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49章 老恶魔的末日
    有句话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如果张晨没有把苏韬带到派出所,那么孙桂才就置身事外,随便苏韬和贝旭青如何对掐。

    当然,这也是苏韬的聪明之处,他一开始就想到直接互掐,可能实力不够,所以故意拨打了报警电话,引入派出所这股潜在的力量。至于如何激活这力量,苏韬则巧妙地使用了自己的朋友圈。

    孙桂才此刻叫苦不迭,上面有领导下达指示,必须要送苏韬离开。

    但现在苏韬死活不离开,这就逼着孙桂才出面,进行协调此事。

    让贝旭青来派出所接受调解孙桂才没有这个底气,那贝旭青不仅是辖区内最大的老板,在整个白鹤市都是跺跺脚,地震山摇的大人物。自己请他来问话,有这个资格吗自己有几斤几两重,难道还没有自知之明

    孙桂才只能出了调解室,给之前直接给自己下达指示的副市长拨通电话。

    “陈市长,苏韬不可离开派出所,那该如何是好”孙桂才无奈地问道。

    “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们粗暴执法,让他心生不满”陈市长厉声质问。

    “真心没有,他要求贝旭青和他在派出所进行调解。”孙桂才觉得自己这么说,陈市长应该知道自己的为难之处了。

    陈市长停顿片刻,叹气道:“老贝是白鹤市著名的企业家,出了纠纷,咱们还是要出面调停。这样吧,你先去贝宅,我稍后就到!”

    孙桂才挺清楚陈市长的意思,目瞪口呆,终于意识到苏韬的来头,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大得多!

    原因很简单,陈市长的语气很明显,是站在苏韬这边说话,想让贝旭青出面道歉,以此息事宁人!

    孙桂才处事也算老练,知道如何判断风向,与张晨嘱咐道:“好好地照顾好调解室的那两人,现在是饭点,你问他们想吃什么,给他订餐,千万不能让人饿肚子。”

    张晨张大嘴巴,只能无奈摇头苦笑,听从所长的命令,回到屋里问苏韬和吕诗淼需要什么特别服务了。

    基层民警,张晨也干了好几年,但今天这个场景还是第一次见,想起孙桂才火烧眉毛地跑出去的场景,他深吸一口气,暗忖要谨慎行动。

    孙桂才坐着警车来到贝宅外,两辆黑色的轿车从右侧直接冲到了警车的前面。司机正准备骂娘,孙桂才看了一眼车牌号,叹气道:“又是个惹不起的人。”

    轿车停在院门外,一个穿着黑色西服,头发抹得油量的男人从副驾驶下了车,虽然是冬天,但他穿得很单薄,里面是白色的衬衣,外面随便套了一间西装外套,若是从后面望去,可以看到他后颈有纹身,露出了豹头的一角。

    孙桂才好奇道:“雪豹,怎么来了”

    雪豹真名叫做谢畅,是白鹤市的江湖人物,地位相当于贝旭青在工商界的地位。虽然猫捉老鼠是天理,但猫遇到了超级大的老鼠,也会胆寒,这谢畅就是白鹤市最大的那只老鼠。

    “先等等吧,看看情况再说!”孙桂才没有贸然上前,让司机把车停在拐角的一个隐蔽处。

    谢畅按响了门铃,鲍管家很快赶到,毕竟不是一路人,所以鲍管家不认识谢畅,但见对方来势汹汹,谨慎地问道:“你们是谁,有何贵干”

    谢畅弹掉了嘴上的烟,干练地说道:“废话少说,把人交出来!”

    鲍管家皱眉,不悦道:“什么人啊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谢畅吐了口痰,暗忖自己最讨厌这种装模作样、狐假虎威的走狗,“叫小媛的小女孩,赶紧交出来,不然我们就动手了!”

    “你们太猖狂了!”鲍管家脑门上青筋竖起,“这里是贝宅,主人是省政协委员,人大代表!”

    “吗的,听不懂人话啊!”谢畅往后退了两步,朝身后的兄弟招了招手。

    一直没有熄火的轿车,发动机发出呜呜的声音,嗖,轿车如同箭矢一般冲了出去,猛地撞在院门上。轿车是经过改装的。谢畅对前面保险杠的硬度有信心,那轿车成功地把院门给撞了个大口子,前面的挡板翘起了一个角,谢畅一点也不心疼,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贝宅。

    鲍管家身后虽然站着七八个保安,但他觉得一点底都没有。

    “兄弟们,给我打!”谢畅一声令下,身后几人就冲了出来,他们手里都提着聚酯纤维甩棍。

    保安见对方用的是专业甩棍,顿时心凉了半截,这些家伙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他们虽然也懂拳脚功夫,但比起这些专业素质的打手显然差了好几个级别。

    甩棍抽在保安的身上,发出噗噗的声音,前后不到四五秒,鲍管家就变成了光杆司令,谢畅用甩棍顶着鲍管家的喉头,沉声道:“你眼力劲还是有的,一眼就看出哥猖狂了。”

    鲍管家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知道遇上狠人了,下意识地谨慎咽了团口水,沙哑道:“好好商量!”

