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78章 无赖的堂嫂梦
    (欢迎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烟斗老哥”,免费获得更多隐藏内容。)

    蔺方彬安排了信得过的属下陪同苏韬、水君卓前往白潭镇,来到派出所,所长带着众人早已等候多时,站在最前面的是镇长宣望军,他已经得到了消息,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来头这么大,也怪自己看走了眼,竟然为了一个外国人,得罪了他。

    宣望军将苏韬的行医箱,恭敬地递给苏韬,微笑道:“苏先生,不好意思,有眼不识泰山,之前不知道您的身份,所以才会出现乌龙事件,还请你多多包涵。”

    苏韬暗忖宣望军不愧是个在官场混迹多年的老油子,见风使舵的本领让人叹为观止。他小心整理了一下药箱,发现东西虽然有些凌乱,被人动过了手脚,但一样都没有少,暗自松了口气,如果行医箱里的东西出现问题,那损失就大了。

    “宣镇长,如果我没能顺利回来的话,恐怕这一辈子都听不到你的道歉了吧”苏韬微微笑道,“作为一个父母官,你可以无为,但不能无德。就因为对方承诺给白潭镇投建制药厂,你就可以混淆是非,甚至草菅人命我心眼很小,难以原谅你。”

    宣望军站在原地,愣了半晌,苏韬已经转身离开,上了越野车,等越野车离开不久,一辆浮山市纪委的公务车驶入白潭镇政府。

    当宣望军从派出所返回办公室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几个身穿制服的纪检人员。

    “宣望军同志,我们是市纪委的工作人员,如今怀疑你在近期的工作中出现了严重的危机行为,想请你配合我们进行调查。”为首的一人,一边展示自己的工作证,一边沉声说道。

    宣望军想要逃离,但双腿如同灌满铅块,寸步难移。

    后面一个公安系统的人员,抢先一步冲了上来,一把扣住了他的脖子,防止他试图逃走,另外一人默契地配合着,给他上了手铐。

    等宣望军被押送出政府大楼的瞬间,引来了不少工作人员的关注,大部分人的心中满是喜悦,因为宣望军这个霸道的镇长终于被调查了,这么多年来,因为他的私欲,没少影响政府的正常运作。

    一个年龄约在五十岁的中年人,此刻站在二楼,望着宣望军被押送到纪检公务车中,嘴角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旁边站着他的秘书,低声道:“冷书记,宣镇长这次走了,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了。从县里传来的消息,他得罪的是蔺家。”

    冷原摆了摆手,轻松地笑道:“准备车辆,现在去苗家村。”

    秘书微微一怔,很快明白他的意思,党委书记冷原虽然被宣望军给压制了好几年,但他也并非愚夫子,那个导致自己的政敌被双规的年轻人,肯定背景滔天,他一辈子之所以很难有存进,原因在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契机与正确的贵人。

    十年前,有个道士曾经给他算过命,前半生庸碌无为,后半生鹏程万里,命运的转机,就在那个贵人的身上。

    宣望军后台比自己硬,所以尽管自己是党委书记,对宣望军一直保持忍耐的态度。因为他信命,相信那个道士的判语,如今终于看到了曙光。

    ……

    颠簸了一阵,终于重新返回苗家村,水君卓因为太过疲惫,所以在这个过程中睡着了。她无意识地将头靠在苏韬的肩膀上,苏韬感觉面颊痒痒的,从水君卓的身上传来好闻的香味,不是化妆品或者洗护用品的味道,是一种源自本身的体香,让苏韬心中腾起层层涟漪。

    越野车停下的瞬间,水君卓也醒了过来,她下意识抹了抹嘴唇,羞涩地低下头,刚才睡得太沉,竟然流了口水,暗忖实在有点丢脸,抬头去看苏韬,发现他不以为意,心中也就安定了一些。

    苏韬拿到手机后,就给肖菁菁发了一条报平安的消息,随后又给晏静、蔡妍回复了消息,他知道自己出事,让不少人牵挂不已。

    肖菁菁站在村头张望,等苏韬落地后,突然冲了过去,扑在了苏韬的怀里,呜呜地哭泣起来,可见徒弟是担心坏了。

    水君卓下了车,见到这个场景,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暗忖自己是吃醋了。

    “这是我的徒弟肖菁菁,这位是水君卓,是她帮我脱困的。”苏韬和肖菁菁分开之后,分别介绍两人。

    肖菁菁回想刚才自己的举动,有点情不自禁,更有点太过冲动,往后退了一步,赧然道:“师父,幸亏你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言毕,她朝水君卓深深地鞠了个躬,“谢谢你救了我师父。”

    水君卓连忙摆了摆手,脸上堆笑道:“苏韬对我家有恩,这是我应该做的。”她仔细打量着肖菁菁的面容,唇红齿白,杏眼桃腮,咋尽管没有化妆,却透着一股清秀的气质,是地道的美人。她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苏韬身边还真不缺少女人,这让她心中泛酸。

