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55章 苏韬我教不了
    徐瑞喝的那药酒,是苏韬从爷爷房间里找出来的正宗年份虎骨酒。

    现在市面上的虎骨酒,价格很高昂,一斤装的虎骨酒价格约在四千左右,如果是著名中药堂出售的虎骨酒,价格还要再往上涨。

    虎骨酒喝了的确有好处,强身健体,补气养肾,但再好的东西不能多,像苏广胜泡制的这种虎骨酒,一顿最多喝一杯,如果过量的话,那就是补过头了。

    徐瑞连喝三杯下肚,就觉得小腹位置传来一股燥热之气,整个人如同坐在暖炉上烘烤一般,额头上开始渗出汗珠。

    虎骨酒,有祛风寒的效用,身体发热,这是正常的现象。

    燕莎见徐瑞没有反应,没吃多久,又给徐瑞敬酒。徐瑞暗忖这小丫头片子,今天是怎么了不过,他还是面带微笑,又喝了两杯。

    前后五杯酒下腹,加上药力上来,徐瑞就觉得浑身冒汗,尤其是小腹位置传来肿胀的感觉。

    虎骨酒,除了祛风寒,真正的作用那是滋阴补阳,比市面上很多壮阳药厉害多了。

    “徐总,你是不是不舒服”江清寒见徐瑞满面通红,困惑地问道。

    “没事!这酒挺厉害,感觉有点头晕眼花。”徐瑞望向江清寒,只觉得江清寒在眼前开始变化,她的眉毛弯曲,嘴唇娇艳欲滴,仿佛在条都自己。

    徐瑞还能保持一定的理智,暗叫不好,这酒恐怕有问题。

    苏韬见燕无尽喝完了一杯虎骨酒,又准备喝第二杯,赶紧拦住了燕无尽,笑着解释道:“这酒真的不能多喝,虽然酒精度数不高,但里面都是名贵的中药材,一天最多喝个一两,如果过量的话,那就有副作用了。”

    自己之前可是拦阻过徐瑞,只可惜这家伙跟自己想象中一样,太骄傲,太任性,把自己这个大夫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苏韬内心爽爽的。

    徐瑞耳朵已经开始轰轰嗡鸣,但苏韬的话是尽数地落在了耳朵里,暗自叫苦,难怪燕莎对自己这么客气,原来这是个陷阱啊!

    江清寒没好气地瞪了燕莎一眼,又瞟了苏韬一眼,也想明白了,这肯定是苏韬和燕莎串通好了的。

    如果苏韬没有提前告诉燕莎,这药酒的功效,燕莎又如何会故意去劝徐瑞过量饮酒呢

    两人在唱双簧,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这徐瑞也是被坑得不行。

    徐瑞感觉身体跟烧起来似的,心中的也越来越强大,终于他用仅有的理性勉强站了起来,低声道:“我突然有点事,就先告辞了啊!”

    “我送你吧!”江清寒站起身,惊讶地说道。她见徐瑞走路东倒西歪,想去扶一把,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这个念头。

    “不用!”徐瑞弓着腰,撅着屁股,看上去极其狼狈地冲了出去。徐瑞也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燥火能藏多久,只觉得江清寒越看越妩媚动人,再继续呆下去,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江清寒自然看出徐瑞下身高高弓起的帐篷,感觉有点恶心,面色潮红地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发现徐瑞的衣服还挂在衣架上,连忙又追出门外,徐瑞已经坐在奔驰车的后排,奔驰车呜呜作响,然后逃命般的飞驰离开。

    “老板,你看上去很不舒服,去医院吗”下属困惑地问道,见徐瑞捂着肚子,暗忖他是肚子不舒服,莫非是腹泻

    “去个屁医院!”徐瑞感觉自己的小徐瑞快要爆炸了,“附近随便找个洗头房!”

    “老板,今天是大年初二,洗头房恐怕大多没开业呢。”下属没明白徐瑞的意思。

    “艹,那就去浴室,有按摩服务的地方!”徐瑞咬牙切齿地说道。

    下属终于明白了,原来老板是要做大保健啊,笑道:“早说啊,我带你去个地方,保证技师的功夫好。”

    徐瑞喘着粗气,脑海里尽是江清寒的一颦一笑,心中又是迷乱,又是懊悔,反正今天在江清寒的面前,是丢足了脸面了。

    见虎骨酒如此类型霸道,燕无尽不敢多尝,将剩下来的酒收了起来,他心中暗忖,这可是宝贝啊!

