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66章 癞蛤蟆天鹅肉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女儿红是名酒,属于发酵酒中的黄酒,用糯米,红糖等发酵而成,含有大量人体所需的氨基酸,冬天空气潮湿寒冷,用温水将酒烫热,再放入些许姜丝,几杯下肚,身上就开始出热气。

    水君卓也喝了几杯,脸上多了红霞,显得妩媚俏丽。

    虽然只有四人吃饭,但桌上摆了十几道菜肴,水君卓笑着与苏韬说道:“爷爷,这是真心感谢你,平时吃饭很节俭,几个人就几道菜,今天是破例了。”

    苏韬端起装着女儿红的瓷碗,笑道:“谢谢老爷子款待!”

    见苏韬将碗中酒一饮而尽,水老摆了摆手,喝了一大口酒,哈哈笑道:“对你这么好,是因为有求于你。”

    苏韬正襟危坐,暗忖任务果然来了,便问道:“不知水老有何吩咐!”

    水老看了一眼水君卓,微笑不语。

    水君卓知道水老不好自己说,这是要让自己来说,道:“爷爷,想请你帮一个人看病!”

    苏韬微微一怔,爽快地说道:“没问题!”

    水君卓嘴角泛起苦笑:“关键是此人很特别,对医生特别排斥。”

    苏韬叹了口气,道:“那也有点难办。”

    水老开口笑道:“如果好办的话,哪里还用你出手?”

    苏韬点了点头,暗忖水老对自己不错,既然他有要求,一定要尽力相助,道:“那我试试吧。不知此人是谁?”

    水君卓低声说道:“我爷爷的好朋友——曹定军老先生。”

    苏韬虽然没听过这个名字,暗忖既然是水老的朋友,那一定是军政界的重要人物。

    “曹定军和我有五十年多的交情,从去年开始,因胃病饱受折磨,他家中人多次让我劝他治病,但都被他抗拒。”水老无奈道,“原本一百八十斤的人,现在瘦成了一百多斤。”

    苏韬点头道:“等我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就前去给曹老治病,如何?我最近要去巴蜀一趟。”

    水老点了点头,笑道:“也好,毕竟如何让你见到曹定军,不让他太反感,我还需要安排一下。”

    靳国祥好奇地问道:“你去巴蜀做什么?”

    苏韬想了想,便将药山计划给说了出来,道:“我准备在巴蜀那边物色一些适合野生中草药生长的原始山林,将它们给保护起来,培养成生产野生中草药的基地。”

    水老觉得这个想法有点意思,道:“保护这个词,用得很很巧妙。”

    苏韬解释道:“现在野生中草药在市面上越来越难找到,主要是因为经济发展,破坏了大量的原始山林,野生草药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很高,药效和价值也远比人工种植的草药好很多。找到那些合格的山林之后,我们不会破坏生态平衡,而把山林给保护起来,给野生草药提供更好的生长环境。”

    水老虽赞同这个观点,不过也有疑问,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国策,但对于商业投资而言,是个很艰巨的任务。毕竟这样的投资很难见到回报,如果你不进行人工种植,很难出产量,没有产量,那就意味着很难创造收益。没有回报的商业投资,如何存活下去?”

    苏韬自信地笑道:“那是因为很少有人能认识到野生草药的价值。尽管中草药经过人工种植之后,在市面上存在供过于求的场面,然而,中医大夫们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却面临着尴尬,因为很多人工种植的中草药药性不够。一方面,野生草药的缺乏,让很多传世的中医名方大打折扣;另一方面,中医大夫对药方的研究,也失去了信心,导致面对许多新型的变异疾病,束手无策。野生草药的价值,远远大于人工草药的价值。”

    还有一个原因,苏韬并没有说出来,他想给一些濒临灭绝的中草药提供适合生长的环境。比如昙草,如果不保护起来,再过几年,等当地山林被人工开发,环境被破坏,昙草又将从视野中消失。

    水老点了点头,笑道:“走别人都没走过的路,的确是个大胆的想法。”

    苏韬谦虚地说道:“至于行不行,还得多年之后才能看到结果。”

    吃完晚饭之后,靳国祥就离开了水宅,苏韬则被水老挽留下来,两人在屋子里聊天。水老跟苏韬说了一些年轻时候的故事,人老了就是这样,喜欢回忆往事,因为水老的人生经历很丰富,所以苏韬听了颇有感触和收获,两人一直等到水君卓提醒,已经到了休息时间,苏韬才离开水老的房间。

    水君卓走在前面,带着苏韬前往自己今晚要住的客房,她背对着苏韬,语气复杂地说道:“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在爷爷书房里呆了一个小时以上的人。”

