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54章 年初二送师礼
    随着苏韬回到汉州,三味堂也开门正式营业,做服务行业的,要起得比鸟早,睡得比狗晚,你不能因为现在三味堂名声打响了,就摆起高高在上的架子。褚惠林、莫穗儿,还有自己的徒弟肖菁菁、王鹏都回家过年,所以苏韬成了唯一的坐堂医。

    不过,春节期间,华夏人讲求迷信,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绝对不会进医院,所以一天下来,生意差强人意。

    下午五点左右,夏斌带着一个女人来了,苏韬看了许久,才认出来,女伴是过气明星翟玉琴。苏韬偷偷给夏斌比了个大拇指,意思是挺厉害,竟然顺利拿下了。

    “苏大夫,谢谢你给我开的那个药,我最近感觉身体好了不少。”翟玉琴因为使用人胎素,所以染上了乙肝病毒。

    夏斌借花献佛,从苏韬这里找了个中药方,翟玉琴使用过后,觉得效果不错。夏斌笑道:“苏大夫,你可以说是咱俩的媒人,如果不是你的话,玉琴恐怕不会接受我呢。”

    苏韬无奈一笑,道:“你谦虚了,就你那厚脸皮,谁能躲得过你的死缠烂打”

    翟玉琴也是白了夏斌一眼,叹气道:“我最讨厌的就是狗仔,没想到最后找了个狗仔男朋友,也挺讽刺的!”

    “我可不是狗仔,我是私家侦探,性质不一样!”夏斌没好气地反驳道。

    苏韬暗忖这对小情侣感情还真不错,翟玉琴化妆之后,还是极为惹眼,不过尽管妆容略浓,但苏韬还是看得出她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与乙肝有关联,就顺手在药柜抓了几味药,用牛皮纸包好,提醒道:“一日一次,煎服,巩固一下。”

    翟玉琴连忙提在手里,然后用手腕捅了捅夏斌。夏斌挠了挠头,尴尬地笑问:“有个问题,我想咨询一下。如果乙肝病毒携带者生小孩,会不会遗传到孩子的身上”

    苏韬笑了笑,暗忖这也是许多乙肝携带者的共同问题,道:“原则上不会!现在医院都提供乙肝母婴阻断针,在孕期内注射就可以起到效果。孩子出生之后,及时接种乙肝疫苗,就没问题了。”

    用中医的办法,也可以解决乙肝病毒母婴传染的问题,但西医的方法更加有效,所以苏韬还是会推荐更加实用,性价比更好的办法。

    夏斌拉起翟玉琴的手腕,笑道:“这下你放心了吧咱们可以有个可爱健康的宝宝。”

    “谢谢苏医生了!”翟玉琴羞涩地点了点头,“解开这个心结,才能让我毫无保留地接受你。”

    苏韬尴尬地笑了笑,暗忖这两人都不小,但在一起腻歪的不行,跟演电视剧一样,让人鸡皮疙瘩起来了。

    夏斌名义上是三味堂的员工,但在苏韬的计划里,准备将他调整到岐黄慈善。夏斌的特长在于搜集情报,进入岐黄慈善之后,有大量的资料可以让他来梳理,应该能胜任。

    与夏斌聊了一会儿,杜平也过来窜门,夏斌和翟玉琴就告辞离开。

    杜平仔细打量着苏韬,欲言又止。

    苏韬有种想照镜子,了解杜平为何这种目光审视自己的冲动,笑问:“杜县长,究竟有什么事”

    杜平掏出手机,点开了一个页面,“真不到你是灾星,还是福星。你看看这条消息。”

    苏韬扫了一眼,心情不错,这是一条类似于内参的消息,上面写着“亲贝集团董事长贝旭青被调查,牵连出一批本地官员。市委副书记邵文夫被双规”的消息。

    苏韬叹了口气,无辜道:“不是我的错啊!”

    杜平哈哈大笑,叹气道:“你啊,已经彻底成名了,现在谁都知道汉州出了个神医,连省委书记都格外照顾。”

    “这次是省委书记出的面”苏韬倒也不知道里面还有这个门道。

    “汉州藏龙卧虎啊,谁都没想到狄世元,是淮南省委书记的亲戚。也是因为狄世元一直比较低调,这次为了你,才主动去向省委殷书记求援,才露出狐狸尾巴。”杜平耐心地解释道,他看得出来,苏韬还真不知道此事。

    苏韬脑袋瓜灵活,仔细想想,那女主持殷乐的父亲,恐怕是殷开朗无疑,他原本就猜出殷乐的身份特殊,但没想到竟然牛到了这个程度。苏韬感觉错过了很重要的东西,叹了口气,苦笑道:“狄局长,一直让人觉得深不可测!”

