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307章 矛盾势同水火
    王国锋反应过来,低声与慕容泓说道:“忘记告诉您一件事了,苏韬提前来首尔这几天,可没有闲着,忙着跟女明星炮制绯闻,炒作他的公司呢。”

    “哦?竟然还有这种事情?”慕容泓皱起眉头,年龄越大,他更喜欢性格比较沉稳的人。

    “他医术挺不错,就是精力比较分散,一下弄这个,一下弄那个……”王国锋眼中流露出担忧之色,仿佛很关心苏韬的样子。

    “咱们做事情,就得专心致志,心无旁骛。”慕容泓也不是个糊涂人,他知道王国锋和苏韬关系不佳,暗忖你最近不也是没闲着,搞那个药神集团。

    “您说的是,没想到苏韬竟然现在搞娱乐圈那一套,不知道以后中医在别人眼中会变成什么样子?”王国锋唏嘘道。

    “前几年不少假中医,借着健康养生的幌子,到电视台做节目,给中医的形象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影响。苏韬现在跟娱乐圈的明星纠缠不清,的确不妥当。”慕容泓面沉如水地说道,“不过,他不在体制内,也不受中医协会的管理,所以也不好拿他怎么样,只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吧!”

    慕容泓最后几句话,声音虽然不大,但落在其他专家的耳朵里。其他人的内心也颇不是滋味,在国内他们也算是享誉一方的名医,但来到韩国之后,所处的境遇非常尴尬。

    同样是中医,苏韬提前来了几天,身后跟着一大帮少女粉丝,内心的落差可想而知。即使没有王国锋在旁边煽风点火,进行挑唆,苏韬已经成为来自华夏的同行心中之敌。

    嫉妒是人的共性。

    柳若晨望着后面渐渐消失粉丝人群,无奈笑道:“没想到你现在的人气这么足,需要经纪人吗?”

    苏韬也被那些粉丝给吓到了,刚才蜂拥而上,那不要命的劲头,如果有个损伤,那可就让自己过意不去了。

    手机想起,金崇雅打来的电话,她微笑着问道:“怎么刚才跑了?”

    苏韬意识到粉丝是金崇雅聚集的,没好气道:“你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以为遇上什么事儿了呢!”

    金崇雅点着红唇,得意道:“没想到你的人气不错,第一次聚会就召集了五十多人的粉丝团,只要努力,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多。记住你已经对我进行授权,让我帮你组织全球粉丝后援会的事情。”

    苏韬暗忖金崇鹤与金崇雅这兄妹俩太有意思了,虽说套路不一样,但想方设法地让自己成为名人。他叹了口气,无奈道:“随便你怎么折腾吧!”

    毕竟现在已经不受控制了,苏韬在万般无奈之下,成为了一个人气不错的公众人物,这对于传播中医,对于完成自己的事业还是有诸多好处,同时,他也做了个反省,以后的行为也必须低调一点,不能给别人留下把柄。

    ……

    朴重勋的婚礼如约进行,按照他所处的圈子,一般会选择在欧洲某个风景秀丽的地方举办盛大的婚礼。不过,朴重勋还是比较低调,采用了传统的韩式婚礼。

    苏韬受邀参加两人的婚礼,坐在比较重要的位置,他不仅是两人的救命恩人,还是两人确定关系的月老。

    新娘崔宝珠穿着传统的韩服,衣服经由全手工打造,量身定做,特别昂贵。

    朴重勋和崔宝珠坐在一张大条桌前,桌子上是女方精心准备好的点心餐点,有红参、大枣、栗子、花生、柿子干、年糕、牛肉干,用来感谢宾客,等宾客象征性地吃了一些之后,进入下一个环节。

    朴重勋夫妇分别给家中最大的长辈磕头,跪拜长辈感谢养育恩泽。同时,长辈献上最真挚的祝福,随后朴重勋斟酒,崔宝珠手托酒杯,过顶敬给长辈品饮。

    接下来,两人将绣着荷花、柳叶等图案的丝绸拉着,接住父母投来的果物,崔宝珠接住了栗子,寓意生男丁,惹得婆婆申彩依眉开眼笑。

    最后朴重勋背起新娘绕祠堂三圈,整个过程,崔宝珠的脚不能落地,寓意婚后干干净净相夫教子。

    刚准备出门,外面传来嘈杂声。申彩依眼中流露出异样之色,吩咐两位新人:“你们赶紧进洞房!”

    朴重勋知道妈妈很迷信,连忙背着崔宝珠往外走,不过,外面的冲突比想象中要激烈,一群统一穿着黑色休闲服,戴着棒球帽的人挥舞着棍子冲了进来。

    为了筹备婚礼,朴家也安排安保力量,不过在这群训练有素的打手面前,朴家的安保就显得不堪一击。

    朴重勋和崔宝珠被人拦住,截留在门口,崔宝珠紧紧地抱着朴重勋,眼中露出惊慌之色。

    申彩依跟着丈夫朴勇大走了出来,她不愧是sg财阀主要灵魂人物,面不改色,大声地斥责道:“你们在做什么?”

