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14章 摧毁邪恶祭祀
    天才壹秒記住,。

    “欧巴,你这是在做什么?”李俊美望着熊熊大火,吓得面无血色。

    这可是七八十条年轻的生命,就这么烧死,那是多大的孽。

    李俊美是个狡诈市侩的女人,但还不至于泯灭人性。

    “我在做一个仪式!像塔尔巴神灵祈愿,在乾大师的引领下,他们都会永生极乐!”火光在权宇彬眼中燃烧,难掩他的兴奋。

    李俊美望着火光蔓延,转眼即将燃烧到那群孩子,觉得双腿发软,跌坐在地上,她睁大眼睛,呢喃道:“这是谋杀!这是谋杀!”

    李俊美有杀人的决心,否则她也不会导演沈*昌灿的那场的爆炸案,但她的对象是自己的仇人,而不是这些无辜者。

    权宇彬不满地看了一眼李俊美,叹气道:“你让我有点失望!成大事者,必须要有狠心。这场献祭,不仅是为我权家,而且还为国家的气运祈福,历史不会忘记他们的贡献!”

    李俊美愕然无语,望着权宇彬,又望向龙大师,她意识到今天的场景策划已久,权宇彬是在为身后的权贵做事而已。

    仔细一分析,李俊美觉得背脊发凉,这意味着什么?即使现在有人报警,恐怕也不会有援救的人及时赶到,献祭势在必然。

    火焰越蹿越高,室内的温度也不断提升,李俊美泪流满面,痛苦地望着昏睡不行的无辜高中生,她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一辈子将烙印在自己的内心,这会成为一场噩梦。

    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有人急忙跑到权宇彬的身边,低声汇报门外发生的情况。

    权宇彬皱了皱眉,点了点头,道:“不惜一切代价,拦住他们,千万不要破坏祭祀仪式!”

    话音刚落,紧闭的大门发出闷响,有人正在试图踹门,权宇彬沉着脸,朝身侧挥了挥手,保镖们取出了器械,堵在了门口。

    轰的一声巨响,门被一辆黑色的武装甲车给撞开,散在四周的保镖被冲得四散而开。

    蒙着面,穿着防弹衣的特种兵持着枪械,冲入火场,“啪啪啪”,伴随着清脆的枪声响起,立即有人中弹倒地不起。

    权宇彬惊慌失措,连忙从腰间取出永远随身携带的手枪,熟练地拉开保险栓,进行回击。他意识到事情泄露,此刻只能逃离现场,否则的话,一旦被抓住,将承受各种残酷的刑讯逼问。到时候,不仅自己的对手,不会绕过自己,那幕后之人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灭自己之口。

    子弹打在写身塔尔巴的塑身上,火星四溅,乾大师面色凝重,影卫们站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道人墙。只可惜,毕竟是血肉之躯,被子弹准确击中头部之后,立即倒地。这帮影卫都经过高强度训练,论格斗术的话,与这些特种兵难分上下,但面对子弹,瞬间变成土鸡瓦狗。

    影卫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这些都是自己的死忠,但其余佛徒有了怯色,滚爬着往旁边散开。

    乾大师面沉如水,对这些不忠的佛徒已经无暇顾及,他也搞不清楚为何事情会演变如此。

    按照道理来说,权宇彬是整个首尔最有权势的人,而且自己做这个献祭仪式,也是得到幕后那个人的邀请,不应该会出现这种情况。

    特种兵们救人心切,晚一秒钟,有可能就会有无辜的生命牺牲,所以子弹如同雨点打向对面的敌人。终于有人拉来了火龙,水柱朝冒着火焰的长坑喷射过去,过了好几分钟,终于控制住火势。

    权宇彬身边不乏高手,但面对配合默契且数量众多的特种兵,很快失去了主动权,大部分被当场击毙。

    乾大师坐在塔尔巴的雕像前,紧闭着双眼,如同干枯的老树,此刻他想要活命,就不能有所异动,否则的话,只会被前来援救的特种兵直接击毙。

    李俊美跌坐在地上,见火势慢慢减弱,心情复杂无比,她下意识朝权宇彬望去,他没有风度翩翩的绅士模样,眼中满是残忍与疯狂,他的枪法很准,每次扣动扳机,对面中就会有人发出闷哼声。

    所以尽管权宇彬握的只是一把手枪,但竟然也压制住了对面片刻。

    “赶紧起来,跟我走!”权宇彬沉声命令道。

    “我不走,我没力气!”李俊美虚弱地说道。

    权宇彬冷笑一声,伸手粗暴地揪起李俊美的头发,挡在身前,怒吼道:“别开枪,再开枪,我就杀了她!”

