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09章 无视他漠视他
    权宇彬和李俊美被踹了个狗吃屎,极其狼狈地逃窜离开。打手们扶起郑虎搏,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苏韬对那群打手还是手下留情,毕竟都是受人指使,真正的作恶的人是权宇彬。

    不过,对于权宇彬,苏韬也没有杀心,毕竟人家的目标和对象是朴家,并非自己。

    苏韬真正在意的是潜伏在暗中的乾大师,此人的心计比想象中要高明,不用自己出面,就巧妙安排棋子,智谋极高。

    穷寇莫追!苏韬放他们离开了。

    现在朴家一团乱,扣住了权宇彬,那又如何?

    等苏韬回过身,朴重勋已经走过来,满脸崇拜地握住了苏韬的手,“谢谢你,苏神医!”

    崔宝珠已经从他的背上下来,遇到这种灾难,已经顾不及什么封建礼俗了。

    申彩依在金崇鹤的救治下,悠悠醒转过来,虽说金崇鹤被暴揍了一顿,但护住了要害,倒也不是大事,申彩依刚才有轻微的脑震荡,被金崇鹤用针灸刺了两针才醒转过来。

    坐在屋内的韩国权贵们,似乎还在回味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来自华夏的神医,展现神威,以一人之力,斗走了权宇彬与他们的走狗,场景就像电影大片一样,拳拳到肉,精彩异常。

    他们投向苏韬的目光,包含着赞许与钦佩,昨天他与黄静妍生了绯闻,这让苏韬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不过原本这些人也并没有将苏韬当一回事,他们的地位崇高,偶像明星的事情,无法引起他们的过度关注。

    苏韬在朴家婚礼上,大展神威的故事,很快会在尔的高端圈传播,大家都知道华夏的这个神医,不仅医术高,身手还不凡。

    朴重勋此刻对苏韬佩服得五体投地,或许之前会介意被“敲诈”的几十亿韩元慈善捐款,但经过苏韬刚才秀了下实力,朴家人再也不会纠结此事,反而更加认可苏韬就是家族的救星。

    至于金崇鹤内心一阵虚弱,自己与苏韬的表现相差太大。自己是被群殴,人家是一人力挽狂澜,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仔细想想,自己成了陪衬和小丑。

    “出现了一些小插曲,婚礼继续进行吧!”苏韬淡淡地笑道。

    朴重勋望了一眼院内乱作一团,忍不住叹了口气,走到父亲朴勇大的身边,低声与他说了几句。

    朴勇大与贵宾们打了招呼,乐队继续奏乐,婚礼仪式往下进行,虽说多了一些坎坷和波折,但还是走完了最后一步。

    宴会上,金崇鹤找到了苏韬,他身上的伤口做了简单处理,脸上涂抹了家传的金疮药,效果很好,已经消肿,“没想到你会出手!”

    “我喜欢做别人想不到的事情!”苏韬平淡笑道。

    “你得罪了权家,不值得!”金崇鹤有点难以理解,其实苏韬可以置身事外。

    “权家在尔或许势力很大,但我的根基在华夏,我随时可以走人。”苏韬笑道,“倒是你,为什么会站出来,难道不怕权家的报复吗?”

    “权家的敌人是朴家,对于我而言,我的立场也可以随时变化,如果权家愿意出更高的价格,请我去担任他们的法律顾问,我就会为权家效力!”金崇鹤说出了自己的价值观。

    苏韬失望地摇了摇头,道:“我原本挺欣赏你,但听你说了这些,觉得有些失望!”

    金崇鹤比想象中灵活,但也缺少了一种精神,在权力的面前,太过于圆滑,这在苏韬的心中减分不少。

    “失望?”金崇鹤脸上露出开心之色,“我原本一直以为,你无视我的存在呢?”

    苏韬的确经常给金崇鹤一种错觉,那就是无视他,漠视他,这会给人造成最大的压力。

    世间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侮辱,莫过于你把他当成对手,他却将你看成了打酱油的龙套。

    不过,现在苏韬透露了一个很明显的细节,其实在苏韬内心,至少金崇鹤曾经是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你是个聪明人,但切忌聪明反被聪明误。”苏韬知道自己说了可能没用,但想了想还是提醒这个韩国的医学天才。

    “谢谢你的夸奖!”金崇鹤朝着苏韬摆了摆手,“过几天的医学峰会上,有一个切磋的环节,相信你应该有勇气站出来,与我一决雌雄。”

    “你这是激将法吗?”苏韬无奈笑道,暗忖这家伙怎么就如此想赢自己。

    “没错!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金崇鹤毅然转身离开。

    他是在给自己下战书,这一次特别的坚决。

    “我答应你!”苏韬望着金崇鹤高傲的身影,“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金崇鹤拧过身,望着苏韬,表情严肃地问道。

