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12章 必先使其疯狂
    被柳若晨拒绝,在苏韬的预料之中,水云涧宗主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拿下的?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水到渠成,苏韬反而会觉得奇怪,他与柳若晨的关系,如今只能算得上志同道合的同行者,离那男女之情还差了好几步。

    回到房间,重新换上了正常一点的衣服,苏韬暗叹了口气,没想到今天主动勾引柳若晨,也没有见效。他平时也不会浪到穿浴袍睡觉,主要是试探一下人性。曾经看过一篇报道,其实女人和男人一样都很好色,只不过没有男人表现得那么明显。

    仔细回味柳若晨,惊慌失措的场景,苏韬嘴角浮现出笑意,恶作剧的感觉挺不错。那柳若晨肯定永远记住自己了。

    泡妞、撩妹,偶尔要动用手段!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如果整天嘘寒问暖,做个正正经经的小棉袄,女人不仅觉得你太过黏糊,甚至还觉得你太过古板迂腐,所以偶尔要给生活增加点作料。

    当然,苏韬这一手,让柳若晨很无语。

    只听说,女人玩个睡美人的套路,勾引男人,男人玩睡美人这招,想诱惑女人扑上来,这得有多么自信和自恋。

    效果很一般。苏韬也有点气馁,总觉得精心设计的泡妞计划告吹,有种心疼的失落。

    外面有动静,苏韬皱了皱眉,走到外面,见巴颂正准备从窗户爬进来,一条腿在外面,一条腿在里面,苏韬无奈苦笑,“你以后来找我,直接从正门进来,这样看上去,有点怪瘆人!”

    巴颂轻松一跃,从窗户走了进来,沉声道:“我是一个影子,从小就被这么训练,很难改变!”

    苏韬指了指沙发,让巴颂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手边。

    巴颂受宠若惊,显然这家伙在乾大师的手下,就是一个奴隶,没有享受过平等的待遇。

    “喝点水吧!”苏韬扫了一眼巴颂的脸,这家伙至少有六七个小时没有喝过水,也没有吃过食物。

    潜伏在乾大师的身边,需要有足够的耐性,也不知道巴颂动用什么样的办法。

    巴颂犹豫一下,接过了水杯,一口气喝完,苏韬又给他续了一杯,然后转身给前台打了电话,用中文点了食物。

    十几分钟之后,服务员推车进来,将食物摆在茶几上,巴颂迟疑片刻,就不客气地吃了起来,这家伙明显是饿坏了。

    等巴颂风卷残云地消灭了所有食物,苏韬才问道:“调查的情况,如何?”

    “我联系了几个人,已经将你配的药发给了他们。”巴颂恢复了恭顺,“如果药效不错的话,他们肯定会背叛龙婆!因为他们对龙婆也是早有怨恨,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苏韬从巴颂的体内逼出了线虫,所以针对性地配制了克制的药物,效果虽说不会像自己治疗巴颂那样立竿见影,但只要连续服用一周,整个人就会有明显的变化。

    乾大师控制巴颂的等人的方法,类似于南疆的蛊虫之术。蛊虫进入人体内之后,会影响人的头脑,处于懵懂的幻觉,意志力脆弱,所以使用催眠术,极其容易受到控制。

    当药物进入体内,杀死那些虫子,就可以让人恢复理智和意识,催眠术的效果大打折扣,乾大师的手下彻底失控,苏韬与乾大师交手的时候,就会少很多麻烦。

    “干得漂亮!”苏韬知道在散发药物的过程中,巴颂肯定承担了很大的风险,“乾大师此次来到韩国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你查出结果了吗?”

    名义上是受到全球医学峰会的邀请,但事实上乾大师肯定另有其他活动。

    “为乾大师处理机密事务的,都是从我们这些人中挑选的精英,他们对乾大师特别忠诚!所以很难从他们口中获得真相。”巴颂皱眉汇报,“不过,最近几个重要的影卫,都在参与组织‘静修佛会’的活动。”

    “静修佛会?”苏韬面色凝重,“这是什么?”

    “组织三十六名男子,四十二名女子,在封闭的环境,聆听佛法,参悟佛学真谛。”巴颂叹气道,“乾大师此前并没有组织过这样的活动,所以具体的流程和目的,我也不知道!权家是此次活动推动者,影卫主要负责协助。”

    “时间?地点?”苏韬本能预感到活动不同寻常,牵涉到秘密。

    “时间定在后天,地点位于西郊的一处别墅!参加活动的成员,来自于首尔几所学校的高中生。”巴颂将自己所知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了苏韬。

    “这件事总觉得有阴谋!”苏韬深吸了一口气,但毕竟在国外,他即使有心挖掘,也是力有不逮。不过,他还是决心尝试,通过这件事可能会让乾大师露出破绽。

    巴颂想了想,还是继续往下说,“你的嗅觉很灵敏,龙婆每次出国,都会发生一些惨案。”

    “哦?”苏韬目光紧紧地盯着巴颂,“什么惨案!”

