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74章 名医的铁窗泪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个冲进来的壮汉,是汉斯用钱收买来的打手,都是当地游手好闲的混子。揍个人,就能拿到十张红票子,这活儿听上去就很舒服。等来到目的地之后,两人又被震惊了,他们没想到可以大摇大摆地进派出所的拘留室揍人。

    这意味着什么?揍人是得到当地派出所的默认的,当真是闹出人命,也不用自己担责,有人会把事情给抗住,因此两人就毫不留情,呼起棍子,就招呼上去。

    棍子来势凶猛,专门朝自己的脑门打,一棒子下去,基本就会脑震荡,这两人下手可真黑真狠的。

    苏韬皱了皱眉,暗自叹了口气,心中有些失落,两个华夏人被德国人收买,对同胞痛下杀手,这显然是一件让人恨铁不成昂的事情。

    不过,未能如愿,苏韬虽然手上戴着手铐,但对付两个混子不在话下。

    率先上来的混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下巴遭到重击,失去了意识。另外一人发现不对劲,准备回撤,腹部遭到踹击,随后被飞踢了面门,靠在墙上也晕了过去。

    苏韬发现跟燕无尽习武之后,自己运用身体穴位潜藏的力量,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这些人都是被利用的,所以苏韬也只是略惩小戒而已。

    又过了片刻,拘留室的门被打开,走进一个民警,瞧见了昏在地上的混子,吓了一跳,连忙退了出去,将门给锁好,向上面汇报情况去了。

    苏韬无奈叹了口气,对自己的看管,恐怕也要提升级别,不仅仅是用手铐这么简单了。

    门再次被打开,有人端着枪指着自己,沉声命令道:“不要动,举起手来!”

    苏韬如实举手,旁边有民警冲了过来,连忙按住了苏韬。

    苏韬感觉小腹不停地传来痛感,闷哼了一声,这些民警将自己当成了暴力犯,所以在擒拿自己的过程中,手上的小动作也没有停歇。

    “杨所长,这里恐怕关不住他啊。”其中一个民警低声建议道,“要不将他送到第三监狱去吧?那里更加安全。”

    杨所长点了点头,复杂地看了一眼民警,低声道:“行,那就送到第三监狱!”

    杨所长见苏韬并没有反抗,让人将那两个混子给拖了出去,随后拨通了第三监狱的电话。巴蜀省第三监狱是靠近白潭镇最近的监狱,里面关押着许多重刑囚犯,看守力量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

    半个小时后,防弹运囚车驶入派出所,从车内走下荷枪实弹的狱警,将苏韬从拘留室内给押送出来。

    坐在不远处,一辆越野车内,汉斯剪开了雪茄,用打火机点燃后,悠闲地吞吐着烟雾。

    一切如同自己的计划在行走,这还只是第一步而已。

    等警笛声渐渐远去,汉斯拨通了一个号码,问道:“安排妥当了吗?”

    对面狞笑一声,“老板,只要把钱给到位,那群狠人啥事都敢做,别说整一个人了,就是要他的命,也不在话下。”

    ……苏韬坐在押送车内,被狱警用枪给顶着腰肢,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变成罪犯,被押送到监狱里,自己这辈子虽然偶尔做事缺德,有些阴险和小贱,但总体而言,功大于过,是个有责任感的好公民。

    当然,他的心情也没有那么悲观,主要是因为他问心无愧,外面那么多人关注自己,脱困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而且,他觉得,这次进监狱之行,也是一次难得的经历,等到自己功成名就,想要出书立传的哪一天,一定要把这段故事记录在里面,一代名医曾经被诬陷,在监狱里待过,那又得增加不少传奇色彩。

    事情越往坏处发展,苏韬反而觉得越是放松,对于收拾汉斯这种高水平的对手,如果你不把事情闹大,很难引起重视。

    在他看来,汉斯看上去很聪明,但事实上也是在一步步地自掘坟墓。当然,从目前的状态来看,自己的处境很糟糕,汉斯成为了赢家。

    最郁闷之处,就是刚才在拘留室被按住时,被那几个民警捣了几下黑圈,虽然谈不上重伤,但内心凉飕飕的。对于基层派出所的现状,他真的感觉十分无奈和失望。

    苏韬也能明白,自己受到这种待遇,主要一方面自己是个外地人,如果在汉州,他不可能遇到这种事;另一方面有汉斯和镇上某些官员的授意,那些人才是幕后的操纵者。

    巴蜀省第三监狱,位于三十公里之外的辰河市,等抵达监狱,已经是深夜十点,周围荒无人家,冰冷的建筑物静静地躺在那里,高大的水泥墙拉着电网,漆黑的铁门在灯光的照射下发亮,如同鳄鱼的血口,旁边有一个小门,那里是供工作人员出入的通道。

