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18章 治疗难度很大
    主持人定是从金崇鹤口中得知两人的赌注,苏韬知道金崇鹤也是在玩心理战,他也在试图给自己施加压力。

    为了保持切磋的公正性,评委全部由外国专家担任,虽然他们或许不了解中医或者韩医,但对于诊治病人肯定在医学领域内属于超高的水平。

    在舞台中间搭设的两个简易诊室,中间设有挡板,因此人站在其内,看不清对方,面朝台下是一块透明的玻璃,所有参加峰会的人都能够看清楚他俩的一举一动。

    数千人参加的全球峰会,来人都是世界顶尖的医学专家,他们目光投向舞台,心情各异。

    每个国家都自己的医学传承,比如古印度传统医学叫做阿俞吠陀,翻译是生命之学,最著名的医学著作是《舍罗迦本集,作者舍罗迦是宫廷御医,在书里记载了五百种治疗各种疾病的药物。

    古希腊的医学是现代西医的源头,在《射雕英雄传》里有一个来自西域的高手欧阳锋,他手里拿着个蛇杖,蛇杖的原型来自于古希腊的医神,名叫阿斯科勒比俄斯,在古希腊医学理论中,相信蛇能治病,伊斯兰医学有不少内容是从古希腊医学里衍生出来的。现在很多医疗机构还用这个图案做标志,比如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志里就有这个蛇杖。

    大部分医学专家都没当一回事,毕竟参加比赛的两个年轻人,都不是西医中有名的人物,不仅是在中医领域,在各国医学界,都是年龄越大的人越受到礼遇,行医年龄越长,代表此人行医的经验越丰富。

    金崇鹤今年三十三岁,苏韬就更夸张,不过二十一岁,他们在台上切磋医术,落在不少人眼中,就变成了笑话。

    “韩国人就是这样喜欢哗众取宠。”来自比利时的名医吉莱特不屑地嘲讽道。

    “我倒不这么认为,据说这个金崇鹤是韩国最优秀的年轻大夫,医术已经超过了他的祖父金汉秋。”荷兰脑科专家巴斯严肃地说道。

    “金汉秋?他被称为现代韩医之父,曾经在科威特用神奇的韩医术救治过王子。不过,在我看来,韩医毕竟来自于古医学,很多理论已经被淘汰,精准医学才是现在医学的主流趋势。”吉莱特刻薄地批判道。

    精准医学,是美国科学院、美国工程院、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及美国科学委员会共同提出的倡议。如今医学面临最大的问题,无疑是癌症,精准医学是对癌症发出的宣战,利用基因检测的技术,找到疾病主因的精确缺陷,进而精准用药。

    在吉莱特看来,无论韩医还是中医,都太过于可笑,不需要精密仪器,只需要人为的去观察,凭借经验,就能判断病人具体得了什么病,然后再将一些草药混合在一起,熬成味道刺鼻的汤汁,就治好病,这是极其不严肃,而且是对现代医学的侮辱。

    “吉莱特,你得改变一下观点,去年华夏有一位诺贝尔得主,可是从中药材中提取了青蒿素。传统医学虽然在某些方面落后,但还是能给现代医学带来一些启迪。”巴斯微笑着提醒道。

    “哼!”吉莱特愤怒地说道,“如果他们将医学当成儿戏,我一定会冲上舞台,将他们拙劣的表演给拆穿!”

    “你的火气太大了,喝点水吧!”巴斯无奈地望着吉莱特,嘴角泛着苦笑。

    金崇雅坐在靠前的位置,她打开了手机,利用直播平台,正在现场记录每一个瞬间。房间内已经聚集了两千人,都是苏韬后援粉丝会的铁杆,她们不时地发出弹幕,支持自己的偶像。

    “苏韬欧巴,你是最厉害的,一定要打败崇鹤哦!”

    “我以前是崇鹤的粉丝,不过从前几天开始改投阵营,谁让你是小鲜肉!”

    “战胜崇鹤,我就嫁给你!”

    “别那么不要脸,欧巴是大家的,你算哪根葱!”

    ……

    金崇雅知道苏韬的这群粉丝中,有不少是来自华夏的韩国留学生,他们与韩国正常的大学生,发消息有明显的不同,怎么说呢,有种来自于华夏的特殊气息,脑洞开得特别大,刷起屏幕来,没完没了!

    柳若晨目光落在苏韬的身上,突然身边多了个人,她侧目望去,惊讶道:“你怎么坐过来了?”

    “难道我就真的那么让人讨厌?”王国锋自嘲地笑道,“你最近瘦了不少!”

    柳若晨看了一眼王国锋,眸光温柔,唇边留有青色的胡渣,比起之前所见显得更加成熟,“国锋大哥,我希望咱俩的对话,更像是朋友。”

    王国锋知道柳若晨在暗示,自己的言辞有些暧昧,他自嘲地笑了笑,“难道朋友之间就不能嘘寒问暖吗?”

    柳若晨笑了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会更加正常一点!记住,我们已经解除了婚约。”

    “还真是个心狠的女人啊!”王国锋对柳若晨的性格很了解,这是一个让人感觉春风拂面的女人,但其实性格坚定,一旦决定的事情就绝不会后悔。

    他顿了顿,转移话题,“你对苏韬真的这么信任?”