    谢畅旁边的一个壮汉走过来,踹了鲍管家屁股一脚,笑骂道:“雪豹哥,一开始难道没跟你们好好商量吗”

    鲍管家跌坐在地上,感觉背脊发凉,给保安连续使眼色,意思是,赶紧报警,或者通知道上的朋友来相助。

    “雪豹哥,这老东西不老实。”壮汉蹙眉,不开心地说道。

    谢畅冷笑一声,不屑地扫了一眼鲍管家,道:“赶紧找到小姑娘,咱们就算完成任务。这些孬货,我没空清理,还浪费我时间了呢。”

    公寓内,贝旭青正在追着小媛,这小姑娘还真够灵活,好几次贝旭青就快捉到她,都被她灵活地跑了。不过,贝旭青挺享受这种老鹰捉小鸡的感觉,追逐打闹的过程,让他有种返老还童、越活越年轻的感觉。

    小媛毕竟是个小姑娘,终于还是坚持不住,跌坐在地上,揉着小腿,委屈地落泪。

    贝旭青也是气喘吁吁,走了过去,沉声道:“小媛,爷爷只是想给你洗个澡,你干嘛不愿意啊!跑死我了,等下给你洗澡,都没劲了。”

    小媛只能顽强地往后退缩,贝旭青嘿嘿怪笑,扑了过去,捉住了小媛的一只脚,将她朝自己这边拖拽了过来。

    贝旭青的力气很大,直接将小媛倒提了起来,目光落在紧紧裹在白色紧身裤的双腿上,那小腿又圆又润,往腰间走,勒出了诱人的凹凸弧度,他不仅眼中闪过痴迷的神采。

    咚咚咚……

    就在这紧要的关头,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以为是家里的佣人,贝旭青不悦地望了那边一眼,冷哼一声,准备不去搭理。

    然后,就听到“嘭”的一声,一个大汉直接用脚把门锁给踹裂。

    谢畅用甩棍盯着鲍管家走入其内,他扫了扫四周的环境,只觉得恶心,骂道:“麻痹,这个老变态!”

    大汉朝贝旭青走过去,伸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将他抽倒在地。

    谢畅走过去,将吓得哆哆嗦嗦的小媛抱在怀中,捂住了她的眼睛,吩咐道:“在不要闹出人命的前提上,给我死命的揍!”

    大汉嗯了一声,痛打贝旭青毫不留情,毕竟这老变态,竟然有这等恶趣味,让人实在难以忍受。

    你强烈,想要发泄,可以嫖,可以包,但也要有底线,不能将魔爪伸向八岁的小女孩啊

    雪豹哥谢畅将小媛抱在怀里,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笑道:“静姐,我们已经找到小媛了。贝旭青现实跟外界传的一样,是个老变态。”

    晏静嗯了一声,望了一眼坐在旁白沉默的花颜,沉声道:“将贝宅好好查查,然后把搜到的证据,转交给警方。”

    谢畅嘿嘿一笑,捏了捏鼻子,道:“放心,我一定处理好。”

    谢畅是晏静的得力干将之一,白鹤市是他的地盘。所以晏静给谢畅打了个电话,轻而易举地就横扫了贝宅。

    “你是叫小媛吧,不要担心,我是来救你的。”谢畅抱着小媛,走出了房间,暗忖这小姑娘刚才是真被吓坏了。

    陈市长的轿车,被孙桂才给拦了下来,还没等孙桂才说明里面的情况,谢畅已经抱着小媛,将她送入轿车的后排,然后一辆车先行离开。

    “看来不用我出面,劝贝旭青前往派出所进行调解了。”陈市长无奈苦笑道。

    孙桂才也是尴尬地笑道:“这贝旭青也不知道惹上了什么人物!”他故意想从陈市长口中试探出一些东西。

    陈市长淡淡地扫了扫孙桂才,道:“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更好。”

    陈市长坐回座驾,孙桂才给他点头告别,发现陈市长已经开始打电话,并没有关注到自己的奉承,不仅有点失落。

    “老钟,事情被其他人解决了。”陈市长苦笑道,大年初一,费了一番波折,结果被其他人抢先一步,解决了问题。

    老钟嗯了一声,道:“那就好,你辛苦了!姓苏的年轻医生,曾帮过老板好几个忙,这次也算是间接地回报了。”

    陈市长叹了口气,沉声道:“愧不敢当啊!”

    老钟挂断了电话,陈市长复杂地叹了口气,暗忖这贝旭青恐怕是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