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53章 儿童失语之症
    人会随着经历而变化,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小媛很有可能陷入魔掌,吕诗淼恐怕不会有么强烈的感悟。当然,吕诗淼之所以接受进入岐黄慈善,更是因为受到苏韬的影响,她觉得苏韬需要自己的帮助。

    舍弃江淮医院的工作,这需要巨大的勇气,苏韬让她有了这份勇气。

    吕诗淼是个要强的女人,尤其在经历失败的婚姻之后,她希望找到新的,尽管乔德浩的落马,表面上并没有影响到自己,但背地里,作为乔德浩曾经的儿媳妇,还是有些风言风语传到吕诗淼的耳朵里。

    人就是这样,当你风光的时候,别人会尊重你,敬畏你,但如果风光不再,各种恶言恶语就会随之而来。

    很多消息传出,不堪入目,比如说吕诗淼和乔德浩的关系不正常,又比如吕诗淼攀附上了权贵,见乔德浩倒台,立即就跟乔波离婚,总而言之,不利于吕诗淼的言论很多。

    吕诗淼觉得有时候自己心口压了一块石头,让自己喘不过气来,她之所以坚持,源于内心的倔强,从小生存在福利院那种恶劣的环境里,她内心的坚韧程度超乎想象。

    如今,当与苏韬说明自己的想法之后,她觉得心情舒适了不少,仿佛溺水之后找到了救命稻草。

    其实,继续留在江淮医院,已经不适合自己。走出去,或许有另外一番天空。

    至于,苏韬选择吕诗淼,有诸多原因,不仅仅是她内心深处有一颗真诚从事慈善的种子,而且还在于她有专业的医学知识,有这种底蕴从事医学类的慈善事业,或许会比那些专业从事慈善资金的职业管理团队更加适合。最主要的原因,吕诗淼是苏韬可以信任的人,在未来的宏伟蓝图之中,岐黄慈善占据着很关键的一部分。

    新中医联盟想要做起来,学术是一方面,另外就是要务实地做出一些事情来。

    抵达汉州,苏韬来到吕诗淼的出租房内,给小媛做了个简单的治疗。比想象中要复杂,从专业角度,小媛患上的是儿童失语症,原因是高热之后,服用了药物,导致声带受到了损伤,除此之外,还有臆病性失语的可能,因为小媛太安静了一点。简而言之,小媛内心深处因为某种阴影,而不愿意说话。

    声带受损的原因,可以用针灸及中药治疗,但臆病的原因,还得寻找契机,慢慢地打开小媛的心灵,让她主动地开口说话。

    小媛有点累,躺在床上,睡着了。苏韬拉着吕诗淼来到隔壁的房间,苏韬给吕诗淼说明了小媛的病因,吕诗淼叹了口气,道:“我见到小媛的时候,她已经三岁了,很孤僻,经常站在角落里,是一个存在感很弱的小孩。”

    苏韬分析道:“这可能与她被遗弃有关系,多给她温暖,只要解决心理因素,病就好治了。”苏韬尽量说得轻松一点,让吕诗淼不至于太过担心。

    吕诗淼嘴角露出笑容,叹气道:“你是神医,你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做!”

    苏韬轻轻地捏了一下吕诗淼柔软的面颊,笑道:“淼姐,真乖!”

    言毕,他乐呵呵地处理在超市里买来的食材,吕诗淼望着他系上围裙,心里暗叹了一声,自己与乔波结婚也有几年,但印象里似乎乔波从来没有亲自为自己下过厨房。

    ……

    大年初二,狄世元和妻子来到琼金锦绣城拜年,摁响门铃之后,一个挺年轻的保姆快步走了过来,打开了院门。

    狄世元和张芳手里提着礼物,小保姆微笑着低声道:“叔叔在楼上招待客人。”

    “殷乐呢”张芳没有狄世元那么拘谨,看上去比较随意。

    “小姐,关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做什么呢。”小保姆面有忧色地说道。

    张芳叹了口气,将礼品盒塞在狄世元的手上,“我去看看她!”

    殷乐的状态不算好,尤其是和父亲的关系很僵固。张芳和殷乐名义上是表姐妹,但张芳比殷乐大了足有二十岁,所以张芳在殷乐的心中,有点像长辈,整个家族里,殷乐也就能听张芳几句劝。

    狄世元无奈苦笑,小保姆从他手里接过各种袋子,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在这个家里已经有好几年了,知道主人的习惯,狄世元和张芳不仅是熟客,还是亲戚,所以他们的礼物可以收下,如果有其他人,尤其是陌生人,她连门都不会让进。

    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楼梯传来脚步声,狄世元连忙站起来,殷开朗与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握了握手,语气沉稳有力地说道:“事情就这么办,春节过后就执行,这几天虽然放假,但你还是得加班研究一下。”

    “请书记放心,绝对不会误事。”中年人笑了笑,面朝殷开朗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走出了门。

    殷开朗早就看见狄世元,与他招了招手,道:“到书房里喝茶吧!”

