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08章 喜事变成丧事
    曾经韩国刑事政策研究院,对全国监狱的黑社会罪犯进行过调查,韩国的黑社会组织共有一百多个。权家在很早之前,其实就是黑社会,如今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已经洗白。但家族的行事风格,与黑社会并无不同。

    权家圈养了一批打手,这些人平时经营权家在首尔及其他几个城市的娱乐场所、娱乐室、游戏厅等暴利性质的行业,从中赚取高额利润。当然,权家这几年除了“高利贷和催债”、“开赌场和私设赌马”、“保护小摊小贩”等传统产业之外,还经营饭店,比较有名的是权氏排骨加盟店,因为饭店比起娱乐行业,可以更好地掩盖资金来源。

    在韩国,黑社会组织成员想离开就离开,组织之间在同一领域发生正面冲突的几乎没有,贩毒更是禁忌。所以像今天这样的冲突,显然不同寻常,也超出了朴家的意料之外。

    在朴家看来,即使权家会捣乱,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彻底撕破脸皮。

    金崇鹤见一群人冲向自己,也是吓了一跳,他练过跆拳道,名义上是黑带,但事实上跆拳道跟许多华夏武术一样,如今已经演变成表演性质,没有具体地实战意义。即使跆拳道奥运冠军,脱离了规则,与人动手,也不一定强上多少。

    金崇鹤的身法还很灵活,巧妙地躲闪,避过了打手的攻击,腾出一腿,踹到了一人,旁边罡风起,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挡,铁棍扫中了他的前臂,他痛呼一声,连忙缩回手,另一侧又有人举着棍子砸了过来。

    苏韬坐在旁边静静地望着金崇鹤被痛殴,心情挺不错,暗忖让这个满腹坏水的家伙吃点苦头,也是好事。

    权宇彬说是往死里打,但这些打手也不敢真的那么做,见金崇鹤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半晌没反应,也就收了棍子,退了回去。

    朴勇大是一家之主,沉声问道:“权宇彬,别以为自己能够为所欲为。”

    权宇彬哈哈大笑,“我还真的就能为所欲为。据我所知,你最近在华夏的活动很多,难道不知道,高层中早就有人对你你顺眼了吗?”

    与华夏的情况相似,韩国的黑社会也有承担政治打手的角色。

    sg财阀的朴家是目前韩国政治关系复杂的关键势力,现任女总统地位不稳,也是与朴勇大的煽动与资助,有不可推卸的关系。

    权宇彬信任乾大师,但他还不至于因为乾大师会做出如此惊人的事情,一切还是因为黑暗中有一双手在操控。

    朴勇大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为了拓展sg财阀在华夏的业务,的确为华夏政府做了一些事情,但没想到对方反应如此之快,安排权宇彬前来打压自己。

    在场所有人当中,能看清时局的人并不少。现在韩国法院已经对现任总统进行弹劾,权宇彬的出面,其实也是一个信号,告诉主流社会圈子,她并没有完全失去力量。

    苏韬虽然听不懂韩语,但已经分析出了场上的情势,对乾大师也有了深刻的认识,这家伙布置的这个局,浑然天成,完全是借势而为,没有太多的破绽。

    本来苏韬可以不多管闲事,但事情牵扯到华夏与韩国的关系,这朴勇大的身份,对于韩国人而言,类似于汉奸,但对于华夏人而言,则是臂助,属于亲华的韩国人,更何况自己受到朴重勋的邀请来到华夏,朴重勋其实算作苏韬的靠山,如果朴家受到了重大打击,自己也相当于失去了一个可靠的港湾。

    苏韬想了又想,暗忖还是得管一管这个闲事。

    朴勇大指着权宇彬道:“权宇彬,你挡不住千万人之口,真相如果被民众知道,只会让你和幕后的指使者加速死亡而已。”

    权宇彬冷笑一声,“就是死亡,你也等不到这一天了!”

    想要扶持李俊美的父亲掌握sg财阀,就得让朴勇大丢掉尊严。刚才只是开胃菜,将朴勇大收拾得服帖,才是真正地杀鸡儆猴。

    权宇彬朝身侧的人轻声嘱咐了几句,那个人笑着点了点头,从身边人手中取过棍子,径直朝朴勇大走了过去。朴勇大也有贴身的保镖,他眼中流露出忌惮之色,只感觉手心冒汗,因为对方气场很足,将人压得喘不过气,这种人一看就知道上过战场,杀过的人也不计其数。

    此人名叫郑虎搏,是权宇彬手中的王牌,每年都会给自己在地下拳场赚取几十亿韩元的收入。如果不是对付朴家,也不会让郑虎搏出场,他对朴勇大做过深入研究,身边的保镖曾经是个雇佣兵,名叫许向贤,实力不错,多次帮助朴勇大化险为夷。

    郑虎搏大步流星走到许向贤的面前,手里的甩棍如飞,狠狠地砸向他的脑门,速度太快,许向贤只觉得眼中出现了一个影子,随后就被甩棍敲中,整个人萎顿余地。

    郑虎搏受到权宇彬的指示,尽量不要伤及人命,否则的话,许向贤此刻已经是脑袋开花,直接被砸死了。

    场上一时安静下来,众人投向郑虎搏的眼神,充满了惊惧,这家伙长得很粗野,唇边满是胡渣,额纹很深,仿佛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杀神。

    郑虎搏咧嘴笑了笑,与朴勇大道:“跟我们走一趟吧?”

