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69章 乡吟野火烧天
    ,。

    苗玉荣走了半个小时路,才趁黑摸到了堂哥的家里,比起自己家的破瓦房,苗玉根过的光景,和苗玉荣一个是在天上,一个是在地下。

    苗玉根的房子是三层楼的别墅,房顶是红色的琉璃瓦,屋檐两条彩龙各占一边,极其威武霸气。虽然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十里八乡的村民们大多早早休息,但苗玉根家门口的灯光亮着,照的很远。

    苗玉荣在院外喊了两声,院内的大狼狗咆哮起来,吓得他连忙噤声,过了几分钟,苗玉根的媳妇柳叶摇着丰硕的臀来开了门,笑着与苗玉荣说道:“原来是玉荣啊,这么晚了,有啥事吗?”

    苗玉荣每次看到柳叶就觉得呼吸急促,这女人刚嫁到村里来的时候,又瘦又黑,比起自己的老婆樊梨花要差多了,但这几年随着玉根混得越来越好,柳叶整个人就跟发芽开花一样,干煸的身材变得丰腴动人,胸口的那对丰满的奶子,每次让他见了,就会有极强的反应。===进击的巨人漫画/jd106/===。

    “我想找玉根,有点事情求他!”苗玉荣有点不敢看柳叶,低声道。

    柳叶瞧出了苗玉荣的羞涩,心里也是一阵得意,女为悦己者容,苗玉荣当初娶樊梨花进门的时候,可是十里八乡的新闻,都说苗玉荣修了十八辈子的福气,才能娶回来樊梨花这个大美人。

    结果又怎样,如今柳叶成了苗家村公认的大美人。那樊梨花早就被贫困的生活拖累,变成了庸俗的老女人。

    在城里流行这么一句话,没有丑女人,只有不会化妆的懒女人。柳叶虽然底子不大好,但玉根有钱之后,她就给自己的身体进行了投资。比如开了眼角,垫了下巴,隆了鼻梁,至于胸口那饱满起来的奶子,里面加了一些料,再用很贵的胸衣一托,就挤出了巍峨,在加上平时多注意化妆、补妆,整个人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今天家里有客人,你进来吧,我带你去书房等他。”柳叶摇着那丰腴的臀,一摇一摆,极尽风情。

    玉根就是混得好啊,还有什么书房,这都是有钱人的生活情调啊。苗玉荣跟在身后,吞了几下口水,暗忖这样的女人,如果让自己睡一晚上,那该是什么样的滋味。

    樊梨花没跟自己打招呼,偷偷带着女儿出山治病,苗玉荣就一直没有过正常的性*生活,村里的张寡妇跟好几个光棍勾搭,自己就是想泻火,也得轮着来,见到柳叶之后,身体忍不住有了反应。

    柳叶也是过来人,见苗玉荣夹着双腿走路,暗自好笑,如果换做几年前,玉根还没发家的时候,她或许还愿意搭上苗玉荣,尝尝这个无赖的滋味,但现在她的身份不一样,选择男人的眼界,也格外高。在柳叶的心中,苗玉荣也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形象。

    “玉根今天见的是啥客人啊?”苗玉荣试探地问道。

    “是个外国人!从云海来玩的!”柳叶给苗玉荣泡了一杯茶,自然没有什么好茶叶。

    苗玉荣走了半天路,也觉得口渴了,泯了一小口,唏嘘道:“玉根就是混得好啊,竟然还跟云海的老外搭上关系了。”

    柳叶摆摆手,微笑着解释道:“主要玉根跟白潭镇的宣镇长关系好。老外是个商人,想要对白潭镇进行投资。所以宣镇长就让玉根帮忙招待老外。”

    苗玉荣对柳叶比了个大拇指,啧啧赞道:“玉根越来越有出息了!”

    柳叶点了点头,苗玉荣一只手插在兜里,笑问:“是不是有点冷啊,我开空调吧!”

    苗玉荣在电视里见过空调,只见柳叶用涂着指甲油的指尖,摁动了开关,空调发出滴的一声,很快机身吹出热乎乎的暖风,让苗玉荣又是暗自羡慕了一番。

    柳叶很享受苗玉荣的眼神,她以前也尽过苦日子,如今苗玉根能够有现在的造化,跟自己的付出也有关系,如果不是自己善于逢场作戏,苗玉根哪能爬得那么快?

    与苗玉荣闲话了一阵,其实柳叶并不关心苗家村的那些琐事,她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是半个城里人了。

    隔壁传来了喊自己的声音,柳叶就走了过去,未过多久,苗玉根走了过来,给堂弟递了一支烟,笑问:“说吧,遇见了啥麻烦?”

