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94章 李俊美的勾引
    “谁?”权宇彬紧张地问道。

    “暂时不能说。”乾大师高深莫测地说道。

    权宇彬并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人,乾大师让他相信自己,光靠一句话,还不足够,所以当场乾大师没有过多的说些什么,只是给权宇彬打了个伏笔。

    乾大师带着徒弟们离开了权家的祖宅,权宇彬独自坐在房间内,眼中流露出深邃之色,所谓的西方,肯定来自于韩国西部的实力,能给自己构成威胁的家族不过那几个而已。

    这几日,首尔的房地产有波动,西边的新地,因为朴家的介入,损失成了一定的损失,莫非乾大师指的是朴家?

    有声音从门外传来,打乱了权宇彬的沉思,移门被拉开,穿着黑衣的手下跪在门口,低头汇报道:“少爷,老爷出事了!”

    “什么?”权宇彬迅速起身,“怎么回事?”

    “几分钟之前,老爷突然呕吐,现在已经昏迷了。”手下语气悲痛地说道。

    “赶紧去医院!”权宇彬大声道,心中也是一沉,没想到乾大师的预测如此惊人准确,这才离开多久,就已经出大事了。

    等权宅门口众多车辆出动,位于数百米外的一个野道上,缓缓驶出一辆黑色的商务轿车。

    乾大师坐在后排,表情如同古波,坐在旁边的是一个妖娆的女子,她眼中满是兴奋之色,“乾大师,跟你所说的一样,权家已经乱了。”

    乾大师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叹气道:“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

    李俊美望向乾大师的时候,眼中满是崇拜,道:“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与权善信相识,然后结成连理,是你的归宿。”乾大师淡淡道,“不过,当你和权善信结婚之后,也要帮助他,让权家走出如今的厄运,这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因果。”

    李俊美感动地与乾大师道:“龙婆,谢谢你的帮忙,我已经不知道如何诉说我内心的感激。”

    李家虽说是sg财阀中的重要势力,但因为李俊洙陷害朴重勋,导致在财阀中失去了以往的地位。李俊美现在如果能够成功嫁给权宇彬,这对于她而言,可谓是凤凰涅槃,甚至李家也会借此机会,重新站稳地位,甚至超出朴家对sg财阀的绝对控制力。

    乾大师枯涸的面容,终于闪现出一丝微笑,“信佛者得永生!”

    李俊美眼中满是崇慕,沉声道:“请龙婆放心,我一定永远虔诚,至死不渝!”

    乾大师见一切已经安排好,也就不再多言,保持神秘感,是所有龙婆共同的特点。因为神秘,才会让信徒们崇拜。

    一行人将权宇彬的父亲送到了首尔医院,这里是韩国最好的医院,无论是专家人数,还是设备仪器,都是首屈一指的。

    因为权父的特殊地位,所以医院立即组织专家进行会诊,结果让人震惊,权宇彬的父亲权相国得了胃癌,而且已经是晚期。所有癌症都是现在公认的医学难

    题,尤其是晚期癌症,基本无药可解。

    得到这个结果之后,权宇彬很难相信这个事实,人变得特别暴躁,几个助理想劝他用餐,都被他骂得狗血淋头。最终,权宇彬还是亲自到寺庙去见龙婆乾大师,希望他能够用宗教的力量,让自己的父亲免于病痛。

    “龙婆,只要你能救活我父亲,我可以花费任何代价。”权宇彬悲痛地恳求道。

    “权善信,我之前跟你说过,天意不可违,尤其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想要扭转是不可能的。”乾大师叹气说道。

    “那我该怎么办?”权宇彬痛苦地说道,他在外人的面前,总是保持坚强的硬汉形象,但在乾大师的面前,他可以显露出内心的脆弱,因为是他内心深处将乾大师视作灵魂的导师。

    “厄难已经发生,不可避免。未来还在变化,你如果努力,或许能够改变一切。”乾大师从怀中掏出个佛牌,交到了权宇彬的手中,沉声道,“有缘人在外面等你,相信她会给你带来好运的。”

    等权宇彬离开之后,乾大师走到门口,目送权宇彬下楼,旁边多了个人影,他沉声用泰语问道:“李俊美呢?”

    “已经按照指示,在下面等待权宇彬了。”人影低声回答道。

    “权宇彬是个心思沉稳的人,所有安排一定注意缜密,不能有丝毫的人为痕迹。”乾大师的声音沙哑,阴沉得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龙婆,请放心,我们已经嘱咐多遍,李俊美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如何抓住机会。”人影阴测测地笑道,随后顿了顿,“巴颂,不听您的命令,独自去找那个华夏中医,现在没有音讯,需不需要找到他?”

