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47章 福窝还是魔窟
    鲍管家抱着个紫砂茶壶,坐着观光电车来到门口,眯着眼睛扫了扫吕诗淼和苏韬两人,淡淡道:“怎么回事”

    “我们是来接小媛的。”吕诗淼脆声道,“我是她的妈妈。”

    鲍管家微微一怔,哈哈大笑:“小媛是个孤儿,怎么会有妈妈呢”

    “我准备领养小媛。”吕诗淼补充道,“这是福利院都知道的!”

    鲍管家蹙眉,晃了晃手中的紫砂壶,吸了口茶水,淡淡道:“据我所知,你并没有完成领养手续。对了,贝董事长准备领养小媛,还准备给小媛治病。贝董事长是什么人,你们都应该了解,是白鹤市有名的企业家。小媛以后的生活会很好,所以就不用你来操心了。如果你觉得非要领养一个小孩,那就再物色一个吧。福利院的孤儿那么多,你可以尽情地献上自己的爱心。”

    吕诗淼听鲍管家这么说,被气得不行,她面沉如水道:“今天说什么,我都要接走小媛。”

    鲍管家淡淡地扫了吕诗淼一眼,叹气道:“我跟你们好好说话,那是看在心情不错的份上,你们不要无理取闹,贝宅可不是鸡零狗碎的东西,都能上门叫嚣的。赶紧走吧,不然就休怪让你俩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苏韬叹了口气,走到了吕诗淼的身前,道:“这样吧,你让小媛出来跟我们见一面,如果她现在很安全,而且愿意留在这里,那么我们这就离开,绝对不再停留。”

    鲍管家摆了摆手,想起康子东提醒自己的话,对苏韬没有任何好感,不悦道:“讨价还价,你们好像没有这个资格!”

    苏韬暗忖这鲍管家也是眼高于顶,这也难怪,贝家在白鹤市的地位,那是大名鼎鼎。

    苏韬掏出手机,道:“如果见不到小媛,那我只能报警了。”

    鲍管家微微一愣,暗忖这小子真的够可以,没好气道:“你上门来闹事,还敢报警那就报警吧,看警察过来,会不会把你们给撵走!”

    吕诗淼疑惑地望了苏韬一眼,她也看出贝旭青财大气粗,这么大的庄园别墅,可不是一般人拥有的。这个社会,官商利益紧密,如果派出所的人过来了,恐怕也是他们处于弱势。

    苏韬拨通了110,低声道:“我们举报,有人拐卖儿童!”

    鲍管家听苏韬这么说,非都气炸了,怒不可遏,暗忖这小子真会胡说八道。

    吕诗淼也是被吓了一跳,感觉苏韬有点把事情闹大了,不过仔细一想,如果不闹大的话,如何能见到小媛呢

    民警出警很快,几分钟过后,一辆荣威警车停下,下来两个民警,其中一人手里抱着摄像机,记录现场的情况。

    “谁报的案”走在前面的是个精瘦的民警,看上去三十岁不到。

    “我!”苏韬主动回答道,“我怀疑这家人,非法拐卖一个叫做小媛的儿童。”

    那瘦民警皱了皱眉,面无表情,暗忖这小子在逗吗这家庄园的主人,可是贝亲集团的董事长,白鹤市有名的财主,他会拐卖儿童

    瘦民警冲着鲍管家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态度很关键,贝旭青和白鹤市政界官员都非常熟悉,如果自己处理得不妥,很有可能连片区民警都别想当了。

    瘦民警瞪了苏韬一眼,没好气道:“说话要负责任的。你说拐卖,难道就是拐卖了你有什么证据吗”

    苏韬点了点头,道:“当然有!你可以问一下,小媛在不在里面。”

    瘦民警望了一眼鲍管家,赔笑道:“请问他说的那个小女孩在里面吗”

    鲍管家暗忖这小子真难缠,耐心地解释道:“小媛是我们从福利院请过来的客人,怎么可能是绑架呢这两个人无理取闹,恶意滋事,我建议你们带走他俩。”

    瘦民警叹了口气,暗忖这事情有点难办,从表面来看,应该属于民事纠纷,两人发生了口角,然后就打电话报警了。场面上连打斗都没有,自己还真不好直接带走苏韬。

    瘦民警无奈道:“这样吧,双方跟我们到警局协商一下吧。”

    如果不让两人协商,到时候苏韬再报警,自己还得出警,事情就没完没了了。现在民警系统管理得比较严格,只要报案,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出警,不然的话,当值的民警会受到严重的处罚。

    鲍管家皱了皱眉,吩咐其中一个报案,应付道:“你跟他们去一趟派出所吧。”

    苏韬摇头,拒绝上车,道:“这样不行,我们必须要和贝旭青协商,这件事其他人做不了主。”

