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65章 过年礼送健康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水老说得轻松,但在靳国祥心中,无疑下达了个命令。什么叫做等他闲了,言外之意,现在让苏韬丢下手里的所有事情,赶紧来见自己。老首长说话,就是这么的含蓄有水平。

    靳国祥给苏韬拨了个电话,发现没人接听,转过身跟水老解释道:“没接电话!”

    水老脸色有点失望,主动给苏韬找了个理由,“应该是在治病,比较忙碌!”

    靳国祥暗忖,水老很少会这么袒护人。苏韬这小子是走大运了。

    等了半个小时,靳国祥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看了一眼好吗,笑着说道:“苏韬回的电话!”

    水老脸上难得露出笑容,道:“问问他的近况。”

    靳国祥其实知道,水老一直让人在暗中关注苏韬,之前白鹤市出的那事儿,水老专门给省委书记打过电话,否则,省委也不会这么快做出决定。关注苏韬的一切,成为了水老的嗜好,每次听到苏韬那边传来的消息,他都会兴奋一阵。

    苏韬正在给小媛治疗儿童失语症,经过一周的治疗,已经激活了她的脑部神经,可以像普通人跟一样说话。但如何让她开口说话,还得进一步做康复治疗。需要慢慢的引导。这就犹如给她打开了一扇门,如何走出门,欣赏优美的风景,除了外在的力量,还得看她内心的想法。

    简而言之,如果她拒绝说话,那谁也帮不了她拥有说话的能力。

    “靳少将,是不是身体不适?”苏韬误以为靳国祥的身体出现了问题,他的腿伤并没有完全被治好,不过只要每天服用自己开的药方,应该会慢慢好转。苏韬的药方很有针对性,不仅治疗他的腿伤,对他身体进行了综合调理,避免一般的伤风感冒。中药治疗未病,养身保健的作用,比治疗急诊,更有效果。

    “和水老在下棋,他说你的棋艺不错,想起邀请你来琼金做客。”靳国祥比较委婉地暗示道。

    苏韬是个聪明人,笑道:“首长有指示,我一定遵命啊!”

    靳国祥连忙道:“我现在安排车辆,等会就来接你。”

    苏韬没想到这么急,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听说苏韬答应很快就来做客,水老尽管看上去没有变化,但还是吩咐家中的佣人多准备几个菜,还强力地要求适合年轻人的口味。

    靳国祥从旁观察这一切,也是唏嘘不已,也难怪水老如此重视苏韬,在老人的心中,苏韬不仅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从他的一举一动中,水老仿佛见到了年轻的自己,尽管战场不一样,敌人不相同,但同样是怀揣着梦想,想用一己之力改变世界。

    苏韬对于水老主动见自己,倒也有些意外,毕竟像水老这样的人物,关注的东西太多,将精力放在自己的身上,全无必要。唯一的可能,水老有事要求自己,所以苏韬将行医箱里的军火好好整理一番,以防不备之需。

    见到水老,他气色不错,苏韬心中放下一口气,老年人最怕病情反复,上次的心病治疗的效果不错,想必老爷子应该听了自己的话,多读了基本佛经。

    水老故意打趣,主动问道:“你不会是空手来的吧?”

    靳国祥在旁边偷笑,水老偶尔也能幽默一下,颇为难得,看苏韬如何应付。

    苏韬从行医箱里取出了一个药瓶,微笑道:“这个是送给您的!”

    水老接在手中,打开瓶塞,嗅了一口,药香扑鼻,觉得精神为之一振,知道这是价值不菲的药丸,却是故意皱眉质问道:“大过年的,你送我药,是不是诅咒我啊?”

    苏韬暗忖水老这是故意刁难自己,处变不惊地说道:“老爷子,不能这么想,我这送的不仅仅是药,还是健康,希望你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这药瓶里装的药物,名叫长生丸,属于保健药物,对于老年人有奇效,除了补钙之外,还能益气补血,一个月服用一颗,基本可以做到预防百病。当年明朝皇帝寻求长生术,御医费尽心思才研究出来长生丸,苏韬手中的存货不多,可谓价值连城。

    “这话悦耳!”水老将药瓶往棉大褂的兜里塞好,“听说你最近又惹了不少麻烦啊!”

    苏韬连忙笑道:“还感谢在吉东省惹出麻烦,你为我解围。”

    水老乐了,暗忖这小子倒也不糊涂,点头道:“吉东那事,我了解过,的确是那边闹得不像话。”

    苏韬思忖片刻,主动问道:“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水老淡淡点头,道:“说吧!”

    “康博制药!”苏韬知道水老肯定知道其中的内幕,所以只说了四个字。跟老爷子这样的人交流,你要尽量说得简单,说多了,反而会惹出麻烦。

    水老复杂地叹了口气,道:“没错,康博制药有军方背景。它的投资方之一,德国的诺伊集团与军方有深入合作,所以军方对康博的发展提供了一定的保护政策。但是,之前并没有认识到,问题竟然如此严重,康博制药暗中有这么多小动作,在民间建立了那么多私人作坊,形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

    “现在知道了,为何不拔除这颗毒瘤呢?”苏韬不解地说道。

    “政治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很多事情牵扯到国家利益,军方从诺伊集团手中获得了不少先进的生物技术,如果除掉了康博制药,那意味着合作会受到影响。”水老对苏韬的质问并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他就应该这么问自己,这才是胸怀坦荡的好男儿。

    “为了所谓的国家利益,让百姓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苏韬摇了摇头,“我感到特别的失望和失落。”

    水老点了点头,望了一眼在旁边一言不发的靳国祥,沉声道:“你听到了吗?”

