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22章 活不了几天了
    苏韬没有在韩国逗留,享受鲜花与掌声。

    他在全球医学峰会上的表现,征服了许多人,但因为结果是韩国方面败了,所以韩国媒体找到了一个独特的报道切入点:“年轻医王苏韬,有大韩民国血统?”

    新闻发出之后,一时激起千层浪,无数苏韬的粉丝,在网上对韩国的媒体进行了抨击。

    “臭棒子,真不要脸!厉害的人都是韩国人,你们脸怎么这么大?”

    “要学会接受失败。输就是输,别输了找借口,还找出这么恶心的理由!”

    “苏韬是地地道道的华夏人,我可以证明,因为我是他的女朋友……”

    总而言之,互联网上吵作一团,不过大部分华夏人都感觉扬眉吐气,毕竟你光明正大地赢了对方,对方实在找不到借口,才会动用这么下作的理由,挽回一点颜面。

    明亮的房间内,穿着黑衣的男人跪在之正中间,脸上满是无奈、耻辱及忐忑。

    “对不起,我们没有带回苏韬,突然出现了一批高手,疑似是华夏军方的高手,直接将苏韬带离韩国。”黑衣人正是之前追逐苏韬的那人。

    “起来吧!没想到他的背景这么强,我已经从外交部那边接到了消息,他受到华夏某个老首长的关照,如果我们真的拿下了他,说不定就会出现外交事故了。”站在办公桌前,背身对着黑衣男人的是一个女人,从身形来看,婀娜绰约,她缓缓转过身,目光落在黑衣人的身上,徐徐道:“你去国外住一段时间吧,等风声平息再回来,不出意外,你已经被盯上了。”

    黑衣人如蒙大赦,在地上磕了个头,退出了房间,他发现自己浑身大汗,整个后背都湿了。

    女人叹了口气,手指在丰润的嘴唇上弹了一下,提起了座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汇报道:“人没有抓到,已经回国了。”

    “那就算了!权宇彬的父亲已经身患绝症,恐怕即使苏韬能出手,也没有什么把握。况且,权家已经注定要颓败了。”那个人低沉地说道,“这个苏韬屡次破坏我们的计划,朴家的势头已经成,暂时我们只能低调蛰伏,等力量足够,他日再东山再起。”

    “祭祀的事情?”女人追问道。

    “原本只是打算虚晃一枪而已,现在不仅失败,而且还被媒体曝光,那个我们就得毁灭证据,同时压制住舆论风声。”那个人缜密地分析。

    通过群体事情,干扰现在社会舆论,转移现在国内对女总统抨击的声音,这是政治上常用的一招。

    只不过,计划失败,权家被捉了个现形,即使掩盖,也必须要接受法律的后果。

    “那个叫韩正云的检察官,如何处理?”女人沉声问道。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检察官而已,会有人让他知难而退!”那个人沉声吩咐道。

    经过此事,韩国国内风云突变,朴家取代权家成为首尔第一家族势力,已经成为必然。至于支持女总统派系的人马,因为阴谋失败,遭到检察院的追查,不得不隐藏力量,暂时保持低调行事。

    苏韬此次韩国之行,从小处来看,收拾了自己的潜在敌人龙婆乾大师,获得了稳定的粉丝群体,同时还战胜了金崇鹤,从大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出来讲,他帮助了亲华的朴家站稳位置,间接地影响了两国直接的关系平衡。

    小医病,中医人,大医国,苏韬将这个精髓演绎得淋漓精致。

    苏韬之时芸芸众生中的一枚棋子,他的功过是非,并非所有人会关注。但水老一直关注着苏韬,所以丝毫不落地尽收眼底,对苏韬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抵达闽南军区医院,苏韬见到了曹怀庆,他望向苏韬一脸谦恭,知道人不可貌相,医院已经给出结果,父亲曹定军得的是老年性痴呆症,早在十五天之前,苏韬只靠一双眼睛,就瞧出了病因,这等实力,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夏德春站在曹怀庆身后不远出,作为此次跟踪保健的曹定军的贴身医护,曹定军出事,他有失察之责。

    “苏医生,感谢你从百忙之中抽空来到闽南。”曹怀庆与上次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人就是这样现实,苏韬见惯了人情冷暖,不以为意,他主要是看在水老的面子上,才来给曹定军治病。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以他的脾气,肯定不会这么配合。

    人都有脾气,苏韬也不例外。

    “请将病例给我看一看。”苏韬倒也没有表现得太明显,没有与曹怀庆过多寒暄,直截了当地询问病情。

    夏德春便将手里的文件递了过去,苏韬在全球医学峰会上闹出动静很大,自己虽然在国内但也听到了圈内同行的传说,苏韬已经被认定为华夏中医界最有实力的年轻神医。

    对于中医的神秘,夏德春也是亲眼目睹,但对于治疗老年痴呆,夏德春还是存有怀疑,毕竟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老年痴呆,与人体的技能有关,大脑皮质萎缩,脑部器官退化、衰竭,是主要原因。从西医的角度来看,只能使用一些药物减缓衰竭的速度,想要彻底根治,是难以实现的。

