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91章 来了个踢馆的
    (纵横正在搞年度盘点,请大家花几秒钟支持一下,每人每天都有免费票5-7章,一定要投最佳作者,目前在第三位。欢迎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烟斗老哥”,明天发放妙医番外二薇拉篇“混血的味道”,如何领取,可见公众文内提供的发布方式。)

    韩国是个宗教大国,并且是亚洲最大的基督教传教国家,不过因为受到宗主国华夏的影响,所以佛教也有生存空间,通广寺就是韩国最大的佛庙之一,每年接待不少善男信女的香火。通广寺的姻缘签非常灵,有这么一个传说,只要在院内的七彩树上挂上求缘签,就能保证很快找到自己的姻缘。

    酒店计划失败之后,李俊美吩咐司机抵达安通广寺,前来拜见乾大师。尽管天色已晚,乾大师还是接见了自己的信徒。

    “龙婆,我失败了!”李俊美虔诚地跪拜,她对乾大师非常信任。因为她目睹了许多神奇的事情,比如让朴重勋和崔宝珠昏迷不醒,又比如让沈*昌灿听从安排,捆绑炸药,对朴重勋进行袭击。

    如果不是上天的眷顾者,乾大师不可能办到这一切,所以在李俊美的眼中,乾大师无所不能。

    “失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乾大师耐心地劝说,他懂得韩语,这与自己的信徒大多是韩国人有关。

    “为什么?”李俊美惊讶地问道。

    “之所以明知会失败,还让你去尝试,一切是为了解决你的怨念。”乾大师高深莫测地说道。

    其实李俊美并不知道乾大师不过是在套路地与她交流而已。

    如果计划成功了,乾大师会这么说,“成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你不要太过惊喜,这是佛祖的旨意,帮助你排忧解难”。

    传教者大多是骗子,只不过是技术比较高超,让人情不自禁地陷入骗局,不仅不知,还各种盲目崇拜。

    “我还是难以消除内心的仇恨!我的哥哥被送进了监狱,他从小对我很好,每当别人欺负我,都会站出来保护我,现在是我保护他的时候。”李俊美痛哭流涕地说道,“大师,你给我指一条道路吧,告诉我,如何才能报仇!”

    “冤冤相报何时了?”乾大师深深地叹了口气,“你得找到计划失败的原因!”

    “还是那个男人,名叫苏韬的华夏人,他出手制止了沈*昌灿引爆炸弹!”李俊美分析道,“如果沈*昌灿成功引爆炸弹,那就是一场情杀案,计划很缜密,合情合理。”

    乾大师听到苏韬的名字,眼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色,他语气依然保持之前的平和,“你已经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我想不需要再给你更多的建议了。”

    李俊美恭敬地磕头,然后转身告辞离开。

    乾大师保持沉默,直到黑暗中多了个人影,跪在了不远处,“龙婆,请允许我前往华夏救回妮妲。”

    乾大师摇了摇头,道:“巴颂,我曾经跟你说过,既然拜在我的门下,不允许夹在私人情感!”

    “妮妲,是我的亲妹妹,不能让她遭受痛苦!”巴颂低声恳求道。

    “你是个佛徒,心中唯有佛而已,红尘中的事情,不应该在心中牵挂。退下吧,禁足五日!”乾大师闭上眼睛,冰冷地又道:“她执行任务失败,死亡是她唯一的归途。你如果真的想替妮妲报仇的话,可以对付那个叫苏韬的华夏人,他此刻人就在韩国。”

    巴颂终于还是从黑暗中消失,乾大师掌握着他们这群佛徒的生死。他们名义上是大师的徒弟,但事实上充当着各种低贱角色,平常的生活如同奴隶,当龙婆有需要的时候,他们甚至会充当杀手。

    他们对自己的生命,没有任何决定权,巴颂今天的行为已经超出了本份,如果不是看在巴颂过人的能力,乾大师恐怕会直接进行惩戒,让巴颂感受一下地狱火灼般的痛苦。

    龙婆乾大师缓缓站起身,僧衣摆动,不远处烛台上的火光摇曳不停,旋即湮灭,他干枯的身体如同黑色的雕塑,消失在厅内……

    在韩国随处可以见到说汉语的人,尽管现在因为国家之间有矛盾,华夏对韩国出了各项限制性政策,其中就包括旅游控制、关税调整等,但在韩国的华夏人却并没有实际减少多少。从几年前开始,韩国就发现了内需不足的问题,通过旅游吸引华夏游客,继而刺激消费,带动韩国的经济发展。只可惜刚刚被揭露丑闻的韩国总统,看不清形式,与华夏政府闹掰,影响了国内大财阀的实际收益,位置岌岌可危。

