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93章 我可以拯救你
    (妙医鸿途番外二:薇拉篇(混血的味道!)已经布,具体领取方式,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烟斗老哥。天籁小说bsp;   苏韬暗叹了口气,他这一招是学了刘建伟的装死术,没想到眼前这个杀手根本不上当,对方靠得越近,杀机越浓烈,等到相距一米左右的时候,苏韬在也装不下去,就地一滚,往旁边挪动了几寸,虽然在巴颂的意料之外,但巴颂反应极快,右手握着刀柄,向苏韬弹飞而来。

    泰国比较有名的武术,除了泰拳之外,还有泰刀泰棍,招术比起华夏的武术而言,没有花哨,比较直接,杀伤力很强。

    苏韬感觉头皮一凉,意识到刀刃擦着头皮抹了过去,也不知道切了多少根头,连忙回腿反击。

    苏韬身体的柔韧性匪夷所思,所以飞腿踹击在巴颂的意料之外,虽然在电光火石之间,巴颂也清楚自己如果被踢中,恐怕直接就会失去战斗力,苏韬认穴的本领太过逆天,让战斗经验丰富的巴颂感觉到了棘手。

    有经验的杀手,都是这样,对方的深浅,在试探之后,就能迅地掌握,巴颂蜷缩着身体,跳到了不远处,眼睛幽亮散着诡异的神采。

    苏韬揉了揉手臂,刚才与他短暂接触,感觉撞到铁块一样,巴颂将身体的硬度已经练到了极致,必须要避免再次与他直接碰撞,必须找其他的突破口才行。

    巴颂观察着苏韬的一举一动,他并不想杀苏韬,只是想生擒他,以此来找到自己妹妹妮妲的下落。

    两人僵持片刻,突然门口传来声音,苏韬微微一怔,猜到柳若晨肯定过来了。

    这让苏韬心神不定,如果一对一的纠缠,他凭借自己的灵活与诡计多端,可以让巴颂无法得逞,但如果柳若晨出现,巴颂对她下手,自己岂不是会投鼠忌器?

    巴颂很敏感,他一个闪身,冲到了门口,苏韬只能被迫地跟上去,朝他的腰身飞出一脚。巴颂感觉后背凉飕飕的,顿时知道必须得躲,脚步灵活地变换,调整姿势,朝苏韬回手就是一刀。

    苏韬暗骂了一句,这家伙的功夫真的很高,即使达不到刘建伟的水平,但也相差不远了。巴颂的实战经验很丰富,他反应度太快,而且判断准确,门已经打开,柳若晨只觉得脖颈一凉,一个人影闪到了她的身后,沉声道:“不要动!”

    巴颂说的是汉语,虽然很生涩,但苏韬还是能听明白,他冷笑道:“放开她,如果你伤害她,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柳若晨原本有些紧张,不知为何,听到苏韬的话,顿时冷静下来。

    巴颂往前走了几步,苏韬也就往后退了两步。巴颂沉声问道:“妮妲怎么了?”

    苏韬早已想明白前因后果,此人跟上次遭遇的女杀手有关系,他淡淡道:“她被逮捕了,现在关押在华夏的特殊监狱内,不出意外,这辈子都会失去自由!”

    “你!”巴颂受到苏韬的刺激,眼睛通红,喷射出怒火。

    苏韬与巴颂对话之所以表现得很强硬,是因为他在分析巴颂的心理,如果自己很软弱,只会变得更加弱势。他沉声道:“有话好好说,你先放下手里的刀,关于妮妲能否重新获得自由,我想还是有商量的余地!”

    巴颂开始变得犹豫不决,他看得出来苏韬很狡猾,否则也不会故意装出被迷香弄晕来诱惑自己。

    他沉声道:“放了妮妲,不然我杀了她!”

    “那你杀了她吧!”苏韬没好气地笑了笑,“这里是韩国,即使我想让妮妲重获自由,但也是鞭长莫及啊!”

    “哼,那我就只能报复你了。”巴颂眼中闪出狼一般的嗜血,手腕一动,锋利的血刃就在柳若晨的脖子上划下了一道血痕,红润的血珠冒了出来。

    苏韬内心很着急,不过他表现得很镇定,道:“报复吧,你现在怎么伤害她,我会变本加厉地伤害妮妲。”

    巴颂咬着牙,他拿捏不定,因为苏韬看上去真的不在意柳若晨的死活。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苏韬表现得漫不经心,他甚至提着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柳若晨见苏韬这样,也是有些伤心,虽然知道苏韬很有可能是故意摆出这个仪态,但还是恨得牙痒,暗忖苏韬简直没人性。

    巴颂不怕杀人,但在自己的心中,妹妹妮妲甚至过了自己的生命,所以他不得不投鼠忌器。

    苏韬喝着茶水,与巴颂目光交汇,仿佛在较劲,终于巴颂松掉了手里的的泰刀,咣当一声坠落在地上,同时手臂也松开了柳若晨。

    苏韬赶紧起身,将柳若晨揽到身后,目光平静地望着巴颂,沉声道:“你的选择很正确,你的妹妹会没事的。”

    “真的吗?”巴颂抬起头,凝视着苏韬,眼中露出质疑之色。

    苏韬点了点头,沉声道:“没错,我会放掉你的妹妹,但前提是你要配合我做一些事情。”

    巴颂眼中流露出警惕之色,沉声问道:“什么事?”