    江清寒见燕莎冲着苏韬挤眉弄眼,得意地笑着,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想了想,还是问不出口,当做一切就是个误会,至于徐瑞,就是个龙套,让一切随风而去吧。

    毕竟徐瑞被阴了这事儿,事关男女的那点秘密,一个是自己的女儿,一个是自己的徒弟,自己作为长辈,问得太过细致,总是有些尴尬的。

    不过,因为没有了徐瑞,饭桌上的氛围好了不少。

    江清寒尽管早已从自己的渠道得知苏韬此次到白鹤市的经历,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遍,听到最后贝旭青被调查,露出凝重之色,叹息道:“没想到儿童福利院竟然存在这么大的疏漏,让一些人有了可趁之机。”

    苏韬叹气道:“那些被囚禁的儿童,大部分来自于民间孤儿院。这些孤儿院的存在不合法,一部分是好心人自己建立的流浪儿收容所,一部分则是不法分子,非法谋取利益的途径。”

    江清寒摇头叹气道:“之前看过一条新闻,一家民间孤儿院失火,随后收养被叫停,爱心妈妈自筹建立的孤儿院因未经审批被解散。现在收养孤儿,的确是个社会性的难题,缺少关注!”

    苏韬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笑道:“新中医联盟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动岐黄慈善,关注孤儿,让更多的孤儿感受到温暖。”

    江清寒点了点头,鼓励道:“这是有意义的事情,我支持你。”

    燕莎在旁边也道:“师兄,我也支持你。”

    江清寒没好气地反问燕莎,“你怎么支持啊”

    “呃……我把一个月的零花钱贡献出去。”燕莎总觉得必须要为师兄以及那些孤儿做点什么,但她毕竟还只是个初中生。

    燕无尽笑了笑,“人活着得有梦想,小苏,你活得很精彩,仔细想想,我这老头子即将踏入棺材,却对社会没有留下什么财富,真的是惭愧啊!”

    苏韬连忙道:“您是武学宗师,发扬和传承国术瑰宝,这就是财富!”

    “会说话!”燕无尽朝苏韬招了招手,“吃过饭,也休息了一会儿。我教你几招,活动下筋骨,也不枉你给我送了珍贵的虎骨酒,而且还拍了我马屁!”

    苏韬听说燕无尽指导自己,心情很振奋,当然,如果江清寒愿意教自己,自己会更加开心。

    在大院中间,燕无尽做了个起手式,开始演示拳法。

    燕无尽的拳,看上去很简单,一招一式,都非常的清晰,与常人无异。但苏韬瞧出了些许端倪,大道至简,拳术练到燕无尽这个份上,已经达到了刚柔并济在,返璞归真的境界。

    尽管燕无尽轻描淡写地挥拳、踢腿,跳跃、轻挪,但空气中发出“噗噗”的声音,这是力量达到极限的标志。正常的成年人,只要挨上一拳,基本就失去战斗力了。

    燕无尽的这套拳,足足打了有半个小时,每一拳,每一腿,每一个转折,每一个步伐,都不相同,蕴藏着武学道理,是燕无尽习武这么多年来,从霸道之极的八极拳到以柔克刚的太极拳,品悟出来的经验。

    燕无尽打得是拳术,仿佛述说着自己的人生,这就是开宗立派的实力。

    终于,燕无尽收了拳头,面部微红,但气息如常。他看了一眼苏韬,意外地笑问:“你怎么哭了”

    苏韬擦掉了眼泪,虚伪地说道:“被感动的!”

    这泪流得不由自主,难道真的是被燕无尽给感染了

    “有意思!”燕无尽点点头,“你来试试”

    苏韬站到了院中央,仔细回想着燕无尽的招式,分明都记得,但却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燕莎困惑地问道:“师兄,这是怎么了”

    江清寒眼中露出深思之色,叹息道:“他迷茫了!”

    苏韬虽然有功夫底子,练习脉象术有成,但他想要一口吃成胖子,短时间内看燕无尽打了一套拳,就将燕无尽毕生所学,模仿出来,难度太大了。

    别说模仿九成,就是模仿出一成,苏韬便可以称得上武学的奇才。

    苏韬很纠结,他的记忆力很好,燕无尽的每个招式,都在脑海里,但感觉自己打出去,只是虚有其表,没有燕无尽的神韵,就如同嚼着鸡肋般,味同嚼蜡。

    他深吸了一口气,提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开始走招!

    江清寒眼中流露出意外之色,苏韬练的是江氏剑法,但神韵中却透着三分燕无尽的拳势。

    指如惊鸿,在空中挥舞出曼妙的弧度,身随指意,疾如风,快如电,潇洒自在,收放自如。

    “爸,苏韬我教不了!”片刻之后,江清寒无奈地低声与燕无尽道。

    “本来就不是让你教的。你只是个挂名师父而已。”燕无尽满意地望着苏韬,频频点头。

    江清寒哭笑不得,她也能理解,苏韬不仅是中医天才,他对武学的悟性,也是常人难以企及。

    尽管现在还很笨拙、青涩,但只要功夫花下去,完全能够接过燕无尽的衣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