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90章 一层鸡皮疙瘩
    “别碰他!”警察冲了进来,准备上前制服住沈昌灿,但被苏韬呵止,朴重勋反应过来,刚才他们逃过危险,完全是因为苏韬的帮助,所以他连忙翻译苏韬的话,“你们别动他!”

    苏韬走近,仔细地检查沈昌灿的面部,转过身与朴重勋说明道:“他是中了降头术!降头术有两种手段,一种是下毒,另一种是催眠。他中了后者,整个人被催眠后,所以导致性情大变。”

    朴重勋表情多变,之前自己与崔宝珠在华夏遇到危险,就是因为降头术的缘故,没想到阴影再次席卷他们。

    崔宝珠听明白朴重勋翻译之后,低声与朴重勋道:“昌灿欧巴是个好人,他平时很稳重,不会做出这种偏激的行为。”

    朴重勋点了点头,道:“如果查明,的确是与被下了降头有关,我会帮他做证明的。”

    苏韬在沈昌灿的身上摸索了一阵,检查到了个创口,叹了口气,暗忖这恐怕就是导致沈昌灿心情大变的罪魁祸首。很多药草,都有产生幻觉,改变人心智的作用,再加上言语上的诱导,会产生催眠作用。特殊的药物就是从这个创口注入了沈昌灿的体内。

    有经验的降头师能够操控人的行为,原理类似于催眠,比催眠更加神秘。曾经在韩国爆发过很多新闻,某女明星被下了降头术,失去了自我意识,被多人侮辱,自己却不知晓,这就是降头术的厉害之处。

    苏韬从自己的行医箱内找到了几种药物,洒在创口的周围,过了不久,创口从鲜红色变成了紫黑色,一直乳白色的线虫慢慢地爬了出来,场面有点惊悚,仿佛好莱坞出品的恐怖大片一样,崔宝珠忍受不了这种场面,加之怀孕,开始作呕。

    苏韬用银针将线虫给挑出,然后放入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内,旋即起身与朴重勋道:“现在可以带走他了。”

    警方安排了爆破专家,在现场进行拆弹,几人便离开了现场。朴重勋一脸敬重地望着苏韬,知道苏韬再次拯救了自己和妻子,让他意外的是,苏韬不仅医术高超,身手也出奇的惊人。

    站在一楼大厅,苏韬提醒朴重勋道:“你们这几天必须要小心,今天的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不出意外,和泰国的乾大师有关,你需要查找一下他是否来到了韩国。”

    “乾大师”朴重勋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他为什么要屡次三番地伤害我和宝珠”

    “乾大师或者与你无冤无仇,但你要分析一下,是否还有其他的仇人,从对方下手的狠辣程度来看,是没有底线的!”苏韬帮助朴重勋分析道,“可能与李俊洙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俊洙已经被送进监狱了。”朴重勋冷冷道,“我怀疑事情与俊美有关系。她比较喜欢接触降头师这类人,之前中了降头术,恐怕也是俊美帮忙联系的。俊美是俊洙的亲妹妹!”

    苏韬暗忖朴重勋在sg财阀地位很高,父母都极有权势,所以也不会任人揉捏,这件事自己不过是旁观者,没必要插脚进去。不过,苏韬怀疑乾大师如今很有可能在韩国,这样一来,他就有机会解决与乾大师之间的恩怨了。

    乾大师能够安排杀手去华夏暗杀自己,这已经让苏韬第一次动了杀机。别人都把刀子架在你的脖子上了,你如果还不反击,那就太窝囊了。

    ……

    金崇鹤开完医馆的筹备会议之后,已经是晚间十一点左右,对于一个会享受生活的韩国人而言,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手机上传来不少消息,都是一些粉丝的约会邀请,如果放在以前,他会从中选择一个,作为打发漫长夜晚的伴侣,只可惜金崇鹤今天有其他想法,他的对象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男人,从华夏远道而来。

    金崇鹤拨通了朴重勋的电话,从对方的语气中嗅到了一丝异常的气味,“什么刚才你们遭遇了袭击”

    朴重勋叹气道:“多亏了苏神医出手,不然你现在只能去天国联系我们了。”

    如果换在以往,金崇鹤一定会觉得朴重勋很幽默,不过他现在笑不出来,苏韬可是自己好不容易调动了各方资源才请到韩国参加医学峰会的贵宾,如果他出事了,岂不是之前花费的功夫没有任何价值。

    朴重勋沉声道:“我一点要找到背后的指使者。”

    金崇鹤连忙道:“我会配合你。”

