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84章 财富权力名誉
    ♂

    “这是今年你需要配合我们的宣传计划!”兰格丽将一叠资料推到王国锋的手边,“主要是你前往几个欧盟国家参加一些义诊,所有的活动都经过安排,你到时候只要展示一下医术,然后我们会进行宣传,相信在极端的时间内,就可以将你包装成来自东方的神秘华夏神医。”

    “包装吗?”王国锋泯了一口酒,“我想用真正的实力,让西方人认可中医。”

    兰格丽微微笑道:“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当然相信你的实力,不过在外国人的眼中,他们很难相信中医,毕竟他们长期都是接受西医治疗,中医的治疗方式,他们很难接受,想要改变他们的固定想法,必须要用一些手段。”

    王国锋皱了皱眉,淡淡地笑道:“好的,我接受这份宣传计划,今年会抽出时间,到欧洲进行义诊。”

    白矾在旁边笑着说道:“兰格丽,你可是帮了大忙。对于任何一名中医而言,都幻想有一天能够走出国门,为弘扬中医文化作出贡献。”他心中暗忖,兰格丽还真是个懂得分析人心的女人,她一眼就瞧出了王国锋的软肋。

    财富、权力、名誉,三者选其中一样,王国锋会选后者。

    兰格丽再次举杯,笑道:“这不过是我们长期合作的而已。”

    抛出了第一个诱饵,王国锋已经决定上钩,只要他出国前往欧洲义诊,在这个过程中,就有更多的操作空间,对他进行洗脑,让他变得堕落。

    “对了,以国锋的医术,何时能成为国医?”兰格丽试探地问道,“一旦成为国医,我们宣传的时候,就能有更多的爆料。”

    白矾摆了摆手,淡淡笑道:“兰格丽女士,国医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尤其是中医出生,更是难上加难,必须经历备案、审核、考试等许多过程,对于国锋兄而言,这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总有一天他会成为国医。毕竟他父亲和爷爷都是国医,他家可是御医世家。”

    王国锋眼中流露出凝重之色,叹气道:“对于何时能成为国医,说实话,我心中也没有底。以我父亲的实力,也到了四十八岁,才成功通过了审核。”

    白矾继续吹捧道:“你的医术,比起你父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可以确定,最多十年之内,你一定能成为国医。”

    十年吗?王国锋笑了笑,对于这个时间,他还是有信心的。

    十年听上去漫长,但对于兰格丽和她身后的组织而言,还是能等得起的。

    汉斯那颗种子已经被拔除,成为了废弃的棋子,不过,借助他多年来的穿针引线,“钢铁战车”在华夏的实力得到了巩固,尤其和华夏军方关系紧密,达成了一些秘密合作。

    培养汉斯前后花费了七八年时间,如今再培养王国锋,花费十年的时间和精力,应该能给组织带来更多的收获。

    兰格丽的酒量很好,频频向王国锋敬酒,两人早已不是第一次见面,当酒精起了作用之后,王国锋也就放得更开了一些。

    见王国锋主动将手搭兰格丽的腿上,白矾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

    “已经给你们开好了房间,祝你们玩得愉快!”白矾将门卡放在桌上。

    兰格丽望着已经神志不清的王国锋,朝白矾甜美地笑了笑,“谢谢你的善解人意。”

    比起王国锋,白矾更加不可控,这是个心思阴鸷的男人,兰格丽对白矾有了更深刻的判断。

    贪婪、自私、残忍,正因为如此,白矾虽然危险,但适合成为一把匕首,作为杀人、伤人的利器。

    王国锋虽然聪明,但骨子里还留有底线,只要稍加利用,让他进入陷阱,掌握他的把柄,他终究会成为自己手中乖乖听话的傀儡。

    等白矾走了之后,在服务员的帮助下,王国锋被送进了预定好的房间。

    躺在床上的王国锋不停地拉着衣领,明显是酒醉之后无意识的行为。

    兰格丽拨通了个电话,十几分钟之后,一个俏丽的外国女郎出现在门口,她的外貌跟自己有七八分神似。

    “好好伺候他,让他永远记住这个难忘日子。”兰格丽在女郎的面颊上轻轻地捏了一把,微笑着嘱咐道。

    “遵命,还请你相信我的能力。”女郎朝兰格丽眨了眨,解开了上身的衣服,露出丰满秀挺的身姿,朝大床走了过去。

    兰格丽等女郎缓缓挪动,趴伏在王国锋的脚边,熟练地褪下他的裤子,最终露出一丝浅笑,然后掩上门,翩然离去。

    屋内一片春色,像极了兰格丽的女郎除掉了王国锋的裤子,伏在他的身下,低着头,简单地吸吮*了几下,王国锋就很快有了反应,口中咕哝着“美丽的兰格丽”,然后将女郎压在身下。

