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97章 尝试接收你啊
    “为什么这么急匆匆地离开?”柳若晨困惑地望着苏韬,觉得他的举动不对劲。

    “怎么?难道你喜欢看那些衣不遮体的女人,扭来扭去,卖弄风情?”苏韬反问道。

    “我以为你会喜欢!”柳若晨不知为何从苏韬的眼神中看出了纯洁,那双贼溜溜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打量,仿佛要看透些什么。虽然肆无忌惮,但却不至于太过于让人讨厌。

    “喜欢是一码事,但越是喜欢,越是危险!”苏韬叹了口气说道。

    “危险?”柳若晨眼中流露出不解之色。

    “越是让你觉得感觉愉快的事情,越可能是一个陷阱。”苏韬无奈地叹气道,“我和金崇鹤没见过几面,他没有帮助过我,我也没有帮助过他,他为何要对我那般殷勤?”

    “或许他觉得你是知己!”柳若晨分析道,“你和他是韩国和华夏最优秀的医学人才,本能吸引,互相竞争,这难道不合理吗?”

    “不合理,你低估了金崇鹤这个人,他是一个很会伪装自己的人。”苏韬叹了口气,比起王国锋,金崇鹤难对付多了,包括连自己这个对手,偶尔都会他升起敬意,然而,越是这样的人,越是不可低估。

    “我觉得是你想多了!”柳若晨叹了口气,苏韬很多时候表现得很沉稳,但也有与年龄不相符的城府,他外表看上去容易接近,但事实上,对任何人都保持疑心,包落自己在内,并没有获得苏韬的信任。

    轿车抵达酒店,苏韬想了想,道:“进你的房间坐坐吧?”

    柳若晨犹豫片刻,还是打开了门,她内心有些紧张,不过等苏韬进入之后,她发现自己想多了,苏韬担心她的房间被人动过手脚,所以在每个角落检查了一遍。

    “找到什么了吗?”柳若晨好奇道。昨天苏韬的房间里闯入了一个入侵者,这也让柳若晨隐隐有些担心。

    苏韬摇了摇头,笑道:“对方挺客气的,并没有在你房间动手脚!”

    “那就好!”柳若晨想了想,笑着说道,“喝杯茶再走吧!”

    苏韬也就没有拒绝,坐在了椅子上,欣赏柳若晨泡茶。柳若晨从随身携带的行李中掏出了个绘着各种花形的罐子,从里面取出了晒干的花茶,虽然没有专业的茶具,但她泡茶还是遵循规矩,沸水洗茶,用七十度的水进行泡茶。

    托着酒店的瓷杯,苏韬喝了一口茶,觉得口齿生香,笑道:“茶很香,味道很特别,是不是在制花茶的时候,还加入了些甘草汁?”

    “就知道瞒不过你的舌头!”柳若晨解释道,“这是水云涧传承多年的百花茶,所有的材料都采自于我们自己种植的花园。”

    “很好的茶,只是自己饮用有点可惜,难道没有想过面对市场销售吗?”苏韬困惑道,这茶不一般,对养肺补气有很好的功效,如果长期饮用的话,可以减少得肺病的概率。

    “这是水云涧的祖传茶,就跟很多药方一样,都是保密的,不能流传!”柳若晨叹了口气道,“我也想将水云涧很多产品商业化运作,但是面对的阻碍很多,尤其是一些传统的师叔们,她们觉得祖传的东西,必须要守住,不能够公开!”

    苏韬笑着说道:“任何事情经过努力,都会变为现实。现在说服不通,不代表永远难以说服。我觉得你可以继续尝试!”

    苏韬对柳若晨也有过了解,水云涧在柳若晨的操持之下,蒸蒸日上,很多宗门弟子在全国的妇产科都小有名气,仅次于道医宗、药王谷、大慈门等几个宗门,是实力深厚的中医大派,柳若晨年纪并不大,是宗门的宗主,也是推动水云涧改革的功臣。

    苏韬与柳若晨在一起,会有一种很放松的感觉,两人交流的话题,虽然离不开中医,但一点不觉得乏味,这是因为志同道合的缘故,也是与蔡妍、晏静、薇拉等人在一起,无法体会的快乐。即使与吕诗淼在一起,也不会有这种默契感,因为柳若晨很懂中医,更懂自己的理想。

    柳若晨不知为何跟苏韬主动说起了她的身世,柳若晨的父母都是水云涧的门人,因此柳若晨从小就生长在水云涧,五岁就开始学医,背诵基础入门的书籍,等到十六岁的时候,她展现了过人的天赋,被老宗主认做关门弟子。柳若晨跟王国锋年龄相差不大,所以无论道医宗和水云涧,都觉得这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你让我下定了决心!”柳若晨微笑道,“我对国锋的感情,并不是爱情!”

    “这话分量有点太重了!”苏韬佯作很吃惊,“那我岂不是要对你负责任?”

