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62章 警花当然暴力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江清寒接到苏韬的电话,听说那个女杀手被抓到了,匆匆从单位赶到了三味堂,见到女杀手的样貌之后,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女杀手长得挺精致,属于那种甜美娇小型的东南亚风格,让人很难升起恨意。

    江清寒见她陷入昏迷状态,瞄了苏韬一眼,“你对她做了什么?”

    “先伤了她,然后又救了她。”苏韬如实地说道。

    江清寒很快发现了放在桌上玻璃器皿里的佛牌,“这是什么?”

    “降头术的媒介!”苏韬无奈苦笑,“如果中招,基本上躺着的就是我了。”

    江清寒眼中露出凝重之色,沉声道:“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

    苏韬摇了摇头,叹气道:“不行,你解决不了。”

    江清寒蹙起秀眉,不悦道:“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能力?”

    苏韬指着器皿内泡在特殊液体内的佛牌,沉声道:“你知道这些毒素是什么吗?”

    江清寒怔了怔,明澈的眸光闪烁,叹气道:“你难道想自己处理?”

    “没办法,虽然我不愿意,但也只能与那个幕后的龙婆,斗一斗法了。”苏韬站在器皿的旁边,又滴了一些特殊的药水进去,器皿里的迅速开始有了反应,这场面有点诡异,仿佛这里不是中医堂的仓库,变成了化学实验室。

    苏韬这是在试药,想要找到解药,如果真要与那龙婆斗法,必须对降头术有所了解,他现在就开始准备了。

    又过了两个小时,女杀手悠悠醒了过来,她下意识地想要扭动身体,发现如同被锁住了一般,身上没有丝毫力气。

    “她醒来了!”江清寒走到女杀手的身边,目光变得凌厉,鄙视着她。

    苏韬点了点头,道:“下面交给你了。”

    江清寒无奈苦笑,“你喊我过来,是想让我审她?”

    “没错,女人和女人沟通起来,比较方便。”苏韬琢磨着自己内心的想法,恐怕是为了多见江清寒一面而已。女杀手出现的那天,苏韬和江清寒都在场,女杀手是一个特殊的桥梁,让苏韬渡过了一个难以忘却的夜晚。

    “你会说汉语吗?”江清寒很快进入角色,她是个刑警,很擅长审讯。

    女杀手冷冷地盯着江清寒,秀美的面容出现了狰狞,让人不寒而栗。

    江清寒皱了皱眉,抬手就是一巴掌,如此暴力,让苏韬吓了一跳。

    江清寒吸了吸鼻子,与苏韬淡淡道:“接下来的场面,可能有点血腥,你如果接受不了的话,可以尝试回避。”

    苏韬尴尬地笑道:“原本以为你的审讯方式,会很特别,没想到跟常人没什么区别。”

    江清寒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对待歹徒,你如果不表现得狠辣一点,如何能从他们的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

    苏韬想了想,暗忖还是不要破坏江清寒在自己心中的形象,退出了仓库。尽管有些好奇,江清寒会有什么样的审讯办法,但苏韬还是强忍住了,毕竟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更好。

    刑警之花,并非只有睿智的一面,对待犯罪分子,也会展现出暴力警花的一面。

    仓库里很快传来女杀手的惨叫声,苏韬佯作听不见,但脑海里还是闪现出,江清寒会如何残暴审讯的画面。

    苏韬在外面等候了一个小时,江清寒有点疲惫地走出了仓库。苏韬主动迎了上去,问道:“怎么样,她交代了吗?”

    江清寒呼出一口气,道:“那个龙婆叫做乾大师,是她的义父。”

    苏韬好奇地问道:“你怎么让她开口的?”

    江清寒笑了笑,道:“我的祖辈,曾经出过一个名捕,所以有一整套的刑讯逼供的方法。她没有想象中那么硬气,很快就投降了。”

    见苏韬面色有点发白,江清寒淡淡笑道:“有过祖训,只能对付无恶不作的人。她已经达到的标准,如果那天晚上不是我们运气好,恐怕早就成为那群野猫的腹中美餐了。”

    苏韬勉强挤出笑容,走入仓库,见到了失去了意志力,完全崩溃的女杀手,他过去搭了搭她的筋脉,大致猜出江清寒的刑讯手段,主要是刺激人体痛感比较强烈的位置。

    人体每个部位的痛感,是不一样的,简单来说,在你胸口打一拳,和在你脸上打一圈,你脑部神经是不一样的痛感。相对而言,打脸更疼一些。

    “她叫做妮妲,今年十八岁,从小生活在寺庙。”江清寒叹了口气道,“乾大师低估了你,安排她来暗杀你。当然,选择她,也是因为她会汉语。”

    妮妲或许是个不错的杀手,懂得驯兽术,还有一身过硬的泰拳功底,如果换做平常的中医大夫,恐怕早就被她成功得手了。

    女杀手或许可恨,但让人更加憎恨的人,是那个还在寺庙中的乾大师。

    江清寒见苏韬面色复杂,沉声道:“我明天会通过国际刑警系统调阅乾大师的资料,至于妮妲,你考虑一下,是否要转手给我?”

