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50章 这仇不共戴天
    鲍管家上楼找到贝旭青,只见他软趴趴地躺在地上,赶紧跑过去,试了试他的鼻子,发现还有一丝气息,忍住身上的剧痛,赶紧给医院拨打急救电话。

    贝旭青被打得很惨,满嘴是血,几颗金牙被打断,躺在血水里,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胳膊被拧折,肋骨也不知道断了几根,鲍管家看得有点害怕,毕竟贝旭青已经七十多岁,平时精神很好,但毕竟到了年龄,年轻人伤筋动骨还得一百天,贝旭青基本上想要彻底康复,起码也得好几年了。

    贝旭青终于醒了过来,他感觉浑身上下没有知觉,脸上保持愤怒与耻辱,他活到这么大,何时受到过这等羞辱,“找环宇!”

    鲍管家泪水涌出来,感叹主任这次是真的太惨了,他顺从地点了点头,给贝环宇拨通了电话,“少爷,老爷出事了。”

    贝环宇住在琼金,原本准备今天回白鹤市看一下老爷子,没想到接到了噩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少爷,有一群暴徒冲到家里,把老爷给打了。老爷现在只剩下一口气,我怕他不行了。”鲍管家用干涩沙哑的声音,断续哽咽道。

    贝环宇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色,浑身颤抖,拿着手机,全身哆嗦。贝环宇在商界可是有孝子的名声,如果事情传出去,贝大孝子的父亲在新年第一天,被人冲到家里打成了重伤,这恐怕是个天大的笑话。

    “少爷,你什么回来啊”鲍管家眼泪鼻涕横流,贝旭青伤了,现在贝环宇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了。

    “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贝环宇半晌才反应过来。

    妻子邵静见贝环宇的面色不好,赶紧过来,关心地问道:“老公,怎么了”

    “爸,被打成了重伤。”贝环宇咬牙切齿地说道,“别让我知道是谁,这仇不共戴天!”

    邵静也是半天才回过神来,沉声道:“我给我爸,打个电话!”

    贝环宇点了点头,邵静的父亲是白鹤市三把手,市委副书记,在白鹤市官场门生遍地,如果自己的老丈人出面的话,那歹徒就是有再大的背景,恐怕也难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贝环宇吩咐下属准备车辆,邵静也换好了衣服,上车之后给自己的父亲拨通了电话。

    邵文夫听完邵静说明情况,也是暴跳如雷,愤怒地拍了一下茶几,道:“简直无法无天,这可是法治社会,怎么还会出现这种事情放心吧,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调查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邵静叹气道:“爸,我们等会就回白鹤市,你也别着急上火。”

    “哼!”邵文夫今年六十岁,虽然比贝旭青小了足有十岁,但与贝旭青的私交很好,否则也不会将自己的独生女儿嫁给贝旭青的大儿子。邵文才第一反应,是有人针对自己设下陷阱了。

    等与女儿说完电话之后,邵文夫立即给市公安局长打了电话,说自己的亲戚家中发生了血案,让人赶紧到现场,调查究竟发生了什么。

    市公安局长顾永飞是邵文夫一手提拔上来的干部,听到老领导的指示,也就放下了手里的其他事情,给心腹下属打电话,了解情况。

    贝环宇虽然请动了自己老丈人出马,但他并没有闲着,给几个江湖上的朋友打了电话,毕竟这件事牵扯到江湖事,还是得两条腿走路。

    派出所内,苏韬并不知道,已经乱作一团,他见到了谢畅,对这个看上挺秀气的男人,很有好感。

    谢畅主动自我介绍道,“我是静姐喊过来帮你的。”他放下了怀中的小媛,吕诗淼赶紧走过去,小媛扑在吕诗淼的怀里,这场景挺感人。

    谢畅捏了捏鼻子,凑到苏韬耳边,把抵达现场的情况说了一番。

    苏韬也是面色微变,没想到贝旭青竟然是这么个老变态,准备对小媛下手,宣泄淫欲,简直禽兽不如。

    “放心吧,我把贝旭青给拆了骨,他以后肯定没法作恶了。”谢畅谈笑自如地说道。

    苏韬有点过意不去,道:“这个人情实在太大,不知道如何偿还。”

    谢畅摆了摆手,淡然道:“要还,你去还晏静。我欠她的恩情更多呢。”

    苏韬从谢畅这简单的几句中,就听出了一些其他意思。首先,晏静对谢畅有恩;其次,谢畅对晏静的感情,不是上下属那么简单。

    壮汉从后面走过来,低声在谢畅的耳边说了几句,谢畅眉头皱了皱,冷笑几下,道:“我明白了!”

