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92章 一场作秀而已
    突然出现闹事的人,引起了很多宾客的关注。天籁小说.|2金崇鹤面色凝重,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姜恩太带来了几个非主流跟班,专门踢馆来了。

    “怎么?难道你不敢接?”姜恩太笑着说道,“如果不敢接的话,这医馆趁早就关门吧?”

    柳若晨走到苏韬的身边,给他使了个眼色,虽然她听不懂韩语,但大致能猜出生了什么。苏韬镇定自若地摇了摇头,意思是静观其变,不要插手。

    金崇鹤叹了口气,道:“我开了医馆,自然是要有求必应,既然学长你照顾我的生意,我当然要给你这个面子。请到诊室吧!”

    几人笑嘻嘻地跟着金崇鹤走进了诊室,未过多久,里面传来争执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然后有人痛呼出声,还有桌椅被砸烂的嘈杂声。

    金崇雅紧张无比,连忙走过去,试图打开诊室的门,但门被反锁上了,她赶紧掏出手机,想要报警。

    “没想到任何地方都不缺少人渣!”柳若晨眼中流露出凝重之色,虽然不喜欢金崇鹤总是色眯眯望着自己的眼神,但她对金崇鹤的印象并不错。

    今天是金崇鹤的医馆开张大吉的日子,这个时候登门闹事,是任何人都难以理解的。

    “你想出手帮忙吗?”苏韬问道。

    “我自认为自己没这个本事!”柳若晨眨了眨眼,“或许你可以帮这个忙?”

    柳若晨知道苏韬的身手很好,对付这几个人肯定是手到擒来。

    苏韬复杂地笑了笑,摇了摇头,不作任何回答。

    诊室的门被打开了,让大家很意外,金崇鹤没有受任何的伤,嘴角带着轻松地微笑,手里提着姜恩太的衣领,直接将他扔到了医馆外,还顺便踹了他屁股一脚。

    随后他再次走入诊室,将其他几个跟班也逐一地扔到了门外。

    “哇塞……”金崇鹤帅气的身影,瞬间让客人们眼中流露出尊重之色。

    原来韩医的代表,金崇鹤先生不仅医术高,身手还非凡,这种既内涵,又霸气的,实力派及偶像派才俊,简直就是异性的杀手。

    “不好意思,让大家担心了。”金崇鹤彬彬有礼地与众多客人致歉,“欢迎大家的捧场,等下就到午饭时间,还请大家移步到约好的的餐厅享受美味的午餐。”

    “没想到金崇鹤的身手不错!”柳若晨意外地说道,她对金崇鹤有了改观。

    “错了!”苏韬摇了摇头,微笑,暗忖柳若晨也是看上去精明,偶尔也会被愚弄。

    “哪儿错了?”柳若晨狐疑地望着苏韬,苏韬明显瞧出了一些端倪。

    苏韬叹了口气,凑到柳若晨的耳边,低声说了自己的看法。柳若晨再望向金崇鹤的时候,眼神明显有变化了。

    “人想要成名,必须要动用一些手段。金崇鹤看上去绅士,其实处理问题很狡猾,是个情商很高,智商也不弱的对手。”苏韬压低声音,看上去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

    他的眼力惊人,从姜恩太离开时,脸上的伤痕,看出了人工痕迹,那并不是真的瘀伤,而是用化妆手段炮制出来的假象。由此分析,姜恩太带着非主流跟班在金崇鹤的新医馆开业踢馆,从头到尾就是一场作秀而已。

    原因很简单,如果是一场没有波澜的医馆开业过程,那实在太乏味了,经过这么一折腾,就会有故事性,在人和人口中相传,慢慢变成了一个巧妙的营销事件,可以给金崇鹤及他的医馆增色不少。

    很多时候,人要成名,必须要学会包装自己,如果有必要的话,那就得制造事件,金崇鹤想到了比别人更远的一步,所以他如今在韩国的人气很高,也是有原因的。比如和诸多韩流女明星制造绯闻,从今天看来,恐怕也与他的刻意所为有关。

    金崇鹤的做法,让苏韬还是有所感悟,如果想要弘扬中医,偶尔也得像他学习,对自己进行一定的包装。三人行必有我师,跟金崇鹤这个优秀的家伙在一起,偶尔也能学到不少东西,苏韬自认自己比较奸诈,没想到金崇鹤的阴险不弱于自己。

    来到了旁边的餐馆,金崇鹤提着烧酒瓶朝苏韬走了过来,他淡淡地笑道:“刚才让你见笑了!”

    苏韬朝金崇鹤比了个大拇指,道:“我的合城分店即将开业,到时候正好借用你的办法,嗯,聘请几个群众演员,来演一出戏,这样才刺激嘛!”

    金崇鹤微微一怔,眼神复杂地望着苏韬,然后哈哈大笑,掩饰尴尬,拍着苏韬的肩膀,“没想到你看出来了!”

