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99章 袜子都给脱了
    话还没说完,苏韬发现自己低估了黄静妍的决心。自己分明已经推开了她,但她还是冲了过来。苏韬也不知道这算在韩国,如果女性违背男性的意志,发生了特殊的关系,算不算犯法,但他很快被剧烈的刺激弄得魂飞魄散。

    这女人要强迫自己?

    不,准确的来说,这女人已经在强迫自己了!

    伴随着灵巧的舌尖,如同花蝴蝶采蜜般,翩然起舞,每次淬粉,都带来巨大的刺激。苏韬再也忍不住,仰起头,轻声哼了起来,他已经认命,这辈子跟柳下惠绝对无缘,也不会去尝试成为那样的角色。

    仿佛收到了鼓励,黄静妍的动作越发的轻柔和娴熟,她的身体律动起来,仿佛再次跟着那旋律,轻轻地摇晃,口中发出吸嘬的声音。

    苏韬将腿用力地蹬了出去,奋力地握着沙发的扶手,嘴里发出含糊不清地声音,一时间,也分不清是不是金崇鹤设下的陷阱了,反正先至死方休吧!

    大约十几分钟过去,他终于忍受不住,双手抱住了黄静妍染成了花色的长发,用力地抱着……

    喧闹之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从黄静妍的口中传来哽咽的声音,将苏韬拉回了现实。

    “你后悔了吗?”苏韬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无奈,刚才发生的事情,自始至终都是黄静妍主动的,可她现在哭得这么伤心,让人也是感觉有点愧疚。

    又等了许久,黄静妍才停止哭泣,退了回去,将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默默地坐在床边,一只手捂住了面颊,耸动着肩膀,无声的哽咽着,房间的光线朦胧,但苏韬能看清楚她的面颊,脖子上戴着一根银色的铂金项链,坠饰上镶嵌着一枚蓝色的宝石,迟疑了片刻,她突然转身朝卫生间跑了过去,很快从浴室里传来呕吐的声音。

    这种干呕,更多的是心理上的不适造成的,由此可见,黄静妍并非经常做这种事,否则的话,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苏韬穿好了衣服,将房间内的所有灯都打开,他现在很想抽一根烟,或许能让自己好好回味下刚才发生了什么。

    自己是个理智的人,但在清醒的状态下,发生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让他必须总结一下,暗忖再也不能犯这种错误了。

    当然,他也这么安慰自己,刚才那种情势之下,恐怕真的是让柳下惠重生,恐怕也难以把持。

    事情既然发生了,那就得解决问题,毕竟享受了服务,那就得解决黄静妍的难题。

    正沉思间,卫生间的门已经打开了,黄静妍洗了把脸,因此面部潮湿带着红光,她低着头,不敢正眼去看苏韬,身子微微颤抖,仿佛是后悔,又仿佛是恐惧。

    苏韬指着床铺,叹气道:“把衣服穿起来,我们好好聊聊吧。”

    黄静妍点了点头,很快穿好了衣服,顺从地坐在床上,不过她似乎还在懊恼,下意识地抬起纤长的手指,捧着面颊,不让苏韬看清楚她那张清秀的面容,仍有泪水不时地扑簌而下。

    “别哭了!受到伤害的是我,好不好!”苏韬焦虑地将手指在桌上点了点。黄静妍揉搓着裙摆,局促不安地说道:“对不起,侵犯了你,也是我逼不得已!”

    苏韬哼了一声,焦虑地说道:“是金崇鹤派你来的?”

    黄静妍犹豫不决,终于还是说道,“是的,他给我暗示,如果想要治好腿伤,就得陪你一晚。”

    “不出意外的话,外面有狗仔跟踪你。明天你跟我的绯闻将会满天飞起。”苏韬苦笑着问道,“难道你就不怕这些吗?”

    “怕?”黄静妍眼中闪过一抹坚毅,“娱乐圈有几个明星会怕绯闻?如果能上头条的话,那就更好了!”

    苏韬顿时无语,目光锐利地在黄静妍的脸上扫了扫,沉声道:“没想到你是个这么势利的女人!”

    黄静妍继续抹泪,自嘲地笑道:“是啊,你可以继续骂我!”

    苏韬摇了摇头,叹气道:“我知道你不过是伪装内心的软弱而已!”

    “为什么这么说?”黄静妍咬着嘴唇,把头垂得很低,“你就把我当成水性杨花的女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苏韬翘起二郎腿,淡淡道:“我其实也是个医生,对你的身体情况很了解,你的身体告诉我,并没有与男人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而且刚才你的服务……在某些方面也很生硬,如何让我相信你是那种女人呢?”