    “那是因为我善于倾听吧,倾听是医生的基本能力!”苏韬淡淡笑道。从后面打量水君卓,可以发现她的腰身特别的纤细,双腿修长挺拔,宛如风中摇曳的柳枝,让人心波荡漾。

    有种女人是需要静静的品味,水君卓就是这种女人,属兰花类型的气质,味道恬淡,却让人印象深刻。

    水君卓突然停下脚步,苏韬没反应过来,差点撞倒了水君卓。水君卓原本只是打算回身跟苏韬说话,也没想到苏韬跟自己跟得这么紧。苏韬情急之下,只能搂住水君卓的腰部,防止她摔倒。

    水君卓就这么躺在苏韬的怀里,从侧面第一次去看男人。从自己的这个角度,苏韬长得不错,棱角明晰,剑眉星目,皮肤也不错,如果自己素颜的话,不一定有这么光滑。

    苏韬感觉手里绵软,水君卓的腰身很细,没有赘肉,尽管穿着冬衣,但手感还是一级棒,他扶好了水君卓,没好气地说道:“你怎么突然就停下了?”

    水君卓尴尬地笑了笑,嘴上道:“还不是怕我走得太快,把你甩得太远?”她也不知道这个理由合适不合适。

    “好吧,这个答案一百分。”苏韬笑着说道,“也得感谢刚才的巧合。”

    水君卓面颊发烫,问道:“为什么?”

    苏韬笑嘻嘻地说道:“让我们再次有了亲密接触的机会啊?”

    上一次亲密接触是在军区疗养院,面对疯狂的轿车,苏韬扑向了水君卓,间接地救了她一次,经过提醒,水君卓当然不会忘记。

    水君卓瞪了苏韬一眼,淡淡道:“你是不是经常这样调戏女人?”

    水君卓果然表现得不解风情,这是个正经的女人,

    苏韬愕然,发现水君卓比想象中要敏感,连忙解释道:“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不要当真啊!”与正经的女人交流,你也得表现得正义凌然,把那些小猥琐和小闷骚暂时给收敛起来。

    水君卓暗叹了口气,心情有点闷,觉得自己刚才对苏韬所说的话,有点太小心眼了。

    苏韬其实觉得水君卓很单纯,看得出来,她与异性的交流略显青涩和笨拙,这也证明了她并没与男人交流的经验。一个从未谈过恋爱的女人和一个纵横情场的女人,可以从小细节轻而易举的看出来,水君卓属于前者。

    这也能理解,水君卓出生在水家这种高门大宅内,从小接受的是精英式教育,她的世界中很少会出现同龄的男孩子追求自己,因为在大多数人眼中,水君卓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人物,有几个人能承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骂名呢?

    将苏韬送到客房,水君卓就转身离开。

    苏韬关上房门,打量着屋内的陈设,中式装修风格,桌椅都漆上红漆,天花板上吊着外形古典的黑白色宫灯,客房是经过认真打扫的,应该很少有人住在这里,他躺在柔软的床铺上,很快进入梦乡,或许因为知道水家是整个淮南最安全的地方,这一觉,他睡得特别香甜,一夜无梦。

    第二天清晨,苏韬早早的起来,在大院内练起了脉象术,打完了一套,见水老站在旁边,连忙笑道:“老爷子,早上好!”

    水老笑着说道:“你刚才那套武术,看上去挺古怪,我能练习吗?”

    “当然可以,不过这套养生术,比较难学,因为人练起来比较别扭。”苏韬先打好预防针。

    水老撸起了袖子,跃跃欲试,道:“那就非学不可了。”

    苏韬当着水老的面,演示了一遍。水老有五禽戏和太极拳的功底,所以上手比较快,打了一套,学了一两成。苏韬随后便教了他分解动作,两套拳法下来,水老感觉身上热气腾腾,笑道:“这套拳,很带劲。”

    苏韬笑着解释道:“这叫作脉象术,与其他拳法不一样,是专门养生,对穴位和经脉进行保养的养生术,每天只要练习一次,就能让体内的气血顺畅地运行。”

    水老点了点头,拍了拍脑门,哈哈笑道:“我知道怎么让老曹入彀了,这家伙喜欢研究拳术,我先引起他的兴趣,然后再让你与他见面,这样就不会让他太过排斥。”

    “一切遵照你的安排。”苏韬暗忖这叫做曹定军的老者,关系与水老如此好,恐怕也是个厉害人物。

    自己以医术切入权贵这条轨迹,前景倒是逐渐明朗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