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52章 是坏人变老了
    邵静给自己父亲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车子终于开了上来,宅院门口被拉起了警戒线,站着几个穿着警服的民警,宅院的主人贝环宇也只能站在警戒线外,焦灼不安地在外面走来走去。

    老爷子有特殊喜好的事情,贝环宇也曾耳闻,他是个大孝子,自然不会阻拦。毕竟老爷子活了这么大,家业都是他拼搏出来的,环宇集团当初的第一桶金,就是老爷子的鼎力支持,几年来若是遇到资金周转,老爷子对自己也从来没有吝啬过。所以贝环宇对老爷子的喜好也就权当做不知。但没想到老爷子这次竟然惹上了麻烦。

    贝环宇沉下脸,拨通了鲍管家的电话。

    鲍管家如今在医院里陪着贝旭青,贝旭青伤势太重,在手术室里抢救,还没有脱离危险。

    “今天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女孩是谁送过来的”贝环宇只能把怒火洒向牵线搭桥的人。

    “少爷,怎么了”鲍管家没反应过来,按照他的想法,如果少爷回来的话,任何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问你话,赶紧回答”贝环宇语气很冲地怒道。

    “康子东,集团刚提拔上来的总经理……”鲍管家还准备继续说,发现电话已经忙音了。

    贝环宇沉声吩咐身边的人,道:“给我找到康子东”

    人就是这样,柿子挑软的捏,这康子东既然是始作俑者,那他就逃脱不了干系。

    挂断电话,贝环宇无奈摇头,这个宅子暂时是进不去了,只能与邵静前往其他的住处。

    康子东中午喝了一点酒,下午继续跟几个朋友打牌,尽管活得醉生梦死,但可以让他短暂地忘记痛苦。外面的房门敲响,大家都一愣,赶紧把牌给藏了起来。

    正常而言,抓赌都是在春节前,过年期间,公安系统会对赌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门打开之后,进来两个彪形大汉,扫视了一圈道:“谁是康子东”

    “我是”康子东皱了皱眉,“找我有什么事”

    其中一个彪形大汉朝走了过去,淡淡道:“贝总,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贝总”康子东没反应过来。

    那两个大汉不愿跟康子东过多解释,揪住了他的领子,就往外拖。

    康子东皱眉,暗忖敢跟自己动手,伸手就像去反扭大汉的手腕。另外一个大汉,捣了一拳,扎扎实实地击中他的腹部。康子东喉头一甜,中午喝得那几两酒全部从嘴里喷出来。

    其他几名牌友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两个大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牌友的友谊只存在于牌桌,大汉架着康子东出门,其余几人都不敢说。等康子东离开之后,才低声交流,分析他可能会得罪市内哪个姓贝的大人物。讨论的时间不长,几人又开始玩牌,仿佛康子东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康子东被抽了几个耳光,终于聪明地知道,不要多费口舌。

    被送到了一处公寓,康子东见到了贝环宇,一脸无辜地望着他,“贝总,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您大动干戈,请我来见你。其实只要你打个电话,知会一声,就行了”

    贝环宇知道康子东还不知道贝旭青遇到麻烦的事情,冷笑一声,“小媛那个哑女,是你介绍的”

    康子东愕然半晌,旋即点头,“没错,虽然是个哑巴,但挺乖巧的”

    贝环宇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抬起腿,朝康子东的脸上,就是猛踹一脚,愤怒地骂道:“乖巧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送了这么一个祸害啊”

    康子东下意识地捂住脸,这贝环宇发狂地用手、用脚,狠狠地发泄着郁闷的情绪。

    康子东被踹得死去活来,同时也想明白了,小媛出了问题,自己惹祸了

    终于贝环宇打得有点累,重新坐在沙发上,沉声道:“从今天起,解除你亲贝集团总经理的职务。另外,你给我滚出白鹤市,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眼前”

    康子东两日之内被痛殴两次,只觉得满嘴苦涩,他准备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就感觉自己被架了起来。凉风阵阵,康子东只觉得自己悬空,然后后脑袋着地,被仍在了马路上。

    路边呜呜传来轿车疾驰而过的风声,康子东也不知道闭眼休息多久,他勉强地爬了起来,感觉整个世界在旋转。

    康子东此刻特别想抽自己的嘴巴,因为命运对自己这么不公平,他辛苦的多年,费尽心思专营巴结,才走到如今的地位,如今一切成为泡影。

    收拾了康子东,贝环宇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好起来。

    问题已经发生,自己的父亲如今还在病危之中,岳父那边始终没有回音,诸多线索表明,有人想要搞贝家。自己作为贝家的舵手,不能慌乱,一定要站稳脚步,不能让这座大厦轰然倒塌。