    苏韬看得懂唇语,想了想,还是问道:“事情闹大了,你打算如何善后”

    谢畅有点意外,暗忖这小子竟然听清楚了自己和兄弟的对话,眉眼间闪过一丝自信,在苏韬的肩膀上按了按,淡淡道:“我雪豹从来不怕事大,我会处理好。不过,这白鹤市不是久留之地。我等下安排一辆车,你们直接回汉州吧,那是静姐的大本营,安全得狠!”

    言毕,谢畅气度潇洒地走出调解室。

    苏韬很少佩服人,但谢畅却给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是游侠似的人物。当然,他想得比较多,好奇晏静和谢畅之间究竟曾发生过怎样的故事,感觉心中有一个醋瓶翻倒了,酸溜溜的。

    张晨站在旁边一直默默观察一切,暗忖今天的故事真是一波三折,现实所长孙桂才亲自来让苏韬离开。结果,又来了一帮人,直接送来了个小姑娘,简单分析,就知道这小姑娘就是矛盾的导火索。

    苏韬见到了小媛,知道那贝旭青已经被打伤,肯定等不来了,就准备离开。

    这时孙桂才回到了派出所,刚与陈市长分开,结果又收到了市局局长顾永飞的电话。

    “不好意思,你们暂时不能离开!”孙桂才无奈苦笑道。

    “刚才让我们离开,现在又不让我们离开。这是什么意思!”苏韬面对孙桂才的出尔反尔,也是很不高兴。

    “刚才有人进入贝宅,打伤了贝旭青,如今正在捉拿凶手!而且,我们怀疑与你有关。”孙桂才也是左右为难,一边是副市长,一边是公安局长,两边都不是他能得罪的。

    苏韬叹了口气,在孙桂才的肩膀上拍了拍,道:“孙所长,做事要圆滑一点,既然明知这件事,你已经做不了主,你为什么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孙桂才错愕地望着苏韬,很快明白了苏韬的意思,往旁边站了站。

    苏韬暗忖这孙桂才还算有救,带着吕诗淼和小媛出了派出所。

    “所长,你确定就这么把他给放走了”张晨不解地问道。在他看来,贝旭青出事,关键人物就在苏韬的身上,即使不是他动的手,也与他有必然的联系。

    “是放走的吗是他一定要走,我们没拦得住!”孙桂才没好气地瞪了张晨一眼。他今天受了不少气,如今只能全部撒在张晨的身上。

    见孙桂才往自己的办公室气呼呼地走了过去,张晨挠了挠头,还是搞不明白孙桂才在想什么。

    孙桂才的考虑,道理其实很简单,如果继续留苏韬在派出所,矛盾不断升级,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自己这个派出所太小,容不下那么多尊大神,赶紧离自己越远越好。

    苏韬坐上了轿车后排,开车的是个黄毛,年龄在二十五六上下,冲着苏韬满脸笑。苏韬知道,这黄毛是看在谢畅的面子上,才对自己这么客气。

    “还没去过汉州,我先导航,研究下地图啊!”黄毛咧嘴笑道。

    “我不回汉州!”苏韬笑道。

    黄毛意外地掉过头,道:“雪豹哥可是吩咐过我啊,一定要安全把你送回汉州。请放心,虽然我路不熟,但车技是弟兄们中最好的。”

    苏韬笑了笑,暗忖这黄毛还挺幽默,道:“事情还没解决,我不能就这么离开白鹤市。”

    黄毛皱眉,不解道:“雪豹哥说,这里事情他来善后。你尽管回汉州,就好了。”

    苏韬摇头,笑道:“我知道雪豹哥讲义气,但我也不是那种自己惹事,撂下一堆麻烦,让别人擦屁股和善后的主儿。你送我去贝宅吧,我要把事情彻底地解决,然后还得麻烦你,送我们回汉州。”

    黄毛复杂地望了苏韬许久,点了点头,笑道:“没想到你挺讲义气的,我就喜欢你这种率性的人。也罢,我送你去贝宅。雪豹哥,如果怪我的话,那也没办法。我就说你用刀架在我脖子上,逼我的!”

    黄毛的车技的确不错,原地打了个转,脚上踩着油门,发动机呜呜直响,如同箭矢一般飞蹿出去,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就抵达了贝宅。

    谢畅站在车外正在抽烟,见黄毛的车过来,皱了皱眉,扔掉了吸了一半的烟,朝后排走出的苏韬走了过去。

    “我不是让你回汉州了吗”谢畅不高兴地问道。

    “我没有让别人给我擦屁股的习惯。”苏韬有点骄傲地回答。

    “你小子有点意思!”谢畅哈哈大笑,“也罢,让静姐欣赏的男人,总得特立独行一点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