    “那倒是不用!”柳若晨摇头,“我的意思是,你是一个契机,告诉我和我身边的人,王国锋其实并不是上天选中的那个人!你打消了他身上的光芒,所以我也解脱了。”

    苏韬努力地理解了一下,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身边所有人都觉得王国锋是中医的未来和希望,所以你必须嫁给他,因为这是最好的选择,然而我的出现,让别人都知道王国锋其实也没那么厉害和独一无二,然后你拒绝这门婚事,就变得能够理解了。”

    柳若晨点了点头,叹气道:“王国锋自从医王大赛之后,便开始一蹶不振,甚至还和白矾鬼混在一起,让人太失望了。原本以为他会借此机会,脱胎换骨,更进一步。”

    “的确,我也很失望!”苏韬摇了摇头。

    “你的态度让我感觉有种猫哭耗子假慈悲的感觉!”柳若晨毫不留情地揭穿道。

    “有吗?”苏韬哈哈大笑,“我说的是肺腑之言,中医想要崛起,光靠我一个人是没有用的,身边还需要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

    “你愿意接受我吗?”柳若晨不知为何情不自禁地说道。

    柳若晨在这一瞬间,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漩涡,静谧的封闭空间,昏黄的灯光使得房间朦胧模糊,苏韬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面容俊朗,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目光平和地望着自己,他呼吸平稳有力,每一次吞吐,都充满了男性的魅力,那明亮的眼眸直勾勾地打量着自己的面部,不,准确来说,几乎覆盖住了自己的全身。

    柳若晨穿着一件深红色的上衣,伸着胳膊搁在柜子上,慵懒地斜靠在那里,平静的表情下,掩藏着燃烧着火焰的炙热,瀑布般的长发披洒在两肩,越是静如处子,越是让人心神躁动不安。苏韬有种幻觉,她故意摆出的流畅身体弧线,迷离的眸光释放者含蓄的光芒,如星光般璀璨的双眸熠熠生辉,潮湿盈润的红色美*唇翕合,仿佛在低语,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妩媚的撩人气质。

    苏韬换了个坐姿,左腿叠在了右腿上,柳若晨是一个医生,虽然没有苏韬的眼力高明,但也相差不远,她下意识地撩动了一下鬓角的长发,轻轻地咳嗽了一下,下意识地挺松了一下胸部,配合上圆润的腰肢,加上两条笔直纤细的玉腿,比起模特故意摆出来的姿势,更加自然,更有蛊惑人心的魔力。

    柳若晨在电光火石间,看到了一抹异彩从苏韬的眼眸中划过,“他被自己迷倒了!”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之后,又换了一个姿势,她轻轻地扬起了自己的下颌,双唇斜上翘起,露出一抹干净含着芬芳的微笑,这仙女般漂亮的女子,如同盛放的花朵,毫无保留地释放着浓郁的魔力。

    苏韬感觉小腹一热,身体某个部位一僵,目光被点亮,“草了,这仙女……肯定是勾引我!”

    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苏韬又换了一下坐姿,目光毫无保留地落在了她的胸前,嘴唇微微地张开,跟毒蛇一样吐了一下芯子。

    “他会不会失控?”柳若晨看到了苏韬眼中喷射着焰火,双腿不停地摆弄着姿势,已经暴露着内心的想法。柳若晨伸手拉了拉自己的领子,露出了雪白的脖颈。

    苏韬再也坐不住,站起身,朝柳若晨走了两步,直接将她逼着退了两步,伸手搭在了柔软的肩膀上,脸微微向下靠近,几乎还有半寸的距离,就要来个亲密接触。

    当距离还有一厘米的时候,柳若晨深处了自己的食指,轻轻地压在了苏韬的嘴唇上,咯咯地笑了一声,“你在做什么?”

    “我在尝试接收你啊!”苏韬已经压了上去,虽然嘴唇与嘴唇被阻隔,但他的胸膛紧紧地贴在了对方松软的胸脯上,那盈润的触感,让他感觉仿佛陷入在棉花团里。

    “休想!”柳若晨下意识抬起了右腿,弓在了胸口,以此防止自己被苏韬进一步的入侵。

    苏韬感觉下体硌人,原来柳若晨的膝关节正好顶在了要害的位置,他有点生气,暗忖这算是什么,直接无视那根玉葱般的手指,报复式地用舌尖用力一抵,直接推进了她的口中,然后张开血盆般大口,裹住了柳若晨樱桃般大小的朱唇,因为隔着那根手指,虽然口感不佳,内心感觉到无比的充盈。

    在热吻中,苏韬的双手缓缓移动,从那纤细柔软的腰间,一只手滑落那圆润挺翘的香*臀上,轻轻转动起来,而柳若晨是哭笑不得,自己想抽出手指,却两人的双唇夹住,被裹挟其中,在窒息中只能扬起头,弓起的双腿也收拢起来,一阵阵强烈的刺激传入脑海,感觉呼吸越来越急促……

    终于苏韬松开口,柳若晨摇晃了下发胀的手指,瞪了苏韬一眼,没好气道:“有你这么霸道乱来的吗?”

    苏韬笑了笑,屋内的座机响了起来,他皱了皱眉,走过去,还没等对方说话,就吩咐道:“有什么事情的话,两个小时之后再打过来!”言毕,挂断了电话,再次朝柳若晨走了过去,还是用那个姿势用力地抵住了柳若晨。

    本站请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