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77章 又多了份情债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步步高升番外十二:文凤师母篇《生命的种子》已经发布,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烟斗老哥”,查找历史群发消息,免费获得下载方式,本篇为烟斗最用心思的一篇番外,一万字有余,主要文凤的人气太高了,若有不妥,还请谅解。)

    清晨五点,水君卓、蔺方彬一行,经历不少困难,终于抵达位于郊外的第三监狱。

    蔺方彬偷偷看了一眼水君卓,面色苍白,但眼神清澈,明显是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支撑自己的身体,才会出现这样的状态。

    地方官员早已听说有重要的人物前来视察,组织好工作人员,整齐地站在院内,等车辆停下,蔺方彬和水君卓下车之后,所有的监狱工作人员整齐划一地敬礼。

    走在最前面的是辰河市政法委书记侯梁,迎上去与蔺方彬,赔笑道:“欢迎首长前来视察工作!”

    蔺方彬摆了摆手,沉声道:“我刚才已经电话跟你说明白了。我们此行不是来视察的,而是来接人的。”

    侯梁连忙点头,笑道:“明白。只是工作有点难办,他似乎不愿意出来!”

    蔺方彬微微一怔,望了水君卓一眼,水君卓主动道:“你们没有伤害他吧?”

    侯梁苦笑道:“哪能呢!”心中暗道,那人不伤害别人就好了。

    那些作恶滔天的暴力犯们现在巴不得苏韬赶紧出监,一个被打得胸部骨折,一个被弄成了急性肠胃炎,现在还在抢救中。

    水君卓以为这是监狱故意给出的借口,主动道:“他不愿意出来,那我进去接他。”

    穿过幽暗的长廊,水君卓有些心寒,任何正常人很难在这种环境中呆一夜。来到了后面的通铺,狱警连忙打开铁门,里面的场景让水君卓非常意外。所有的犯人围成了一个圈,双手搭在旁边人的肩膀上,场面极其诡异和奇怪,宛如邪教修炼什么大法一般。

    当然,有一个人比较特殊,他躺在床上,面朝墙壁侧卧,看上去睡得特别香甜。

    “苏韬,我来接你了。”水君卓清脆地喊了一声。

    水君卓心中有种感觉,苏韬一直等着自己的到来。

    苏韬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缓缓下床,笑道:“来得有点早啊!”他并非装睡,数了无数个一二一,直到半小时前,才有点困意,让暴力犯们勾肩搭背地围成一个圈,然后自己慢慢睡着。

    水君卓轻松地说道:“没办法,怕你出事啊!”

    苏韬望了一眼,围成一圈的暴力犯们,笑道:“放心吧,我运气好的狠,我的这些室友脾气都特别好。”

    所有的监狱工作人员表情都非常难看,这些暴力犯脸上都有伤,面颊高高肿起,明显是被人殴打所致。

    水君卓感觉有点滑稽,或许是发现苏韬没事,心情也变好了,道:“走吧,再怎么说,这里也是监狱!”

    苏韬披上了衣服,微笑道:“那咱们就离开吧。”

    没有过多的口舌,水君卓都来接自己了,他哪能还摆架子啊?

    他之所以拒绝姓郑的二级警司去更加舒适的地方休息,其实也是为了让水君卓见到自己的时候,内心更能接受一些。

    如果佳人千里迢迢而来,看到自己已经脱困,躺在休息室里跟狱警们相谈甚欢,她会有什么样的心情。

    美女救英雄,必须要营造一个潸然泪下的场面。虽说这些暴力犯们被自己收拾得很乖,但这鲜活的囚室场景,肯定能让水君卓觉得,此行是有价值的。

    “你把他们怎么了?”等苏韬出了囚室,后面传来一阵欢呼声,能让这些暴力犯无视干部们的存在,公然地咆哮,足见他们心中品尝了多少辛酸苦辣。

    “也没怎么,只是让他们做了一宿的俯卧撑而已。”苏韬如实地说道。

    “你怎么办到的!”水君卓选择相信苏韬这看似难以置信的答案。

    “当然是以理服人!”苏韬这次没有实话实说,自己若是说以暴制暴,那恐怕会吓坏妹子吧,“我浪费了很多口水,好不容易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他们按照我的要求,做了一夜的俯卧撑。”

    水君卓忍不住笑出声,想起蔺方彬还在旁边,连忙忍笑,样子非常可爱,“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蔺方彬大哥,你能够顺利地脱困,是因为他的帮助。”

    蔺方彬已经得知了昨夜囚室里发生的一切,暗忖苏韬还真是个人才,难怪水家会如此重视他,甚至连水君卓似乎对这小子还隐隐有好感。他淡淡笑道:“举手之劳而已,我刚才听说了,你也是惩恶锄奸,收拾了几个狱霸。”

    苏韬谦虚地笑道:“我也是无奈之举,在监狱这种环境中,如果你不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只会被人一踩到底。”

    蔺方彬点了点头,饶有兴趣地问道:“听说你是个大夫?”