    靳国祥严肃地回答:“我明白怎么做了!”

    水老仰望天空,“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出面。”

    “有您的支持,那就更无所畏惧了。”靳国祥义正言辞地说道。

    任何系统都会分成各种各样的势力,比如在康博制药的问题上,显然军方也有不同的立场。如今水老虽然没有明说,但也是当着苏韬的面,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东部战区决定介入,彻底地解决康博制药遍布在全国地下研究室的问题。

    这远比江清寒在暗中调查,寻找那些散布在各处的地下研究室,搜查线索和证据,更加有效率。康博制药并不知道他的未来,因为一个小大夫的立场,即将面临毁灭性的灾难。

    这就是由古自今,为何御医的地位颇高的缘故。御医很容易成为权力者身边的红人,他们不经意地一句话,作用往往超过那些肱骨大臣。咋

    “老爷子威武!”苏韬连忙笑着拍了个马屁,“您不是说要下棋吗?”

    水老暗忖苏韬处事很灵活,巧妙的转移话题,让氛围变得软和下来,指着苏韬笑道:“走吧,今天一定要尽兴,晚上就不要回去了,就住在水宅!”

    站在旁边的靳国祥,目视这一切,暗自唏嘘,他跟着老爷子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他如此重视一个人!

    当然,这也与苏韬的性格有关,你说他性格柔和,但偏偏一身正气,敢在水老面前提起那么敏感的话题,你说他性格倔强,但他有偏生很灵活,擅长察言观色。

    到了水老这个年龄,喜欢聪明的后生,也愿意提携这样的晚辈。

    靳国祥突然心中多了个想法,暗忖水老莫不是将苏韬当成孙女婿对待了吧?他心中有点不高兴了,毕竟优秀的年轻人真的不多,妻子董丽坤不止一次提起,如果让芷瞳和苏韬现在就慢慢培养感情,是不是挺好的一件事。

    跟老首长挣孙女婿,靳国祥仔细想想,胜算不大!

    两盘棋结束,水老吹胡子瞪眼,苏韬的棋路变换,没有之前的暴戾气息,变成了一种成熟稳重的风格,而且棋路让人觉得很怪,仿佛是按照棋谱上扒下来的,每个步骤都有针对性,对他造成了很大的杀伤。

    “这棋谱你从哪儿学来的!”水老不高兴地说道。他也看过不少棋谱,但苏韬的这棋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

    苏韬不得不佩服水老的眼力,如实说道:“从医书里看到的,宋朝有一个御医给皇帝治病的时候,就用了下棋的方法,结果赢了皇帝两局,那皇帝原本的呕血之症就好了。”

    水老觉得挺有意思,笑问:“为什么会这样?下棋还能治病?”

    对于这些野史,像水老这类人,特别感兴趣,苏韬引经据典,也是投其所好。

    “人如果长期处于一种骄纵的情绪中,会导致心火旺热,气血过足,这皇帝长期位居高位,心性暴躁,骄横无比,御医看中了这一点,所以借下围棋故意杀了杀皇帝威风。皇帝受到了重大的挫折,骄纵之病就好了,呕血之症也就被治愈了。”苏韬笑着解释道,“这个棋谱就是当时那个御医治好皇帝骄纵之病留下的。”

    水老指着苏韬笑骂道:“臭小子,你这是指桑骂槐啊!”

    苏韬连忙摆手,谦虚地说道:“老爷子,你又不是皇帝,千万不要代入,误会我呢!”

    “我才不会跟你一个年轻人计较。”水老哼了一声,不得不说,跟苏韬聊天,就是有意思。身边的人,每天都嘘寒问暖,说话吞吞吐吐,防止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这导致水老的心情有些压抑。

    苏韬想说就说,没有任何顾忌,这让水老感觉有种真实感,也就觉得心情明媚起来。

    苏韬所有的言辞,看上去愣头愣脑,但事实上都是有计划性的,他瞧出了水老的心理状态,每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貌似冒失,其实是大智若愚。

    水老对苏韬也是更加赏识,年轻人不张扬,特别低调,做事朴实,但有道理、有内涵,这样的年轻人特别难得。

    当然,水老对苏韬这么有好感,也是先入为主,人就是这样,第一印象很重要,有了好的开始之后,深入了解,会发现这个人身上到处都是优点,反之,如果你觉得这个人第一印象很差,会觉得他处处碍眼。

    吃饭的时候,水君卓从外面归来,见到苏韬有点意外。

    水老朝水君卓招了招手,让水君卓去酒窖取两瓶珍藏多年的女儿红,水君卓笑道:“上次郭爷爷过来跟你讨酒喝,都被你拒绝了。”

    水老翻了个白眼,道:“老郭一只脚都踏进棺材了,给他酒喝,一来浪费,二来催命。今天也就是看苏小子在,国锋你也是沾光了。”

    靳国祥尴尬地笑了笑,道:“老爷子,当着医生的面,我可不敢举杯啊。”

    “那也行!你就别喝了,让苏小子跟我一起喝吧。”水老解释道,“这酒是当年老首长留给我的,只有两坛。”

    靳国祥坐不住了,抹了抹嘴唇,笑道:“那我必须得尝尝!”言毕,试探地望向苏韬。

    苏韬暗忖靳国祥也是真心给自己这个大夫面子,笑道:“偶尔喝一次也无妨,不过切忌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