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13章 卐火焚尽灾厄
    首尔西郊别墅,位于顶楼的花房内,传来男人与女人急促的呼吸声,两人浑身,以一种极其高难度的姿势纠缠在一起,楼顶是透明的玻璃,透过窗户就能看见布满星辰的天穹,女人呜咽着,努力逢迎,终于男人忍不住,闷哼一身,急速地抽动了身体,然后僵死在女人的身上。

    片刻之后,男人从女人身上滚落,伸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玻璃杯,喝了几口白开水,望了一眼女人,笑道:“乾大师说得没错,你的确是一个好女人!”

    这一男一女正是权宇彬和李俊美!

    李俊美用纸巾简单擦拭下体,披了一方毛毯在肩上,踱步走到窗口,用打火机点着细长的女士烟,低声道:“权先生,我其实很现实,只希望你能帮助李家,重新掌控sg财阀的大权。”

    “正是因为你的现实,才会让我这么痴迷你。你和以前我见过的女人都不一样。那些女人明明是因为我的权势靠近我,却是装作什么都不在乎。你,目的很单纯,我知道你心里明确的想要什么,只要能够满足你,你就不会背叛我!”一边说着,权宇彬已经走到了李俊美的身后,他搂住了对方的腰肢,轻轻地按住她的背。

    李俊美就弓下了腰身,任由权宇彬推入,李俊美很快因为浑身的战栗,陷入巨大的刺激,将只抽了两口的香烟丢掉。

    权宇彬是个冷酷的人,他身边不缺少女人,但不知为何对李俊美的身体格外迷恋。李俊美知道自己的优势,只是一副身躯而已,所以会放低身段,变着花样讨好及满足自己。

    手机响起,权宇彬一边动作,一边接通了电话,“什么?失败了!”

    权宇彬挂断电话,面色凝重,加快了冲刺,李俊美受不了刺激,浅唱吟哦,权宇彬用力咬着李俊美肩上的软*肉,愤怒地低吼了几声。

    终于房间再次归于平静,两人平静地躺在大床上,李俊美用手指绕着权宇彬健硕地胸膛,问道:“究竟怎么一回事?”

    “原本打算撞残朴重勋,报上次的一箭之仇,没想到他运气真好,竟然躲过了。”权宇彬愤怒地说道,朴重勋看似偶然遭遇的车祸,并非巧合,而是有人从旁指使。

    李俊美秀美一拧,沉声道:“朴重勋不过是继承人而已,为何不针对他父亲朴勇大呢?”

    权宇彬掐了一下李俊美的面颊,笑道:“你还真毒,朴重勋是你的表哥,朴勇大是你的姨父,你竟然能够这么心狠,仿佛他俩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朴家将我们当成亲人,又怎么会让我哥去坐牢呢?”李俊美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喜欢你这种爱憎分明的风格!”权宇彬深吸一口气,“朴勇大暂时不能动,因为暗中潜伏着一股力量,隐蔽地保护他。”

    “潜伏的力量?那是谁?”李俊美困惑地问道,她虽然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但对于高层的博弈,并不完全知晓。

    “朴勇大代表着亲华的势力,他是代表人物,如果朴勇大出现问题,那将会受到邻国难以预计的反扑。”权宇彬无奈地说道,“想要对付朴家,也只能走威慑这种方式,比较稳妥,不能激进!”

    李俊美眼中闪过黯然之色,她考虑的层面没有那么高端,只想要踩下朴家,李家能够迅速上位。

    权宇彬对李俊美的心情了如指掌,他下床披上了睡袍,朝李俊美招了招手,诡异地一笑,吩咐道:“穿上衣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李俊美怔了怔,顺从地穿好衣服,跟着权宇彬下楼出门,辗转通过一条小路。前面有保镖带路,但山中夜晚的湿气很大,吹来一阵风,让她汗毛直竖,权宇彬穿得衣服很少,步履铿锵坚定。

    步行了二十多分钟,终于抵达目的地,这是一栋别墅,从外面看,因为没有开灯,所以显得阴暗沉寂,仿佛恐怖电影中的氛围,树林间传来鸟鸣声,吓得李俊美惊叫出声!

    “只是一群鸟而已,别怕!”权宇彬转过身,握住了李俊美的双手。

    保镖打开了院门,李俊美跟着权宇彬进入,光线昏暗,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污浊的气息,灯光被打开,李俊美终于看清楚环境,外表并不算特别的别墅内部,让她感觉意外,地上摆放着蒲团,厅内中央伫立着一个足有四五米高的佛像。

    佛像的造型与之前看过的都不一样,眼角斜扬,嘴角有獠牙,头上带有金冠,上面立着五只骷髅。

    “邪神塔尔巴!”李俊美研究过泰国十大邪神,塔尔巴以食鬼闻名,其实它的原形是佛教马头明王,这是观音的千万化相之一,拥有三头六臂,在佛教中有消除业障的功效。

    “再过两天,这里会举办一场佛会,结束之后,权家就能消除灾厄!”权宇彬笑道,“届时咱们可以定下婚约,从此你李俊美就是我权宇彬的妻子!”

