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24章 代表友谊之戒
    苏韬、水君卓和阿军三人没有接受曹家人的邀请,而是选了一家闽南风味比较浓郁的家常菜馆。

    曹家现在老爷子刚刚醒转,里里外外乱成一锅粥,也没有闲工夫管苏韬等人。

    闽南靠海,所以菜肴与海鲜有关,不少菜肴里喜欢放酸笋,吃习惯了倒也可口。海鲜焖面番薯丸滑蛏粉红鲟焖冬粉,几道菜上来之后,水君卓倒也不忸怩吃了不少,但她虽然贪吃,吃饭的仪态倒也一点不俗气,一看就知道出自于名门家族,讲究餐桌上的规矩。

    苏韬向来吃得清淡,闽南菜口味轻,倒也能够接受,等腹中七分饱,就停下筷子。至于阿军是北方性格的男人,喜欢大鱼大肉,以新鲜为主的海鲜,他吃得并不习惯,可能是故意给水君卓、苏韬两人腾出空间,找了抽烟的借口,出了酒店,守在吉普车旁边点燃了香烟,吞云吐雾。

    “这次出国,你出尽了风头”听上去是贬义,但其实充满了自豪,水君卓终于吃撑了,用纸巾擦拭了一下红润的嘴唇,“韩国那边被你搞乱了,不出意外,下个月会有好几场游行。如今韩国高层因为内部矛盾焦头烂额,与美利坚那边的军事战略合作已经宣告失败,所以你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没想到韩国高层中,竟然有人相信巫僧,准备用邪术来昌盛国家,实在难以理解。”苏韬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自己离开了韩国,但那边还是有消息传出,韩正云顶住了压力,已经调查出不少证据,证实韩国高层中有几人组成了一个特殊的组织,类似于邪教。龙婆乾大师相当于这个组织的护法,用上古传承的巫术,来庇护组织的发展。

    权家也是这个组织的重要势力之一。

    韩正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检察官,他能够顺藤摸瓜查出这么多,背后肯定是有力量相助和推动,不出意外,华夏肯定派出了潜藏的力量。

    华夏与韩国这些年来经济活动频繁,人员流动也很活跃,所以华夏政府在韩国国内也培养了不少潜藏的力量,已经拥有影响韩国内部活动的实力。

    水君卓是外交部的武官,她的工作任务,就包括在一些重要战略地位的国家,安排潜在的隐藏力量。

    法国的银色时代,德国的钢铁战车,华夏也有自己的情报部门。

    “不仅是韩国,亚洲不少国家政府高层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其实并非那些权力者相信这些神秘的力量,而是希望用信仰来驾驭和控制一些人而已。”水君卓耐心地分析道。

    苏韬微微一愣,没想到水君卓说得如此通透。

    有些人不相信神佛,但却希望用神佛来迷惑众生为自己服务。利用宗教信仰,这些人是聪明的人。

    苏韬叹了口气,笑道:“在谋局者的眼里,我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

    水君卓晃了晃手指,笑道:“你严格意义上不是棋子”

    “哦”苏韬困惑地望着水君卓。

    “你是奇兵在这次两国暗中交锋的过程中,谁也没有想到你站出来,成为最重要的一个改变战局的因子。”水君卓微笑着说道。

    “谢谢夸奖,可惜没有什么好处”苏韬撇了撇嘴,市侩地说道。

    “如果没好处,我为什么要来闽南找你呢”水君卓眨了眨眼睛冲苏韬笑了笑,从皮包里取出了一个信封,推到了苏韬的手边。

    “能现在打开吗”苏韬其实已经撕开了封条。

    “当然”水君卓一脸无奈地回答。

    一张印有红头的文件纸,下面正文部分第一行是“嘉奖令”三个字。

    苏韬愕然无语,没好气道:“我原本以为有什么实际的物质奖励呢,没想到只不过是一张白纸”

    “不要低估这张白纸的效力,这张纸是通行证,你可以凭借他,享受国内特殊部门的礼遇。”水君卓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暗忖他比想象中要现实。

    苏韬将嘉奖令小心地折好,放入信封内,然后塞入行医箱。

    水君卓暗忖苏韬嘴上说不稀罕,其实还是很聪明地收下了,她表情一改温和,语气深层地问道:“曹老的病情如何了,你有把握能彻底治好他吗”

    苏韬无奈苦笑,无论是水老、阿军还是水君卓,都把自己看得太高,自己是医术很好的医生没错,但还无法做到包治百病,生老病死是天道循环的结果,如果自己真的成了阎王敌,任何病情都能够妙手回春,那就破坏了天道的平衡,这原本就是违背中医的阴阳平衡的原理。

