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68章 大山里的宝藏
    〝更新最快的,!

    尽管苗家村是真正的坐落在山坳里,但每家每户也没有外界想xiàng得那么穷困,房子大多修葺得很漂亮,因为刚过完年,不少门窗上的福字和对联还是崭新的。

    因为苗家村有人走出去过,见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就会带着其他人走出去,或许没有文化,但在城市里打工卖苦力,就能够谋生,还会省吃俭用给老家人定期回寄生活费。

    所以苗家村就出现了一种奇特的现象,家里只有老人与妇孺的,反而会经济条件好一点,反之,没有从山里走出去,在家勉强度日的,反而生活不如意。

    苏韬与苗中天走访大脚疯病人的过程中,对苗家村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苗家村现在最dà的尴尬在于,交通不发达,像隔壁的几个村庄,从乡镇通到村里有路可走,所以村民们的生活水平也好一点。===雪鹰领主/msf1/===。

    “隔壁的金田村,靠着石料厂,每年的收益不错,咱村里有不少人在金田村打工。其实咱们苗家村也有很多石料资源,就是交通不便,那些老板不愿i过来开发。”苗中天苦恼地说道,“我到镇上跑了不下上百次,就是为了给村里造路,只可惜人微言轻,又没有什么关xi,所以申请不下来。”

    说是隔壁,其实相差了十几里的山路,隔了一座大山,经济条件就完全不一样了。想致富,先修路。任何地方想要发展,都需要有交通作为基础。不然的话,你有很多资源,也只能放在手里,没法让外界知道。

    苏韬摇了摇头,叹气道:“二叔,如果你造桥修路,是为了办石料厂,那我还真不赞成。”

    苗中天双手合抱在胸口,诧异地望了苏韬一眼,好奇道:“为啥?”

    苏韬笑着指了指山上,道:“那里有什么?”

    苗中天叹气道:“山上是有些年龄很大的树,前几年有人来调查过,都不是什么珍gui的品种,卖不了啥钱。”

    在苗中天的眼里,山上除了树,剩下的就是成片的石头了。

    苏韬叹了口气,暗忖野生中草药越来越少,与这些村民的认识也有关,沉声道:“山林是个闭合的生物链,不仅有树木,还有各种动物,甚至还有一切濒临灭绝的中草药。不瞒您说,我这次来苗家村,是为了调研,查看一下附近山林的实际情况,如果有可能会进行投资。”

    “投资?”苗中天眼前一亮,他每天做梦都是希望有人过来开发苗家村。有人来投资,那么村里的人就可以富起来了。金田村的村长现在是石料厂的股东之一,在镇里开会的时候,拽得二五八万一样,苗中天是个俗人,他也梦想有一天,自己也能摇身一变,像他那么神气!

    当然,以前这是不切实际的想法,毕竟苗家村太过偏远,人家投资一大笔钱,带不来实际的收益,怎么会做赔本的买卖呢?

    苗中天搓着手,看上去有点紧张,他现在对苏韬已经建立了基本的信任,毕竟苏韬刚才用实际的行动,证明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苏韬笑了笑,道:“没错,不过我的投资形式,会跟隔壁村不一样,不会把山上的树木全部砍掉,然hou用炸药把山给推平,而是保护起来。”

    “保护起来,不开发?那咋挣钱啊?”苗中天尽管天天看新闻联播,关心国际大事,还钻研农业频道,学习山民怎么创业致富,但他一直没有琢磨出个明堂。

    “山上本来就有很多宝贝,保护性地挖掘一下,就是用之不竭的宝藏。”苏韬没有过度地解释。

    苗中天有些茫然,笑道:“让人很意外啊,走,咱们赶紧回家,我让老婆多准备几样菜,咱们边吃边聊。”

    两人走了半个小时的路,回到家中之后,苗中天先到厨房里查看了一番,大声地命令老婆加几道硬菜。老婆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咕哝了几句,被苗中天厉声训斥了一顿,顿时就不多话了。村里和城里,在这一点上也是不一样,媳妇必须要听男人的,尤其是在外人面前,不像城里人,越是在外人面前,男人越是要把女人宠上天。

    巴蜀菜口味麻辣,里面放了不少花椒,所以一直生活在南粤的刘建伟吃了不喜欢。一个粗壮的大老爷们,鼻头上不停地冒汗,嘴里不时地发出嘶嘶的倒抽凉气声音,但筷子还是不能停,因为这加了重料的菜肴,让人难以停筷。

    主要原材料不简单,除了腊野猪肉外,还有各种山珍,比如竹菘排骨汤,味道香浓可口,其中的重要材料——竹菘有菌中皇后之称,口味鲜美,色泽浅黄、味香、肉厚、柔软,对减肥、防癌、降血压等均具有明显疗效。

    苏韬也忍不住喝了两碗肉汤,肖菁菁笑道:“师父,平时很少会这么享食物。”

    在肖菁菁的印象里,苏韬是个少食主义者,每顿饭七分饱,这是传统的养身之道。

    苏韬笑道:“我享的是大自然的味道。”

    苗中天连忙与苏韬,笑道:“咱们这些山民,家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

    苏韬点了点头,道:“如果有渠道对外销售,那会给你们带来一笔稳定的收入。”

    几人喝着苗中天家中自酿的米酒,不知不觉,已经天色暗了,外面传来人声,苗中天的老婆走了进来,低声道:“梨花的婆家人来了!”

