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59章 药山计划起航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苏韬跟肖菁菁分开之后,给晏静拨通了电话,晏静故意没接自己地电话,苏韬索性把手机丢在一边,未过多久,晏静果不其然主动打电话给自己,声音平淡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苏韬笑了笑,知道晏静是生自己的气,过年期间,整个人消失了一般,道:“给你打电话,当然是商量发财大计。”

    晏静轻哼一声道:“市侩!”

    苏韬反问道:“见个面吧,咱们是生意上的合伙人,有钱一起赚啊!”

    晏静暗想这小子太气人,过春节都不见人影,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就是谈钱,难道就不能委婉点,先拜个年,虚伪一下吗?

    晏静发现苏韬跟自己交流的时候,比自己更加冷酷,这让她内心难以平衡。不过,她没法拒绝,跟苏韬见面,这个提议。

    “你自己开车过来吧,我就不安排司机来接你了。”晏静想了想,她这样说,应该能够明确表达内心的不满,作出了一定的惩罚。

    苏韬叹了口气,笑道:“大概半个小时就到。”

    抵达金泰湾,苏韬刚将大众cc停好,就看见花颜牵着晏静的手走了出来。从花颜的反应来看,小姑娘的自闭症康复的不错,与晏静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

    小孩子都是很聪明的,你如果一心一意地对她好,她是一定能感受得到的。

    苏韬走到花颜身边,将她直接抗在了自己肩膀上,让她骑坐在头顶,花颜揪着苏韬的头发,咯咯直笑。

    晏静阴霾的心情一扫而空,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啐道:“看你俩疯的!”

    晏静很重视与苏韬的见面,早已安排佣人在餐厅准备好了午餐。

    苏韬让花颜坐在自己的旁边,扫了一眼餐桌,暗忖每道菜都是经过细心安排,晏静不知何时已经了解拉自己的喜好,餐桌上都是比较清淡的食物,注重养生与保养。

    “我给你盛汤!”花颜坐定之后,破天荒地说道。

    这让晏静眼中露出动容之色,捂着嘴巴,泪水在眼角打转。

    苏韬忍不住在花颜的面颊上轻吻了一口,赞许道:“谢谢花颜,这碗汤我一定全部喝完。”

    花颜很小心地盛汤,那汤勺的手很稳,没有一滴洒落在桌面。苏韬小心翼翼地结果,喝了一口,夸张地挤眉弄眼,“这是我这辈子喝得最好喝的汤了。”

    花颜受到鼓舞,小脸红扑扑的,见苏韬给自己使眼色,她明白苏韬的意思,低声道:“我给妈妈盛汤啊!”

    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滴滴答答地溅落在桌面上,晏静知道自己没听错,这是花颜第一次开口喊自己妈妈。

    母爱是伟大的,多年来的委屈与辛苦,在这一刻被花颜给温暖了,晏静感觉自己是幸福的,上天虽然给自己太多的折磨,一切都是为了此刻的美好做铺垫。

    晏静转过身,偷偷抹掉了眼泪,再次转身,脸上堆满了笑容,“谢谢花颜了。”

    亲眼见证母女俩的感情破冰,苏韬也是唏嘘不已。他了解晏静,这是个坚强的女人,但缺少温暖与体贴,花颜的突如其来,打乱了她原本单调的生活,但却如同滋润的泉水,激活了她枯涸多年的心灵死井。

    花颜腼腆的一笑,坐在位置上,独自品尝食物,但她的小眼神,不时地朝晏静和苏韬两个人瞟一眼。这间接地证明,花颜的世界已经不再孤单,至少苏韬和晏静已经走进了她的心灵世界。

    吃完午饭之后,来到客厅,花颜很快有了困意,窝在苏韬的怀里,竟然睡着了。

    晏静无奈地笑道:“她对你真的很依赖,即使很久没见,还是那么的亲昵。”

    “你是在吃醋吗?”苏韬笑问。

    晏静点了点头,笑道:“自己的女儿,对待别人,比对自己依赖,能心理平衡吗?”

    苏韬笑了笑道:“这是异性相吸的道理。等花颜长大了,她总会有心仪的男孩,难道你还阻拦不成?”

    “当然不会!等花颜长大了,我会鼓励她,早点谈恋爱,多尝试结交不同个性的男孩。”晏静炸了眨眼,“我一向很开明的。”

    苏韬哪里不知道晏静是故作镇定,“等真有了男朋友,你到时候就不会这么淡定,肯定会各种刁难。你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丈母娘!”

