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23章 一个善意谎言
    曹定军吃了枸杞子炖兔肉的药膳,导致身体阴阳失衡,其实已经被苏韬用针灸给调整好,之所以曹定军突然又晕过去,因为苏韬针灸的时候故意留了个后门,只要曹定军心神受到刺激,就会立即晕过去。天籁小说|2

    苏韬揉按了曹定军胸口位置数秒,曹定军就悠然醒转,他面色变得沉重,夏德春的话,加上自己刚才瞬间就晕过去,前后印证,不正好证明了自己得了绝症。

    如果正常人,又怎么会动不动就晕了呢?

    “我得的是什么绝症?”曹定军毕竟是个大人物,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天疑病!”夏德春暗忖曹定军的反应跟苏韬分析的一样,按照他的指示回答道。

    “这是什么病,我怎么没听说过?”曹定军眼中又流露出了疑惑之色。

    “这个病极其少见,是一种慢性病,病症是四肢无力,记忆里出现衰退,精神衰弱!”夏德春又连忙介绍道,“如果你能积极配合治疗的话,还是有希望延缓病情的。”

    曹定军是一个性格极其要强的人,听夏德春这么一说,暗自印证自己的身体状况,对应了十之,也就信了三分,不过他嘴上还是排斥道:“我不信医生!”

    “曹老,这次多亏了小苏医生治好了你,不然的话,你现在还在昏迷当中呢!”夏德春连忙介绍苏韬给才曹定军认识。

    曹定军盯着苏韬看了许久,皱眉道:“好像有点印象!”

    “上次曾经跟你有过一面之缘,我是受水老的命令,前来给你治病的!”苏韬暗忖经过夏德春的铺垫,自己终于可以登场了。

    治病得分析病人的心理状态,曹定军的老年痴呆症刚刚爆,虽然暂时控制下来,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重新复,他生性多疑,又特别好面子,所以苏韬便让夏德春配合自己唱了一出双簧戏。

    至于“天疑病”,也是故意杜撰出来的。

    如果告诉曹定军,他得的是老年痴呆症,内心肯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更加排斥就医了。

    杜撰了个“天疑病”出来,是为了包装曹定军的病情,这样能够让曹定军引起重视,同时也不至于排斥自己给他后续治疗。

    至于这个骗局也坚持不了多久,等曹定军醒悟过来,他已经开始接受苏韬的治疗,也不会介意苏韬和夏德春联手策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天疑病,一旦作,基本无药可治,只能延缓时间。你现在的病情很严重,如果还是抗拒治疗,不到一周,就会陷入浑浑噩噩的状态!”苏韬一本正经地撒谎,“之所以叫做天疑病,是因为医术中曾经有一个皇帝得过这个病,他想要追求永生,所以服了大量的金丹,最终病的时候,神志不清,极其严重!”

    曹定军质疑道:“我有没有吃什么金丹,为什么会得这个病呢?”

    “主要与你三十年前的一个手术有关!您脑颅曾经动过刀,虽然当时只取了一个弹片,但压迫到了你的颅内神经。每当刮风下雨的时候,你就会出现头疼的状况。也就是因为你经常锻炼身体,换个体质较差的,十年前恐怕就会出问题了。”苏韬有条不紊地说道。

    这一段话倒不是欺骗,曹定军得的老年痴呆症,和后脑部位的重伤有直接关系。

    曹定军感觉后脑勺部位凉飕飕的,那次受伤对他的影响很大,几乎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苏韬能准确的说出时间,还能指出自己每逢阴雨天气就头疼,足以说明苏韬有两把刷子。因为知道自己脑部受伤的人或许很多,但知道自己不定期头疼的人,却是几乎没有。

    曹定军心沉如水,暗忖自己难道真得了什么天疑病,时日不多了?

    曹定军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早已不畏惧死亡,但面对生与死的抉择,还是忍不住动摇!

    或许,应该相信这个年轻人的话,自己尝试治疗一下。

    让曹定军接受治疗病情,这需要花心理战,不仅要斗智斗勇,还得玩弄一些招术,连演技是否逼真,也得考虑在内。

    “我不信医生!”曹定军有气无力地说道,“但没有人嫌命短,给你几天时间,如果没有效果的话,我就顺子其自然,听天由命吧!”

    苏韬暗松了一口气,看得出来才曹定军极其顽固,比起水老的性格还更为刚烈一些,如果不是他遇到了重病,且自己动用了一些手段,恐怕难以让曹定军轻易地接受自己进行治疗。

    曹定军才刚刚醒转,所以身体极其虚弱,闭眼就睡着了。等苏韬和夏德春出来之后,曹怀庆迎了上去,主动问道:“怎么样了?”

