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80章 中医实业帝国
    ,。

    在巴蜀一个偏僻的山村,包下了一座山,这落在常人的眼里,是难以置信的行为,但在苏韬的眼里,他觉得自己大赚了一笔。对于熟知百草的中医而言,大山是一座宝库,不起眼的一株小草,往往能成为救病人之人的关键药物。

    苏韬与冷原讨价还价,最终商定了价格。苏韬包下苗家村在内白潭镇一千五百亩山地,因为白潭镇的经济情况一般,所以冷原也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而且苏韬还给了他一个难以拒绝的价格,每亩200元的价格,总价在三十万元,使用权限为七十年。对于没有任何开发的荒山,一般价格在15元每亩,苏韬涨了十几倍,让冷原觉得大赚了一笔。

    荒山对于政府而言没有任何价值,很多政府都是以打包赠送的方式送给那些买了核心地块的投资者,苏韬用高价买下了这块荒山,后期肯定还会陆续对其进行投资,当资金输入苗家村,会慢慢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这对于不懂山地开发的地方政府而言,并不是一件坏事。

    当然站在一旁的刘建伟,即使不会算账,也看明白了苏韬的奸猾之处。苏韬随便上了一下山,就摘了一个价值五万元的野生何首乌,山上有那么多宝贝,懂行的苏韬只要多去几次,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三十万元给赚回来了。

    当然,苏韬或许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他还承诺,如果镇政府决定修造镇上通往苗家村的道路,他将提供一百万元的补贴,这让冷原更是振奋不已。

    承包一千五百亩山地,只是苏韬开展药山计划的第一步而已,按照苏韬的想法,会以苗家村后山为中心,往整个浮山山脉进行延伸,最终苏韬想要达到一个目标,那就是包掉整个浮山山脉尚未开发的山地,进行保护性改造,使之成为一个天然的野生中草药园。

    这听上去是一个极其宏伟的目标,实施起来也很艰巨,但苏韬觉得只有这么做,才会走出与别人不一样的路。

    三味堂连锁,扎根于城市,福泽城市居民,提升中医的美誉度;药山计划,从山村起步,关注中医的基础野生草药,让濒临灭绝的珍贵草药不至于因为人为的缘故消失不见,间接地保护传承千年的药方能够永远地流传下去。

    苏韬或许没有那么多的崇高理想,但他不知不觉在做这些事情。

    流传青史的名医,以医人救人为佳话,在如今这个时代,光靠那些故事很难再创造出华佗扁鹊这样的神医。苏韬选择了务实或者说是市侩的一种做法,他想在有生之年构建一个关于中医的实业帝国,而不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那么简单。

    与冷原沟通完毕之后,苏韬给吕诗淼拨通了电话,说明了自己的进展。

    吕诗淼没想到苏韬的速度这么快,不过她还是难以理解苏韬选择一个荒僻的山村进行投资,在这一点上,她和覃媚媚的意见是一致的。

    “如果你确定的话,那我明天就安排人前往白潭镇商谈具体的合作事项。”吕诗淼虽然心里不赞同,但还是决定要试一试,毕竟岐黄慈善从无到有,是苏韬在其中进行了诸多关键性的推动。

    苏韬能感觉到自己这些盟友,对自己的举动,暂时都难以接受,但他知道,总有一天当药山计划初具规模之后,这些人一定会惊叹自己的睿智。

    送走了冷原,苗中天再望向苏韬的时候,眼神中充满感激,“苏大夫,你给苗家村人带来了希望啊!”

    苏韬摆了摆手,谦虚地笑了笑,道:“如果我包下了后山,那么我也就成为了苗家村的成员,以后还请二叔多多照应!”

    苗中天拍着胸脯保证道:“请你放心,以后苗家村就是你的第二个家。”

    尽管过程曲折,但结果也算皆大欢喜,苗中天让婆娘置办了几个好菜,接待苗家村的贵客。原来苏韬等人只能算是客人,如今已经上升了好几个标准。其他村民也听到了消息,为了感谢苏韬,从家里取出了珍藏多年的好酒好菜,以作招待。

    看到这一切,苏韬觉得内心暖烘烘的,在城市里生活虽然很精彩,但这种单纯质朴的乡村生活没有那么多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让人感觉内心惬意。

    吃完了午饭,水君卓不知道从哪里换了一身衣服,原来的都市时尚女郎的打扮,的确不太适合在苗家村这种氛围中行走,无论走到哪儿都惹得男女的眼神。

    花棉袄,长棉裤,解放鞋,还有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竹编帽,配上水君卓精致可人的脸蛋,让人眼前一亮。

    苏韬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笑道:“哪儿找来的衣服,听接地气啊。”

    “你不是说要上山去吗?”水君卓红着脸道,“我之前的衣服不太适合爬山,所以跟梨花大姐借了一身衣服。”

    苏韬对水君卓的性格已经有些了解,这女人一旦决定的事情轻易不会改变,见娇滴滴的水家公主一定要上山,他也就不拦着,提醒道:“等下上了山,千万不要乱走,一定要小心翼翼地跟着我。”