    虽然不太乐意成为配角,但金崇鹤的私人医馆正式成立当天,苏韬还是象征性地到场。金崇鹤见到苏韬之后,特别高兴,向不少人介绍苏韬的身份,被称他为华夏最年轻的神医。

    圈子里的人不少都听过苏韬救治朴重勋及崔宝珠的事迹,见到他本人之后,也非常的好奇,所以苏韬内心平衡了一点,虽然你是个配角,但也是个非常重要的配角,人有虚荣心,苏韬也不能免俗。

    苏韬坐在角落里观察着金崇鹤接待众多宾客,说实话内心也是有些佩服,从优秀的人身上能够学习到东西,金崇鹤是个优秀的人,他很全面,难怪被韩国医学界如此高看。

    高端的国际医学圈,说小不小,说大不大,金崇鹤的熟人之中,也有柳若晨的熟识。柳若晨见到了一个熟人,跟苏韬打了个招呼,迎了过去,水云涧的宗主的英语不错,难怪在登机之前,她很自信地说能给自己的韩国之行充当向导。

    突然香风一阵,一个俏丽的身影坐在苏韬的身边,笑盈盈地说道:“这么帅的男人,为何看上去有点孤独?”

    对方的汉语很标准,如果忽略她传统的韩风妆容,还真会以为是个华夏同胞,苏韬没有正眼去看他,耸了耸肩道:“再帅的人,偶尔也要享受一下寂寞的滋味。没想到,装个忧郁,也能吸引到美女。”

    “咯咯……”从身边女子口中传来银铃般的笑声,“你很幽默,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金崇雅,金崇鹤是我的哥哥!”

    苏韬这才正视女子,样貌清秀,嘴唇红润,没有整容的痕迹,跟金崇鹤有七八成相似,道:“你的汉语比你哥要强多了。”

    “那是因为我大学的专业,是汉语言专业!”金崇雅轻松地笑道,“欢迎你来到韩国,昨天准备想去接你,不过被我哥给阻止了。”

    “为什么要阻止?”苏韬顺水推舟地问道。

    “因为我曾经在他的面前夸下海口,要主动追求你。”金崇雅调皮地笑道。

    “难度挺大,你哥是害怕你受到打击,所以才会这么做。”苏韬微笑着回答。

    “哼,我才不信!”金崇雅俏皮地瞪了苏韬一眼,卷了一下手腕,“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如果光听金崇雅说话,还真会觉得她与华夏女子别无二样。

    两人谈笑间,金崇鹤瞟见了这里的异常,果断与客人致歉,严肃地朝两人走了过来。

    “崇雅,你怎么在这里?”金崇鹤困惑地问道。

    “欧巴,我可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找苏韬欧巴的。”金崇雅朝金崇鹤做了鬼脸。

    金崇鹤无奈地叹了口气,笑着与苏韬,道:“如果崇雅骚扰你,请你不要介意,我妹妹性格比较外向。”

    苏韬摆了摆手,笑道:“谢谢你的提醒,我已经感受到了,会敬而远之的!”

    金崇雅太主动了,虽说她的样貌出众,但苏韬还是觉得小心为上,说不定是金崇鹤玩的美人计,试图让妹妹来蛊惑自己。

    金崇鹤如果知道苏韬会这么想,恐怕会气炸,他虽然为了达到目的,会使用一些手段,但还不是卖妹求荣的那种卑鄙小人。

    对于苏韬的态度,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可是自己的对手,如果自己的妹妹真被苏韬给擒获了,那滋味可不好受。

    只可惜自己的妹妹很任性,那么多追求者,都不屑一顾,偏偏要主动搭讪苏韬。

    门外突然传来喧闹声,金崇鹤皱了皱眉,丢下了苏韬和妹妹,主动迎了过去。

    一个身高在一米八左右的男子缓步走入,年龄在三十五岁作用,穿着十分正式,西装皮鞋,打着领带,身后站着几人,装扮就比较另类,发型奇形怪状,耳朵上戴着耳钉就算了,鼻子上和嘴唇上还镶了银色的坠饰,看上去极其瘆人。

    苏韬暗叹了一声,韩国果然是非主流的正宗出口国。

    “请问有什指教?”金崇鹤暗忖来者不善,给助理一个眼神。

    “这里是医馆,当然是来治病的!”从几人身后传来一个略尖的嗓音,他才是这群人的领头者。

    “姜恩太,你怎么来了?”金崇鹤皱了皱眉,不悦道。

    这并不是一个受欢迎的家伙,可以说是自己在韩国最大的敌人,姜恩太是自己大学医学院的师兄,曾经被誉为韩国医学界的希望,他主攻西医,自己曾无数次用医术羞辱他,证明韩医的价值,但没想到他依然还用勇气,趁自己医馆开业来捣乱。

    “学弟,你开业大吉,我自然是给你送生意来了。”姜恩太捏了捏鼻子,“这边有几个病人,还请你治疗一下,治好了的话,会给你足够的诊金,但治不好的话,你这个医馆,我看就别开了。”

    姜恩太的言辞太明显,这家伙就是来踢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