    李俊美半晌没有回过神来,眨眼之间,自己从情人变成了人质。她下意识地望向龙婆乾大师,他依然紧闭着双眼,坐在塑像下,沉默不语。

    “别动!”权宇彬低声与李俊美说道,“和我配合一下,等我安全离开,就放你走。”

    李俊美吓得浑身战栗,她后悔自己的决定,竟然会与这么一个狠毒的男人走在一起。

    权宇彬知道自己已经走到末路,他必须求生,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实力逃脱。

    权家在首尔遍布眼线,只要暂时脱离这些特种兵的追踪,他很快能够辗转出国。他已经在欧洲某个国家置办了产业,对方会给自己政治保护,那笔资产足以让自己过上很好的生活。

    “嗖……”一股冷风从腰间传来,权宇彬有种想尿尿的感觉,这种尿意闪过,下体就忍不住颤抖,哗啦啦地开始排水。

    李俊美靠的很近,从他身上嗅到了尿骚*味!

    权宇彬朝自己酸麻的位置望去,一根银针刺入皮肤,他腾出一只手,迅速地拔掉,李俊美趁机用牙齿咬了他胳膊一口。

    “啊!”权宇彬吃痛,丢掉了手中的枪。

    离他最近的特种兵冲了过去,权宇彬虽然枪法很准,但拳脚功夫很一般,很快被擒服,脑门被黑黢黢的枪口给顶住,正准备起身,下巴被枪柄击中,两眼一翻,失去了意识。

    火势经过抢救,终于渐渐熄灭,那群高中生得救了,如果晚来十分钟,这群学生就会被火焰吞灭,情况凶险之极。

    呛人的浓烟之中,一个人影朝塑像前的乾大师走了过去,狠狠地一脚踹在他的脸上。

    乾大师狼狈地起身,抹了抹嘴角的鲜血,下意识抬头打量眼前男人。

    对方很年轻,面容俊朗,身材高挑瘦削,刚才神不知鬼不觉用银针偷袭咋权宇彬的就是他。

    “把解药拿出来吧!”苏韬低沉地命令道,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过一个人。乾大师已经触犯到了自己的底线,他视人命如同草芥,将无辜者当成玩偶,践踏人性的自由。

    巴颂站在苏韬的旁边,低声翻译了苏韬的话。

    乾大师目光落在巴颂的脸上,低声诅咒道:“你这个叛徒,一定会下无边地狱!”

    巴颂咬了咬牙,腾起手,狠狠地打在了龙婆的脸上,这落在其他佛徒的眼中,满是惊愕与钦佩。

    在乾大师的威逼之下,佛徒们长期遭受无情的对待,在乾大师的眼中,他们只是自己的工具而已。

    巴颂也曾是龙婆的手下,遭受无数的屈辱,他这一拳,力量十足,比起苏韬的那一脚更凶更狠。

    “咕哝!”乾大师嘴里喷血,冷冷地望着苏韬,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苏韬无视他的愤怒,给巴颂使了一个眼神,巴颂会意,蹲下身子,在乾大师身上找到了解药。虽说苏韬凭借自己的医术,能够让那群被迷晕的高中生救星,但如果能够用解药,可以省下不少精力。

    巴颂用泰语叽里咕噜地大声说了几句,立即有其他的佛徒,跟在他的身后,帮他一起救治那些迷晕了的高中生。

    苏韬看到这个情形,暗叹了一声,被乾大师控制的这些佛徒,也是受害者而已。

    他们害怕受到乾大师的牵累,所以努力表现,希望能够将功补过。

    有特种兵冲上前,将乾大师控制住,苏韬朝权宇彬走了过去,蹲下身,捏住了他的下巴,用银针一挑,取出了一枚银色的极小药丸,这是自杀性的毒药,遇到极其危险的时候,用力要开,就会毒发身亡。

    擒服一个活口,远比擒服一个死人,更加有价值。

    苏韬心思缜密,权宇彬身后牵扯到了一大堆复杂的关系,所以才会留一个心眼。

    领队的特种兵走到苏韬的身前,认真地敬了一个礼,然后安排人托着权宇彬离开。服用解药之后,高中生们也悠悠醒转,他们失去了意识,并不知道刚才与死神擦肩而过。

    “咦?晶恩,那个帅哥好眼熟啊!”高孝真惊讶地与身边的姜晶恩说道。

    苏韬穿着长袍,与众不同,特立独行,辨识度实在太高了。

    “的确是他!”姜晶恩顿时清醒过来,望向苏韬的目光充满了激动。只可惜,苏韬已经走出门,她并没有机会与自己的偶像打个招呼,只可惜手机不在身边,无法拍摄下这一幕。

    “谢谢你提供的线索!”穿着检察官制服,西装笔挺,样貌端正的韩正云,与苏韬握了握手感谢道。

    朴重勋在旁边翻译了检察官的话,刚才苏韬贸然冲进去,朴重勋是又敬重,又钦佩,枪林弹雨,并非所有人都具备那种勇气。

    “这是我的举手之劳!不过,接下来,你所做的事情才更加艰难,你的对手将更强大!”苏韬淡淡地与韩正云道。

    权宇彬幕后的人,操控了这场献祭仪式,韩正云这个检察官或许很正直,也有与邪恶势力斗争的勇气,但真的能掀翻那条大船吗?

    苏韬管不了那么多,他毕竟只是一个匆匆过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