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28章 一秒间打动你
    “徐疯子,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苗家村的贵客和恩人——苏韬!”苗中天说完,皱了皱眉,踹了一脚徐大山,这家伙站没有一个站样,不停地晃动着上身。

    “二叔,我说过了,我不会带他上山的!”徐大山扣了扣鼻子,掏出几颗硬物,弹飞在地上。

    “为什么?”苏韬觉得徐大山挺有意思,人有些邋遢,但口齿清晰,讲普通话比一般人要流利。这样的人,已经可以判定绝不会是疯癫症患者。

    “我为啥要告诉你?”徐大山警惕地说道。

    苗中天见徐大山对苏韬无礼,正准备踹他一脚,被徐大山敏捷地避开。

    苏韬想了想,笑道:“我来分析一下,你是怕我进山之后,找到宝藏,这样你多年的功夫就白费了!”

    徐大山睁大眼睛,显然因为心事被猜中给吓了一跳,他指着苏韬,怒道:“我就知道,你是个坏东西,肯定是冲着后山的宝藏来的。我不会给你得逞的!”

    苗中天见徐大山疯狂的模样,连忙拦住他,担心他伤害到苏韬,给苏韬打招呼道:“对不起,他疯病又犯了!”

    苏韬摇了摇头,笑着与苗中天说道:“你别拦着他,放心吧,他伤不了我。”旋即又与徐大山,道:“请问你在山上找宝藏,找了多少年了。”

    “你管我找了多少年!”徐大山觉得苏韬的眼神亮得怕人,整个村子里的聪明人加起来,也没有他一半厉害。

    村子里的人都不懂,以为自己疯了,其实他们都是蠢货,后山真的有宝藏,否则他怎么会不停地上山呢?

    “说实话,我相信你,后山上的确有宝藏,不过以你的本事,就算再过二十年,恐怕也无法找出来。”苏韬微笑着说道。

    “你!”徐大山感觉气血上流,直接冲上了脑门,“我肯定能找到的!”说到最后,语气有点虚弱。

    “我这次上山是为了找一种草药!说实话对你要找的宝藏没有太多兴趣。你为了找到宝藏,也是想更好的生活。早日找到的话,对你而言的话,岂不是也是解脱。你总不愿意一辈子都被人瞧不起,认为你是个说大话、假话的骗子吧?”苏韬的话,直击人心,让徐大山开始动摇。

    “你真的不抢我的宝藏?”徐大山警惕地问道。

    “绝对不抢!如果找到了,全部给你带走!”苏韬郑重其事地承诺道。

    徐大山眼睛一亮,用力拍了下大腿,道:“好的,我信你!如果你敢骗我的话,我到时候就跟你拼命。”言毕,又故意露出癫狂的模样。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这徐大山的疯癫病,自己怎么可能看不出真假呢?

    他表现得这么凶,只是伪装而已。

    或许,这金鸡山上真的有什么秘密?否则的话,徐大山也不会故意装疯卖傻这么多年。

    佯装疯癫,只不过是伪装而已,他心里藏了一个秘密,害怕其他人也会发现这个秘密。

    不过,他实力确实有限,这金鸡山绵延数里,凭借他一人之力,怎么可能找到宝藏呢,苏韬抓住了他的心理弱点,徐大山恐怕内心也担心,再过几年还是找不到那个宝藏。或者真找到了,自己已经老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回去准备一下吧,我们要在山上恐怕要住好几天。”苏韬微笑着与徐大山道,“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在山脚集合,今天就上山!”

    “好的,没问题!”徐大山倒也没有犹豫,难得有个人不会把自己当成的疯子,他心情倒也豁然,被人认可和理解的感觉很难用言语说明,虽说这个年轻人目的不单纯,看上去城府也很深。

    等徐大山离开之后,苏韬开始准备上山的东西,除了行医箱之外,他还得准备一些干粮。如果自己一个人上山的话,可以就地选择食材,能对付肚子就好了,但考虑水君卓也会上山,所以苏韬就得准备得充分一点。

    水君卓比想象中要兴奋,已经换了一身登山服,蓝黑相间的冲锋衣,灰黑色间杂的登山包,叫上踩着一双平底运动鞋,宽松的休闲裤,辫子扎成了一束,每走一步如同微风中摇曳的杨柳枝。

    “穿着这样,如何?”水君卓在原地旋了一个圈,抿嘴笑吟吟的望着苏韬。

    “你是从哪儿弄到这么正规的装备!”苏韬暗忖虽然都是中看不中用的东西,但还是挺养眼的。

    “我有一个朋友,开了一家户外俱乐部,我很久之前就是那家俱乐部的会员,也买了一套装备,只不过没机会使用,这不就用上了啊。”水君卓笑着解释道,对山里的生活满脸都是幸福的憧憬。

    苏韬内心在想,光把衣服送到这里,恐怕也花费了不少代价。他点了点头,微笑道:“就冲你这个态度,就给你打个九十九分。”

    “为什么不是满分!”水君卓追问道。

    “缺的那一分,得看你在山上的表现,然后考虑是否补上。”苏韬目光落在阿军肩膀山厚重的包裹上,那是特种兵经常是用的野战背包行囊,从包裹的形状来看,应该塞满了东西,不出意外,肯定超过一百斤,但在阿军的肩上,一点也不显得吃力。

    阿军语气平和说明道:“帐篷、睡袋、炉具套锅等我已经准备好!”