    半个小时之后,金崇鹤匆匆赶到了酒店,见到了苏韬,还见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柳若晨。不知为何,金崇鹤见到苏韬的瞬间,有种心潮澎湃的感觉,一个让自己如此兴奋的男人,这让金崇鹤感觉有点不对劲。

    “对不起,我来迟了,工作太繁忙,医馆就在这几日会正式营业。”金崇鹤满是歉意地说道。

    “能够理解!”苏韬虽说对金崇鹤没啥好感,不过人和人相处久了之后,内心的隔阂会慢慢松动,虽说国籍不同,但金崇鹤在处人与事上很老道,并不是一个让人特别讨厌的家伙。

    “刚才苏神医提到,造成此次炸弹袭击事件的人,是来自泰国的僧人,名叫乾大师!”朴重勋语气凝重地说道。

    “乾大师”金崇鹤眼前一亮,“他目前的确在韩国,也是来参加医学峰会的客人。他是泰国有名的神医,东南亚很有影响力,不少韩流明星都是他的信徒,经常找到他,祈求佛牌,佑护自己。”

    “这个可恶的家伙!”朴重勋捏紧了拳头,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你知道他的住处吗我想,必须要亲自见见他。”苏韬语气平淡地说道,越是这样,越让人感觉到凌厉的杀气。

    金崇鹤无奈一笑,劝阻道:“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乾大师很有势力,在韩国有不少死忠,甚至与军方也有关联,你如果直接找到他,等同于以卵击石。”他仔细想想,沉声道:“我建议你,最近这段时间就在酒店内,不要到处乱跑,我会安排一下,增强对酒店的安保力量,不至于让你再次受到危险。”

    朴重勋见金崇鹤处处为苏韬着想,眼中流露出惊讶之色,“崇鹤,你对苏神医还真是特别关心呢!”

    金崇鹤老脸一红,连忙解释道:“苏韬不仅是你的客人,也是我的对手,我要在医学峰会上,光明正大地挑战他,并且战胜他。”

    “你这是在向我下战书吗”苏韬感觉金崇鹤之前的几句话略微有点虚弱,嘲讽地说道。

    “你可以这么认为!这不仅事关你我的荣誉,还关乎韩医和华夏中医的未来之战。”金崇鹤的语气变得咄咄逼人。

    苏韬摆了摆手,“第一我只能代表自己,第二我没空搭理你的挑战。”

    金崇鹤变得有点气急败坏,“苏韬,你不能这么没礼貌,要像一个绅士一样,挺起腰杆,要像一个都是斗士一样,有荣誉感!你是华夏现在年青一代医术最好的代表,击败了你,就等于击败了华夏的未来。”

    “我可没那么自大。韩国是个人口小国,比淮南的人口数量还少了两千万,所以你或许是整个韩国传统医学领域的佼佼者,但华夏地大物博,任何一个领域都是藏龙卧虎。”苏韬指了指金崇鹤,淡然地说道,“一定不要做井底之蛙啊!”

    金崇鹤拉了拉衣领,被苏韬三言两语弄得气愤不已,突然他想到,自己何时变得这么不淡定了一个自信的人,是足够沉稳,能够应对一切流言蜚语,只会用压倒性的实力,狠狠地扇对方的耳光,让对方彻底闭嘴。

    “我会让你收回今天的无理!”金崇鹤愤然地甩了甩手臂,调头,气冲冲地离开了此处。

    朴重勋目瞪口呆,与苏韬叹气道:“我认识崇鹤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失礼和失态!”

    苏韬耸了耸肩,笑道:“人都是有脾气的,否则跟机器人有啥区别生气的金崇鹤,反而会让我觉得有点意思,因为他身上多了点人味,带着面具生活,不仅自己累,别人看得也累。”

    金崇鹤身上的压力,是自己给自己的,他一直在跟自己说,自己代表着韩医的未来,苏韬暗忖这个想法是很狭隘的,如果没有庞大的基数,最多早就一个医学天才,但无法推动领域的真正发展。

    苏韬和金崇鹤的价值观不一样,金崇鹤还沉浸在自己追求医术的最高水平中,但苏韬却是决定扎扎实实地推动中医的发展,重点布局实业,为更多的中医人搭建生存的基础,为弘扬中医文化提供土壤。

    “金崇鹤今天竟然没骚扰你!”在柳若晨进房间之前,苏韬微笑着说道。

    “那是因为你的光芒太强烈!”柳若晨微微笑道,“如果他是个女人,我怀疑他可能爱上你了。”

    没想到柳若晨还是个腐女!

    苏韬愣了一下,感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仔细想想金崇鹤的神情,的确有点不大对劲。不过,他知道金崇鹤是喜欢女人的家伙,自己虽说魅力不小,但不至于将这个年轻的韩国神医给掰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