    有人过来汇报:“董事长已经醒过来了但是……”

    贝环宇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赶紧说,吞吞吐吐地做什么”

    “从庄园那边传来消息,搜查出了很多问题。”下属低声道,“老爷子在酒窖里,私下囚禁了十多个女童,全部都不超过十岁……”

    “啪”贝环宇顺手就拾起一个花瓶,朝地上用力摔了下去,瓶身四分五裂,下得众人不敢多言一句。

    过了许久,贝环宇冷静下来,“让法务那边赶紧商议对策,只要让我爸活着,付出一切代价,都可以商量。”

    ……

    坐在轿车内,苏韬从谢畅口中得知庄园内传来的消息,他觉得有些后怕,如果不是自己这么一搅合,小媛肯定落入魔掌了。

    “你为白鹤市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啊。铲除了贝旭青这个大恶棍。”谢畅心情不错的说道,“这个贝旭青当初建庄园,让大概十几户人流离失所,最后有人到市里信访,结果毫无用处,被带回来之后,送进了精神病院。”

    苏韬叹了口气,知道贝旭青跟一些官员不错,所以才能只手遮天,笑道:“这次主要还是因为你出手相助,我不过是个外来人,谈不上功劳”

    谢畅摇了摇手指,笑着说道:“你这个外地人不简单啊即使我不出面,他们也拿你没办法。”

    苏韬暗忖谢畅很聪明,知道还有一股潜在力量,在暗中推波助澜。

    苏韬想起一件事,道:“有个人,我麻烦你关注一下。小媛是他送到贝旭青手上的”

    “谁啊”谢畅挑了挑眉,“这种人渣必须受到惩罚”

    苏韬望了吕诗淼一眼,见她佯作没听见,笑道:“康子东,亲贝集团的总经理。他也来自于福利院,但为了私利,成为了魔鬼。”

    谢畅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这种人不能留,不然等他老了,又是个无恶不作的贝旭青。”

    谢畅将苏韬送到高速收费站,然后嘱咐黄毛一定要平安地将苏韬送回汉州。

    坐在吕诗淼和苏韬中间,小媛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惊慌,她闭上了眼睛,安静地休息,显然已经走出了刚刚的阴影。

    吕诗淼叹了口气,低声道:“幸好,我们及时地将她解救出来,不然上天对她早就不公,岂不是还得再伤害她一次”

    苏韬望着吕诗淼精致的面容,笑问:“康子东的下场估计会很惨”

    吕诗淼撩起了额前的发丝,淡淡道:“这是他罪有应得”

    吕诗淼的回答,让苏韬感觉到一丝遗憾,苏韬大概能猜出吕诗淼的心思,虽然康子东犯错,但毕竟从小一起长大,两人是家人。人的心态,对于家人,总会轻易地包容、谅解。

    苏韬觉得这个话题略有些沉重,便笑着说道:“你已经下定主意,收养小媛了吗”

    “没错,她就是我的女儿。”吕诗淼点了点头,轻轻地摩挲着小媛的头发,“另外,上次你给我提过的事情,我也想通了。”

    “你接受我的建议,以后从事岐黄慈善资金的管理工作”苏韬惊喜地说道,如果吕诗淼愿意借这个活儿,这对于岐黄慈善是个大好事。

    吕诗淼来自于福利院,她心中有一块柔软处,对弱势群体有着关爱,只有这样的人才具备从事慈善活动的资格。

    “我回去之后,就会辞去江淮医院的工作”吕诗淼眸光闪烁,异常认真地说道。当一名医生,能帮助的人有限,但如果手中掌握着一笔资金,那么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苏韬暗忖这次白鹤之行,没有白来,不仅铲除了一个恶人,同时还激活了一个可靠的人才。

    这世界上或许少了一个白衣天使,但多了一个真心实意做慈善的女人。

    苏韬当着吕诗淼的面,给宋思辰拨通了电话。大年初一,宋思辰发现苏韬并没有给自己拜年,而是张罗岐黄慈善的事情,心里很安慰,暗忖苏韬是个实诚人,真的无时不刻不在努力啊,有这样的后辈,那真是老怀安慰。

    听苏韬说完之后,宋思辰没有反对意见,笑道:“一切按照你的意思来办。我和老窦无条件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