    晏静笑出声,和苏韬在一起聊天,总是能给自己带来轻松的感觉,话题没有那么沉重,简单而言,就是特别的接地气,这是晏静总结出来的结论。

    “对了,白鹤市那边有消息了。贝旭青死了!”晏静轻松地说道。

    有些人死了,那得哀伤,但有些人死了,那得鼓掌庆祝。贝旭青那让人作呕的怪癖,实在让人觉得天理不容。

    “世界上从此少了个恶人,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苏韬并不觉得奇怪,那套占地面积很大的庄园被查出那么多秘密,无论是对手还是曾经的朋友,都会巴不得那个老东西赶紧去死,这样会让更少的人遭殃。

    “贝旭青在白鹤市经营多年,他出事之后,会牵连一批人。所以死对他,对别人,都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晏静补充道,“谢畅对你的印象不错,说你给白鹤市人民办了一件大善事。”

    见晏静说起谢畅,苏韬就皱起了眉头,试探道:“谢畅跟你很熟吗?”

    晏静点了点头,眸光闪烁,笑道:“是啊,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苏韬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主要谢畅真的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如果他站在晏静的身边,会让自己觉得两人特别的登对,“恐怕不仅仅是好朋友那么简单吧?”

    晏静再次点头,承认道:“没错,他还是我的男闺蜜!”

    “男闺蜜!”苏韬下意识地哼了一声。

    晏静玩味地看了一眼苏韬,笑道:“怎么了,你看上去不高兴。”

    苏韬耸肩,不屑地说道:“我可不相信男人和女人之间有纯粹的友情,男闺蜜、蓝颜知己,这些都是掩盖鬼祟心思的虚伪手段而已。”

    晏静瞧出苏韬是吃醋了,伸出手指,忍不住在苏韬的脑门上用力地戳了一下,道:“男孩,你真的想多了。谢畅和你不同!”

    苏韬疑惑道:“哪儿不同!”

    晏静托着下巴,想了许久,拿起放在桌上的纸笔,在上面写了四个字,道:“他和我一样,都喜欢这种类型的!”

    白纸上写着四个字,“长的帅的!”

    “你看上去偶尔很帅气!”苏韬不明白晏静的意思,嘀咕道。

    晏静朝苏韬眨了眨眼,在四个字中间,点了个逗号。

    苏韬愕然无语,惊讶地望着晏静,哭笑不得,道:“静姐,你实在太内涵了。”

    苏韬显然没想到谢畅长得那么精致的男人,竟然取向不一样,这得让多少颜值控少女失望。

    难怪有个疑问一直热度很高,为什么长的帅的大多是gay?

    苏韬作为一名医生,对同性恋还是很有包容心,他能理解,有些人出生之后,就与众不同,造物者偶尔也会犯下小错误。华夏如今的社会变得很开放,这已经不是禁词,很多人公开出柜,这是一种进步。

    “对了,你找我究竟是想谈什么?”晏静终于觉得两个人的话题,需要走上正轨。

    “我准备了一份材料,严格意义上,应该是一份融资商业计划书。”苏韬从行医箱里翻出了包装好的一份文件。

    晏静接在手里,仔细翻阅,恢复了商场女王的气质,问道:“这是项目书,太大了一点。”

    苏韬幽默地笑道:“如果不够大的话,如何改变世界。”

    晏静叹了口气,合上了资料,闭上眼睛,沉声道:“对于岐黄慈善,我只能提供一亿左右的资金,这已经是我的极限。”

    晏静现在手中掌握的宏盛集团,虽然产业链条铺得很开,但对于慈善领域并没有接触过,所以她不敢轻易地涉猎。但亿元的资金注入,已经超出苏韬的计划。

    苏韬轻松地笑了笑,“感谢你的慷慨解囊!”

    既然是商业计划书,其中势必要包括收益部分。苏韬提出了“药山”计划,准备在全国范围内,承包几十座没有太多人工痕迹的原始山林,将之打理成纯天然的中药生产基地。

    现在的中药,大多是人工种植,缺少了原本的药性,这是苏韬提出药山计划的初衷,同时也是为何要去樊梨花的家乡,踩点调研的最终目的。

    苏韬虽然年轻,但过去十多年的学医精力,让他成为了一个考虑事情缜密、周到的人。

    岐黄慈善想要做大做强,必须要有源源不断地资金,一方面需要社会各界的捐助,另一方面也要投资一些有价值的项目,这样才能支撑社会福利院项目的发展。否则,难以形成一个良性的慈善生态圈。

    晏静复杂地忘了一眼苏韬,叹气道:“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投身慈善!”

    在江湖上,都盛传着晏静歹毒、狠辣的作风,如果晏静去做慈善,这绝对会让人大跌眼镜。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人是会改变的,当你踏出第一步,会发现原来人生还可以更加有价值、有意义。”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