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76章 这么多肉靶子
    淮北合城,佘薇的住处,一样灯火通明。

    坐在大厅内,蔡忠朴正在泡茶,他递了一杯给蔡妍,见女儿表情紧张,心疼地说道:“妍儿,已经通知晏静,以她的能力,应该能帮助苏韬脱困。”

    蔡妍推开茶杯,叹气道:“爸,我要去巴蜀!我不能在这里干等着。他肯定是被陷害的,我要去帮他。”

    蔡忠朴瞧出自己女儿对苏韬一往情深,这也难怪,在自己身陷囹圄的时候,是苏韬从旁相助,如今苏韬出了事情,又如何能坐以待毙。蔡忠朴思忖良久,点了点头,沉声道:“那行吧,我陪你一起去。”

    佘薇在旁边见这对父女如此,也是暗自唏嘘,其实她心中一样着急,自己也同样亏欠着苏韬的人情。不过,她相对冷静一些,耐心地劝说道:“你们不要着急。首先,对于巴蜀,你们是两眼一抹黑,去了的话,能起到作用吗?其次,晏静肯定有自己的安排,在她的心中,苏韬的份量很重,她肯定会出手的。”

    蔡妍咬了咬红唇,叹气道:“我也不能干等着吧?”

    佘薇站起身,坐到蔡妍的身边,轻轻地拉起她的手,安慰道:“听我的话,再等等消息,相信很快会转危为安。”

    蔡忠朴脸上挤出笑容,也安慰起女儿,“苏韬那小子,就是个人精,无论到哪里都不会吃亏的。他身手那么好,还有医术傍身,如果少了我们,还会更加自在一些。”

    蔡妍恨自己无能为力,她心中也有了更多的打算。

    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过于弱小的缘故,如果自己和晏静一样,拥有庞大的势力,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只能坐着干着急。她从来没有过像这样迫切地希望自己变得强大。

    人贪恋权力和金钱大多出自本能,但蔡妍不一样,她为了一个男人才想要强大自己。

    因为她知道,自己喜欢的男人,他有自己的雄心,未来会做出惊天动地的事业,自己只有强壮自己,才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

    水君卓得知苏韬出事的消息之后,立即订了从琼金抵达巴蜀的最快航班,但到了容州市,已经是深夜两点多。

    阿军直接从琼金出发,比水君卓更早一步抵达容州,在出站口接到了水君卓。

    阿军看了一眼水君卓,经过旅途颠簸,她脸上尽是憔悴之色,但眉眼间充满了坚韧。

    “人怎么样了?”水君卓走得匆忙,连行李箱都没有来得及带,只随身带了一个红色的皮包。

    “已经被送入省第三监狱。”阿军皱眉叹气,“对方的势力很庞大,动用了不少资源,有点措手不及。”

    “监狱?”水君卓眼中不安之色闪烁不定,“理由呢?”

    阿军苦笑道:“他在拘留所动手打了人。”

    水君卓困惑道:“按照他的心智不会这么做。”

    阿军发现水君卓的步频很快,这也间接地说明了水君卓心中的担忧,在自己的印象中,水家千金永远不慌不忙,是那种恬淡如水的性格,由此可见,苏韬在水君卓心中的份量很重,难怪老爷子会将这个消息通知给她。

    “对方设下了个陷阱,安排两名地痞进入派出所准备对他动手,结果他反抗,将两人打晕了。”阿军对情况了如指掌,也间接地说明了水家无所不在的眼线与势力。

    “既然明知这些,为什么不直接介入?”水君卓很少会这么生气地说话。

    阿军顿了顿,提醒道:“这里不是淮南,而是巴蜀。”

    尽管在巴蜀也潜伏着水系的力量,但还是要保持低调行事。

    “请帮我立即联系蔺家!”蜀中蔺家的地位,犹如淮南水家,水君卓知道想要尽快地解救苏韬于困局,必须要与蔺家联系。

    “老爷子已经跟蔺家人沟通过,而且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阿军叹了口气。

    “联系吧,快一点,可以让他少受点委屈。”水君卓毅然地决定,她已经不顾及基本的礼仪。

    阿军在离开琼金之前,水老曾经要求过自己,一切听从水君卓的安排和指示,对于军人而言,服从命令是天职,所以他立即用手机拨通了蔺系某个特殊部门的联络方式。

    一通深夜电话,惊扰了无数人的美梦。

    然而,水家的面子还是足够大的,水君卓作为水老的嫡孙女,有资格在深夜敲响蔺家的大门。

    蜀中蔺家比想象中要奢华,高门大宅,整座山就是它的后花园,因为是水君卓到来,所以蔺家派出了同辈进行接待。

    坐在会客厅内,水君卓没有碰沏好的浓茶,开门见山,“方彬大哥,我也不绕弯子了。深夜前来打扰,是希望你能帮忙救一个朋友。”

    蔺方彬放下茶杯,微笑道:“君卓,几年不见,你的脾气变得急躁了不少。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已经知道了。凭水、蔺两家的世交,我怎么可能不施以援手呢?”