    水君卓认真地点了点头,那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特别迷人。

    苗家村的后山在地图上标记为金鸡山。因为从远处来看,山的形状就像一只站着的公鸡。不过,村民们还是习惯性地将之称作后山,像对待自家的后花园一样亲切。

    “刚才听二叔说,以前苗家村都是猎户,靠着打猎为生,不过现在猎人都老了,年轻人都出去了,所以就丢了这个传统。”水君卓跟在苏韬身后,几人从另外一条路上山。刘建伟依然走在最前面,肖菁菁跟在他身后,苏韬和水君卓则走在最后面。水君卓上山之后,表现得异常兴奋,不停地说着话。

    “动物越来越少,打猎是违反国家法律的。”苏韬笑着将水壶递给水君卓,水君卓接过喝了几口,才意识到这是苏韬的水壶,暗忖等下会不会他也套着嘴喝,心里忐忑了片刻。

    苏韬上山是办正事儿的,他知道在这茫茫大山之中,找到昙草的可能性的概率不高,但还是想碰一下运气。所以他的目光一直都在像雷达一样,扫描着四周。

    走在前面的刘建伟见肖菁菁沉着脸,一副不开心的模样,打趣道:“怎么,吃醋了?”

    肖菁菁涨红了脸,瞪了刘建伟一眼,气呼呼地往前走,越过了刘建伟。

    刘建伟虽然是个大汉,但心细如发,也有点感慨苏韬的艳遇不断,身边有这么多女人都喜欢他。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肖菁菁惊叫了一声,刘建伟赶紧冲了过去,只见肖菁菁面色惨白,不远处躺着一条三指粗细的的青蟒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吐着信子。

    水君卓看到这么大的一条蟒蛇横在路中间,也是被吓得不轻,紧紧地抓住了苏韬的胳膊,胸口贴在他的后背。

    “不要伤害它。”苏韬也顾不得背部传来绵软的感觉,这青蟒足有六米多长,世界上记录在册的最长蟒蛇也不过七米多,这蟒蛇的年龄至少已经活了有三四百年,已经成精了。

    刘建伟听苏韬这么说,就往后退了一步,不然他手中的镰刀飞出去,就是千年的蟒蛇精,蛇鳞再厚,恐怕也会身首异处。

    苏韬想了想,站在原地,掏出了之前樊梨花给自己的枯昙草,朝青蟒那边抛了过去。青蟒嗅了嗅那昙草,一口将之吞在了腹中,昂起头晃了晃,迅速地往旁边游开了。

    “看来是一条好蛇。”肖菁菁吐了吐舌头,俏皮地自嘲笑道。

    毕竟从小生活在山里,对蛇蟒都见怪不怪。一般蟒都是无毒的,因为依靠身体可以困死小型动物,不需要想蛇类,使用毒液才能猎杀食物。

    苏韬的耳朵比较敏感,他倒吸了一口气,暗叫不好,觉得后悔不已,刚才自己的行动太过莽撞。

    “赶紧跑!”苏韬大声招呼了一下,牵着水君卓的手,往后飞退。

    刘建伟没有反应过来,朝不远处望去,倒抽了一口凉气,大约十米开外的地方,密密麻麻的虫蚁滚滚而来,后面还跟着形色各异的毒蛇、蛤蟆、山鼠。

    如果是人,就是千军万马,刘建伟也能巍然不动,但看到那些密密麻麻、零零碎碎的生物,他也忍不住汗毛直竖。

    苏韬知道这些生物都是受到枯昙草的吸引而来,他心中既是紧张又是兴奋,这间接地说明了这片山林中至少曾经肯定存在过昙草出现的痕迹。

    水君卓在苏韬的牵引下,忘记了恐惧,她感受着从苏韬手掌传来的力量和温度,竟然升起一股幸福的感觉。

    也不知跑了多久,苏韬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山林中处处充满危险,一根树藤也有可能导致致命,他停下脚步,望了一眼水君卓,突然觉得有点心疼,她白嫩的脸上被藤条给抽中,已经裂开,渗出了数道血痕。

    “看来跟菁菁他们走散了。”刚才逃离那里的时候,苏韬也是自顾自地往前跑,没有注意到刘建伟和肖菁菁有没有跟上来。

    “应该没事!菁菁和建伟在一起。”水君卓回忆这里开始的场景,刘建伟和肖菁菁往另外一个岔道口下山了。

    “给你治伤吧。”肖菁菁从小在山里长大,刘建伟身怀绝技,就算两人走散,也能没事。这也是为何,苏韬刚刚拽着水君卓的缘故,如果她在山林里走散,恐怕后果难以预料。

    苏韬放下行医箱,取出药棉,然后捧住了水君卓的脸仔细清洗伤口,然后再给她涂抹上药膏。

    水君卓感觉脸上传来麻痒的感觉,心脏似乎蹦了出来,将刚才发生的一切不好事情抛之脑后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