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45章 康子东的报复
    鲍管家接到康子东的电话,接通后满意地笑道:“康总,我已经接到小媛,她和董事长相处得很好,虽然不能说话,但特别的乖巧,董事长就喜欢这种比较安静的小姑娘。”

    康子东嘴角露出苦笑,但言语上还是很恭顺地说道:“那我就放心了,毕竟小姑娘在福利院长大,害怕她的一些习惯,会触怒了董事长。”

    鲍管家摇头,笑道:“我跟着董事长很多年,从来没有见他像今天这么开心。这件事你办得不错。这也是小姑娘的造化,如果真的让董事长满意,指不定会认养她。”

    “那她以后的生活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康子东像是在迎合鲍管家,又像是在安慰自己罪恶的灵魂。

    “你办事向来很靠谱,董事长经常夸奖你机灵。”鲍管家给康子东一点鼓励,暗忖这小子像自己年轻时候那会,是个认定目标,会付出行动,采取手段的聪明人。

    挂断了鲍管家的电话,康子东叹了口气,走到卫生间,照了照镜子。

    镜子里的自己,英俊潇洒,早已褪去了多年之前的青涩,他如今是无数年轻女子眼中的砖石王老五。

    康子东知道自己是个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人,无论情感,还是事业,他都需要继续地走下去,尽管偶尔会违背良心。他从小就被父母给遗弃,一切都来自于自己的努力,人如果不自私一点,世界就不会对你公平,这是掩藏在康子东性格中的阴狠,也是他在亲贝集团能够爬得这么高的原因。

    对于贝旭青的看法,康子东是这么理解的,人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开始追求一些比较特殊的品味,在别人眼中看来,或许有些畸形,甚至有些变态,但无法影响贝旭青在人们心中的形象,他是个大企业家,大慈善家。

    小媛并不是自己第一个安排送进贝旭青豪华别墅的小女童,这么多年来,康子东花费了不少心血,给贝旭青在各地物色了不少乖巧的女童。

    这一次,康子东之所以无法做到心安理得,或许是因为小媛和自己来自于同一个福利院,同时,小媛还是吕诗淼认领的义女,小女孩的身上有着吕诗淼的影子。

    康子东目光变得冷峻,终于不在纠结,既然你再次背叛了我,我对你完全可以残忍一点。

    ……

    苏韬和吕诗淼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十点多。苏韬望着故意闭眼,佯作睡觉的吕诗淼,用手指捏了她的鼻子,被吕诗淼给一把拍掉,抱怨道:“你真讨厌!”

    苏韬将脸埋在吕诗淼的脖子边,蹭了蹭,卖了个萌,“这样还讨厌吗”

    “恶心!”吕诗淼觉得身上又痒了起来,再继续纠缠下去,恐怕又是一场恶战,连忙撑着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和小媛越好,今天要陪她一整天。”

    苏韬点了点头,微笑道:“你的干女儿,也是我的女儿。”

    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轻声啐道:“别自作多情了。”

    苏韬意外道:“怎么咱俩的关系,还不值得推心置腹吗”

    吕诗淼叹了口气,道:“咱俩的关系到此为止,你啊,在我的眼里,永远就是个小弟。”

    “你这话说的,不打算对我负责任”苏韬从床上蹦了起来,有点不高兴地抱怨道。

    “你还年轻,有自己的生活,我已经对婚姻彻底失望,以后打算就自己过。”吕诗淼冲着苏韬甜美的一笑,“这次我回到白鹤市,就是打算接小媛回汉州,以后我和她娘儿俩相依为命。”

    苏韬感觉又心疼了,这女人总是给人一种面对困境,特别倔强的感觉,分明是一朵娇艳的花,但却如同野草一样生命力顽强。他笑道:“别抛弃我,我会缠着你们的。”

    吕诗淼白了苏韬一眼,打趣道:“你啊,还是多关心那些姐姐妹妹吧。”吕诗淼虽然看得很开,但她也是知道与苏韬关系亲密的那些女人,论容貌与实力,每一个都不比自己差。

    见苏韬被自己一句喷得无言以对,吕诗淼觉得自己语气太过严厉了些,心中一软,转移话题道:“小媛的哑病,你能不能治好”

    苏韬暗忖吕诗淼终于这么严肃的问自己这个问题,之所以一直没问,恐怕是担心得到的是个坏结果,如果苏韬都束手无策,那小媛能够重新开口说话的几率,就太低了。

    “她的病,如果要治,也得慢慢调理。”苏韬没有打包票地说道。

    吕诗淼见苏韬这么说,心中一松,她对苏韬很了解,肯定有治疗的办法,有点激动地说道:“好吧,那就给足够的时间,一定要治好小媛。”

    见苏韬咧开嘴,露出满口白牙,得意地笑着,吕诗淼想起之前的话,突然明白苏韬的意思。

    你不是要相依为命吗现实告诉你,少了我,就是不行啊!

