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61章 擒服了女杀手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女人和女人之间交流话题,往往能污出新的境界。

    尽管晏静很难相信人,但在覃媚媚的心中,晏静是自己最可靠的闺蜜。所以当决定和李富绅彻底拜拜的时候,覃媚媚找到了晏静,她看似很放*荡,但事实上内心深处的痛楚,晏静能够体会一二。

    等苏韬走了之后,晏静从酒窖里取了两瓶珍藏的红酒,然后让用人准备了点心,两个人坐在阳光房内,一边饮酒,一边聊天。覃媚媚喝得很疯,不一会儿就喝了一瓶多,晏静又取了酒,想让覃媚媚一醉方休。

    “静,我是不是很贱?”覃媚媚醉眼迷离地问道。

    “男人很贱,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晏静微笑着安慰道。

    “不,男人也有好的,比如苏韬。”覃媚媚想了想,又开始调笑晏静。

    “苏韬也不是个好东西,只不过比很多男人多了那么一点人情味而已。”晏静泯了一口红酒,“你不是说我缺少人情味吗?想从他身上偷点过来。”

    覃媚媚摇头道:“小心了啊,偷鸡不成蚀把米,感情这玩意,不能有什么侥幸心理,就像那啥,一旦插进去,拔不出来,那就糟糕了啊。”

    晏静翻了个白眼,覃媚媚简直污出银河系了!

    ……

    苏韬坐在大众cc内,将岐黄慈善的工作梳理了一下,琢磨着在三味国际所在的办公楼,再租赁一层写字楼,用作岐黄慈善基金以后的办公场所,然后给窦方刚打了电话。之所以给窦老打电话,那是因为宋思辰很好说话,如果搞定了窦老,那就一切好办。

    另外就是苏韬前几天拜年,从窦方刚的语气中听出来有些失落,这让苏韬有点哭笑不得,感情窦老觉着自己与宋思辰关系亲近,忽略了他,所以苏韬这次连忙先请示窦老的意思。

    老年人要的是份尊重,窦方刚觉得苏韬的计划可行,主动打包票,道:“老宋那边,你就不用打电话了,一切由我来负责说服他。”

    苏韬连忙表示感谢,拍了个马屁,“窦老出马,势必马到功成!”

    窦方刚得意地摇头,他也是人老成精,哪里听不出苏韬的意思,乐呵呵地笑道:“对了,小苏,有件事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请说!”苏韬连忙道。

    “我有个孙女,今年二十,跟你年龄相仿,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见一面!”窦方刚沉声说道,虽然是相亲,但作为女方家长要摆个架子。

    “哎呀,窦老,我还年轻,现在一门心思放在事业上,无心谈情说爱。”苏韬忙不迭地回答道。

    “唉,不能这么说。男人不仅要有事业,还得有家庭,多个人照顾你,岂不是挺好?我孙女虽然样貌一般,但非常能吃苦,特别会照顾人。”窦方刚一本正经地说服道。

    “真心不用了!”苏韬其实见过窦方刚孙女的照片,宋思辰试探过自己,那样貌真的不适合自己,“我其实有喜欢的人了!”

    “啊!”窦方刚失望地叹了口气,尴尬地说道,“那实在太可惜了。”

    窦方刚觉得失去了一个很好的孙女婿,如果苏韬跟自己孙女结婚,那岂不是可以继承自己的中医事业?

    苏韬也不想这么直接地伤害窦方刚这位赤诚热心的老先生,不过,做决定一定要果断,如果拖泥带水,那只会让麻烦事越来越多。

    苏韬发动轿车,回到三味堂,站在门口张望了片刻,然后朝一条小巷走去,几日之前,就是在这里,他和江清寒遭遇了袭击。

    “出来吧!”苏韬停下脚步,警惕地望向巷口。

    两个呼吸的时间,突然冲出来一个身影,速度出奇地快。

    苏韬感觉隔挡对面拳头的手臂疼痛欲裂,闷哼一声,对面尽管是个女人,但出拳的力量奇大,直拳过后,就是凶狠的肘击,随后膝关节曲起,猛烈地击向苏韬的腹部。

    这明显是泰拳的风格,以攻代守,拼命的抢攻。

    苏韬往后退了好几步,终于找到了机会,找到了个破绽,用力地砸在她的双胸之间。

    “噗……”那女人口中突出血雾,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墙壁上。

    苏韬甩了甩发麻的手臂,然后谨慎地朝女人走过去,尽管知道这女人肯定被自己一拳打晕,但还是得小心一点才行。毕竟这个来自泰国的女杀手,身份诡异,保不准携带什么奇怪的毒物,若是一不小心中招,那可就不好了。