    打手们听到一声口哨响,停止继续殴打满院的安保人员,整齐划一地站成了一条线,双手缚在身后,从门口走入一人,男人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五的样子,一个妙龄女子挽着他的胳膊,笑道:“姨妈,我来参加表哥的婚礼,可是他们挡住我的道路,所以有人看不过去,就动手帮我了。”

    申彩依目光落在李俊美的脸上,愠怒道:“俊美,真地要把你表哥婚礼搞砸吗?”

    李俊美摇头,露出无辜的模样,手指点着自己的红唇,道:“我怎么会破坏表哥的婚礼呢?我都说了,我只是想来参加婚礼而已。”

    “权先生,你真的要这样做吗?”申彩依语气深沉地问道。

    权宇彬摘掉了墨镜,伸手在李俊美的脸上掐了一把,与申彩依道:“申女士,自从朴家准备染指首尔地产,就是我权家的敌人,咱们彼此交锋次数不少,你儿子举办婚礼这么大的事情,自然要送上薄礼。”

    他淡淡地笑了笑,双手合掌拍击,身后有人提着大袋子进入,然后猛地打开,从里面爬出了许多长蛇与老鼠。这些长蛇和老鼠被困住很久,出来之后,就到处逃窜,来参加朴重勋婚礼的都是首尔有头有脸的人物,但面对恶心的蛇鼠也丢掉了往常的淡定,女性没有优雅很端庄,跺着高跟鞋,口里发出“哦吗,哦吗”的声音,男性也有几个跳到桌台上,恐惧地望着到处乱爬的生物。

    “没想到权家的报复,会如此堂而皇之,毫无保留!”金崇鹤是个韩医,没少跟这些蛇虫鼠蚁打交道,所以表现得很淡定。虽然他陷害了苏韬一次,但脸皮很厚,今天来到朴重勋的婚礼,还是厚着脸皮,缠着苏韬,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

    对于金崇鹤,苏韬虽然有敌意,但他觉得没必要彻底撕破脸皮,毕竟这家伙间接地帮助提升了名气,就是看在金崇雅一心帮助自己的份上,他也决定给金崇鹤一点面子。

    “权家与朴家的矛盾已经势同水火!”苏韬无奈摇头苦笑,权家是老家族,朴家是新兴势力,在老家族的眼中,新兴势力都是暴发户,没有文化底蕴,所以如今对朴家进行霸道蛮横的报复,也是展示自己的真实实力。

    像这种火拼并不多见,权家也归根到底是受到了龙婆乾大师和李俊美的蛊惑。

    金崇鹤叹了口气,决定还是要出手,毕竟自己是sg财阀的医学顾问,这个时候雇佣自己的人遇到麻烦,他必须出手相助。他和苏韬一样,习惯随身携带行医箱,从里面翻腾了一阵,找到了一个喷雾模样的药品,然后闲庭漫步地在四周喷了喷。

    那些乱窜的蛇鼠仿佛遇到了克星,发出怪异的声音,远离喷雾的范围,那些受到惊扰的男士或者女士,见蛇鼠退散,如蒙大赦,恢复了冷静。

    权宇彬目光落在金崇鹤的脸上,沉声道:“金医生,你知道在做什么吗?”

    金崇鹤无奈叹息,“我受到sg财阀的雇佣,如果权家愿意给我提供一份薪水,当您遇到困难的时候,也会奋不顾身相助的!”

    “还真是一只忠诚的狗!”权宇彬愤怒地说道,他目光落在身后打手的身上,朝金崇鹤指了指,“给我朝死里打!”

    权宇彬的性格刚毅,最讨厌金崇鹤这样长得像个娘们的男人,尤其他还调查过李俊美,知道这个女人和金崇鹤的关系非常。所以权宇彬的眼里,金崇鹤就是自己的情敌。

    金崇鹤没想到权宇彬如此凶残,还没给自己说话的机会,那些打手就蜂拥而上,他只能一边往后退,一边大声道:“权宇彬,你知道吗,你被乾大师给控制,你父亲的病情,与朴家无关,他从中挑唆,只是想见到权家与朴家相斗而已!”

    权宇彬如何会听敌人的煽动,暗忖这是太幼稚之极的离间计了。

    “欧巴,这与金医生没关系吧!”李俊美见金崇鹤被围住,低声劝道,她心中对金崇鹤还明显留有感情。

    权宇彬用力地推开李俊美,冷冷地低声警告:“心疼了吗?乖乖地在旁边看着吧,如果再多说一句,你就给我滚,李家也就不要想着重新获得sg财阀的掌控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