    “我要让乾大师付出应有的代价!”苏韬淡淡说道,“我给妮妲诊过脉,看出她体内有一种毒素,这种毒素必须要定期服用解药才能控制。不出意外的话,你体内也有这种毒素,乾大师利用这种毒素来控制你们的身体和思想。所以你们对他并非是真正的忠诚。”

    巴颂安微微一怔,没想到苏韬竟然知道这么多,他沉声道:“我们是乾大师的佛徒,每个月都需要服用一种药物,否则就要承受心火焚烧的痛苦,如果在短时间内找不到妮妲,她体内的毒素就会爆,会遭受巨大的痛苦。”

    这是巴颂着急尽快找到妮妲的原因。

    终于巴颂跪了下来,从衣袋中取出一个刻着佛文的盒子,放在了腿边,然后磕头道:“还请你将盒子内的解药,带给妮妲。”

    苏韬与柳若晨相视一眼,对剧情如此展,均感觉到了意外。

    “你今天来找我,只是为了让我将这个药丸带给妮妲?”苏韬叹气问道。

    “没错,或许在华夏,她会遭受到各种审讯的折磨,但远比毒效作,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要好受一点。”巴颂将脸埋得很低,他原本打算擒服苏韬,然后逼着他去帮自己做这件事,但没想到苏韬的身手比想象中要高明,自己根本拿他没办法,所以现在只能退步,希望用自己的诚意打动苏韬。

    “你起来吧!”苏韬摇了摇头,“我不能将这个药带给你的妹妹!”

    “为什么?”巴颂抬起头,复杂地望着苏韬。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药丸是你的解药,如果你妹妹服用了,那意味着你得承受作时的痛苦。”苏韬说出了理由。

    “你真聪明!”巴颂对苏韬有了新的认识,眼前这个华夏男人,仿佛有读心术,自己的任何想法都无法逃出他的分析,“妮妲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只要她能够平安,我愿意承受一切痛苦。”

    苏韬暗忖巴颂这家伙还真是一根筋,不过这也证明了他俩兄妹的情谊。

    苏韬想了想,道:“我并不恨妮妲,尽管她曾经试图暗杀我,但我知道她不过是乾大师手中的工具而已。乾大师才是罪魁祸,而你的痛苦来源出自于乾大师。我想,你和我可以合作一下,或许你和妹妹都能够从此获得自由!”

    “你想劝我背叛乾大师?”巴颂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对于乾大师他有一种本能的恐惧,他不怕死亡,不怕任何危险,但对于乾大师有本能的害怕,原因在于乾大师用药物,让他和其他佛徒遭受了无数的痛苦,在他们的灵魂上烙上了深刻的印记。

    降头师来自于巫医,驯化佛徒的办法,也是一脉相传,在乾大师的眼中,巴颂和妮妲与没有生命的傀儡一般,没有任何情感,为自己而活。

    “不是背叛,而是拯救!”苏韬轻声道,“乾大师用毒虽然霸道,也很神秘,但我有信心解掉这些毒素。我可以拯救你,还有拯救和你一样被乾大师控制的人。”

    “我不信!”巴颂摇头,“乾大师是最好的降头师,他的降头药无人能解。”

    苏韬淡淡一笑,道:“错了,这个规则早在几个月之前就被打破了,否则,他又为何会派妮妲远赴华夏暗杀我呢?”苏韬心知肚明,从巴颂出现的瞬间,他就看出巴颂并不打算对自己下辣手,这也是为何苏韬对巴颂的态度,如此强硬的原因。

    巴颂内心清楚,如果将乾大师比作恶魔,那么自己就是制服恶魔的天使。在佛徒们的心中,乾大师无所不能,尤其是他的降头术,让人防不胜防,但苏韬成为解开达芬奇密码的关键钥匙。

    巴颂突然身体往前一送,整个人上半身紧紧地贴在地面上,虔诚地说道:“如果你能拯救我们于水火,我将永远尊敬你为主人。”

    苏韬暗叹了口气,巴颂的倒戈,恐怕也会在乾大师的意料之中。

    降头术一旦被解,他控制的所有佛徒,都可能会叛变,所以他才会选择安排妮妲前往华夏,但让乾大师意外的是,妮妲并没有取得成功,反而被擒服了。

    “你起来吧,我可以帮你,但你也不必喊我为主人,这世界上人和人是平等的。”苏韬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