但还得抓紧时间,所以苏韬便把握一切可以休息的时间。睡得朦朦胧胧之间,被水君卓翻来覆去的声音给惊扰,苏韬叹了口气,走过去,低声喊了几句,“你没事吧”

    见水君卓没有反应,苏韬吓了一跳,连忙拉开帐篷,水君卓蒙着被子,捂着半张脸,嗔怒道:“你想干什么”

    “原来你没睡啊怎么不出声,我还以为你被蛇咬了,或者是感冒发热了”苏韬松了口气,见水君卓满面通红,想了想,“你是不是……要尿尿”

    “嗯”水君卓点了点头,暗自对苏韬的善解人意点了个赞。

    其实她早就憋得不行,不过碍于颜面,没好意思说出来,原本打算忍一忍,到天亮再随处找个地方解决,但人的正常生理反应,又岂是能忍得了的

    “怎么不早说”苏韬人有三急,大手一挥,“我给你想个办法。”

    如果换成两个大老爷们,不用出山洞,在里面找个角落,裤子一解,随便就解决了。

    不过,这封闭的空间里,一个女人在某处小解了,这感觉真心挺诡异的。

    苏韬忍不住想起,那些武侠里,孤男寡女坠落山崖,相处数月甚至一年,面对想要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会是如何解决,才能避免尴尬。

    水君卓正好奇苏韬会怎么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却见苏韬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

    “你就在洞里解决,等下我扔出就行了。好了,喊我一声啊我到外面吸一口新鲜空气。”苏韬没有研究水君卓的表情变化,直接走了出去。

    妹子脸皮薄,你说太多的话,影响人家的尿意,那可就不好了。

    在外面吹了三五分钟的寒风,苏韬听见里面传来清脆的咳嗽声,等连续三声,他才走了进去。

    水君卓低着头,指了指角落里的白色塑料袋。

    苏韬搓了搓鼻子,提起装着热乎乎液体的袋子,大步走出洞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