    狄世元见到殷开朗的心情很复杂,说实话他不愿意见他,在省委书记的面前,如同正常人一样,他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说话的时候也要注意分外小心,生怕一句话不妥,出了毛病,惹他生气。

    但是呢,狄世元也知道,能与省委书记交流,这是很多人都求不来的机遇,尤其是现在自己已经正式踏入仕途,升迁、委以重任,只是这个封疆大吏的一句话而已。

    狄世元坐在沙发上,殷开朗语气有点古怪地笑道:“这个年过得还真不安生啊!”

    狄世元感觉脊背开始流汗,赔笑道:“苏韬的事情,让姨父您操心了。”

    按照自己妻子与殷开朗的关系,狄世元这样称呼,可以拉近彼此距离,缓解略显紧张的气氛。

    “你错了!”殷开朗点燃一支烟,尽管他身体不好,有严重的肺病,但这抽烟的习惯还是改不了,“苏韬又帮了我个大忙!”

    狄世元意外地望着殷开朗,困惑地笑问:“难道白鹤市官场真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

    殷开朗点了点头,叹气道:“从贝旭青着手,顺藤摸瓜,查出了很多让人震惊的事情。原来白鹤市官场,如此坑瀣一气,到了骨子里。贝旭青的酒窖里,私自囚禁了十多个女童,不仅是满足贝旭青的私欲!”

    狄世元倒吸一口凉气,随即也是恨得牙痒,怒道:“这群人怎么能禽兽到如此地步”

    殷开朗摇了摇头,道:“刚才出去的那个人,你可能不认识,是民政厅的洪建清。我已经吩咐他,明年增加对社会福利事业的投入,要关心底层弱势群体。”

    狄世元心中也是感慨不已,那些女童都是从各地福利院找来,上天原本对他们就不公平,没想到还是有恶人让她们的命运陷入更加悲惨的境地。

    “贝旭青,如何处置”狄世元忍不住问道。

    “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殷开朗沉声道,“我了解过他,年轻的时候就是个造反派头目,后来躲避风头,去国外生活几年。回国之后,重新包装了一下自己,吹嘘自己从国外带着食品秘方回到地方投资,在政策的扶持下,成了一个知名的企业家。”

    狄世元愕然,笑道:“他是个投机分子!”

    殷开朗觉得自己今天话说得比较多,笑了笑道:“苏韬这个年轻人不错,有空我得当面感谢他。”

    狄世元反应过来,笑道:“我来安排,顺便让瞧瞧你的肺病!”

    殷开朗摇头笑道:“我自己的身体,心中有数。中央保健组专家没少来给我瞧病,但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狄世元淡淡笑道:“对于苏韬的医术,我有信心,虽然年轻,但那些专家,还真不一定比得上他。”

    殷开朗想了想,面色复杂道:“苏韬和小乐的关系如何”

    狄世元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殷开朗会这么说,尴尬道:“我原本只是打算撮合下两人,不过看上去两人并不来电,也不知道后来发展成什么样了,”

    “有些工作,既然已经开了头,那还得继续做!”殷开朗委婉地说了一下。

    狄世元内心受到了震撼,姨父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是要自己继续撮合殷乐和苏韬吗由此可见,这殷开朗对苏韬的印象的确很不错。

    这也难怪,之前宝邮县韩国sg财阀代表团食物中毒事件,如果不是苏韬成功治好了sg财阀集团的继承人朴重勋,事情恐怕不会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变化;至于白鹤市这次事件,苏韬也是间接地帮殷开朗有借口,整顿了一下白鹤市的官场环境。

    当然,他并不知道,殷开朗一直关注着殷乐,他发现自己那个强势任性的女儿,唯独与苏韬在一起的时候,会收敛起来。

    殷开朗闲暇的时候,也曾经考虑过,自己的女婿是怎样的人。他会优先考虑官场和商场,但苏韬出现之后,他觉得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一切要看殷乐自己的心思。

    殷开朗虽然是个成功的省委书记,但并不是一个好的父亲,他很擅长做思想工作,但从没有与女儿推心置腹的交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