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51章 世界观在崩溃
    (感谢土匪哥的歌和落叶飘零两位大哥在本次双月票期间的支持!烟斗向来是个腼腆的人,几乎很少在书中要月票,因为知道月票就是钱,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大家支持正版阅读,已经是最大的支持,再花月票钱,十分过意不去。还是那句话,支持正版阅读,丢下保底月票即可,当然了,一些特有能力的哥,支持一下烟斗,烟斗也会特激动和感激。另外,本书从各项数据上来看,已经过了《步步高升》起步的成绩,而且繁体1、2集已经在制作,影视版权也进入合同环节。说这么多,只是说,这是一本好书,大家可以帮烟斗宣传宣传,多个书友来支持我,比多一张月票,更有价值。还有,觉得追更累的书友们,相信自己的选择,要继续坚持下去。追得累,那也是因为剧情写得太跌宕起伏,让你们太多期待了,对不?当然了,烟斗也会加快更新,等有把握了,一定恢复三更。)

    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贝环宇的座驾下了高。让贝环宇意外的是,下高之后,通向贝宅的路上,并不好走,到处都是车辆。这些车辆很多是出租车和面包车,坐在驾驶位置上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头染得花花绿绿,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玩世不恭的模样。

    轿车缓缓驶入距离贝宅一公里,车子就开不进去,司机在努力地摁着喇叭,对面走过来几个穿着森马棉袄的绿毛青年,朝窗口比了个中指。司机就不敢摁喇叭了,一脸无奈地望着贝环宇。

    贝环宇无奈,跟这些没素质的青少年,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于是对邵静道:“你就呆在车里,哪儿都别去,离家没多远,我们走过去。”

    邵静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复杂之色,叹了口气,知道这次事情闹得不小,自己分明给爸爸打过电话了,但迎接自己的,并不是警察,而是一群地痞流氓。

    贝环宇在环宇集团高薪聘请的专业保镖的护送下,在人群之中往前走去。

    青少年们会用不屑的目光扫在他的身上,贝环宇突然感觉有种紧张感。你别低估这些青年,他们都是无胆的人,尤其是一些还没过十六岁的少年,就是要了你的命,按照法律,他也只是会按照少年犯来被处置。

    保镖共有七人,团团围住贝环宇,终于艰难地来到了贝宅门口,谢畅见贝环宇身上披着价值不菲的皮草大衣,歪嘴一笑,“正主儿来了!”

    苏韬走在前面,朝贝环宇迎了过去,他觉得应该自己与贝环宇对话,毕竟事情因自己而起。谢畅眼中闪过异样的光彩,暗忖苏韬这家伙不错,腰板很直,不是那种窝囊人!

    贝环宇冷声道:“你们太猖獗了,打伤了我父亲,还堵住了我家的大门。”

    苏韬摇头,笑道:“猖獗的不是我们,而是你们贝家人。”

    旁边的保镖冲了上来,指着苏韬的鼻子骂道,“给我说话客气一点!”

    苏韬耸了耸肩,叹气道:“客气不了!心里有火气。”

    贝环宇被苏韬的气焰给惹笑了,这还真是个嚣张的家伙,自己动手打了人,还心里有火贝环宇往后退了一步,冷声道:“给我往死里打,不用怕出事!”

    这一队保镖都是精心挑选的退伍兵,和东鲁省武校毕业的学生,个个身材高大,就朝苏韬冲了过来。

    谢畅皱了皱眉,准备出手,怔了一下,随后乐了。

    苏韬先动的手,他的动作比较简洁干练,在那几个保镖的身上戳了几下,几人就被戳瘫在地了。

    谢畅瞧出来了,这苏韬的身手不凡,就是自己跟他对上,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这也是苏韬为何说,自己惹下的麻烦,自己亲自来解决的缘,人家是有实力的!

    贝环宇不说话,只能拿眼神恶狠狠地盯着苏韬,暗忖自己也拿这群人没有办法。外围的那群小青年明显是过来撑场面的,自己即使动手成功拿下了这两人,恐怕也难以逃出外围那帮人的围追堵截。

    贝环宇好歹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何时品尝过现在这等屈辱。

    前有虎狼,后有追兵。

    身边的秘书递出了手机,贝环宇接了手机,沉声道:“大彪,你在哪儿呢我现在被一群地痞无赖围着呢!”

    大彪在电话那边苦笑道:“贝总,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今天这个事情,我不好插手!你得罪的是雪豹哥,那是白鹤市江湖的正经老大。我以后还想在白鹤市混呢!”