    “如果我赢了你,你就要把自己的韩医馆名字改成三味堂。”苏韬笑了笑,“当然,我如果输了,也是一样的道理,会将三味堂改成你的崇鹤韩医馆。”

    “我答应你!”金崇鹤没有丝毫犹豫,就回答了苏韬的提议,在这场事关国家荣誉的战争中,谁也不能退让一步。

    “就凭你现在的自信,我会给你留点尊严,不让你输得太惨!”苏韬微笑,但气势咄咄逼人。

    金崇鹤冷笑道:“话别说得太满,到时候我会用事实让你收回现在的话。”

    这一次,金崇鹤果断扭身离开,他心已经彻底地静下来,一定要好好地修养身心,准备在全球医学峰会上,教训狂妄的苏韬。

    不过,苏韬的确有狂妄的资本,金崇鹤知道刚才与苏韬的交锋,更多是努力强撑而已,他也不知道能否战胜苏韬。

    苏韬是天截手传人,那是失传多年的医术。

    ……

    权宇彬刚上轿车,手机响了起来,刚才的惨败,让他还没回过神来,腰部麻,羞辱、气愤、惊愕,各种情绪涌出。

    “您父亲刚才突然昏厥,现在已经送入重症监护室。”医院护士打来电话通知,“等下要做急救手术,还请您及时到场签字!”

    权宇彬眉头紧皱,暗忖人倒霉起来,坏事一件接着一件,他对乾大师的话已经深信不疑,一切原因来自于朴家,心中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要让朴家付出代价。

    “俊美,让你筹备的事情,你筹备得如何了?”权宇彬冷冷地问道。

    “我父亲已经约好了十几位小股东,加上我们手中的股份,将可以过朴家。”李俊美小心地应付道,“不过,这需要一大笔资金,目前sg财阀是韩国众多企业中,唯一一个与华夏政府方面保持良好关系,在大部分韩企面临华夏市场萎缩的情况下,依旧保持强劲增长势头,股票价格不断上扬,那帮老狐狸恐怕不会随便地抛售手中的股票。”

    权宇彬对李俊美就是这个地方满意,这女人不仅床上功夫好,有不错的经营头脑,难怪乾大师会说她是自己的贵人。权宇彬一只手顺着大腿上两股间摸了摸,虽然隔着衣裤,但被李俊美夹得很紧,别样的刺激,从心头油然而生,前面司机开着车,李俊美被权宇彬几乎粗暴地抚摸,并不感到很舒服,但她还是表演性地加重了呼吸,这让权宇彬很满意,会逢场作戏的女人,才配合自己走得更远。

    “放心吧,权家虽说没有上市,但手中的财富足以买下两个sg!”权宇彬淡淡笑道,“这其实违背了祖训,我父亲从小就教育我,扎根实业,不要去碰金融。不过,这一次,我想尝试一下!”

    金融市场有风险,很多人明明知道,那些天花乱坠的术语,不过是数据而已,但还是忍不住受到诱惑,前赴后继,最终血本无归。

    与sg财阀这次硬碰,也是为了配合那位大人物,才会这么做。权家在她的身上投资那么多,一旦她倒台了,所有的付出也将白费,这是一场权宇彬无法退出的赌博。

    轿车终于抵达酒店,权宇彬隔着窗户见到了父亲,他从护士手中接过授权协议,一笔一划地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与助理吩咐道:“安排车辆,我等下要去通广寺。”

    权宇彬去通广寺,是去见乾大师。

    医院已经给出结果,他父亲已经无法治愈,即使手术成功,也只有最多半年的寿命。当遇到人力无法解决的事情,寻求宗教的帮助,这是万不得已下做出的决定。

    虔诚,一定要足够的虔诚。

    权宇彬不断地强调自己的信念!

    ……

    “就在不久之前,权家和朴家生了一场冲突!”韩国使馆武将石勇与燕京外交部有关人员说明情况,“冲突时间并不长,权家的计划并没有得逞!”

    “苏韬怎么样了?”水君卓显然更关心一个人。

    “他安然无恙,正是他出手,赶走了前来闹事的权家。”石勇皱了皱眉,“不过,权家在尔势力很大,因为他这次的出手,恐怕会带来麻烦,引来报复!”

    水君卓深吸一口气,请求道:“石叔叔,还请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无论如何要保护好他。”

    石勇先是微微一怔,旋即拍着胸脯承诺,“君卓,请你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人员,分布在他的身边,他如今在韩国的名气很大,已经符合我们对特殊人员进行暗中保护的条件。”

    水君卓终于放心,她站在窗边,望着风景,心飘到了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