    “已经醒过来,不过太过疲劳,所以暂时又睡下了。”夏德春笑着说道,他看了一眼苏韬,“多亏了苏大夫,用针灸让老爷子醒转了。”

    曹怀庆握着苏韬的手,感激道:“上次是我眼拙,招待不周!”

    苏韬淡淡一笑,谦虚道:“说实话,以曹老的性格,如果病不严重到一定的地步,我还不敢给他治!”

    苏韬间接地说明了上次掉头就走的原因。

    曹怀庆微微一怔,醒悟过来,笑道:“你说得没错!我父亲太过倔强,对医生这个职业有偏见。”

    人都是很现实的,知道苏韬医术真的很好,加上由水老举荐,曹怀庆对苏韬的实力已经深信不疑。

    曹定军突然病,的确吓到了自己,这种恐慌感从来没有过,曹定军不仅是曹家的支柱,也是共和国的灵魂人物。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对国家是重大的损失。

    “并非偏见这么简单,他心里有阴影!”苏韬琢磨着想要治好曹老的病,还得告诉曹怀庆,毕竟天疑病这个谎不能拆穿,需要一家人配合才行。

    不过,苏韬说出了一个很惊人的结论。

    他是说曹定军有心理阴影?曹定军在军政界可是响当当的硬汉,即使在最困难的社会,也没有弯曲过脊梁。

    “阴影?”曹怀庆惊讶地望着苏韬。

    “年轻时候,曹老曾经脑部中过流弹,当时可能医术不像现在这么达,所以没有足够的麻醉环境,他在接受治疗的过程中,承受了很大的痛苦,造成了心理阴影。”苏韬在刚才给曹定军针灸之后,经过言语上的试探,已经分析到了曹定军为何如此排斥医生的缘故。

    “原来是这样!”曹怀庆恍然道,“我听警卫员说过,我父亲年轻时候打仗总冲在最前面,有一次差点与死神擦肩而过。但他自己却从没有提过这件事!”

    “人都会选择忘记最痛苦的记忆,曹老虽然是一个铁骨铮铮的英雄,但他也是普通人,也会害怕痛苦,不愿意想起悲惨的往事!”苏韬之所以愿意尝试治疗曹定军的老年痴呆症,也是因为对他能够理解。

    有些人讳疾忌医是刻意为之,有些人不相信医生,是有自己的苦衷。

    曹定军的苦衷,是在苏韬治疗过程中,挖掘出来的,甚至连曹定军都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藏着这么一个秘密。

    夏德春在旁边听着苏韬和曹怀庆交流,也是大开眼界,暗忖苏韬已经深得中医精髓,治病问因,只有知道原因,才能彻底治好疾病,否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曹老的病情比较难治,病根在脑部的创伤,内心深处也存在疾病,所以需要用特殊的办法治疗,所以还得你配合!”苏韬随后将自己和夏德春欺骗曹定军,他得的病叫做“天疑病”,与曹怀庆交代一番。

    曹怀庆并不觉得排斥,反而用力拍了一下大腿,感慨道:“苏大夫,没想到你年纪轻,但对人心了解得如此通透。天疑病,的确是最好的解释。”

    苏韬笑了笑,道:“前期每天需要针灸,大约一周之后,在服用汤药,就可以逐渐缓解他的病情。”

    “逐渐缓解?难道没有尽快治愈的办法?”曹怀庆很敏感,听话听音,从苏韬的言辞中听出了关键点。

    “老年痴呆症,想要彻底治愈很难!”苏韬见曹怀庆情绪迫切,郑重其事地承诺道,“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尝试治愈曹老。”

    见苏韬言辞真诚,曹怀庆心情也是缓和下来,上次苏韬转头就走,让曹怀庆也是误认为苏韬架子很大,脾气也很倔,是一个不懂礼数的年轻人。

    但他现在仔细想了想,苏韬或许从看到父亲的第一眼,就已经做好决定,今天的安排,只不过是他计划中的步骤而已。

    简而言之,苏韬那次的“无理”是装出来的,他知道曹家终究还是会找到自己。

    “无理”是为了让曹家重视自己,曹怀庆暗自唏嘘,这苏韬简直就是一个妖孽,哪里是个中医大夫,跟美国科幻片里精通读心术的异能者一般。

    苏韬和夏德春边谈边聊,出了大厅,就见阿军站在一辆绿色的吉普车旁,水君卓站在他身边,低声说着话。

    她温婉俏丽,材高挑纤细,肤如绸缎,那修长秀美的脖颈嫩滑如脂,戴着一条铂金链子,坠饰镶嵌着一枚晶莹的蓝宝石,乌黑柔顺的秀披在高耸的胸前,无风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