    贝环宇错愕,望向苏韬身后的那个男人,他与雪豹谢畅曾经见过面,似乎有点印象。

    贝环宇直接掐掉了大彪的电话,恨得牙痒痒的,然后只能给自己的老丈人邵文夫拨通了电话。

    邵文夫听说女婿家被一群地痞给堵住,警察还没有到场,更是怒不可遏,“翻了天了!这还是不是法治社会,我党管理的天下。我这就给市委书记打电话,如果他还管不了的话,那我就给省领导打电话,坚决要处理好此事。”

    挂断女婿的话,邵文夫仔细想了想,觉得事情蹊跷,并没有直接给市委书记打电话,而是给顾永飞打了电话。

    顾永飞也是颇为尴尬,刚才跟孙桂才了解了情况,得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自己的顶头上是陈市长,刚刚出面,站在苏韬的那边。

    一个是恩师,一个是顶头上司。顾永飞最终还是觉得站在现实的那一侧,邵文夫毕竟年龄已经踩线,再过一两年就退居二线了。相对而言,陈市长还在鼎盛时期,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当官要学会抱大腿,邵文夫的腿不比当年,有点细。

    “邵书记,情况我已经了解过了,与你了解的有偏差。”顾永飞声音低沉地说道,“对面之所以闯入宅内,也是有原因的。贝旭青私下囚禁了个小女孩,准备图谋不轨。”

    “什么这绝不可能!”邵文夫听到此处,被吓了一跳,“这绝对是恶意栽赃嫁祸,我和贝旭青私交多年,他是个充满情怀的绅士,是对白鹤市经济展有巨大贡献的企业家,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顾永飞想了想,委婉地提醒道:“邵书记,我知道你和贝旭青的关系,但此事省里下指令,安排陈市长追查到底。”

    邵文夫啊了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苦笑道:“陈俊雄参与到此事了”

    顾永飞无奈说道:“邵书记,你一直放在嘴边的一句话,自己到了年龄,只想无欲无求,顺利退休。在这件事情上,我建议你还是遵循一直以来的想法,不要引火烧身啊!”

    顾永飞说到这里,也是仁至义尽。

    挂断电话之后,顾永飞坐在警车内,叹了口气,问坐在前面的文书,“怎么这么久,还没到啊”

    “路上太堵!”文书苦笑道,“白鹤市的小混混都出动了。”

    顾永飞皱了皱眉,暗骂了一句,这个雪豹谢畅,也太狂妄,根本不把警局放在眼里了。

    顾永飞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悦道:“你这是做什么,要造反吗”

    谢畅笑道:“怎么敢只是平民百姓们听到了不公平的事情,所以集体上街讨论讨论罢了。”

    “吗的,别跟我油腔滑调的,我等下就到,你让人全部散掉吧。”顾永飞与谢畅也不是一天的交情,一个在官场,一个在江湖,两个人都是白鹤市顶尖的人物,关系谈不上好,但也不算差,彼此给三分情面,这是生存的法则。

    “顾局的吩咐,不能不听。保证十分钟内,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不过,贝宅的事情,你得给大家一个交代。”谢畅笑嘻嘻地要求道。

    “放心吧,省里下了指示,一定要彻查贝旭青的问题。”顾永飞叹了口气,“在我来之前,你千万不要惹事,免得到时候冲突起来,有个损伤!”

    谢畅见顾永飞这么说,笑道:“放心吧,在你来之前,我一定会保护好现场,闲杂人等,一律不能进贝宅。”

    顾永飞无奈苦笑,这谢畅倒像是把自己当成了贝宅的主人。

    站在对面的贝环宇面色酱紫,他在等岳父邵文夫的电话,只可惜过了十几分钟,依然没有消息。

    路上的混子们接到了通知,开始纷纷掉头,前面的路就不那么难走,顾永飞冷峻地望着窗外,心事重重,他根本没想到谢畅有这么大的能量,调动这些人马。

    虽然都是一些非正规军,但若起了冲突,事情复杂化,上千人之间的群斗,顾永飞背不了这个锅,自己头顶的局长帽子肯定会被摘了。

    好几辆警车抵达现场,孙桂才带着当地派出所的人,也瞄准时机出现。

    顾永飞朝谢畅走了过去,道:“刑警队的人来了,你们可以撤了吧”

    谢畅朝身后的那几人使了个眼色,淡淡笑道:“警察办案,无关人员撤吧!”有人就去打电话,传达谢畅的意思。

    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警察到场了,跟对面的混子是站在一个阵营的

    贝环宇感觉世界观在崩溃,这还是贝家说一不二的白鹤市吗

    要知道,贝家之前在白鹤市横行无忌,谁惹上了贝家,最好的结果是滚出白鹤市,若是运气差一点,那就是家破人亡!

    贝环宇拦住了顾永飞,沉声问道:“顾局,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我爸被人打伤了,怎么现在变成你们要调查我家的宅院”

    顾永飞淡淡地扫了一眼贝环宇,道:“贝总,多说多错,少说几句吧。”

    言毕,顾永飞挥了挥手,穿着警服的人,气势汹汹地往贝宅里走了过去。

    被无视了!贝环宇感觉喉咙有点干涩,贝家在白鹤市可以说是最大的家族,怎么现在让黑白两道都给盯上了

    他的感觉越来越不好,因为岳父依然没有打电话给自己!贝环宇再次望向苏韬,这个外地人,表情淡然,仿佛置身事外。贝环宇用心记住他,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

    至于苏韬也没有想到,事态会如此展,他在朋友圈的一条消息,开启了白鹤市动荡不安的新春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