    在韩国明星圈子,经纪公司对演员的管理很严格,虽然潜规则频发,但对于一些有潜力可挖掘的明星,会对他们的生活进行干涉,甚至对找异性朋友,在合同里也有明文规定。黄静妍是经济公司的支柱明星,所以一些应酬式的公关场合,不会安排她出席。

    黄静妍之所以表现得如此,关键在于内心不平衡,虽然两人没有突破那最后的防线,但她刚才的所作所为,已经构成了一个事实,苏韬成为了她的第一个男人。

    苏韬比想象中要聪明,这让黄静妍眼前一亮,偷偷用余光去看苏韬,心情不知为何舒服了许多,但她有些疑虑,问道:“那金崇鹤是不是也能看出来?”

    苏韬知道黄静妍在担心什么,如果金崇鹤也能看出女人是否还是处子之身,那她今晚的付出,岂不是白费了?

    苏韬也没骗黄静妍,道:“那是当然!”

    黄静妍咬着嘴唇,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原本以为能糊弄过关,但没想到还是必须经历那关键的一道门,低声道:“那你能不能配合我?”

    “不能!”苏韬连忙摆手,头摇得很猛,“我不喜欢拿我的身体当做交易的筹码!”

    黄静妍觉得五味杂陈,被一个大男人如此训斥,她也是面红耳赤,但想起自己的初衷,还是忍不住心情黯然,“那行吧!”

    苏韬见黄静妍依然不离开,无奈道:“还有什么事吗?”

    黄静妍等了数秒,低声道:“我肚子有点饿,本来就没吃什么东西,还吐了不少!”

    苏韬无奈翻了个白眼,目光扫了扫座机,叹气道:“我不懂韩语,你点餐吧!”

    黄静妍点完餐没多久,服务员就送了饭菜过来,苏韬原本以为黄静妍有什么计谋,没想到她是真饿了,觉得自己有点小心眼了。不过,也难怪苏韬心思多,这远在异国他乡,无论金崇鹤还是朴重勋表面上对待自己有多么热情,他心中都得打起十二分注意。

    黄静妍确实饿得厉害,拿着不锈钢筷子和勺子,不到五分钟的功夫,就已经将饭菜一扫而空,她用纸巾擦了擦嘴,顿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目光落在自己的脚尖,不再说话。

    “你真不打算离开吗?”苏韬翻了个白眼,无奈苦笑,这女人是打算在这里死磕到底,她还是带有目的,想要继续完成自己的任务。

    黄静妍俏脸倏地红了,低声道:“你要了我吧!”

    苏韬知道黄静妍得下了多少功夫才会做出这个决定,叹了口气道:“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彼此都不熟悉。说实话,我担心跟你发生关系之后,会带来不好的后果。”说到这里,他看到黄静妍的眼中露出了愤怒,情绪很自然,并不是伪装出来的,他经过试探,意识到黄静妍并非想害自己,一切都是为了想治好自己的腿伤而已。

    “我给金崇鹤打电话吧!”苏韬面沉如水,拨通了金崇鹤的电话。

    金崇鹤已经回到了家中,他接到苏韬的电话,并不意外,微笑着说道:“苏,怎么样,满意我给你的安排吗?”

    苏韬不悦道:“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让你感受一下韩国女人的热情而已,怎么,难道你不满意?”金崇鹤故意夸张地说道。

    “你这是侮辱自己的职业!对于一个病人,竟然采取要挟,这种低劣的办法。”苏韬不屑地说道。

    金崇鹤摇了摇手指,提醒道:“苏,请相信我,她真的是自愿的,你误会我了!”

    “卑鄙!”苏韬直接挂断了电话。

    金崇鹤耸了耸肩,叹了口气,给自己安排好的狗仔拨通了电话,一改之前的随意,沉声用韩语问道:“跟踪得如何?”

    “放心吧,黄静妍已经进去半个小时,之前她出来拿过一次夜宵,我发现她没有穿裤袜,将两张照片放在一起对比,就可以说明一切了。”狗仔一边调取照片,一边给金崇鹤汇报,对于这次暗访,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行,继续跟进,以后再有线索,我还会通知你的。”金崇鹤承诺道。

    狗仔知道金崇鹤和这些明星的关系匪浅,找到了他,相当于抱到了一棵大树,“金大夫,放心吧,以黄静妍的名气,再加上一个华夏人,明天肯定会轰动全国。”

    金崇鹤满意地点头,挂断了电话,心中暗自嘀咕,苏韬还真够虚伪,把人家袜子都给脱了,还装模作样过来把自己骂一顿。

    金崇鹤虽然布置了个局,但他内心深处对苏韬并你没有绝对的恶感,制造个绯闻,让他在韩国的热度,跟自己相仿,不算是害他,反而是间接地帮他吧。

    不过,金崇鹤的最终目标明确,那就是打倒苏韬!前提是,苏韬要旗鼓相当,这样自己赢了,才会有满足感,金崇鹤也是个自信到极点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