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75章 一二一俯卧撑
    “郑队,黑皮弄的动静也太大了一点吧。八一?bsp;   不远处的暴力犯囚室,传来苏韬的求救声之后,就开始动静不断,不时有令人感觉毛骨悚然的惨叫声传出来。其他囚室的犯人都在关注着那里的动静,暗忖新来的囚犯也不知道得罪了谁,这得遭多少罪啊。

    “没事,有人传过话,只要让他残了,给这个数字。”郑队比划了个手势,竖起了三根手指头。

    他肩上挂着一毛二,二级警司,是中队副队长。

    “三万?”年轻狱警低声试探道。

    郑队咧嘴笑了笑,没有直言,人要留个心眼,这种潜规则还是不要说明,如果狱警拿住自己这个作为把柄要挟自己,那他可怎么办,“关键不是钱的问题,有人打了招呼,咱们必须得帮忙。这些进监狱的犯人,都不是善茬,尤其是新人,你不给他几分颜色,他以后如何乖乖配合我们的工作?”

    年轻狱警点了点头,笑道:“还是郑队有经验。”

    郑队点了点头,侧耳仔细分辨片刻,沉声道:“不过,这黑皮也闹得太凶了一点,有一个小时了,人会不会被打死?”

    “还在折腾,说明人肯定没死。”年轻狱警叹了口气,也是隐隐有些担忧。

    郑队摆了摆手,道:“咱们监狱每年都有死亡指标,大不了算他一个名额好了。”

    年轻狱警想了想提醒道:“新来的人好像还没有判刑,只是地方派出所觉得比较危险,暂时关押在我们这里而已。流程上会不会有问题啊。”

    郑队摸着胡渣琢磨了一下,现那边没有了动静,叹了口气道:“走吧,咱们去看看情况,人如果死了,的确有些麻烦。”

    如果换做几年前,网络媒体没有这么达,监狱里因为意外死了未判刑的嫌疑犯的事情,也没有少生过。但现在上面抓得严,如果被曝光了,那还真不是小事。而且,那人还是个外地佬,身份底细都不明确。

    两人重新来到了那个囚室通铺,打开铁门之后,郑队皱了皱眉,扫了一圈,问道:“怎么一回事?”

    所有人都正面趴在自己的床铺上,双臂撑着身体,看上去在做俯卧撑。

    “报告,我们在锻炼身体。”其中一人如同见到救星一样,眼泪横流的解释道。

    犯人之间有自己的原则,相互之间有争斗,不能捅到狱警那里去,否则的话,以后在监狱里就没法混了,会被人排挤甚至打压,遭得罪更多了。

    “大晚上的不睡觉,锻炼什么身体?”年轻狱警沉声道,“你脸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

    “报告,刚才摔的!”那个犯人连忙解释道。

    “都给我安稳的睡觉。”郑队不满地摆了摆手,吩咐道。他现有点不对劲,困惑道:“黑皮呢?”

    “黑皮,晕过去了。”有一人轻声汇报。

    郑队凑过去望了一眼,黑皮闭着眼睛,脸色白,口吐白沫,趴在角落里,看上去有进气没出气,快要不行的样子。

    “怎么回事?谁弄的!”郑队火冒三丈,在众人之中扫了一圈,落在苏韬的身上,这事儿肯定跟这小子逃不了干系。

    苏韬大喇喇地站在床铺旁边,见郑队望向自己,淡淡说道:“干部,他是得了急性肠胃炎,应该是昨晚的伙食有问题,有些东西不太卫生导致的。”

    “我问你了吗?”郑队瞪了他一眼,“吃饭的那么多人,怎么偏偏他出了问题?是不是你干的,老实交代?”

    苏韬摇了摇头,轻松地笑了笑,道:“领导,我是个大夫,他有没有病,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送他去检查,如果我错了,你再批评我!”

    郑队面色一沉,暗忖这小子还真够牙尖嘴利的,难怪外面有人要整他,他就不是个省油的灯。黑皮在监狱里混了这么多年,人来人往,从来没有吃过亏。

    “建议赶紧让医生来给他看看,不然他恐怕会死。”苏韬虽然觉得像黑皮这样的恶人,死不足惜,但还是提醒道,“另外,那个瘦子刚才从床上摔下来,不小心断了肋骨。”

    “赶紧通知医务室。”郑队恶狠狠地瞪了苏韬一眼,主要苏韬现在还没被判刑,作为监狱的工作人员,你不能亲自动手打他,自己动手那是最愚蠢最不智的行为,指不定影响自己的前途,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心中暗下决心,就让你得意一个晚上,看明天怎么收拾你。