    瘦民警面色沉了下来,暗忖这小子不是个善茬,没那么好忽悠,望了一眼鲍管家,道:“既然他说你们拐卖儿童,你们直接将那个叫做小媛的女童带出来,如果她没有事,问题不就解决了”

    鲍管家恨得牙痒痒的,知道苏韬打电话的目的,最终还是要见小媛。鲍管家如果这么做的话,那岂不是要让贝旭青不高兴,管家的职责在于为主人排忧解难,任何矛盾都要止步于自己这里,不让主人受到干扰。

    他沉声道:“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的主人,可是省政协委员,市人大代表,如果蹦出个人胡闹,就顺从你们的心意,那以后岂不是这里就变成菜市场了。你这个小民警,太没有办案经验了。我给你们局长打个电话吧。”

    瘦民警听鲍管家这么说,脸色就很不好看,虽然是个民警,但也是有脾气的。鲍管家不尊重自己,他心情也就不好。不过,他还是知道,像贝家这种势力,自己得罪不了,于是闭紧嘴巴,静等事情发展的结果。

    鲍管家拨通了白鹤市公安局副局长的电话。这个副局长听明白鲍管家的来意,暗叹了一声,这大年初一,也没得安生,竟然有人跑到贝宅去闹事了。挂断电话之后,副局长连忙给区公安局主要负责人打电话。大约十分钟之后,电话就打到了瘦民警的手机上。

    瘦民警皱了皱眉,暗自叹了口气,对苏韬和吕诗淼,道:“你俩有恶意滋事的嫌疑,跟我们去警局一趟吧”

    吕诗淼望了一眼苏韬,眼中满是惊慌,苏韬凑到吕诗淼耳边,低声道:“放心吧,我们报过警,小媛就在贝宅,短时间应该没事。”

    苏韬的想法很简单,贝旭青是白鹤市的名人,他处理问题,肯定会计较后果。如果发现在领养小媛的问题上,会出现各种麻烦,或者贝旭青会选择放弃领养小媛的想法。

    这是苏韬故意把事情闹大的缘故。

    目送苏韬上了警车,鲍管家凝眉沉思,叹了口气,暗忖这件事还是得跟贝旭青汇报一下才行。

    贝旭青正在画室里,到处充满了油墨的味道。小媛站在一旁手足无措,贝旭青正在完成一个未完成的杰作,他今天的灵感来了,所以画起来格外顺手。

    鲍管家从外面走进来,凑到贝旭青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贝旭青眉头皱了起来,复杂地看了一眼小媛,她不是个孤儿吗,怎么会惹出这么多事情

    贝旭青是个很谨慎的人,选择领养小媛,是因为她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另外,她不会说话,即使知道一些秘密也难以顺利的表达。

    贝旭青表情变得很严肃,没有之前的温和,沉声道:“让那两人吃点苦头,同时,你问一下康子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让他赶紧给我梳理好,福利院那边的关系。”

    鲍管家点了点头,连忙退了出去。

    贝旭青目光扫向小媛的时候,表情变得再次温和起来,指着空白的一处,笑问:“爷爷在这里用绿色的填充,好不好”

    小媛哪里看得懂油画着色,茫然地点了点头。

    贝旭青摸了摸小媛黑米的头发,道:“真是乖巧!”

    贝旭青又画了一会儿画,觉得有点疲惫,站起身,又拉起了小媛的手,道:“爷爷,带你去下一个地方看看吧。”

    小媛只能跟着贝旭青又来到了一个房间,这里的房子太多,她不过是七八岁的小女孩,早已晕头转向,只能贝旭青说什么,她就做什么了。

    来到了一个房间,里面满是雾气,温度很高,中间有个大池子,里面放满了温水,上面飘着花瓣。贝旭青笑着说道:“小媛,爷爷,帮你洗澡如何”

    小媛摇了摇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她虽然很小,但已经知道,让一个陌生人给自己洗澡,这是一件很害羞的事情。

    贝旭青已经走过去反锁了门,叹气笑道:“别担心,爷爷虽然年龄大了,但给你洗澡,还是能做的,保证让你洗得很舒服。”

    小媛浑身发抖,还在努力地摇头,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在说,不要!我不愿意!

    贝旭青看上去有点生气,皱眉露出了凶相,“小媛,你这样就不惹人喜欢了。刚才爷爷一直跟你说,你要听话,这样我就领养你,还帮你治好病。如果你不听话,爷爷就会不高兴。曾经有人来这里做客,就跟你现在这样,惹我生气。结果鲍管家就打死了她,将她扔到湖里喂鱼。你不想被喂鱼吧”

    小媛呆若木鸡,她一个小女孩,哪里经得起如此恐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