    苏韬摇头,叹气道:“如果交给你处理,程序会非常繁琐,反而难以解决问题。”

    江清寒托着香腮,仔细想了想,道:“人我还是带走吧,你并没有关押拘禁人的权力。”

    苏韬挠了挠头,无奈道:“那行吧,妮妲交给你了,千万要注意安全,我担心龙婆得知妮妲陷困的消息,还会派人过来。”

    江清寒骄傲地扫了苏韬一眼,道:“千万不要低估人民警察的力量,像对待这些特殊罪犯,我们会将他们关押在更高级别的监狱,用比较能理解的词语来形容,那里是铜墙铁壁,连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

    苏韬给妮妲拔掉身上的银针,江清寒给她锁上了手铐,然后将她带上了大切诺基。

    苏韬喊江清寒来三味堂,目的也是这个,自己是个本本分分的大夫,像拘禁,残忍虐待外国少女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自己去做的。交给自己信任的江警官来处理后续的事情,苏韬觉得还是很放心,一定能得到慎重对待。

    另外,苏韬也在琢磨,如何挖出乾大师,毕竟这是幕后真正的凶手。

    ……

    初七,三味堂正式对外营业,莫穗儿和褚惠林也回归,苏韬开了个简短的会,会上发放了开门利是。

    结束之后,莫穗儿找到苏韬,拉着他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

    见莫穗儿欲言又止,苏韬试探地笑道:“是想问你,转正的事情?”

    小姑娘不知不觉来三味堂上班,已经有好几月,莫穗儿点头,委屈地说道:“师姐说,以后我就在三味堂工作了。我工作的状态,你也看见了,是不是要给我转正,涨工资?”

    苏韬暗忖莫穗儿比较单纯,在处理病人时,虽然偶尔急躁,但她毕竟是医王大赛前四强的水平,医术不比褚惠林差,只是欠缺了经验和火候。

    苏韬点了点头,道:“行吧,那就给你转正,等下我让菁菁给你安排一下,签正式合同。”

    莫穗儿眉角上扬,嘴角露出酒窝,“这样还差不多,你偶尔也有不让人讨厌的时候。”

    “能得到您的夸奖,还真不容易!”苏韬无奈苦笑。

    “还有件事,我想问问你,和我师姐的关系,你准备怎么处理?”莫穗儿的表情如同晴雨表,很快就变脸了。

    苏韬想了想,故意捉弄她,“我和若晨的感情一直在稳定的发展啊,不出意外,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对外公布,相信会获得很多人的祝福。”

    莫穗儿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苏韬,“你不能和师姐在一起。这让国锋师兄特别辛苦,他俩是天生一对,你不能做第三者。”

    苏韬干脆将戏演足了,不屑地说道:“穗儿,你还年轻,没有真正明白男女之间的感情。没有永恒不变的天生一对,只要彼此吸引。你师姐之前是没见过更优秀的男人,所以才会将王国锋当成备胎,如今她见到我,简单地比较了一下,那自然淘汰垃圾货,选择优质股。你应该为师姐感到高兴,而不是阻止她寻找幸福!”

    人可以不要脸,但怎么能堂而皇之地不要脸到这个程度!

    莫穗儿的眼睛本来就很大,如今瞪得如铜铃,简直要吃人,怒道:“你太无耻了!”

    苏韬认真地摇了摇头,沉声道:“真正无耻的人,另有其人,自己无法获得若晨的爱,就试图找旁门左道来玩弄花招,这才是不要脸之极。”

    莫穗儿怔然无语,她这次听明白,是在讽刺王国锋在自己的耳边煽风点火。苏韬猜测得并没错,过年期间,王国锋专门给自己打过电话,抱怨了苏韬插足他和师姐之前的感情。

    苏韬对莫穗儿也是挺无语,在她心里,难道王国锋就那么重要吗?不出意外的话,早晚有一天,莫穗儿恐怕要被王国锋带到沟里去。

    苏韬对王国锋研究过,这家伙医术不错,但心眼特别小,一旦钻牛角尖,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

    找个机会,跟柳若晨好好聊聊,让她劝劝自己的师妹,要提防王国锋,免得有一天吃了大亏。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