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15章 老年痴呆突发
    天才壹秒記住,。

    首尔某家新闻电视台播放了一条新闻——“七十八名高中生被困别墅险遭火焚”,这家电视台与sg财阀关系很好,明显是朴家在暗中推动,给权家施加压力。新闻中,韩正云检察官接受采访表示,涉案的嫌疑犯已经全部落网,一定会对此案件进行调查,给公众一个交代。

    朴重勋特地请苏韬吃饭,因为尽管事情不明朗,或许得不到最想要的结果,扳倒那棵大树,但他们的死对头权家肯定因此要蒙受巨大的损失了。

    朴重勋为了招待苏韬,特地请了中餐厨师,准备了丰盛的中式佳肴,不过,苏韬吃到口里还是觉得不地道,原因也能想明白,厨师来韩国定居多年,为了适应韩国人的口味,所以会在炮制饭菜的过程中,进行改良。

    “感谢你的帮助!”朴重勋主动给苏韬敬酒,他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在对付权家的过程中,朴重勋被sg财阀认定为最大的功臣,他心知肚明,一切都是苏韬出了大力,自己算是搭上了个顺风车。

    “你言重了!”苏韬倒也不是谦虚,他的对手是乾大师,帮助朴重勋对付权家,是顺手所为。

    朴重勋将一块满是油汁的红烧肉塞入口中,细细地咀嚼,嘴角都溢出了肉油,他用餐巾很快地擦拭了嘴角,道:“我已经帮你打听好了,因为乾大师是泰国人,所以要移交给泰国进行处理。不过,因为事情比较严重,乾大师回国之后,将会面临终生监禁的刑法。这件事已经在国际社会上引起了公论,泰国方面不会姑息他的。”

    苏韬点了点头,淡淡叹气道:“表面上德高望重的僧人,没想到真实身份是一个恶贯满盈的邪巫,让人感慨。他的那些佛徒都是无辜的人,还请你帮忙安排一下。”

    “这是当然!”朴重勋笑道,“那群泰国佛徒,已经确定会被遣送回国,因为他们是受到人指使,不会受到过分的处置。”

    苏韬脑海中闪过巴颂的身影,心中也是唏嘘不已,这群人从记事开始,就没有自我,为乾大师而活,说得直接一点,就是乾大师的奴隶,如果真正给他们自由,恐怕他们一时之间还难以适应。

    巴颂已经私下跟自己要求,希望能陪同自己去华夏,一方面是为了解救自己的妹妹妮妲,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从此能够成为苏韬忠实的奴仆。

    巴颂是个认死理的人,苏韬虽然与他相处没多久,但暗忖身边多了他这么一个人,倒也合理。

    巴颂适合成为自己的死士。

    “虽然权家已经完蛋,但是sg财阀还是得小心谨慎,以免遭遇更多的反扑。”苏韬谨慎地提醒道。

    朴重勋经过此事,也修炼了自己的心性,“经过这件事,对于朴家也是好事,李家因为与权家来往过密,已经被清除,从此以后,我父亲在sg财阀拥有绝对的权力。”

    苏韬点了点头,暗忖这是合情合理之事。

    朴重勋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递给了苏韬,“这是我父亲的一点心意!”

    苏韬淡淡地扫了一眼,暗忖有很多个零,摇头笑道:“我不能接受!”

    “为什么?”朴重勋有点焦虑道,“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权家。这是你应该得的!”

    “我是一个医生!除了诊金的话,不会收。何况这笔钱太多了。我怕拿了这么多钱,还没回国,就被人给抢了。”苏韬幽默地笑道。突然有人送上这么一大笔钱,说不定里面有什么阴谋呢。苏韬是一个阳光的人,但他也是一个谨慎的人,凡事都会多留几个心眼。

    “如果你不收下的话,我心里会愧疚不安。”朴重勋诚恳地说道。

    “那这样吧,还是将这笔钱注入岐黄慈善基金,同时你也将成为岐黄慈善基金的股东。”苏韬想了想,这样收你的钱,才能够让自己心安理得,至于股份的话,就不会给朴重勋太多了。

    “苏神医,你的人品真是让人钦佩”朴重勋是希望拿这笔钱来收买苏韬的人心,因为无论自己父母还是妻子,如今都将苏韬视作贵人。成为岐黄慈善的股东,这也是个办法,朴重勋和苏韬成为合伙人,两人的关系就更近了。

    他对苏韬的确刮目相看,如果换做其他人,肯定会坦然接受,苏韬将这笔钱用来投资事业,而不是直接就收入自己的荷包,这份胸怀远远超过一般人。

    朴重勋并不了解苏韬,对于苏韬而言,他并不缺钱,有更高的追求。岐黄慈善现在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即使这笔钱自己收下,也会转手投给岐黄慈善。苏韬暗自琢磨,岐黄慈善目前还是缺少一些人关注,朴家在商场上也算呼风唤雨,如果他们能加入岐黄慈善,虽说不直接经营,但也能间接地带来一些资源。