    医务室的值班人员将黑皮给带了出去,经过检查之后,确诊是急性肠胃炎,这结果让郑队微微感到惊讶。

    对于苏韬而言,真想让一个人痛不欲生,又不留下蛛丝马迹,只需要巧妙利用自己的医术就可以了。

    监狱食堂,狱警和罪犯的伙食是分开的。罪犯的伙食卫生标准的确要糟糕很多,黑皮是暴力犯中公认的老大,他吃的饭菜会比其他人更多更加丰盛,久而久之,这肠胃里积累的病菌就更多一些。

    苏韬用直点压了他脐上四寸的中脘穴,如果有肠绞痛的话,可以挤压中脘穴,缓解疼痛,但如果像苏韬这样的中医高手,用特殊的手法,也可以毁坏他肠胃的消化功能。当他的肠胃免疫系统失去平衡,如此一来,积压在他体内的病毒恶化,就会形成急性肠胃炎。

    如果苏韬换做其他没有自保能力的人,恐怕遭殃的就是自己了。苏韬是个好医生,但他绝对不是个烂好人,尤其是刚刚救了苗玉根,转眼就被他出卖,心中藏着一股闷气。黑皮正好送上门来,苏韬知道能在监狱里称老大的,都不是什么善茬,所以就弄点苦头给他吃吃。

    所以千万不要得罪一个神医,他有办法救人,也能伤人于无形。

    狱警们离去,犯人们经过苏韬的收拾,都知道察言观色,知道这暴力犯囚室的老大换人了。因为刚才苏韬要求他们做俯卧撑,所以不需要苏韬指挥,全部趴在自己的铺位上,重新摆好了指示。

    苏韬满意地点了点头,喊了一声,“一”,暴力犯们手臂弯曲,身体贴了下去,他很快又喊了一声“二”,暴力犯们咬着牙,手臂撑着身体,匍匐上来。

    苏韬躺在铺上,望着黑黢黢的天花板,嘴里喊着“一、二、一”,就像是自己小时候每次失眠,都会这么数数,但不知为何,他却是越喊越清醒。

    无眠之夜,会有人牵挂着自己吗?

    应该有很多!

    不好意思,又让你们担心了。

    苏韬甜蜜且愧疚地自责着。

    ……

    金泰湾家园,位于中心的晏宅依然灯火通明。

    晏静坐在沙前,面色凝重地望着手机,她正在等待电话。终于屏幕亮了起来,她接通之后,平静地问道:“怎么样了?”

    “人已经被送到省第三监狱,因为时间太晚,我没有办法立即找到他,还请见谅。”唐虎顿了顿,轻声道:“不过,事情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复杂,似乎有其他一股势力,也帮助他。”

    唐虎自己用心栽下去的棋子,虽然这么多年展得不错,但毕竟远在巴蜀,远远不能与自己在淮南的实力相提并论。

    “哪方势力?”晏静困惑地问道。

    “巴蜀蔺家已经接到指示。”唐虎在巴蜀经营多年,他的耳目很多,尤其是在军方,有不少关键力量,“似乎是淮南的水老亲自给蔺家老爷子通了电话。不过毕竟时间太晚,指示没有那么快到位。”

    晏静心中安定了不少,沉声道:“不管是否有其他的力量试图帮助苏韬,你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将他救就出来。另外对于陷害他的人,我也希望你找到他。”

    唐虎微微一怔,提醒道:“静姐,为了进入巴蜀江湖,我们准备多年,一旦你这么做的话,我或许就会暴露了。”

    晏静叹了口气,突然声音变得柔和起来,“虎子,他对我很重要,对我女儿也很重要。”

    唐虎显然没想到一向以毒辣著称的晏静,会在自己面前流露出真感情,他触动的同时,也满是羡慕,感慨那个叫做苏韬的臭小子,是多么的幸运。在敌人的眼中,晏静是个可怕的女魔头,但在同伴眼中,晏静是个值得托付、讲义气的大姐。

    “静姐,你放心吧,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唐虎沉声道,“第三监狱里有我的弟兄,我已经安排人通知到位,先保证他在监狱里不会受到任何委屈。至于任何救出他,我会竭尽全力。”

    等唐虎挂断电话,晏静缓缓吐出一口气,她知道刚才自己的表现,让唐虎失望了。但她并不后悔这么做,原因很简单,是苏韬重新在迷茫的世界中,让自己重新找到人生的价值。

    她曾经一无所有,所以做事可以不计后果,但如今她拥有很多珍贵的东西,就需要权衡,需要放弃一些其他东西。

    虽然会打破原来的计划,或许会损失惨重,但她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