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46章 借刀杀人之计
    “你是什么人,怎么能进来”熊兰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第一反应就是要行使自己的权力,让苏韬滚出福利院,这里是她的领地,她有资格说一不二。

    保安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远远就看见这边的争执,赶紧跑了过来,尴尬地笑道:“是陈老师和小吕的朋友,所以让他进来的。”

    “送他出去!”熊兰指着苏韬愤怒地命令,“还有吕诗淼,你已经长大,拥有自己谋生的能力,你能来福利院探望我们,我们很感谢你,如果你带人过来惹是生非,对不起,以后就再也不要出现在这里了。”

    吕诗淼满脸怒意,拉着苏韬就往外走。她倒不是害怕被人赶出来,而是担心苏韬那坏脾气上来,打了熊兰。这里是她从小长到大的地方,尽管现任院长并不待见自己,但吕诗淼还是想保留自己的尊严,不想与这里的管理人员彻底地撕破脸。

    吕诗淼心中还是想认领小媛,熊兰是孤儿院的院长,如果她从中作梗的话,自己的计划可能会无疾而终。

    陈娟目送吕诗淼出了福利院,无奈叹了口气,道:“熊院长,诗淼对咱们福利院有感情,你这么做是不是会让她很心寒”

    熊兰不屑地翘起嘴唇,托了托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淡淡道:“她每年给福利院寄来的那些钱,在我眼里是理所应当的,如果不是老院长当年的全力支持,她怎么可能从这里飞出去,不仅上了好的大学,还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每年也就几万块钱,很多吗”

    陈娟动了动嘴巴,叹了口气,她想提醒熊兰,每年寄回来的钱,随着她的工资都在增加,虽然只是几万块钱,但对于吕诗淼而言也是很大的一部分支出。亲贝集团的贝旭青,资金实力雄厚,家产过亿,每年也不过捐助二十万而已。

    陈娟要在福利院工作,就得仰人鼻息,她叹了口气,朝外面走过去,追上了吕诗淼。

    “对不起,小淼。”陈娟只能替熊兰道歉。

    “你有什么错呢”吕诗淼展颜微笑,“熊兰,她太自私,不适合担任院长。”

    陈娟点了点头,眼圈一红,道:“我也特别怀念老院长。”

    吕诗淼在陈娟的肩膀上按了按,鼻子也有点泛酸,道:“我们去接小媛,我担心她会不高兴。”

    陈娟叹气道:“没错,今早听说要去贝旭青的家中做客,她看上去很不高兴。虽然是个八岁的小孩,但她真的特别懂事。没有哭也没有闹,就顺从地上了车。”

    吕诗淼听到这里,心里更是紧了紧,“我想早点见到她。”

    站在走廊上的熊兰看到这一切,心里暗自在想,陈娟你竟然跟我作对,是不打算在这里工作了吗

    她拧身返回自己的办公室,用座机拨通康子东的电话,语气变得比较温和,没有刚才的颐指气使,“出了点小状况,吕诗淼刚才带了个男人来到福利院,想接小媛出去玩。”

    康子东此刻正在牌桌上,其他几位都是白鹤市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叼着烟,随手出了一张牌,不屑地笑道:“小媛已经在贝董事长家里,她们如果想去接的话,那就去接好了,前提是他能否进入其中。”

    贝董的庄园面积很大,里面养了一个安保队伍,康子东竟然有点期待,那个叫做苏韬的小子,直接上门,会不会被像死狗一样扔出来。

    见康子东如此放松,熊兰也就不在那么担心,笑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想跟你确认一下,鲍管家给我打来电话,想办理认领小媛,如果我们同意的话,明年会追加五十万的捐助,这事情是不是属实”

    康子东有点意外,没想到贝旭青那么快就安排了,由此可见,贝旭青真的很喜欢小媛,一心想收养她,“放心吧,熊阿姨,明年福利院的日子会很好过。”康子东暗叹了口气,这可间接地养肥了熊兰。

    如今福利院每年的经费虽然大约八十万左右,如果全部用在孩子们的身上,应该也是富余,但熊兰是一个特别自私的人,在经费上各种克扣,所以大部分经费没有花在孩子们的身上,全部落入了自己的私人腰包。

    不过,康子东倒也没必要打抱不平,外界传言熊兰与市民政局的一位高官关系特殊,这也是为何老院长去世之后,由不得人心的熊兰接替成为院长。白鹤市福利院是官方性质的社会机构,归属市民政局管理,所以很多东西,是体制外的人无法插手的。

    挂断电话之后,康子东轻松丢掉手上的牌,旁边的人唏嘘不已,笑道:“康总,今天手气真旺,直接拦不住啊!”