    苏韬对朴重勋的印象不错,能抛弃门第之见,选择一个家境出身并不好的妻子,这足以证明朴重勋是一个情感很真挚的人,自己多次救了他和家人,朴重勋对自己带有感恩,这种情绪是伪装不出来的。

    当初邀请自己来韩国的时候,感恩之情或许还浮于表面,但现在发自肺腑。

    苏韬与朴重勋边吃边聊,主要是朴重勋说,苏韬听,其实朴重勋小时候生活并不如意,他父亲朴勇大也是这几年才突然摇身一变控制了sg财阀。他还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申彩依并不受到外公的待见,所以一家人如同最普通的职工,并没有特别的优待。

    等朴重勋上了大学,申彩依的父亲去世,申彩依对母亲经常贴心照顾,随后朴勇大才在sg财阀高层站稳脚跟。一个人的言行、性格,和他的生活经历有关,所以朴重勋身上很少纨绔气息,与人相处,比较随和。

    兴尽而散,朴重勋亲自将苏韬送到酒店,望着苏韬走入大厅的身影,他心情复杂,只可惜这样优秀的人才,并不是韩国人,虽然自己竭力地想要拉拢他,但总觉得与苏韬有一层隔阂。

    不过,朴重勋的事业即将在华夏展开,与苏韬这么一个有特殊能力的人物打好关系,应该能对自己的事业有帮助。

    朴重勋整理了一下衣领,转身返回车内,明天苏韬参加全球医学峰会之后,就会离开首尔,但他与苏韬见面的机会还很多,这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朋友和熟人,在朴重勋的眼中有严格区分。熟人可以有很多,但朋友一辈子可能有一个就足够。朴重勋能当着苏韬的面,把少年时的故事分享出来,这是朴重勋主动靠近苏韬的表现。

    用钱收买,在感情接近,朴重勋这一连串的动作,苏韬当然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人就是这样,如果你太弱小,别人只会同情你,但你足够强大,就会有人主动靠近、巴结、拉拢你。

    ……

    闽南省曹家大院,曹定军如同往常一样,清晨便起床习武。

    过了春节,就是春天,暖煦的阳光洒在月落内,照在人身上很舒服。曹定军轻喝一声,打了个起手式,运足气力,在院落里起伏不定,打起了五禽戏。

    曹定军练习的武术很多,今天只练五禽戏,主要最近这几天身体不适,经常咳嗽,五禽戏是养生功,对健体益气有好处。

    曹怀庆每天上班之前都习惯性地来看父亲一眼,夏德春让中医好友给父亲开了食补方子,咳嗽不见好转,但他死活不信医,硬是强撑着,所以曹怀庆很担心父亲的身体状况。

    曹定军打得是董文焕的路数,这套五禽戏总共有54个动作,动作较为古朴典雅,虎戏是重头,总共有13式,曹定军打得很熟练,但到了鹿戏之后,曹定军突然跟卡壳一样,同一个招式做了好几遍,不停地推翻重来,口中念念有词,“不对啊!这个地方不对啊!”

    曹怀庆在旁边呆呆地看了足有半个小时,意识到父亲出了问题,五禽戏的招式,父亲是倒背如流,又怎么会出现,招式记不清楚的情况呢?

    “爸,歇会吧,喝口水!”曹怀庆忙操起石桌上的紫砂茶壶,走了过去。

    曹定军对着茶壶猛吸了一口,茶水温度正好,不烫不凉,在他喉咙里来回打转,发出如同漱口时的咕噜噜声响。

    “爸,你怎么了啊?”曹怀庆连忙下意识地扶住了曹定军的肩膀。

    “啊!”曹定军将一口茶水全部喷了出来,眼白往上一翻,往后踉跄好几步,幸好曹怀庆早有准备,从后面接住了他的身体。

    “来人!”曹怀庆连忙高声喊道。

    警卫和佣人小跑着出来,见曹定军双目向上翻,均是吓了一跳。

    “愣着做什么?”曹怀庆又气又急,“赶紧去把水老上次托人送来的千年人参拿过来!”

    警卫取来了千年人参,曹怀庆用刀切了一片,扒开父亲的嘴巴,塞入他的舌头下方。

    千年人参药效极强,这小半片足够有起死回生之效,对于抗休克,更是效果明显。

    “哦……呜……”曹定军一口气被霸道的千年人参给吊了上来。

    他瞪着眼睛,面部肌肉不停地颤抖,样子极为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