    “曹老的病情很严重,他头部的旧伤存在几十年,已经严重影响到脑部的神经。从中医来说,他现在阴盛阳虚,五脏六腑全部都是阴毒之气,只能用药物及医术来控制恶化,想要痊愈的话,几乎微乎其微。”苏韬如实地说道。

    “连你也治不好”水君卓意外地感慨,“如果控制的话,最好的结果是什么”

    “三到五年之内,曹老的老年痴呆症会减缓发病的次数,不发病的情况下,与正常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同时,他身体还潜藏着其他的病患,我会想法调理好,不至于多病齐发,造成更加复杂的病情。”苏韬知道水君卓是替水老询问自己,所以讲得更加仔细一点。

    水君卓幽幽叹了口气,苦笑道:“曹爷爷一向性格坚毅、骄傲,你这次给出的天疑病,虽然是一个谎言,但也是个理由,让他不至于觉得没面子。”

    有些人就是这样,就是得病也得跟别人不一样,如果曹定军得的是跟别人一样的老年痴呆症,他肯定会拒绝治疗,拒绝认可自己得了这个病,但如果是一个莫须有的高明病症,他会觉得特别自豪,自己就是得病也比人高级一些。

    苏韬心思缜密,抓住了曹定军的心态。

    曹定军讳疾忌医,一方面是因为当年治病,脑部有过重伤,对医生产生了心理阴影,另方面,则是因为自尊心强,不愿意承认自己会变老,跟常人一样会生病。

    苏韬无奈笑道:“这也是因人治病,你让水老要配合好,蒙在鼓里,不然就功亏一篑了。”

    “你准备怎么给他治病”水君卓对中医萌生了兴趣,因为里面的弯弯道道太多了,涉及到人性,是一个充满哲学的领域。

    “还记得上苗家村后面的金鸡山吗”苏韬笑着问道。

    “当然了”水君卓双面飞霞,那次苏韬和自己两人在山上相处,遇见了许多有趣的事情。

    “金鸡山上有一位濒临灭绝的草药,如果我能找到那种草药,曹老身体康复的可能性就大幅度提升了。”苏韬所说地是昙草,这味草药对于器官衰竭有极其良好的效果,再配合治疗老年痴呆症的几味常见草药服用,效果明显,最多两三个月就能有明显效果。

    “那你的意思是,你要去寻找这个草药”水君卓明白了苏韬的意思。

    “是的我得去巴蜀一趟。”苏暗忖与水君卓交流,倒也不需要多费口舌,笑着说道,“这件事你还得跟曹家和水老解释一下,如果真找不到昙草,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使用其他草药替代,治疗周期也会漫长一些。”

    “我跟你一起去”水君卓竟然脱口而出。

    苏韬复杂地看了一眼水君卓,提醒道:“那可不行”

    “为什么”水君卓不悦道,“难道怕我给你拖后腿我上次可跟你一起进过山了。”

    “我这次进山,要在山里住很多天”苏韬耐心地与水君卓解释道,“你一个大姑娘跟着我在山里住那么多那天,岂不是要毁了你的清誉”

    水君卓想了想,无奈叹了口气,打起了退堂鼓,笑道:“那行吧,祝你马到功成”

    山里的生活肯定会很单调、枯燥,如果多了个水君卓这样的大美女,必然平添许多乐趣。

    不过,苏韬这次去山里,是带着目的而去,他下定决心要找到昙草,吃喝拉撒睡都会在山里解决,带上水君卓这样娇滴滴的公主,担心她吃不了这样的苦。

    “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水君卓想了想,还是好奇地问道。

    “明天”苏韬回答。

    “是啊,曹老的病不能拖,早一天找到那个昙草,就有希望治好他。”水君卓带着笑容说道,不过,她内心有些不舍,没想到与苏韬见了一次面,这么快就又得分开。

    水君卓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苏韬,然而,苏韬呢,从他的态度来看,对自己最多只是欣赏而已。

    “你看上去不高兴了”苏韬微笑着望着水君卓。

    “有吗”水君卓连忙用尾指勾了勾刘海,这样能够掩饰尴尬,“没错,我这个人比较感性”

    苏韬想了想,笑道:“放心吧,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苏韬捉住了水君卓的手掌,朝她手里塞了一个小戒指,这是他从韩国带回来的紫水晶,价格不贵,几百块钱,但看上去很漂亮精致,“送给你玩”

    水君卓望着紫色宝石上散发着的光芒,竟然有点恍惚,因为这是自己从小到大,第一次从同龄异性手中获得的礼物。

    苏韬将水君卓握在手里,主动给她戴上了戒指,强调道:“这代表咱俩的友谊,不要想歪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