    朴勇大身边还有三个保镖,都是许向贤的助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一刻也不想上,也得上了。

    “呀!”“呃!”“呃!”“呃!”

    三声极其相似的声音发出,那三个半吊子保镖瞬间被秒杀!

    郑虎搏伸手抓向朴勇大,这时候申彩依救夫心切,扑了过来,郑虎搏看都没看一眼,抬手一挥,就把申彩依给丢到了门上,发出噗的一声闷响,她头部一歪,死活不知!

    郑虎搏杀意十足,管你是女人还是男人,谁挡路,就弄谁!

    原本是好好的一场婚事,因为权宇彬的出现,喜事已经变成了丧事。

    苏韬听不懂韩语,也不知道外面这帮人叽里呱啦地交流什么,不过他看得出申彩依伤得很重,自己再不出手就不行了。

    正当郑虎搏伸手去掐朴勇大的脖子,突然手背一麻,酸麻的感觉很快蔓延开来,传到整条胳膊,还没有反应过来,掌风凌厉,朝自己面门直冲而来,郑虎搏拧身后退,那身影欺步上前,顶住了郑虎搏的膝盖。郑虎搏精通格斗术,战斗经验丰富,他本能反应,遇到了一个深谙华夏国术的高手。

    华夏武术之所以名震海外,在于施展起来连绵不断,仿佛就在下棋一样,出了第一招,第二招如何变化,已经跃然脑海,精确地算准了对手下一步的举动。

    郑虎搏毕竟久经磨砺,在呼吸之间,看清楚了苏韬的模样,这是个年轻人,样貌俊朗清秀,身材高大,体型并不魁梧,穿着一件很异类的服装,像是一件华夏风格的长袍,并不显得俗气,显得身材挺拔。

    苏韬知道郑虎搏实力强横,所以耍贱偷袭,用银针出其不意地戳了一下他,否则的话,即使打了对方一个出其不意,也会在后面处于下风。郑虎搏那只胳膊被刺中了穴位,失去了知觉,所以苏韬相当于对付只有一只胳膊的郑虎搏。

    苏韬拳如雨点,拳随心,步如风,将燕无尽的燕式拳风演绎得淋漓尽致。

    只是这郑虎搏抗击打能力太过逆天,将自己身体的死穴保护得严严实实,苏韬的拳头打在他微不足道的部位,则如隔靴搔痒,不能给他造成任何杀伤力。

    郑虎搏面色却越来越沉重,因为苏韬的拳头密不透风,虽说力量不大,但如水滴石穿,逐渐地降低自己的自我保护。

    终于苏韬一脚揣在郑虎搏的小腹,他口吐鲜血,难以置信地望着苏韬,愤怒道:“你给我下毒了?”

    苏韬在银针里萃取了麻痹神经和加速血液循环的药物,这药物一旦进入郑虎搏的体内,就会快速起效果。苏韬刚才打了那么多拳,并非漫无目的,主要针对他身上一些关键的穴位,就跟按摩一样,刺激他的血液循环。

    虽然银针只萃取了一点点的药物,但经过这么一刺激,很快就布满他的全身,让郑虎搏的战斗力下降到不足一成。

    医生会武术,神仙挡不住!

    苏韬听不懂韩语,猜出对方知道刚才那一针自己动了手脚,更不留情,两拳砸在他的下巴上。郑虎搏已经反应迟钝,明明想躲,但拳头还是毫不留情地砸中了他。

    苏韬不放心,知道他是个虎人,所以又补了两脚。

    权宇彬瞬间走神,没想到在地下竞技场让无数高手闻风丧胆的高手就这么被一个看上去很文弱的年轻人给收拾了。

    “还等什么,给我一起上!”权宇彬有种不好的感觉,对方出现了不可控制的因素。

    在苏韬的眼里,其他人就不需要自己用阴招对付了,漂亮的直拳,潇洒的掌切,帅气的勾拳,轻盈的回旋踢……

    秋风扫落叶,那群黑衣男很快在地上躺了一排!

    权宇彬感觉口干舌燥,拉着李俊美,径直就朝门口退去,苏韬想了想,提速追了两步,一脚踹在了权宇彬的腰间,一脚踢在了李俊美丰满挺翘的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