    酸,也是爱情的一种滋味。

    苗中天听说苏韬安然回来,也是一路小跑着过来,抓住苏韬的手,感慨道:“谢天谢地,我今天还准备带着村民,去镇上讨说法呢。”

    苏韬暗叹了口气,苗中天低估了对方的能量,即使去派出所恐怕也是扑了个空,如果不是水家请蔺家出手,自己现在还在辰河市的第三监狱内。尽管只过了不到一日,但发生了太多的故事。

    “我想见见苗玉根!”苏韬说出了个让苗中天很意外地要求。

    苗中天想了想,叹气道:“成,我带你去!他虽然醒了,但受伤很重,现在躺在家里呢。”

    位于村外围的半山腰上,苗玉根自建的别墅内,苗玉荣看了一眼面目皆非的堂哥,暗自唏嘘不已,早在一日之前,他还看到苗玉根生龙活虎的,现在却躺在床上,自己之前想请他帮自己出头的事情,也成了泡影。

    “堂哥,你也太倒霉了!”苗玉荣摇头苦笑道,“你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

    苗玉根嘴巴动了动,他实在没有太多力气,从表弟眼中看到了不屑之色,伤害到了他的自尊心。他虽然身上的伤很重,但心里还是很清楚,这苗玉根恐怕在笑话自己,原本自以为报了个大腿,没想到遇见了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虽然出卖了那个救自己的年轻大夫,但苗玉根并不后悔,因为他了解汉斯的权势,如果自己不忍了那屈辱,遭殃的不仅是自己,还会连累到自己的家人。

    苗玉荣出了房间,见堂嫂柳叶蹲在厨房里熬药,从后面望过去,能够看到她不经意露出来的臀沟,那白嫩的腰肉和丰满鼓起的臀痕,看得他竟然起了反应。

    苗玉荣咳嗽了一声,柳叶回过身,嘴角勉强挤出笑容,道:“玉根,你出来了啊也就你愿意来陪玉荣说说话。”言毕,她抹了抹眼角的泪花,苗玉根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倒下了,柳叶顿时没了主心骨。

    苗玉荣下意识挠了挠头上的癞子,笑了两声,道:“我从小跟着堂哥屁股后面长大,他出了事儿,我怎么能不来看他。放心吧,虽然他倒下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指挥我来办事。家里还有我哩。”

    柳叶已经站起身,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总觉得苗玉荣这眼神有些不大对劲,朝着自己的胸脯狠命地看,暗忖这苗玉根怕是没安什么好心思,便道:“时候不早了,我等下还要出去请医生上门给玉根治病,就不留你吃午饭了。”

    苗玉根望着柳叶,瞅着她胸口两坨圆乎乎的肉球,越看心里越是火热,那长满的野草疯狂的冒着尖。

    家里只躺着个半死的苗玉根,自己此刻不妨试探一下柳叶,看看这骚堂嫂对自己究竟有没有什么意思,想到此处,苗玉荣往前走了一步,一把将柳叶给按在了锅台上,撅起嘴,就朝柳叶的脸上给亲了过去。

    柳叶被吓了一跳,虽说她跟过的男人不少,但都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人物,这个苗玉荣不过是个癞皮狗,竟然也想吃天鹅肉,她又气又急,怒声斥责道:“玉荣,你这是在做什么,给我松开手,离我远一点!”

    苗玉荣咧着嘴笑了笑,压低声音道:“好嫂子,你不要声张,家里可是有病人呢,如果被他听到,急火攻心,小心一下子死过去,那你可就成了寡妇了。”

    柳叶用力想要撑开苗玉荣,可惜毕竟是个女人家,哪里比得上苗玉荣兽性大发的狠劲,她只感觉下身一凉,棉裤已经被苗玉荣给褪下了半截,苗玉荣也解开了裤衩,将硬邦邦的恶心玩意,朝自己双腿之间直塞。

    柳叶泪水直流,暗忖自己也是命苦,竟然开门揖盗,把苗玉荣这狗东西给招了进来。不过,她又能怎么办呢

    丈夫躺在床上,成了个残废,自家跟村民关系不融洽,住在了半山腰,就是喊救命,也无人能应。

    “嫂子,你就放心吧,你配合我,让我就玩这一次,以后就是让我当牛做马,我也会愿意!”苗玉荣伸手摸住了柳叶胸前的硕果,声音颤巍巍地说道。

    就在柳叶动摇不定,准备妥协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从门口闪入,苗玉荣只觉得后颈一凉,然后轻飘飘地被抛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院角落的杂物堆里,晕了过去。

    “人渣!”刘建伟朝地上吐了口痰,望着柳叶裸露在空气中的下体,也是老脸一红,提醒柳叶道,“赶紧把裤子拉起来吧,你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