    “会不会太仓促了?”李俊美被权宇彬突如其来地决定给吓到了。

    “我是一个信佛的人,既然龙婆都说了,你注定是我的人,那我就认定你了!”权宇彬从容地笑道,暗忖自己这算是求婚吗?

    “我似乎没有理由拒绝!”李俊美低头羞涩地笑道,攀附上了权家,足够让李家击败朴家,从此李家将成为sg财阀的掌舵者。

    ……

    两辆大巴车从山脚慢慢往上爬行,从车内传来歌声,声音来自于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韩国女孩这个年龄已经开始化妆,相对而言,男人们大多其貌不扬,十个男生中至少有五六个是胖子。

    “晶恩,你在看什么呢?”高孝真见旁边的少女始终保持沉静,好奇地朝她的手机望了过去。

    “你真讨厌!”姜晶恩被看到了秘密,面红耳赤地瞪了一眼高孝真。

    “哎哟,不就是看男人的照片吗?这男人我知道是谁,这两天特别有名,和静妍发生了绯闻!”高孝真的记忆力不是特别好,想了半天没相出男人叫什么!

    “他叫苏韬!来自于华夏,是一名中医!”姜晶恩表情严肃地说道。

    “哦!晶恩,没想到你对他这么了解。”高孝真低声道:“难道你爱上他了吗?”

    姜晶恩没好气地白了一眼高孝真,低声道:“别胡说!我只是对中医感兴趣而已。”

    高孝真耸了耸肩,不解道:“中医?感觉很枯燥。”

    姜晶恩却兴奋地说道:“但是很神奇,你肯定没看过那个视频!他用几根银针,让沉睡多年的植物人醒过来了!”

    “那肯定是因为植物人怕疼,被他用针戳醒的!”也不知高孝真是否也听过苏韬讲述的那个护士给植物人打针的段子,神回复道。

    姜晶恩眼中闪烁失望,无奈道:“既然你不信,那就算了吧,也请你不要侮辱我的偶像。”

    “啧啧!偶像!”高孝真嘴巴向来很毒,姜晶恩是自己无数不多的朋友,她心里不屑,但还是转移话题,“郑雄原本并不在这次静修佛会的范围内,他可是为了你才来参加的!从上车之后,他时不时地会看你,你要不主动跟他打个招呼?”

    “我才不要!我不喜欢他这样的男孩。”姜晶恩目光落在手机上,观看与苏韬有关的另外一条视频。

    高孝真无奈地叹了口气,苦笑道:“唉,女人一旦心里住进了一个男人,想再敲开这扇门,就很难了。”

    大巴终于停在别墅的面前,少男少女们都走了下来,他们的好奇心比较强烈,进入院内就对各种奇特的图案与摆设充满了兴趣。

    “哇塞,好酷!”高孝真正准备用手机录下大厅里的一切,从身侧出来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直接夺过了她的手机,同时大声与其他人道:“进入会场之后,请同学们保持安静,不允许使用手机、相机等设备,下面请同学们在手机上做好标记,统一交给工作人员。”

    “不能玩手机?那岂不是太枯燥了。”高孝真面露无奈和苦色,其余诸人也是一样,他们都是学生,在带队老师的教育下,很快将手机交了出去。

    厅内一起有七十八个蒲团,学生们按照自己的名字陆续坐下,随后一个瘦削的僧人,从佛像后面走了出来,他手里摇着佛铃,口中念着佛文,盘坐在位于中央的蒲团上,身后跟着十多个僧人,陆续分散在他的周围,低声轻唱,顿时别墅内充满了神圣感,梵音缭绕,俨然一派盛大的场面。

    “这就是静修佛会啊,场面隆重,看上去跟拍电影似的!”高孝真的眼神终于变得凝重起来,仿佛被氛围所感染了。

    姜晶恩离高孝真很近,正准备答话,突然看见高孝真嘴角闪过诡异的笑容,身体一晃,萎顿余地。

    瞬间,姜晶恩也觉得头脑昏沉,她下意识地朝周围的同学望去,一个个纷纷倒下,随后她也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少男少女们全部昏迷,乾大师从正中央的蒲团上站起,转过身朝塔尔巴的邪神塑像虔诚地鞠躬,然后用泰语道:“仪式正式开始!”

    僧徒们整齐划一的起身,找到了早已准备好的油桶,按照原本的计划,在少男少女周围的长坑内,小心翼翼地浇上火油,如果从空中望去,长坑形成一个凹陷的“卐”字。

    等准备好了一切,权宇彬从后堂走出,他穿着一件雪白的佛袍,身后紧跟着穿着白色衣裙的李俊美。他从僧徒的手中接过火把,大声用梵语道:“焚尽厄难,幸运吉祥!”

    庙宇中的佛像,胸口刻有“卍”字,“卍”在佛学中有“幸运吉祥”的意思。

    火把在空中抛出火红色的轨迹,准确地落在了火油上,李俊美惊讶地捂住嘴巴,她终于意识到这场仪式目的何在,希望用这近八十少男少女的生命,给权家解厄、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