    杜平想了想,笑问:“其实你如果走仕途的话,还是有机会的。”

    苏韬摇了摇头,道:“我精力有限,爷爷丢了个三味堂给我,我不能丢下,只能当个大夫。”

    杜平遗憾地说道:“那挺可惜的。”

    苏韬笑道:“不可惜。自己走不了的路,看着别人去走,也是挺有意思的。”

    杜平微微一愣,笑问:“这就是旁观者清的意思吧章书记,上次提起过,准备下次入京的时候带上你。他打算让你成为幕僚!”

    “原来你是个说客啊”苏韬哈哈大笑。

    “又被你看中了。”杜平尴尬地笑道,苏韬太聪明,随便你怎么绕弯子,他总能看破玄机。

    “我拒绝!”苏韬摇头,微笑。

    “章书记,是淮南最年轻的市委书记,以后前途不可限量。”杜平有点诧异地劝道。

    “要做幕僚,也是做你的幕僚。”苏韬一句话能让人急得跳脚,一句话也能让人乐得直笑。

    “别忽悠我,小心我信以为真!”杜平努力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笑!笑了,那就弱爆了。

    有些人经过考验之后,就可以吸纳为伙伴。

    苏韬一直认为,朋友或者伙伴不要多,但一定要精。

    对杜平暗自观察了有很长一段时间,虽然很精明,但是一个有理想和抱负的人,虽然不是同一条路,采取的办法也不尽相同,还是可以成为相互呼应的志同道合者。

    ……

    去燕宅拜年之前,苏韬特地在后院的花圃中间,练了两次江氏剑法,虽然打得很熟,但还是得精益求精,如果江清寒心血来潮,要检验一下自己的武功是否有进步,自己也好有个交代。

    虽然气温还在零度上下,但苏韬练完剑之后,流了一身汗,到浴室里冲了个澡,里外换上干净的衣服,再到爷爷的房间里,取了一瓶陈年的滋补药酒。

    大姐樊梨花正在厨房张罗晚饭,苏韬提醒她,晚上不在家里吃饭,樊梨花看上去有点失望,不过她已经心满意足,这个年虽然只有自己和豆豆两个人过,但特别的安逸,樊梨花打心底感激苏韬救助了母女俩。

    苏韬步行来到燕宅,门外停了一辆奔驰车,他面色沉了下来,心里特别不高兴,暗忖徐瑞那孙子,怎么在啊

    刚进门,就看到徐瑞端着一道菜,往餐厅里走,他脱掉了外面的西装,上身是白衬衫,外面套了一件灰色的羊毛背心,看上去虽然有点老气,但有老年人的成熟与稳重。

    徐瑞仿佛将这里当成了自己家,他就是这里的男主人,笑着招呼道:“小苏,你来了啊”

    苏韬点点头,表面上带笑,心里很不高兴,暗忖这江清寒不是知道徐瑞的嘴脸了吗怎么还引狼入室

    苏韬将礼品搁在了客厅的柜子上,走到了厨房,远远地听见小师妹和师父,这对母女俩在唇枪舌战。

    “妈,我不喜欢徐瑞这个人。”燕莎气愤地说道。

    “来者便是客,如今是过年,他主动提着礼物上门,难道你还让人家离开,那太不礼貌了。”江清寒低声安抚道。

    “你让他走,我看到他,就吃不下饭。”燕莎语气强势地说道。

    江清寒蹙眉,摇头道:“莎莎,你已经这么大,要懂事一点。”

    燕莎怒哼一声,往外走,见苏韬站在墙边,吃了一惊,正准备说话,苏韬用手指堵住了她小巧的嘴唇。

    两人来到隔壁屋,燕莎满脸通红,盯着苏韬尖削白嫩的手指,忸怩得不行。

    苏韬暗忖这小姑娘不会是春心荡漾了吧,伸出手指弹了一下她的脑门,道:“想不想收拾徐瑞”

    “当然!”燕莎点头,眼睛一亮,光彩四溢。

    苏韬凑到燕莎的耳边,低声说几句。燕莎做了个ok的手势,互相对视,与苏韬同时默契地嘿嘿笑了两声。

    苏韬再次来到客厅,见到了从外面溜达回来的燕无尽,两人聊了一会儿,江清晨就在餐厅里喊道:“开饭了!”

    五人坐下之后,燕莎主动端起了装着饮料的杯子,笑着与徐瑞道:“徐叔叔,祝你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徐瑞很错愕,暗忖今天燕莎是什么情况,怎么改了性子了

    燕莎主动给徐瑞倒酒,劝道:“徐叔叔,你要连喝三杯!”

    苏韬咳嗽了一声,面无表情地提醒道:“徐总,这是药酒,三杯多了!”

    三杯而已,徐瑞对自己酒量有自信,虽说药酒黑黢黢的,药味很浓,但他自忖应该无妨。徐瑞淡淡笑道:“莎莎的面子,还得给的!”言毕,自饮自斟,又喝了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