    “不需要!”乾大师沉声道,“巴颂没有经受考验,没有资格成为你们中的一员。”

    那人影跪了下来,跪倒在乾大师的身前,道:“请龙婆放心,我们为你而活,永远是你忠诚的影卫。”

    ……

    金崇鹤解决了最后一个患者,满脸疲惫地走出诊室,尽管才开业没几天,但医馆的名气很快传播出去,主要还是当天布置的冲突极有传奇色彩,不仅在富人圈中快速传播,还上了八卦新闻,成为了津津乐道的趣事。

    其实,金崇鹤精心策划这个冲突,还是从苏韬身上得到的启发,他治好了朴重勋,在韩国的名气很大,甚至让自己的妹妹也格外青睐,足见事件性营销的作用。当然,金崇鹤也没少花钱,给足了自己那个学长一大笔钱,他对这个人很了解,不学无术,只要给他钱,他就会为你做任何事情。

    金崇鹤给苏韬打完电话,约好在他们所住的酒店附近吃饭,这是一个穿着貂皮大衣的女子走入办公室,身后跟着女护士。女护士满脸无奈地道歉,“馆长对不起,尽管我们阻止她,但她还是冲了进来。”

    金崇鹤摆了摆手,让女护士走出去,无奈地叹气道:“俊美,有什么事情吗?”

    “崇鹤欧巴!”来人正是李俊洙的妹妹李俊美,她脸上露出笑容,“没想到你的医馆很

    难进,护士跟我说,必须要有预约才能见到你。”

    金崇鹤凝视着李俊美,他知道这个女人从小就喜欢自己,不过,他对李俊美真的没有好感,无奈道:“护士说得没错,我每天工作很忙碌,所以见我都先需要预约!”

    “欧巴,你实在太绝情了。”李俊美伤心地质问道,“为什么你一定总是这样,拒我千里之外呢?”

    “俊美,你误会了,我没有拒绝你的意思,只不过我跟你说过,我和你只想保持正常朋友的关系。”金崇鹤望着李俊美愤怒的表情,无奈地叹息道,虽然他经常自恋自己俊朗的外表,但偶尔也会很苦恼,总有一些人纠缠着自己。

    李俊美幽怨地望了金崇鹤一眼,旋即转过身,走到办公室门口,将门关上,并拧上了反锁扣。

    “你这是做什么?”金崇鹤蹙眉,厉声质问。

    李俊美踱步走到了百叶窗边,轻轻地拉下了窗帘,轻声道:“我想和欧巴好好聊聊,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你疯了吗?”金崇鹤突然觉得有点紧张,连忙朝门口走过去。

    没想到李俊美早先一步堵住了门,伸手拉开了衣领,貂皮外衣落地,让金崇鹤惊讶的是,李俊美里面穿得很单薄,一件黑色的低胸打底衫,雪白的胸脯挤出了沟壑,下身的裙摆很短,露出修长纤细的大腿,她往前探了一步,紧紧地贴靠在金崇鹤的身前,双手拦住他的脖颈,几乎吊在了他的身上。

    “我没有疯,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我究竟有多美!”李俊美故意朝金崇鹤的脸上吹拂了一口气,身体故意朝他的身上挤压。

    金崇鹤喜欢女人,但他是个很挑的男人,每一个跟自己有过绯闻的女人,几乎都是相貌出众,身材姣好。不得不说,李俊美的水平不比自己以前遇见的任何女人差,拥有足够的诱惑力。

    但是,金崇鹤往后退了两步,将李俊美推开,沉声道:“俊美,请你冷静一点!”

    “我没法冷静!”李俊美被推开之后,脸上露出失落之色,“欧巴,你真的不要我吗,否则,我就是别人的了!”

    金崇鹤叹了口气,他不是个坐怀不乱的人,但也知道惹上了李俊美有什么后果,苦笑道:“俊美,你是个好女人,但不适合我。我知道你的家庭最近受到了很多打击,但我希望你不要堕落,不要破罐子破摔。咱俩是朋友的关系,我相信你会处理好,不至于让我们的关系变得更加尴尬,最终连朋友也不能做!”

    “我明白了!”李俊美拉好了身上的衣服,捡起了地上的貂皮大衣,重新裹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会为今天而后悔的!”李俊美头也不回地迈出了医馆。

    金崇鹤望着李俊美的身影,暗叹了一口气,既然知道李俊美和泰国龙婆的关系亲密,他又怎么会轻易地上钩呢?

    金崇鹤走到墙角,那里搁置着一面一米五的镜子,他整理了一下领带,做了几个自认为比较帅气的表情,然后,是时候去见苏韬和柳若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