    “放心吧,我不会跟别人说的!”苏韬将杯中的烧酒一饮而尽,承诺道。

    金崇鹤喝着烧酒,感觉喉咙里火辣辣地,他原本自鸣得意,感叹一群人都被自己巧妙的安排和高的演技给迷惑了,刚才可是不少人都跟自己夸奖,赞叹自己临危不惧,出手勇武,严惩了捣乱的恶霸,甚至连自己的妹妹金崇雅,对自己也是钦佩不已,没想到自己的小伎俩根本没逃出这个华夏年轻中医的火眼晶晶。

    当然,金崇鹤并不觉得羞耻,他内心有自己的想法,想要让韩医扬名,这需要增加自己的人气,塑造自己正面形象,当拥有了大量的粉丝之后,利用这股能量,让韩医深入人心。

    对于苏韬这个人,金崇鹤是越来越没有把握,仿佛这家伙能够看穿自己的一切,面对这样的对手,自信心会不断消磨掉。

    金崇鹤情绪不佳地给其他人敬酒,柳若晨在旁边观察到了这一切,微笑道:“我怎么嗅到了硝烟味?”

    “他让我参加医馆成立,本来目的就不纯,是想打击我的自信。”苏韬耸了耸肩,“我没当众拆穿他,就已经对他够客气的了。”

    柳若晨越想越觉得有趣,“没想到金崇鹤是这样的人。”

    苏韬摇了摇头,叹气道:“这也与韩国现在主流文化氛围有关,很多东西不落到实处,只讲究虚有其表的东西,只会嘴上热闹,很多事情处理得太浮躁。”

    柳若晨叹气,苦笑道:“这其实也是国内现在的文化状态。”

    “所以我要改变一下,打造一个中医实体集团,让中医不再是无根的浮萍。”苏韬微笑道。

    这是个宏伟的计划,虽然自己身边已经聚集了一群人,但仍需要更多的力量支援,柳若晨在他看来,是可以说服的对象。

    柳若晨眸光一闪,如同苏韬所猜测的,她低声道:“我们的确可以尝试合作!”

    水云涧虽然比不上道医宗和药王谷根基深厚,但这么多年来在柳若晨的经营下,已经深入到全国各地,有自己的渠道,三味堂如果想要展的话,与水云涧进行合作,相当于找到了最佳的市场情报系统,在什么地方投资,如何去定位,将有更加可靠的数据和资料作为支撑。

    吃了好几日的韩式饭菜,顿顿不离泡菜,让苏韬已经有点厌倦,随便应付了一下肚子,他跟金崇鹤告辞,便和柳若晨一同离开。

    “欧巴,苏韬怎么走了?”金崇雅意外且失望地问道。

    “他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来参加我的新医院正式营业的日子,已经是给我面子了。”金崇鹤表面不动声色,有点心虚地说道。因为他觉得有个把柄被苏韬握在了手中,虽然相信苏韬不会食言,不可能去向其他人说明真相,但还是觉得如鲠在喉。

    金崇鹤骨子里是个骄傲的人,虽说今天的安排是人之常情,但被自己看中的对手看破,让他还是觉得有些挫败感。

    ……

    苏韬和柳若晨直接搭乘出租车回到酒店,原本他打算邀请柳若晨到自己的房间喝个茶,商量一下三味堂和水云涧合作的大事,不过,他刷卡的瞬间,突然改变了主意,笑着与柳若晨,道:“我感觉身上不舒服,想洗个澡,等洗完澡之后,再来你房间找你吧!”

    柳若晨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暗忖明明早上他就洗过澡,现在又要洗澡,难道有洁癖吗?

    不过,有洁癖的男人,并不是让人特别讨厌。

    瞧出柳若晨望着自己的眼神复杂,苏韬还是忍不住老脸一红,目送柳若晨进了房间之后,他眉头皱了皱,憋足了一口气,刷开了房间,他的嗅觉极其敏感,虽然隔着门还是现一股特殊的暗香从房间内飘散了出来。经过那天被沈*昌灿袭击之后,苏韬已经长了个心眼,他知道这里危机四伏,那个在暗中潜伏的泰国龙婆乾大师在暗中盯着自己。

    门打开之后,苏韬佯作不知地朝里面走了几步,突然摇晃了一下身体,看上去绵软无力地躺在了地上。

    苏韬原本演技就很好,这一次他给自己的演技,可以打一百二十分。

    从阳台上闪入一个人影,他身材精瘦,嘴里喊着一把两寸有余的木柄泰国马刀。

    此人正是龙婆乾大师的佛徒巴颂,他身法诡异,小心谨慎,如同蜥蜴一样贴地爬行,缓慢地靠近苏韬。

    他的姿势很专业和狡猾,因为如果站着靠近目标,如果目标是假装昏迷,很容易被反击,他重心压到最低,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反击遭受到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