    苏韬之所以准确地判断女杀手会再次出现,是因为他使了一个小花招。

    那天女杀手仓促离开,膻中穴中了自己一根银针,他留下手段,女杀手在拔出来的瞬间,那银针前面的小半截会陷入她膻中穴之中,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陷越深,久而久之,影响她的呼吸。

    女杀手知道自己的身体状态,肯定会再找到自己,按照苏韬的分析,这女杀手习惯暗中潜伏,所以会趁着自己离开的时候,埋伏在巷道里。

    当然,出乎苏韬意料之外的是,女杀手理应被自己封穴,只能勉强行动,但刚才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让人感觉后怕,如果苏韬不是经过燕无尽指导,功夫长进了不少,刚才那几下,自己根本抗不住,躺在地上的人就是自己了。

    苏韬蹲在女杀手的身边,这次她没戴面具,等看清楚她的脸,有点意外,没想到她还挺漂亮的。

    电视剧里出现的女杀手,都是那种长相惊艳,身材婀娜妖娆的角色,但现实生活中,有几个在杀戮中摸爬滚打的女杀手,还能貌美如花,百分之九十九的女杀手为了生存,放弃性别,放弃外貌,冷血残忍的女魔头。

    不过,眼前这个女人,属于百分之一。

    苏韬小心翼翼地在她的身上插了十几根银针,确保她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然后将她扛进了三味堂。

    肖菁菁见这架势,微微一怔,问道:“师父,这是谁?”

    苏韬摆了摆手,催促道:“赶紧腾个房间,不然的话,再过十几分钟,她就没命了。”

    苏韬打向女杀手膻中穴的拳头,将那半截银针轰入了体内,如果不及时取出,这女杀手的性命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

    虽然苏韬对女杀手不抱有同情,但现在女杀手还不能死。如果她死了的话,自己就没法找到潜藏在背后的龙婆,麻烦的话,还会络绎不绝。

    进入诊室内,苏韬让肖菁菁找来剪刀,然后毫不犹豫地剪开女杀手的上衣以及里面的胸衣。

    肖菁菁站在旁边面红耳赤,内心有些接受不了,师父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女性。

    苏韬侧目望了肖菁菁一眼,叹了口气,道:“她是个女杀手!”

    女杀手,竟然这么漂亮?肖菁菁很难相信,毕竟这个名词离她太遥远了。不过,她对苏韬很信任,既然师父说她是女杀手,那肯定就是个女杀手。

    肖菁菁麻木地点了点头,望着半裸着的女杀手,仿佛自己的上半身也赤裸了一半。

    苏韬到没有仔细去研究女杀手的胸*型和罩杯,只是觉得要赶紧抓紧之间,手指轻轻地扣住了女杀手左右的浑圆,用力往中间挤压。

    肖菁菁觉得这场景实在太可怕,简直辣眼睛,苏韬真的是在救人吗?明明就是在毫不留情地轻薄!

    苏韬的表情,让肖菁菁改变了想法,从他清澈的眸光中,看出凝重的神采,没有任何杂质,专注。

    他手法很独特,仿佛大拇指紧紧地扣住胸部的外缘,用力向内挤压,频率非常快,使得女杀手的整个上半身保持高度地颤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汗水从苏韬的鬓角滑落,苏韬长嘘一口气,伸出手指,夹出了从胸肌中部膻中穴里冒出的半寸长针尖。

    肖菁菁长吐一口气,放下心,原来苏韬真的只是给女杀手治病。她仔细想想,倒也能理解,如果想要羞辱或者轻薄她,也不至于当着自己的面。不过,肖菁菁还是觉得双腿有点发乱,胸部有点酥麻的感觉,仿佛苏韬刚才按摩的对象是自己。

    “给她穿好衣服,然后锁在仓库里。”苏韬望了眼肖菁菁,见她始终低着头,大概猜出了她心中的想法,吸了吸鼻翼,“记住,在咱们大夫的心中,只有病人,不分男女,不论性别,不带情欲。”

    肖菁菁连忙点了点头,出了诊室,去取自己的衣服,苏韬走到女杀手的身边,将她剪开的衣服收拢了一下,挡着她胸前裸露的风光,眉头皱了皱,大概估算了一下,差不多要两个小时,女杀手才能醒转。

    肖菁菁进了诊室,帮女杀手穿好了衣服,苏韬再将她扛着,丢进了仓库。

    重新回到诊室,苏韬带上了塑胶手套和厚厚的医用口罩,小心地检查女杀手随身携带的物品。

    东西并不是特别多,其中一枚佛牌,吸引了苏韬的关注,研究片刻,眼中流露出庆幸之色,这佛牌是个非常厉害的降头媒介,其中混合了许多种毒素,一不小心中招,下场比朴重勋和崔宝珠中的降头术要惨多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