    “1997年龙婆前往越南传教,离境之后,四十九人在山谷集体;2003年龙婆前往菲律宾传教,历经之后,有三十五人持枪械与警方对峙十多日,最终服药自杀;2007年龙婆在柬埔寨传教,离境之后,有八十一人,在湖中遭遇沉船,没有及时获得营救,全部溺死……”巴颂目光闪烁,虽然看上去这些事都与乾大师没有直接关系,但暗示了某种巧合。

    巴颂跟着乾大师有十多年,连他也只是捕风捉影地找到了联系,这充分说明乾大师行事缜密、稳重,不给人留下任何把柄,跟这样一个狡诈、残忍的人作对,让人感到真是特别的刺激。

    “原来如此!”苏韬腾地站起身,他意识到权家和乾大师在暗中组织的活动,像是某种仪式,类似于活人献祭的邪术。

    或许是自己猜错了,但苏韬还是决定一探究竟,如果乾大师真的筹划并导演了这么多场泯灭人性的群体自杀性案件,那么这次也是制服他的契机。

    “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在巴颂的眼中,苏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同时自己妹妹的生死也掌握在他的手中。巴颂很聪明,只有让苏韬信任自己,妹妹才能够获救。

    “你去静修佛会的地点踩踩场,明天这个时候,我会跟一同前往!”苏韬补充道,“记住安全第一,遇到危险就撤退!”

    巴颂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苏韬会如此关心自己,他点了点头,突然跪下,朝苏韬磕了个头,然后转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苏韬见巴颂还是改不了习惯,先是无奈地一笑,然后面色露出凝重,拨通了朴重勋的电话。

    在这件事情上,光靠自己的力量还不足够,他必须要有援助,朴家与权家势同水火,如果这真是如自己所料,掺杂阴谋,那也是朴家对权家出手的机会!

    朴重勋见苏韬要找自己商议事情,按理他现在正处于婚后的蜜月期,但经过权家那么一折腾,加上sg财阀内部出现重大分歧,所以一直没有时间休假。他放下了手上所有的事务,然后开车前往酒店,刚从地下停车场出来,从右侧冲出一辆白色的卡车,幸亏朴重勋反应及时,急打方向盘,躲避过去。

    卡车装在右侧的墙壁上,前面引擎盖凸起,车头冒着烟雾,旁边的保安冲了过来,朴重勋吓了一身冷汗,吩咐保安,道:“控制住驾驶员!”

    驾驶员受到反震,已经眩晕过去,等警车到场,朴重勋咬了咬牙,下了一身冷汗,他没有开车,而是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酒店。他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如果继续开车,还不知对方安排了什么后招。

    来到了酒店房间,朴重勋的心情才放松不少,见到苏韬,让他有种安全感。

    苏韬见朴重勋的神情不对,便主动询问了情况。朴重勋便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愤怒道:“权家这帮人现在太疯狂!”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苏韬暗忖事情来得很凑巧,朴重勋被这么一惊吓,自己的计划,他肯定会赞同。

    权宇彬现在千方百计地想要朴重勋的命,他不可能坐以待毙。

    “如果有个机会,可以让权家遭到毁灭性打击,你愿不愿意抓住?”苏韬还是选择钓鱼的方式询问朴重勋。

    人就是这样,你只有吊足他的兴趣,他才会考虑愿不愿意上钩!

    “当然!”朴重勋牙齿咬得吱吱作响,“朴家与权家的仇恨已经不共戴天!”

    苏韬点了点头,沉声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朴重勋。

    朴重勋当机立断,拍着胸脯保证道:“苏神医,你放心吧,既然此事涉及权家的阴谋,我告诉父母,他们一定会支持你,动手查出其中的真相。”

    “不行!”苏韬摇头,“对方很狡猾,此事你不能与第三个人讲,包括你的父母和妻子。你需要做的是,联系好值得信任的检察官,等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候,介入调查。绝不能让幕后的人,一手遮天,遮住阳光,妨碍公正!”

    朴重勋沉默,抬起头,道:“我现在就去联系!大韩民国的检察官中,还是有几个腰板很硬,他们遇到邪恶与不法之事,绝不会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