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21章 带着骄傲回国
    此次韩国之行,比想象中要惊险和刺激,用步步杀机来形容也不为过。

    无论是沈*昌灿背着炸药自杀性报复,还是现在被人用枪指着,都说明首尔不是自己的福地,所以苏韬暗自下定决心,再也不会来韩国了。

    其实,韩国这个鬼地方真的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到处都是山,房屋很矮小,比起华夏国内的大好河山不值得一提。大部分来韩国旅游的客人,要么被韩剧蛊惑,要么是冲着这里大量低价的化妆品而来。

    却不知道韩国将最低端的化妆品,倾销式地往华夏输送,真正高端的化妆品都是留给本国人使用。

    被这群黑衣人追逐,也在计划之内,苏韬破坏了权家的计划,动了某些人物的利益蛋糕,所以遭受报复是必然。

    为首的那个黑衣人嘴角露出冷笑,暗忖你这小子不是很会跑吗,现在怎么不继续跑了?

    他走到苏韬身前,吩咐两个手下控制住苏韬,然后高高地扬起手,狠狠地朝苏韬的脸上扇了过去,以此来宣泄方才郁闷的心情。

    “啊……”一声惨叫,打断了他的行动!

    苏韬简单地一个擒拿,折住了此人的胳膊,将枪夺了过来,枪口抵住了他的后脑勺。

    带头的黑衣人恍惚了,前后几秒,究竟发生了什么。

    眨眼之间,其他两人都已经被控制住,离自己最近的男人,身材高大魁梧,眉宇坚毅,一双虎目散发着凌厉的杀意。

    “来迟了一点!”阿军沉着脸,接过苏韬抛过来的枪,翻看了一下,顺手一搓,手枪瞬间变成了零件,稀里哗啦地落在地上。

    那黑衣人傻眼了,阿军简单露了一手,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阿军对枪械的部件太熟悉了,所以才造成了一种错觉,搓了一下,枪就被搓散了。

    这家伙绝对是高手。

    “你们是什么人!”黑衣人用韩语问道。

    阿军冷冷地看了一眼黑衣人,让他只觉得汗毛直竖,阿军不说话,轻轻摆了一下手刀,黑衣人干净利落地将头一歪,整个人如同棉花一样,瘫软在地上。

    只是小角色而已,在阿军看来,连问话的资格都不够。

    “没时间和他们过多纠缠,咱们走吧,剩下的事情,会由我们的人善后!”阿军语气焦虑地说道。

    “怎么回事?难道曹老的病发作了?”苏韬大致猜明白阿军前来接自己的目的。

    阿军是水老的贴身警卫,只有曹老才能够让他出现在韩国。根据苏韬的判断,曹老病发可能还有一两日,提前病发,说明曹老的身体状况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糟糕。毕竟自己当初只是远远地望了他一眼而已。

    “是的,就在今天清晨曹老在习武的时候,突然晕了过去,现在还在抢救之中。”阿军对苏韬的准确判断,倒也没有意外。阿军也信任苏韬的医术。

    “那现在就动身吧!不过,我有几件事需要你帮忙。”苏韬叹了口气,望了一眼这些黑衣人,暗忖你们也是倒霉,遇到了华夏最精锐的那群人,不被狠狠收拾才怪。

    “请说!”阿军的性格很直,没有半句废话。

    “我希望你能够帮我送一个泰国人到华夏,他的名字叫做巴颂。另外,还请你保护一个女性的安全,她的名字叫做柳若晨。”苏韬给两人安排好了后路。

    “没问题!”阿军不罗嗦,干净利落地答应了苏韬。、

    阿军与同行的两人交代了苏韬的要求,苏韬先给柳若晨发送了一个消息,告诉她自己有紧急的事情,需要提前的离开首尔。

    柳若晨很快回复电话过来,确认苏韬真的没事,才松了一口气,笑道:“没想到一同来首尔,却不能一同回去。”

    苏韬笑了笑道:“放心吧,无论你在哪里,我的心都牵挂你。”

    “谁敢信!”柳若晨复杂地笑了笑,挂断了电话。

    苏韬默叹一口气,跟柳若晨来首尔虽然仅有几天,但这个外柔内刚的水云涧宗主,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回忆。

    柳若晨看上去温和平静,事实上是一个睿智的女人。

    就比如自己一步步地诱惑她,那么多好机会,却终究没有成功。有点遗憾,因为遗憾所以才难以忘记。

    苏韬心中暗下决心,等回国之后,就推动三味堂与水云涧的合作,有了莫穗儿这个前例,相信水云涧会派出更多的门人,前来三味堂工作,这样就能为三味堂连锁提供充足的人才支援。

    至于巴颂,苏韬安排他直接去汉州三味堂,已经与刘建伟联系过,等自己回到汉州,就着手解救他妹妹妮妲的事情。

    阿军已经做好了安排,从酒店到机场一路畅行无阻,登上了最早的航班,从首尔飞往闽南省。

    走入舱内的瞬间,手机响了起来,是金崇鹤打来的电话。

    金崇鹤刚从手术室里出来,他从护士手中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道:“我通过手术摘除了病人体内的结肠脂肪瘤,手术耗时一小时四十分!”