    射灯打在苏韬的身上,他下意识地朝上方望去,武警背着枪械,站在远处岗楼上,冷酷地扫视着院内。在现实的生活中,囚犯想要越狱完全不可能,除了巡逻的武装力量之外,还有犬吠声,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措施,使得氛围显得静谧、肃穆及森然。

    经过简单的交接,苏韬被一个看上去三十岁不到的狱警给领了过去。

    狱警个子不高,约莫一米六八,但身材粗壮,走路的时候,摆着膀子,如同螃蟹一样,横行无忌,暗示这里是自己的地盘,无论你在外面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在这里必须要服从自己的管教。

    苏韬跟着狱警往里走,悠长的走道,只有昏暗的灯光,监狱实行统一的作息安排,这个时间点,所有的囚犯都已经睡觉了。

    狱警走到长廊的尽头,开了一间门,苏韬朝里面望去,是一个大通铺,就跟澡堂的大厅一样,躺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尽管不少人听到了动静,但没有人敢冒头张望,毕竟这里是监狱,他们早已习惯了里面的规矩。

    这么晚了,还有狱警送人过来,肯定是新收进来的犯人。

    狱警指了指其中一个空着的床铺,低声道:“这就是你的铺了!”

    身后一人用力一推,苏韬往前踉跄了两步。

    狱警准备离开,临别的时候,掏出了警棍,在通铺右前方的位置上敲了敲,然后咣当一声,关上了外面的铁门。

    囚室的味道很浑浊,空气的味道不太好闻,苏韬躺下没多久,大约是估计狱警已经走远了,本来安静躺在铺子上的犯人们突然跳了起来。这些人生龙活虎,哪里还有刚才假睡时的样子。

    “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刚才被警棍敲了床边的中年人凑过来,淡淡地问道。

    “苏韬!”苏韬如实地回答。

    “犯了什么事儿!”中年人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继续问道。

    “被人冤枉的!”苏韬看上去很顺从,二十岁的年轻人,眉清目秀,落在犯人的眼中,一看就觉得是个嫩犊子,没经过市面。

    “吗的,被关在这里的兄弟们,有几个不是被冤枉的啊!”光头没好气地笑骂。

    刚才狱警在自己床头敲了三下,他是个老鸟,知道其中的意思,让自己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家伙,不要闹出人命就行。光头外号叫做黑皮,是第三监狱的老大之一,原本杀了人,被判死刑,后来有立功表现又改成了无期,最近无期徒刑刚又改成了三十年,能不断地减刑,原因在于他会做人,与狱警们关系都不错。

    这个囚室是专门关押暴力犯的,新人进来之后,都交给黑皮进行调教,以恶管恶,是监狱常见的一种方法。

    不过,狱警刚提示的那两下,也是很不常见的,说明新来的这个人在外面得罪了人,狱警要他格外的招呼。

    “黑皮哥,这小子长得真嫩,给我玩玩吧!”旁边有个骨瘦如柴的瘦子凑过来,笑嘻嘻地说道。

    “嗯,随便玩,别弄死了就行。”黑皮拍了拍瘦子的肩膀,往后退了一步,感觉监狱里因为这个新人的出现,多了不少乐子。

    瘦子指着两个人,咧嘴笑道:“给我按住他的手!”言毕,就朝苏韬走了过去,准备扒苏韬的裤子。

    苏韬想骂脏话,让这家伙真摸到自己一下,那得恶心一辈子啊。

    不过,瘦子还没近身,就觉得人飞了起来,压在坐在对面床铺上抽着烟看戏的观众,引起一阵乱叫。

    等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苏韬快步走到铁门边,捏着嗓子大声地叫道:“有没有干部在?赶紧来人啊,打人了啊!”

    监狱里的囚犯称呼狱警,一般会有三种喊法,管教、干部或者政府。苏韬选择喊第二种称呼,这也间接说明,他对监狱并不是特别陌生。

    黑皮目瞪口呆,望着苏韬在尽情的表情,这小子在做什么?哪里是害怕?根本是在试探外面的反应。

    果不其然,外面没有任何动静,死一般的寂静。

    苏韬缓缓转过身,用手指压了压骨关节,耸了耸肩,望着一群呆若木鸡的暴力犯,露出一副很拽的模样。

    黑皮走到瘦子的面前,看了一眼,手臂被折成了诡异的弧度,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他突然感觉到双股打颤,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年轻人根本就不是嫩雏,刚才看上去乖巧的样子,完全就是装出来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