    苏韬仔细快速地浏览了病例,他之前对曹定军进行过望诊,虽是粗略一看,但对他的病情还是有些了解,虽说病发成形,就在这几日,但也不会这么严重,最多出现记忆力衰退,和行动失调等症状。

    但曹定军出现了昏厥症状,这就得仔细推敲。

    “老爷子,最近是不是吃过兔肉?”苏韬合上了病例,将夏德春拉到一边问道。

    “没错,昨天吃了枸杞子炖兔肉。枸杞子为滋补肝肾的药材,有降血糖的功效,兔肉有补中益气、止渴健脾的功用,这是一位保健局专家给老爷子提供的养生药膳。”夏德春暗吃一惊,心想不会是这药膳有问题吧?

    “本草纲目记载,兔肉性平味酸冷,入肝、大肠二经,补中益气、清热解毒,但食用的话,有禁忌。所谓兔死而眼合者杀人,表面上来说,就是如果杀死的兔子,它闭上了眼睛,肉就带有毒性不能食用。倒也没有那么玄乎,而是孕妇及阳虚、小儿痘出者禁吃。老爷子的体质属于阴盛阳虚,食用兔肉,会导致体质恶化。”苏韬皱眉解释道。

    苏韬解释得很详细,夏德春虽然不懂中医,但也知道并非虚言,自己本来是打算用药膳给曹老补补身子,没想到雪上加霜,反而是成了倒忙。

    如果这件事传出去,虽说不至于动摇夏德春的专家地位,但也会变成一个笑话,有损他的医名。

    苏韬将自己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到一边,没有当着曹怀庆的面前说原因,基本也是维护了夏德春的面子,这让夏德春对苏韬的看法改变,暗忖这倒是一个挺会做人的年轻人,替自己保留颜面。

    夏德春也是挺为难,曹定军讳疾忌医,不接受任何检查,如今在食用枸杞子炖兔肉的时候,中了药毒,一下子破坏了身体中仅剩下不多的防线,最终突然病发,这其实与夏德春没有半点关系。

    人若自绝,神仙难治!

    “问题出现在病人的阴阳调和上,估计光靠仪器暂时也查不出什么东西!”苏韬看过病例,已经判定有老年痴呆症的趋势,但为何昏厥至今不醒,暂时还没有知道原因。

    “原来如此,那你有救治的办法了吗?”夏德春低声问道。

    “有是有,不过还得夏医生你配合我一下!”苏韬与夏德春这么好言好语的交流,其实也是有自己的小算盘。

    “请说!”夏德春已经将苏韬当成和自己一样的医生,不再因为年纪轻,而低看一等。

    苏韬能让夏德春刮目相看,也是打了伏笔,如果不是当初亲眼目睹,苏韬准确预测曹老患了老年痴呆症,岂能心甘情愿地听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来安排。

    苏韬凑到夏德春的耳朵边,低声交代了几句,夏德春皱了皱眉,眼中流露出困惑之色,无奈叹了口气,道:“没问题!只要能让曹老能康复,我又就陪你演一场戏吧!”

    苏韬随后跟着夏德春来到曹定军所在重症监护室,他脸上挂着口罩,正在吸氧,旁边的仪器上跳着波动图,虽然如常人一样,但暂时还在昏迷之中。

    夏德春在西医界的地位很高,在他的协调下,曹定军被安排送入手术室。

    “需要什么配合?”夏德春问道。

    “不需要,有行医箱就行!”苏韬将行医箱摆放好,取出针袋,给曹定军开始针灸。

    其实想救醒曹定军并不难,但想彻底医治他的老年痴呆症,需要动用一些特殊的办法。

    银针分别刺入合谷、足三里、鱼际,这三个虚伪对于治疗阳虚有很好的效果,夏德春见苏韬鼻尖冒出白色如同凝珠的细密汗水,知道苏韬这并不是简单的针灸,而是聚神于针,达到了针灸最高的境界。

    针灸结束之后,苏韬开始揉按曹定军的腹部,伴随着巨大的推力,曹定军突然睁开眼睛,“哇哦”一声,呕吐起来。

    苏韬料事如神,准确地送上早已准备多时的桶子,将那些秽物全部装入其内。

    几分钟之后,曹定军的意识完全清醒,只是吐得昏天黑地,全身乏力。

    “我这是在哪儿?”曹定军打量四周!

    “这是医院!”夏德春走上前,低声说道。

    “医院?”曹定军不悦道,“我现在就得走!”他对医院排斥到了极点。

    “老爷子,您恐怕没法走了!”夏德春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苏韬,暗叹了口气,尽量把表情演得很逼真,“您得了绝症,活不了几天了!”

    “啊!”曹定军被吓了一跳,他正常的情况下,也不会如此,因为本来就很虚弱,一口气接不上,双眼一翻,再次晕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