    “速度不错,不过,我来做摘除手术的话,只需要用一半的时间。”苏韬微笑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也懂西医?”金崇鹤并不是很惊讶地确认道。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无论是中医还是韩医,都来源于汉医,只有知道西医流行的原因,我们进行创新和改变,才能保证老祖宗的东西不会被世人忘记。”苏韬用从来未有过的语气和金崇鹤交流着内心的想法。

    金崇鹤叹了口气,无奈地苦笑,暗忖苏韬之所以前后语气变化很大,是因为他俩的角色已经改变。

    他俩不是敌人,已经有了合作关系。

    “请你放心,韩国的三味堂一定不会让你苏韬丢脸!”金崇鹤释然道。

    “我相信你的实力,如果遇到什么难事,随时联系我,相信如果我们联手,世界上没有能够困住我们的难题!”苏韬笑着说道。

    “我一定会华夏找你,我要跟你学天截手!”金崇鹤坦荡地说出了内心的阴谋。

    “教不教你,那就得看我的心情了。”苏韬微笑着回答。

    与金崇鹤的关系,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两人是同一类人,内心早已是惺惺相惜,既然分出胜负,那就没必要针锋相对,在追求医学真谛的道路上,多一个友人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当然,在未来的时光里,两人的关系,说不定还会变化,毕竟国界不同,他们拥有各自不同的立场。

    金崇鹤走到门口,深深地望了一眼招牌,无奈地自嘲一笑,自己这医馆挂牌没多久,未曾想到就要改换名字,说来也是讽刺。

    手机响了起来,是妹妹金崇雅打来的电话。

    “欧巴,你知道苏韬去哪儿了吗?”金崇雅语气有点急促地问道。

    “回国了!”金崇鹤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这一离开,恐怕要让许多人失落了。

    “这就回国了!”金崇雅蹙眉道,“那我得赶紧办签证,我要去华夏一趟!”

    “崇雅,你别胡闹!”金崇鹤提醒道,“你还有学业,到处乱跑做什么?而且华夏很乱,你一个女孩独自出国,我不放心。”

    “我已经成年了,不用你担心!”金崇雅想了想,笑道,“放心吧,我只是过去看看,了解苏韬的真实生活,这样才能更高地维护他的后援会,只要采集到足够的数据,很快就会回国。”

    “爷爷和爸妈是不会同意的!”金崇鹤生气地说道。

    “欧巴,我知道你会帮我,这是我的心愿,是我想做的事情,你一定会支持我的!”金崇雅卖萌撒娇道。

    出国并不是那么容易,办理签证还需要花费一段时间。

    金崇鹤对金崇雅的脾气很了解,自己这个妹妹很独立,一旦决定好的事情,很难改变。他暗自叹了口气,先对金崇雅做做工作,实在不行的话,就得跟苏韬打个招呼,希望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照顾好妹妹。

    梨花洞,公寓内。

    黄静妍捏着鼻子将熬好的一碗药汤全部喝掉,因为药汤苦涩,所以俏脸皱成一团,随后迫不及待的将一小块果糖丢入口中。伴随着甜腻的水果香气口中溶解、释放,她表情才豁然开朗,“这药真是太苦了!”

    客厅的曲面电视荧屏内,正在播放苏韬与金崇鹤的比赛新闻。

    金崇鹤输了,苏韬赢了,她感觉真是美妙的一天。

    金崇鹤在黄静妍的心中是不折不扣的坏家伙,竟然对自己策划了一个绯闻。

    同样是医生,为何差别这么大?一个要挟自己,一个免费给自己治疗腿伤,还化解了自己的绯闻危机。

    于是,苏韬能够战胜金崇鹤,黄静妍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她打开手机,找到了前几天的头条新闻,翻出了苏韬的照片,手指静静地在苏韬脸上摩挲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的动作很可耻,捂着脸暗自幽怨了一番。

    “苏韬,我们还有机会见面吗?”

    黄静妍发现这个男人,悄然住进了自己的心里。

    那道门此前从来没有为其他人开放,如今却是为他解锁了。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