    “当然,他是现在华夏年轻一辈中最优秀的中医人才,没有之一!”柳若晨嘴角带着微笑,柔声说道。

    “如果他失败,恐怕没脸回国了!”王国锋叹了口气,言语中满是奚落之意,“他和金崇鹤对赌,消息已经传回国内,引起轩然大波。他若是赢了还好,如果输了,华夏中医界再无他的立锥之地。”

    柳若晨侧过脸,听出了王国锋的言外之意,他已经在国内大肆宣传此事,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让中医界误认为苏韬是一个轻狂莽撞之人。她蹙眉道:“你真的要变得这么卑鄙吗?”

    “没办法,他是我的敌人!”王国锋嘴角露出冷笑,豁然起身,往自己的位置行去。

    在这一场事关华夏和韩国的切磋中,王国锋是个旁观者,但他并非完全的局外人。

    他迫切地希望苏韬能够输掉比赛,他和自己一样都会被戴上耻辱的帽子!

    白矾已经在国内联系好了几家权威的行业媒体,一旦苏韬失败,消息就会如实地被报道,正如王国锋所言,苏韬一旦输了这场比赛,不仅会输掉个人的财产,他的形象和口碑也会被完全破坏。

    ……

    比赛正式开始,场下的情况究竟有多复杂,苏韬没心情去管,他坐在诊室内,整个人就变得安静,将杂念全部抛之脑后,爷爷曾经告诫过自己,千万不要将病人的健康当做儿戏。

    这一点早已深入骨髓,他是一个医生,必须要对病人负责,场下对自己有何评价,这不重要,关键的是,他要帮助病人战胜病魔,这是苏韬的赤子之心,无论他现在是否出名,是否千金一方,根深蒂固的东西,都不会改变。

    病人为男性,看样貌年龄在五十岁左右,他面色蜡黄,眼中不满血丝,步行的过程,右肩往下低垂,重心在脚后跟。病人的名字叫做黄中河,是个韩国人,职业是一名司机。

    苏韬面带微笑,低声吩咐道:“请伸出手!”

    病人眼中露出不解之色,苏韬皱了皱眉,语言不通,看来问诊用不上,在这一点金崇鹤会比自己占优势。

    时间紧迫,他不纠结此事,比划了一下手势,病人终于明白,伸出了手腕。

    正常搭脉需要三根手指,食指、中指和无名指,苏韬的搭脉的技巧不一样,只用了食指,轻轻地一压。

    望闻问切。切脉最难,根据脉搏的浮沉,判断病人身体的真实情况,虽有《二十八脉象歌诀》,但真正练到入微之境,人是少之又少。

    苏韬面沉如水,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右手食指,病人的脉象急促不稳,如同大海中的行舟风雨飘摇,岌岌可危。

    “数又弦疾和成紧,举如转索切绳形。浮紧表寒身体痛,沉紧逢见腹疼痛。”这是二十八脉象歌诀中的紧脉。

    病人现在脉搏的迹象,正是如同紧脉中所提及的症状。

    在学习脉学的必读著作《濒湖脉学》中,是这么评价紧脉:“紧为诸痛主于寒,喘咳风痫吐冷痰,浮紧表寒须发越,紧沉温散自然安。”

    意思是,身上各处的伤痛,全部来源于受到了风寒。具体的表现是,哮喘、咳嗽、惊风、癫痫、畏寒、有痰,想要治疗这种疾病,需要用温补的药物,将身上的寒气逼出,就能自然而然的康复了。

    不过,若是正常的伤风感冒,又岂会搬到医学峰会上,让自己和金崇鹤进行医治。

    他细细皱眉,叹了口气,判断出了黄中河的真实病情,他不仅是受到了风寒,体内还有“肿瘤”。

    从脉象来看,暂时属于早期肿瘤,因为等到了肿瘤如果进入中期,脉象兼有虚像,真正到了晚期,就会变得微弱无力。

    肿瘤分良性和恶性。

    良性肿瘤的脉象比较清晰,光滑,类似于孕妇的脉象,而恶性肿瘤的脉象,如同暗礁激起回流,指尖触觉会出现漩涡和浪花,有时候又会像一粒滚珠,有异峰凸起的特殊触感。

    综合分析,黄中河的脉象清亮,得的是良性肿瘤,虽然不是绝症,但一般都采取手术摘除!

    良性肿瘤虽说不像恶性肿瘤致命,但也会形成身体局部功能出现障碍。

    苏韬根据他走路的姿态,能够找到他身体病痛的位置,黄中河的肿瘤在肠道,这应该与他的职业有关系!

    司机长途驾驶,经常久坐,肠道蠕动减弱减慢,粪便中的有害成分包括致癌物在结肠内滞留并刺激肠黏*膜,再加上久坐者腹腔、盆腔、腰骶部血液循环不畅,可导致肠道免疫屏障功能下降,所以容易得结肠脂肪瘤。

    此次与金崇鹤切磋的题目是:治疗肿瘤!这是一道复杂的综合题。

    表面上是伤寒,其实与体内肿瘤破坏了身体阴阳平衡有关,导致出现紧脉。病因是肿瘤,虽是良性,但难度不是一般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