    苏韬朝阿军笑了笑,他微微一愣,嘴角也泛起了一丝无奈,显然,他的内心想法,跟自己也一样,带上了一个娇滴滴的大公主,让这次上山之行充满了累赘。

    阿军曾经凭借一把利刃在边境山林里生活了两个月,追击手刃了杀害自己战友的犯罪分子。后山虽然蛮荒,如果是他一个人的话,凭借一把匕首,就足够了。带上那么多东西,只是为了让水君卓能够住得轻松一点。

    苏韬清点了一下装备,等徐大山到来之后,四人就一起进山了。

    徐大山知道苏韬找的是草药,所以走的路,也是尽量比较荒僻,基本选择自己从来没有走过的山路。

    苏韬倒也能理解,他将昙草的图片给徐大山看过,如果他曾经见过,肯定有印象。

    山路难行,尽管有阿军和徐大山在前面开道,但路上还是荆棘密布,水君卓脸上不知何时被藤条抽中,多了两道血痕,但她很坚强,一声不吭,让苏韬十分动容。

    不过,寻找昙草之路,依然漫无目的,直到太阳落山,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路上苏韬倒也发现了不少珍贵草药,不过显然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徐大山对这座山的确很熟悉,找了一个挺大的山洞,可以让容纳两三人休息,这样比搭建帐篷要更加安全一些。

    阿军和徐大山两人在山洞外面生起了火,准备轮番守夜,苏韬不知从何处打了两只野山兔,剥了皮架了木架,开始烤了起来。沿路过程中,苏韬找了几种野生调味料,加上两把粗盐,烤了几分钟,诱人的肉香四溢。

    苏韬割了兔腿分给徐大山,徐大山倒也不拒绝,找了个角落,蹲在地上坑了起来。

    阿军对苏韬深深地望了两眼,从苏韬这熟门熟路的架势来看,对山中的生活比自己更加适应。自己找食物的话,绝对不可能这么快,等苏韬割了另外一只兔腿送给水君卓,阿军正准备去割兔头,发现苏韬也是打算这么做,面对如此默契,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苏韬反应更快,笑道:“没想到你也喜欢吃烤兔头,这只留给你吧,反正还有一只!”

    “那我就不客气了!”阿军接过了烤兔头,眸光复杂,显然在回忆过去的时光。

    水君卓吃着考得金黄酥嫩的兔肉,虽说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但她感觉特别开心。

    天空飘起了雨,徐大山已经吃完了兔腿,走过来,提醒道:“等下恐怕会下大雨!”

    苏韬相信徐大山对这座山的了解程度,道:“那咱们赶紧收拾一下吧!”

    匆匆撤掉烧烤架,果然开始下起了大雨,苏韬和水君卓两人进了洞里的帐篷,徐大山和阿军则躲在搭在外面的帐篷里。

    “你睡觉吧!”苏韬从水君卓的登山包里找到了雨衣穿上。

    “这么晚了,难道你还打算出去?”水君卓惊讶地问道。

    “根据昙草的习性,这种天气极有可能会繁殖,所以我想到附近去试试运气。”苏韬笑着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水君卓连忙请求道。

    “太危险了,外面下着雨,地上很滑。”苏韬提醒水君卓道。

    “那我也要去!”水君卓的态度很坚定!

    “行吧,那我就在这周围看看吧!”苏韬无奈地说道,水君卓的情绪很真挚,他不忍破坏。

    外面的雨下得小了一些,阿军见水君卓也要离开暂时的营地,自然也寸步不离。

    没走几步,水君卓轻呼一声,地面太光滑,她果然就摔倒了。

    苏韬连忙将她扶起来,借着手电的灯光,捏了捏她的脚踝,发现没有伤及筋骨,只是轻微的擦伤才放心。

    “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苏韬并不觉得水君卓累赘,反而觉得她比想象中坚强。

    “不行!我没事!”水君卓毅然咬牙坚持,推开苏韬往前走。

    苏韬望着她朦胧、绰约的身影,微微走神,女人真正地想要打动男人,或许就在一秒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