    苗中天复杂地看了一眼樊梨花,暗叹了一声,琢磨着事情不太好办。樊梨花出了山,去给女儿豆豆治病,前后变化特别大,无论穿衣打扮,还是行动举止,都有了几分城里人的样子。苗玉荣是个不争气的男人,是村子里有名的无赖,樊梨花原本就有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如今更是不般配,这桩婚姻怕是要出问题了。

    苗玉荣后面跟着个老太太,他见到了樊梨花,语气生硬地命令道:“你给我回家!”

    樊梨花眼睛一红,摇头道:“我不回,那不是我的家!”

    后面的老太太听了,突然大叫了一声,冲到樊梨花的面前,扯住了樊梨花的头发,咆哮道:“你这个骚狐狸,出去了一趟,心就野了啊,半年才回来,还不回家,这是要丢尽我家的脸面吗?”

    樊梨花只能往后退,蜷缩在角落里,尽量用手臂去挡住老太太,头发很快被抓乱,披散开来,挡住了脸。

    那老太太嘴里还骂骂咧咧,“为了个赔钱货女娃娃,倾家荡产的花了那么多钱,让你和我儿子再生个健康的娃娃,你却不乐i。我家可得在你这儿绝后了。”

    山里人重男轻女,从老太太的口中听得出来,一直为樊梨花省了个女儿,耿耿于怀。

    丈夫是个无赖,婆婆如此重男轻女,也难怪樊梨花不肯回来,这里对她而言,真是个噩梦。

    刘建伟看过去了,霍然起身,从后面拽住了老太太的衣领,朝旁边一拖。老太太就跟腾云驾雾一般,跌坐在地上,半晌回不过气来。

    苗玉荣见自己老娘被打,突然急躁起来,从腰里拔出了一把早已准备好的厨刀,朝刘建伟冲了过来。

    刘建伟正眼都没有看他一眼,抬脚飞踢,他手中脱力,丢掉了厨刀,刘建伟伸手一推,将他横空打飞,用脚一扫,半空中的厨刀,旋飞如轮,贴着撞在墙上的苗玉荣的头皮,嵌入墙壁之中。刘建伟这还是留手,否则苗玉荣半条小命就没了。

    苗中天也是很为难,毕竟苗玉荣是村里人,还带着血缘关xi,是正宗的本家人,而这苏韬一行人,是远道而来的客人。

    苗中天慎重地权衡,劝道:“玉荣,你带着你妈回去吧,今天梨花就住在我这儿,等明天双方气消了,再看怎么办!”

    苗玉荣揉着胸口,瞪着苏韬、刘建伟几人,沉声道:“我不会被你们这群外地人给欺负的,你们就给我等着吧。”

    两人走了,肖菁菁将樊梨花扶起,帮她整理好头发和衣衫,苗中天摇了摇头,无奈苦笑:“这事儿变复杂了,玉荣有个堂哥,在金田村的石料厂是管事人,不出意外,连夜会跟堂哥商量,明天来报复你们。”

    刘建伟冷哼一声,道:“这群村痞,来多少,我都不怕!”

    刘建伟说的是实话,苏韬皱了皱眉,觉得事情有点麻烦,他是来调查苗家村附近的山林环境,不想太多惹事。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樊梨花现在已经是三味堂的员工,苏韬需要对员工负责,“二叔,请你放心吧,如果真有人来找我们麻烦,我们绝对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苗中天听了立马不高兴,拍着胸脯说道:“苏大夫,就看在你今天为八个村民免费治病的恩情上,我老苗就是一口气在,也不会让那帮浑人欺负你们。”

    苏韬暗忖苗中天挺讲道理,难怪这苗家都能服他。

    苗玉荣回到家中越想越气,到厨房里将灶台上的作料酒取了,仰头喝了几大口。

    他娘就在旁边哭了起来,埋怨儿子道:“你这个没用的家伙,儿媳妇竟然也看不住,现在胳膊肘往外拐,这家怕是要完了啊!”

    苗玉荣喝了劣质的酒,有点上头,将酒瓶朝地上用力一砸,怒道:“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他娘见苗玉荣往外跑,追着喊道:“你去哪儿啊?”

    “我去找堂哥玉根,让他帮我出头!”苗玉荣甩着膀子,疾步消失在夜色中。

    ~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