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79章 这座山我买了
    苏韬带着一行人来到苗玉根家,院门打开着,从厨房里传来男女的争执之声,刘建伟行动快人一步,冲进去一看,气不打一处来,发现樊梨花的老公苗玉荣脱掉了裤子,跟柳叶纠缠在一起,所以就出手,将苗玉荣跟扔了出去。

    肖菁菁和水君卓见到这个场景,毕竟都是未出嫁的女子,连忙折过身,不敢再朝苗玉荣望一眼。

    柳叶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哽咽啜泣,这就是所谓的墙倒众人推吧

    苗中天见到她家中这番光景,也是有了同情之心,望了一眼苗玉荣,道:“真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樊梨花也是脸色泛白,尽管跟苗玉荣没有了夫妻感情,但毕竟他是自己女儿的丈夫,两人还存有夫妻关系。

    苗中天无奈摇头,与樊梨花道:“梨花啊,你昨天跟我说过,想要跟玉荣离婚的事,我支持你!”

    樊梨花抬起头,眼中也泛起泪花,不知是感动,还是后悔。

    苗玉荣缓缓地醒转过来,见院中站满了人,吓了一跳,赶紧拽着裤子,连滚带爬地逃出了院子。柳叶追了出去,捡起地上的石块,朝苗玉荣扔了过去,苗玉荣唉哟闷哼一声,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半晌才站起来,捂着鲜血直流的头部,继续往前逃。

    柳叶回到院中,羞愧地望着苗中天,道:“二叔,对不住!”

    苗中天摆了摆手,叹气道:“苏大夫,还是执意想过来看看玉根。”

    柳叶泪中满是悔恨,解释道:“玉根之所以说了那么多违心的话,也是逼于无奈,在这里我替他道歉。”言毕,她深深地弯腰鞠躬。

    苏韬叹了口气,暗忖柳叶虽然一眼看上去就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但对于自己丈夫倒是有恩有义。他沉声道:“虽然我已经被苗玉根出卖了一次,但我还是打算治好他。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这是我的做人原则。”

    柳叶早就听说苏韬的医术很高明,连忙跪了下来,道:“苏大夫,只要你救好了玉根,我就是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苏韬无奈摇头苦笑,道:“我不要你们做牛做马,只要你们以后多多行善,不要再为非作歹,那就行了。”

    进了里屋,苗玉根醒着,看见苏韬之后,先是惊讶,随后又是悔恨。苏韬救了自己,自己却又反咬他一口,人都是感情动物,虽然苗玉根是个狠人,但也并非完全无药可救之辈。

    苏韬见苗玉根悔恨的表情不似作为,暗叹了口气,沉声道:“我治好你,是完成我大夫的职责。只希望你康复之后,能惦记着这份恩情,以后堂堂正正的做人,再也不做歪门邪道的事情。”

    他朝身后摆了摆手,除了肖菁菁之外,其余人都退出了房间。

    苗玉根的病情很重,昨天自己也不过是给他简单处理了一下,让他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想要彻底康复,还需要自己进行针灸,在辅以汤药。

    站在苏韬的身后,肖菁菁眸光闪烁,她从苏韬挺直的脊梁看到了中医的神圣感,言传身教,苏韬用实际行动告诉自己,什么是妙手仁心,什么是医者的慈悲。

    苏韬开始用针,如以前一样,他的针灸就是一场炫目的表演,每个动作都是教科书般的精准,肖菁菁每次都能有所感悟,原来针灸可以这么使用。

    不知从何时起,在肖菁菁的眼中,苏韬的地位已经上升到了一个神圣的高度,在她的心目中,即使以前尊崇的华佗、扁鹊等中医师祖,也比不上苏韬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苗玉根身上多处骨折倒还在其次,关键在于他内出血比较严重,尤其是脑部出现大面积颅内出血,如果不及时控制下来,很有可能随时毙命。

    用西医的办法,需要进行开颅手术,但此刻明显不具备这个条件,所以苏韬采用以针引气,疏通苗玉根头部的血液流通,这是一个很艰巨的工程,前后花费了足有两个小时,才终于控制病情,让苗玉根没有生命之忧。

    苏韬写了个养血壮骨的药方,递给了肖菁菁,见她发呆,用手指在她的脑门上扣了一下,道:“想什么呢”

    肖菁菁回过神来,吐着舌尖,笑了笑,问道:“师父,你为什么要救他”

    “我救他,并不是为了他,而是做给村里人看的。”苏韬走出房间,与肖菁菁笑道,“我们的善行落在村民的眼中,会让他们更加信任和认可我们。另外,若是真的能让苗玉根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这也是一份无量功德。”

    肖菁菁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对苏韬的行为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但觉得苏韬这么做,总有自己的目的。

    “苗玉根暂时没事了,菁菁你把药方给柳叶大姐,以后每天早晚服用一次,调养半年左右,就能康复,不会影响行动!”苏韬温和地说道。

    柳叶再次跪了下来,在地上连续磕了几个头,哽咽道:“苏大夫,您就是活菩萨啊!”