    苗玉荣垂头丧气,将樊梨花给自己女儿治病,回来之后,连家门都不归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麻痹的,竟然让外地来的野男人,打了我和我娘,这事儿你说我能不能忍!关键二叔,还帮着那群外地佬。”

    苗玉根听到二叔的名字,皱了皱眉,冷哼一声,道:“二叔,年纪那么大了,还喜欢管闲事。”

    苗玉荣知道苗玉根与二叔有过节,当年他偷了村委金库,被二叔发现之后,差点没把他给打死。于是,他继续撺掇道:“看二叔的意思,恐怕想把村里的山林卖给那几个外地佬。”

    苗玉荣也是猜测的,不过他竟然猜到了一小半,也算是歪打正着。

    “啪!”苗玉根用力地拍了一下大腿,骂骂咧咧道,“苗中天这个龟孙子,凭什么他来做这个主?苗家村的山林,我准备全部拿下,到时候全部作为石料厂的采石基地呢!”

    苗玉荣听说苗玉根这么说,一脸惊喜,道:“玉根哥,你真准备在苗家村建厂?”

    苗玉根皱了皱眉,咳嗽了一声,道:“金田村那边的石料厂,我不过是管事的,但我从不能一辈子给人打工吧,手里有了存钱,准备自己单干。”

    苗玉荣低声道:“那我是不是能跟你混啊?”

    “当然可以!你是我亲堂弟,石料厂建成之后,我需要能够信任的人,所以你在我物色的人选之中。不过,真进了石料厂,你可就不能像现在这样,整天无所事事。”苗玉根微微一怔,自己也不是没有帮苗玉荣介绍过工作,只可惜这苗玉荣是贴不上墙的烂狗屎,仔细想想,暗忖这苗玉荣或许对自己拿下山林有利用之处,“事情我已经明白,放心吧,明天我就安排人将那几个外地佬赶出村子。”

    “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一定加倍努力,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苗玉荣见时间不早了,连忙站起身,朝苗玉根鞠了个躬,“堂哥,感谢你的帮忙。”

    苗玉根将苗玉荣送出了院子,让苗玉荣意外和失落的是,嫂子柳叶没有出来送自己。他回家的路上,心中如同长满了野草,脑海中满是苗玉根的承诺,及堂嫂柳叶动人丰腴的倩影。

    苗玉根目送苗玉荣消失在视野中,站在门口叼起一根烟,然后转身望了眼别墅阁楼三层,昏黄的灯光虽然隔着窗帘,但朦胧的黄光穿透而出,异常的刺目。

    苗玉根咧嘴笑了笑,扔掉了半支烟,朝田野里走了过去。

    三楼房间内,柳叶从浴室里走出,她站在原地打了个转,朝坐在不远处喝着红酒的外国人抛了个媚眼。她觉得这个外国男人,还算顺眼,长得挺英俊。

    “我叫汉斯!”外国人放下酒杯,从上往下打量着这个充满华夏乡村野趣的女人,有钱有势,在华夏遇到的女人并不少,但像柳叶这样能让自己兴趣盎然地欣赏她略显笨拙的表演的,却不多。

    怎么说呢,女人透着股乡野味,能让人拥有原始的欲望。

    汉斯放下了高脚酒杯,优雅地脱掉了身上的外套,柳叶走了过去,扑在了汉斯的怀里。

    汉斯一只胳膊托着柳叶的臀部,轻轻往上一拉,就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腰间,“怎么感觉你在颤抖?”

    “我有点紧张!”柳叶实话实说,她将脸埋在了汉斯的胸口,暗忖洋人身上的毛真是多,不仅密,而且还特别硬。

    “放心吧,我会温柔地对你!”汉斯将头埋在柳叶的锁骨位置,深深地嗅了一口,“我这个人特别懂得感恩,别人对我好,我也会同样地补偿他。”

    柳叶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如同蛇一样绕住了汉斯,低声道:“谢谢汉斯先生,你真强壮,身上全是肌肉!”

    汉斯一手握住了柳叶的胸部,揉捏了一阵,道:“你是个懂情趣的女人。”

    汉斯慢慢地变得不再那么绅士,他将柳叶抛在了床上,脱掉了全身上下的衣衫。柳叶看到了汉斯的全身,顿时惊呆了,没想到外国男人的东西,竟然真的有这么大,她突然有种恐惧,如婴儿手臂般粗细的东西,自己如何能容纳得了。

    还没来得及柳叶反应过来在,汉斯已经将柳叶压在了身下,没有任何的前*戏,粗鲁地侵入了这位乡村美妇的身体……

    站在田野中的苗玉根,放了一把野火,冬天的枯草,点火就着,野火在黑夜里刺破了黑暗的天际。他在火光里依稀听到了女人的凄厉的惨叫声,嘴角流露出冷漠之色,仿佛没有丝毫生气的干尸。

    那个叫汉斯的外国男人,是宣镇长介绍来做客的,每天要到山上去打猎。苗玉根曾经忍受过,女人被其他男人凌辱,但对于汉斯却是有种本能的排斥,自己的娘们没少和别人睡过觉,但让她服侍一个外国人,他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他没有资格反抗,三楼的通道已经被封锁,站在外面的是汉斯的是手下,身材高大,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野烧着干草,噼里啪啦地作响,仿佛烧破了天,突然苗玉根将头埋在了地里,用头一次又一次狠狠地砸向土地!

    ..,。

    --gen2-1-2-110-23649-86050301-1482731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