    女郎的身材丰腴,虽然肌肤没有东方女子的顺滑,但叫声充满了野性的魅力,“欧七,欧七”,从女郎口中不断发出,王国锋疯狂地像非洲大草原上野狼,贪婪地享受着身下的尤物……

    女朗是兰格丽精心挑选的替身,这是优秀特工的手段之一。

    兰格丽是德国钢铁战车在华夏的重要核心人物之一,她还不至于对一个种子献上自己的身体,王国锋虽然是个优秀的男人,但还不至于让冷血的她动心。兰格丽经过千锤百炼,妖娆的外表只不过是伪装和工具,在组织其他成员的眼中,她严格意义上是一部冰冷的机器。

    坐上了轿车,兰格丽手机震动起来,里面传来汉斯的声音,显得沧桑和憔悴。

    “兰格丽,现在我该怎么办,我受够了现在的情况,又冷又饿,躺在一个山洞里,周围还有狼叫的声音。”汉斯愤怒地咆哮道。

    “你怎么没有按照组织的安排,在规定的时间内,抵达西疆。”兰格丽叹了口气,北疆那边有己方隐藏的力量,可以顺利帮助汉斯越境。

    “兰格丽,真的完了吗?”汉斯还是难以置信,这一切来得太快了,不久之前他还是人上人,过着逍遥的日子,但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丧家之犬,“一切都是拜苏韬所赐,我要杀了那个家伙!”

    “你要理性一点,如果你能活着离开华夏,总有复仇的机会,但如果你被抓到,等待你的将是比死亡还有恐怖的严刑逼供。”兰格丽感觉到汉斯已经进入了死胡同,“现在你已经错过了离开华夏的最佳时机,我只能祝你好运了。”

    “你不能丢下我不管!”汉斯大声地抗议道。

    “不是我不管你,是你自己因为心中的仇恨,放弃了正确的道路。”兰格丽直接挂断了汉斯的电话。

    汉斯愤怒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兰格丽说的没错,他其实拥有离开华夏的机会,但他心有不甘,想要报复苏韬,所以并没有直接离开巴蜀,前往西疆。

    不过,随后他很快发现,华夏军方调动了大量的兵力,对重要的关口进行了封锁,目的就是逮捕他。他现在就犹如是一只困兽,不敢冒头,否则就会被发现。汉斯知道自己若是被送上军事法庭的后果,但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他醒悟过来时已经迟了。

    给兰格丽拨打电话,也是为了尝试一下,看能否有转机。不过,如同汉斯所料,兰格丽已经放弃了自己。

    汉斯直接关掉了手机,并拆掉了电池,鬼知道有没有人通过手机信号锁定自己的位置,他从洞穴里走了出来,他想试试运气,看能不能在周围找到食物。

    步行了十几分钟,汉斯觉得眼睛昏花,连忙从腰包里取出鱼干,吃了几口充饥。变质的鱼干,味道腥臭,但至少可以补充能量,他喝了两口水,又继续往前步行。

    突然,不远处传来汽车轰鸣的声音,他惊慌失措地朝不远处的一个土堆里躲了过去。很快地,六名穿着迷彩服的士兵进入视野,他连忙低下头,将庞大的身体蜷缩得像个刺猬。

    周围没有太多的遮掩物,想要发现汉斯,并不特别难,士兵中分出两人,朝汉斯摸了过去,另外四人排成了扇形,端着枪械进行掩护。

    “举起手来!”等还有三米左右的距离,其中一名士兵沉声命令道。

    汉斯只能举起手,缓缓地站了起来,等转过身的瞬间,一个虎扑朝为首的一名士兵扑了过去。

    “砰……”一声枪鸣,汉斯僵硬在原地,双腿弯曲,跪在了地上,他眼睛瞪得很大,竟然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

    他在临时的那一刻,突然想清楚了,自己不可能活着离开华夏。他已经被组织抛弃,只要任何人发现他,就会毫不留情地被就地处决。原因在于,汉斯知道组织太多秘密,他不仅对于华夏是个威胁,而且对钢铁战车也是个隐患。

    他犯下了一个不可挽回的错误,不应该去给兰格丽打那个求援电话,因为那反而会遭致杀生之祸。

    远在淮北合城的兰格丽很快得知了汉斯的消息,她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在她的价值体系内,汉斯是棋子,自己也是棋子,既然汉斯的存在已经对组织的发展存在阻碍,那就直接清除掉,直接杀死他,远比被华夏军方进行审讯,套出个什么内容,要更加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