    水君卓松了口气,道:“谢谢方彬大哥!”

    蔺方彬摆了摆手,哈哈大笑道:“我比较好奇,这个叫做苏韬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让君卓你如此紧张。”水君卓在他们这一代圈子里的名气可是不小,如果自己年轻个七八岁,肯定也会主动追求这个才貌双全,口碑极佳的是世交之女。

    水君卓见蔺方彬如此爽快,也就不隐瞒,道:“他是我爷爷的救命恩人,前不久我爷爷得了怪病,结果被他妙手回春给治好了。”

    “哦?”蔺方彬惊讶道:“原来是个大夫!”

    水君卓微笑道:“是一个心地善良,很有正义感的医生。所以他这次深陷困境,一定是遭到了别人的陷害。”

    “你不要着急!”蔺方彬摆了摆手,“只要人在巴蜀,我保证他不会有任何问题。”

    水君卓犹豫片刻,沉声道:“方彬大哥,我现在想去第三监狱,亲自去接他。”

    蔺方彬愕然无语,半晌才回过神来,朝水君卓点了点头,唏嘘道:“看来在小妹的心中,他不只是水老恩人这么简答啊!”

    水君卓面颊一红,感觉心脏急速地跳动,她自己这么主动,落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样的意义。

    人一旦陷入爱情,就会心性大变,原本内敛稳重的人,会因为荷尔蒙的刺激,做出出格的行为。

    水君卓知道自己现在的一些行为不可理喻,但她心中牵挂着那个阳光的青年,所以选择不顾及别人看待自己的眼神。

    水君卓心怀坦荡,自己就是承认了对苏韬有好感,那样如何?所以她不忌惮世俗对自己的眼光。

    从容州市到辰河市,一路都是蜿蜒曲折的山道,即使是技术很好的老司机,车速也不敢开得太快。当抵达辰河市的时候,晨曦已微露,天空已经泛白。

    水君卓心焦如焚,一夜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蔺方彬瞧出水君卓的不安情绪,也是挺意外,所以拨打了好几个电话,安排辰河方面的人手进行协调。

    消息很快传到了第三监狱,郑队接到指令时,整个人都惊呆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了救那个新进来的小子,威震巴蜀的邻家,竟然亲自安排重要人物前来。

    郑队心情忐忑不安,既感觉担忧,又感觉庆幸。幸亏黑皮得了急性肠胃炎,否则的话,苏韬若是受了什么伤,肯定要出大事。

    再次来到那个通铺囚室,铺上的罪犯们,还是保持着俯卧撑的姿势。

    郑队脸上堆满笑容,低声道:“苏韬先生,您好,刚才得到消息,你可以出去了。”

    听郑队这么说,那些罪犯心中狂喜,这个新来的变态,终于要走了。如果继续这么让他们做俯卧撑,小半年积攒的那些能量,那得全部被折腾没啊。

    “现在几点?”苏韬分析,应该是水老那边动用了人脉关系,否则起码得等到明天,才会有消息。

    “凌晨三点!”郑队恭敬地回答。

    “凌晨三点,外面黑灯瞎火的,你让我去哪儿呢?”苏韬对这个二级警司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他看得出来黑皮是受到他的指使,才准备对自己下手的。

    “你可以去我们的值班室休息。等到明天天亮,就会安排送你离开。”郑队补充道:“值班室有床铺,比这里干净和整洁。”

    “不好意思,相对而言,我还是喜欢躺在这里。”苏韬习惯性地拽起来。

    郑队哭笑不得,低声道:“这样会让我们有些难做啊!”

    “你终于明白了啊?我就是想让你难做!”苏韬闭上了眼睛,对郑队置之不理。

    这让郑队可急坏了,他也意识到,苏韬现在是油盐不进,摆明着要让自己下不了台。

    他干狱警这一行也就几十年,第一次遇到这种强横的犯人,也是有苦说不出。只要进了这里,所有人都希望获得自由,但苏韬不一样,他仿佛很享受现在的感觉。再仔细看看暴力犯们的表情,他能也理解了。在这里,他很惬意,这些暴力犯都被他打服了,苏韬难得有机会,找到这么多肉靶子,发泄一下心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