    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已经穿好了衣服,在原地转了圈,指着苏韬,命令道:“赶紧起床吧,半个小时之后,咱们就出发!”

    大年初一,要有一个新气象,苏韬一边穿衣洗漱,一边回复手机里的短信、消息。

    蔡妍发了一张自拍照过来,这女人穿了一件宽松的红色羽绒服,头发披在两肩,脖子上扎着白色的毛绒围巾,眉毛弯弯,眸光如水,让人心动不已。自己拒绝和她一起过年,恐怕让蔡妍挺伤心。不过,她主动给自己发了一张带照片的祝福消息,足见这邻家姐姐,已经原谅了自己。

    晏静倒也简单,发了四个字,“春节快乐!”,能让这个高冷的女强人,给自己主动发短信,这是许多人都难以想象的事情。

    远在俄罗斯的薇拉,发了和一个老人的合影过来,老人看上去很和蔼,面容整洁,额头饱满,简单地分析,应该是她的外公。

    苏韬虽然没有春节与家人团圆的习惯,他还是感觉到了浓烈的情谊,人活着,无论走到哪里,在远方都有牵挂着自己的人,这就是一种幸福。

    苏韬和吕诗淼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福利院,值班的陈娟见到两人,苦笑着与吕诗淼说道:“一大早就被贝董安排人接走了。给你打了电话,但你没有接听。”

    吕诗淼皱了皱眉,困惑道:“贝旭青为什么安排人接走小媛”

    陈娟无奈道:“是院长安排的,说昨天晚上吃团圆饭,贝董事长特备喜欢小媛。他一个人在家过年,觉得冷清,所以就将小媛接过去了。”

    “这理由有点太牵强了吧。”站在旁边的苏韬分析道:“既然是害怕冷清,为什么要选一个哑女呢”

    陈娟有点语塞,叹气道:“这个,我就不大清楚了!不过,贝董是白鹤市的名人,身份显赫,小媛是我亲自送上车的,她应该不会遇到危险。”

    吕诗淼眸光复杂,望了一眼苏韬,她拿捏不定,下意识地想找苏韬出主意。

    苏韬叹了口气,沉声道:“小媛是个孤儿,她没法说话,不能表达自己的心意,你们就这样将她送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这是件很不公平的事情。”

    陈娟微微一愣,叹了口气,道:“主要贝董,是福利院最大的捐助人,他承诺会给我们提升捐助额度,明年福利院的财政情况就可以更加宽裕一些了。”

    苏韬见吕诗淼表情复杂,明明很关心小媛,又在犹豫,毕竟她和小媛的认领关系,并没有落实到法律上,两人是孤儿院内部达成的口头承诺而已。

    “我们去接小媛吧。”苏韬问吕诗淼,其实也是在帮她拿主意。

    “没错!我要履行我对小媛的承诺。”吕诗淼叹了口气,与陈娟道,“你知道贝旭青的家在哪儿吗”

    陈娟点了点头,道:“在白鹤市,没有人不知道贝宅,那是一个很大的庄园。”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吕诗淼有点紧张,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小媛的处境有些危险。

    两人正准备离开,院长熊兰迎面走了过来。熊兰以前是副院长,老院长去世之后,就成了新院长。但她显然没有老院长那么得人心。

    熊兰皱了皱眉,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小淼,春节好啊,今天是大年初一,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

    吕诗淼直接问道:“让小媛去贝旭青家,是你同意的吧”

    熊兰见吕诗淼的语气不佳,皱了皱眉,不高兴地说道:“第一,我是福利院的院长,即使我同意了,这也是我权限范围,你凭什么质问我第二,贝旭青是白鹤市有名的慈善家,也是福利院最大的捐助者,他能邀请小媛去他家中做客,那是一种机会。如果小媛真的攀上了贝董的高枝,以后人生就彻底改变了;第三,我知道你在争取领养小媛,刚才贝董的管家给我打电话,贝董也准备领养小媛,我看你就不要操这个心了。”

    吕诗淼被熊兰这饭话,说得面红耳赤,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苏韬最看不得这种嘴脸,开口道:“福利院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地方,没想到遇见你这样一个浑身铜臭的人。小媛虽然是个孤儿,她年龄还很小,但她的人生,也不应该被你们随意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