    康子东自嘲地笑了笑,随手丢给旁边看牌的小弟几张红钞票,“我去打个电话,等下就来!”

    “你可别想赢了,就溜啊!”工商局的朋友笑道。

    “敢在你们这些大人物的眼皮子底下溜走,难道我小康以后不想在白鹤市混了吗”康子东给几人各发了一根烟,走出房间,拨通了鲍管家的电话。

    “小康,有什么事”鲍管家正在指挥保姆收拾一个房间,晚上小媛恐怕要住下了。

    康子东很巧妙说道:“有件事跟你汇报一下,等下会有人来接小媛,他们恐怕对贝董没有什么好意!”

    鲍管家皱了皱眉,不悦道:“究竟是什么人啊”

    康子东叹了口气,“小媛虽然不能说话,但清秀可人,有不少人像收养她。等会过来的,就是其中之一。”

    鲍管家蹙眉道:“敢跟贝家抢人,胆子倒是不小。”

    康子东连忙提醒道:“其中有一个年轻男人,手上有功夫,你们要格外注意!”

    鲍管家有些不屑地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放心吧,在白鹤市,还没有人能大摇大摆地进出贝宅!”

    康子东听鲍管家这么说,顿时心满意足,他这算是煽风点火,从中作梗,那苏韬不是动手打了自己吗他也不需要出手,既然他上门找贝旭青接小媛,从中挑拨一下,就可以起到借刀杀人的目的。

    康子东这一手玩得极其歹毒和狡诈。

    房间收拾得差不多,鲍管家处理了几个小细节,将几个半米高的玩具,堆放在梳妆台旁边的小柜上,因为主人贝爷对小媛格外看重,所以她的房间不能有一丝马虎。

    这时别在腰间的对讲机响了起来,鲍管家掏出手机,嗯了两声,吩咐几名佣人继续打扫房间,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房间。

    鲍管家路过琴房的时候,偷偷地瞄了一眼里面,贝旭青心情不错,坐在斯坦威钢琴前的皮座上,一只手搭在小媛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搭在小媛的小手上,手把手地在教她练钢琴。

    教一个哑女练钢琴鲍管家觉得自家的老爷越来越有意思了。

    小媛有点不太适应这种感觉,她每次触碰琴键的时候,都觉得感觉浑身战栗。贝旭青对小媛的反应视若不见,与她靠得很紧,仿佛很享受此刻微妙的状态,“小媛,你知道吗贝爷爷,当年练钢琴,可是下过苦功夫的。我的父亲是个药商,他喜欢西方的古典音乐,所以就希望我学会钢琴。我一开始很排斥,不过久而久之,就喜欢了这种生活,现在每天不弹钢琴,都会觉得不舒服!”

    他顿了顿,特别兴奋地抬头望了一眼天花板,笑道:“以后我教你弹钢琴,等你学会了之后,每天弹给我听,好不好”

    见小媛一脸茫然,贝旭青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道:“哎呀,贝爷爷忘记了,小媛你暂时还不能说话,所以没法回答我。”

    小媛手足无措地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她觉得特别的孤立无援,尽管这里装修得特别奢华,宛如电视里的皇宫般,但她觉得有种恐惧感,从心底油然而生,尤其是,她听明白了贝旭青的意思,自己很有可能要长久地住在这里,再也不用回福利院,那样岂不是没法见到吕妈妈了吗

    小媛有点着急,眼眶溢出泪水,轻轻地啜泣。

    贝旭青微微一怔,并没有在意,他猜测,小媛肯定是很感动,毕竟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亲切,她从没有享受过这样般的生活。

    贝旭青放开了小媛的手,开始弹钢琴曲,这是贝多芬的f大调第六交响曲《田园》,他弹奏这首曲目的过程中,特别的享受,沉浸在曲子深邃的意境之中。

    不时地往一眼,安静抹泪的小媛,贝旭青感觉自己有种被点燃的感觉。

    贝旭青牵起了小媛的手,也不管小媛的心意,笑道:“走吧,咱们去见见为你特地准备的房间。”

    并不是方才更衣的那个房间,又重新来到另外一个更大的房间,里面装修得更加漂亮,墙上悬挂着各种各样的装饰品,有星星图案,也有花朵图案。

    贝旭青轻轻地拍了拍小媛的手背,低声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满意这就是你的房间了。嗯,是不是觉得有点害怕,没关系,爷爷会陪着你的。”

    他感觉小媛手腕颤抖得厉害,又和蔼地笑道:“从今以后,你可以把爷爷当成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