    “没错,中医大夫!”苏韬微笑着回答。经过简单的沟通,他对蔺方彬已经有了初步了解,他来自于大家族,从小生活无忧,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曾经在欧洲呆过一段时间,没有当过兵,但体魄却不输给一般的精英战士,是个内外兼修的人物。

    蔺方彬微笑道:“像你这么年轻的中医很少见,这是个很难出头的职业。”蔺方彬有过国外生活经验,明显更相信西医。

    “任何职业都有难处,我相信中医会慢慢改变世人的想法。”苏韬不卑不亢地回答。

    蔺方彬并没有觉得苏韬反驳自己而觉得不高兴,反而觉得苏韬此人有意思,识人之能是优秀人的基础能力之一。在最短的时间内,辨别此人是龙还是虫,这是世家子弟都需要去学习的东西。

    蔺方彬刚才言语有攻击性,其实是更好地试探出苏韬的斤两,在他的意料之中,这个年轻的中医大夫果然不简单,难怪会让水老亲自给自己的爷爷主动打电话。

    “方彬大哥,虽然苏韬没事了,但事情还没有解决,我希望你能帮我妥善处理此事。”蔺方彬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冷色,“君卓,请你放心,既然那个老外不是什么好人,那我就要让他尝尝苦头。至于跟那老外有关联的人,我也会安排人处理。”

    水君卓由衷感激道:“谢谢你了。”

    蔺方彬淡淡一笑,道:“那个叫汉斯的老外,跟北战区那边有关联,处理的过程可能有些麻烦。”

    水君卓微笑道:“将他交给我们水家来处理就好,爷爷已经作了决定。”

    蔺方彬暗忖跟水君卓沟通没有丝毫障碍,轻松道:“那就这么安排吧,等抓到了汉斯,我会安排人送到淮南,任由你们处置!”

    “现在去哪儿?”水君卓突然停下脚步,柔声问苏韬。

    蔺方彬在旁边看得竟然一呆,有点想骂人的冲动,马蒂,这姓苏的小子,上辈子是做了多少善事啊,水家的宝贝公主,眼里完全只有他,让人羡慕得想要发狂。

    “我手机被搜了!得去白潭镇将手机给找回来。”苏韬想了想,“另外,我还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我陪你一起去!”水君卓垂下眼睑,有些幸福的说道。

    苏韬是个聪明人,之前水君卓对自己的情感隐隐约约、朦朦胧胧,此刻,他就是瞎子,也能感受得到,水家大小姐喜欢上自己了。

    他内心有那么一点负罪感,毕竟自己心里已经种下的种子太多,若再多了个水君卓,自己欠下的情债,又得增加了。

    ……

    汉斯睡在湛襄县最好的四星级宾馆的商务套房内,他发现自己做了个很奇怪的梦,那个叫做苏韬的年轻人,在自己的脑门上戳了无数个银针,让自己的头变成了一个刺猬。他从梦中惊醒,感觉喉咙发干,怀疑这会不会是因为被苏韬戳了一指的后遗症。

    外国人大多没有喝白开水的习惯,汉斯从卫生间接了一点凉水,漱了漱口,冰冷刺骨的感觉,让他清醒了不少,赶走了梦魇,不过嘴里残留着怪味,猪粪给他带来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手机响了起来,汉斯走过去接通了电话,发现是自己的上级兰格丽打来的电话,他掏了掏有点发硬的下身,暗忖身体不会骗人,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就是将兰格丽给搞上床。

    “亲爱的兰格丽长官,有何吩咐?”汉斯用德语略有些调戏地说道。

    “汉斯,你在哪儿?”兰格丽语气低沉,这让汉斯很意外,因为兰格丽在印象中是个充满风情的女人,她应当不会介意自己偶尔的莽撞。

    “我在巴蜀省,一个小县城。”汉斯微笑着说道,“这里的山水风景很好,尤其是空气很新鲜,我受够云海那糟糕透顶的雾霾了!”

    兰格丽没空更没心情和汉斯寒暄,沉声道:“刚接到的消息,你已经被盯上了,听我的命令,按照b计划,赶紧离开华夏,返回德国。”

    “嗯?”汉斯迟疑,困惑道:“我没听错吧,你让我回国?”

    兰格丽压着性子说道:“我很认真地告诉你,你已经被华夏军方给盯上了。你如果不想上军事法庭的话,就赶紧离开,如果你足够听话,还能够救你一命!”

    汉斯心情紧张起来,他知道华夏的军事法庭是什么情况,尤其对待自己这种间谍,不会给予任何的同情,即使自己在出国之前,接受过组织严格的保密训练,但华夏的刑法堪称全球最惨无人道的。

    “我能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吗?”汉斯压低声音,问道。

    “苏韬,那个汉州的年轻中医!”兰格丽叹气道,“我们低估了他的活动能力!”

    汉斯知道兰格丽没有开玩笑,他挂断了电话之后,就开始收拾行李,行色匆匆,以至于价值不菲的腕表落在盥洗台上,也忘记带走。

    就在汉斯离开酒店的半个小时之后,两辆黑色的防弹车停下,从后面走下端着枪械的特警,他们面带口罩,冲进了酒店。在来临之前,他们已经研究过了战术,留下两人守着电梯,另外几人从楼梯爬上了汉斯及雇佣兵所住的楼层。前后不到十几分钟,特警们就冲入了汉斯及雇佣兵租住的房间。

    “报告首长,任务执行失败,首要目标逃离,次要目标被逮捕。”特警队长用枪指着一名赤身裸体的雇佣兵,言简意赅地汇报道。

    “扩大搜索范围,一定要抓到他。此人是极其危险的人物,通知全省警方配合搜查,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此人。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允许击毙。”蔺方彬缓缓吩咐道。

    “遵命!”特警队长收起了通讯工具,立即作出指示,整个巴蜀开始沸腾起来,汉斯进入了黑名单。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