    苏韬连忙扶起柳叶,低声道:“记住,既然重活了,就要活得与以前不一样。”

    言毕,他不再多言,率先走出了苗玉根的别墅。

    柳叶捂着脸,泪水渗过了指缝,汩汩流下,她是真情所致。

    水君卓目视着这一切,虽然只是个旁观者,但她能够感受到苏韬身上特殊的魅力,只觉得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农夫与蛇的故事,告诉人们,不要盲目地施舍善心,因为并非所有人都会感恩,甚至还会反咬你一口。

    但苏韬用自己的行动,说明了一个道理,即使明知对方是蛇,被咬一口会致命,但他还是会施舍善心,原因很简单,他是个大夫,而不是农夫,救死扶伤是医者的天职。

    “小姐,苏大夫是个烂好人啊!”阿军是个军人,在他的世界里,只有敌人和战友,他很难理解苏韬这种价值观。

    “活的不一样,才是真正的做人。”水君卓眸光熠熠的说道,“你一定要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复述给爷爷听。”

    阿军叹气道:“老爷子,肯定会说苏大夫太妇人之仁。”

    “不,如果对待弱者,也心狠手辣,那就不配当个英雄。”水君卓笑道,“爷爷也会被他感动的!”

    重新返回苗中天的家,门口多了一辆略显破旧的小车,苗中天的婆娘走了出来,赶紧招呼道:“老苗,快一点,冷书记等了你好久了。”

    苗中天微微一怔,暗忖党委书记冷原怎么突然过来了,连忙丢开众人,小跑着进了屋,片刻之后,冷原走了出来,朝苏韬径直走过去,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道:“苏大夫,你好,辛苦了。”

    冷原的目的很明确,是特地来找苏韬的,不过苏韬跟冷原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脸上微微有些尴尬,苗中天连忙介绍,“这位是白潭镇的党委书记冷书记。”

    党委书记比起镇上还高半级,之前出面的宣望军按理来说,是归由他来管理,从刚才得到的消息来看,宣望军已经被双规了,而冷原这么兴高采烈地见自己,足以说明他和宣望军并不是一条心,而是对手。

    简而言之,苏韬间接地帮了冷原一个忙,所以冷原才会对自己如此客气。

    坐在客厅里,冷原叹了口气,道:“之前发生的事情我听说了,因为宣镇长的缘故,导致苏大夫吃了不少苦,所以我特别代表白潭镇党委前来给你道歉。”

    苏韬连忙摆手,淡淡笑道:“任何地方都会出现害群之马。我相信白潭镇的干部,大部分都是一心为民的好公仆。还请冷书记放心,我不会因此改变在苗家村投资的想法。”

    “投资”冷原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苗中天喝着茶,暗忖这事儿还没往镇上汇报,既然冷原亲自来到村里,正好也可以谈一谈。

    “没错!我准备买下苗家村这片山地。”苏韬微笑道。

    “不知你买下这片山地想什么”冷原很难理解,因为苗家村是白潭镇最为荒僻的村落,道路不通,如果是下雨天,道路泥泞,只能步行才能抵达这里。

    “我是个中医大夫,在汉州有自己的中药房,想在这边建一个野生中草药园。”苏韬也不隐瞒,如实说道。

    “这可是一件好事啊!”冷原搓着手,有些激动地说道。虽然之前汉斯要在白潭镇建药厂的事情泡汤了,但如今又多了个投资,不管金额多少,但总能给政绩增加一些亮点。

    “关于苗家村通往乡镇的这条路……”苏韬刚准备开口,却是被冷原给打断。

    “这条路早在几年前,镇上就准备拨款来修了,只不过是宣镇长一直在里面从中作梗。请苏大夫放心,明天开始我就会落实此事,争取在三个月,不,两个月内,将这条路给造好。”冷原微笑着说道。

    坐在旁边的苗中天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口的黄牙。这两天过得真够精彩,当真是一波三折,因为村里来了个小神医,不仅治好了几个大脚疯病人,还解决了困扰自己多年造路的问题,当真是苦从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