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42章 残缺如她很美
    虽然才晚上十点,但拜年的电话和短信,就络绎不绝。苏韬打开手机,随手点了一个红包,发了三个红包,吕诗淼提醒道:“到酒店了!”

    苏韬跟着吕诗淼下了出租车,酒店很冷清,大过年的谁不在家吃团圆饭,而是到酒店来开房,也算得上奇葩。所以女服务员望着苏韬和吕诗淼,眼神总有点那么点怪异,因为这一男一女竟然开得是两间房。

    苏韬当然只打算开一间房,不过吕诗淼很坚持,苏韬也就顺着她的心意,如果两人之间的温度够了,两间房也可以并成一间,只不过稍微有点铺张浪费而已。苏韬虽然勤俭,但还不至于为这多出来的房费斤斤计较。

    白鹤市气温比汉州要低四五度,吕诗淼有点感冒,这给了苏韬的很好的借口。

    苏韬跟着吕诗淼了进了她的房间,笑道:“你有点生病,这房间的空调有点不给力,晚上一个人睡觉你会不会觉得冷”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了,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如果觉得冷,我可以多加两层被子!”

    苏韬摇头,走到床边,伸手抹了抹被子,摇头道:“被子太薄了,而且摸上去有点潮乎乎的,肯定没有晒透。”

    吕诗淼打开行李箱,将里面的衣物用品取出来,心不在焉地敷衍道:“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我觉得,咱们独处异地,人生地不熟,两个人凑在一起过这个年,会比较合适。”苏韬露出了狐狸尾巴。

    吕诗淼挥了挥手上灰色的弹性加绒紧身裤,“休想,你赶紧给我回自己的房间。”

    苏韬当然不搭理吕诗淼的逐客令,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开始发红包,王鹏和赵剑在群里抢得不亦乐乎,肖菁菁也冒了个泡,说“恭祝大家春节快乐。”

    吕诗淼听见有女人的声音,不悦地瞪了苏韬一眼,“我去洗澡了,希望等我出来的时候,你给我消失!”

    “要不要一起洗啊”苏韬连忙将手机给丢掉,朝卫生间走了过去。

    门被反锁了,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苏韬只能无奈地叹气,暗忖早知道刚才不去玩抢红包,这样说不定能和吕诗淼来一个亲密的水戏鸳鸯。

    叮咚,门铃声响起,苏韬皱了皱眉,暗忖这个时间点,怎么会有人来拜访

    今年年三十,就是抓黄赌毒的警察叔叔,也没精力管事儿了吧

    苏韬透过猫眼,往里面瞄了一眼,见是康子东,叹了口气,打开门缝,困惑地问道:“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康子东微微一怔,道:“我找小淼,她在隔壁房间”从前台酒店入驻信息来看,吕诗淼应该住的是这个房间。

    “错了,她就住在这个房间,正在洗澡。”苏韬把门多打开了一些,浴室靠着门,可以清晰地听到花洒喷出的水声。

    吕诗淼在浴室内很配合地问道:“是谁来了”

    苏韬笑着回应道:“服务员,问我们需不需要点餐服务!”

    这小子满口跑火车,康子东面色白了白,沉声道:“能不能单独聊一会儿”

    苏韬想了想,将门给带上,走出了房间,道:“那就聊吧!”

    “你是不是故意与小淼演戏骗我”康子东掏出了一支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

    “你觉得我有那么无聊嘛”苏韬耸了耸肩。

    康子东面色一沉,道:“那你俩为什么要定两个房间”

    苏韬笑道:“虽然我俩属于那个关系,但觉得开两个房间,可以更加地尊重对方。难道男女朋友,一起住酒店,就必须要住一间房吗”

    康子东被苏韬反问了一句,顿时无言以对,这家伙嘴巴很厉害,明明自己说的理由很牵强,但却让自己没有办法继续追问。

    康子东眼中闪过一丝冷色,沉声道:“小淼,是我喜欢的女人。即使她刚才拒绝我,我也不会轻易放弃。”

    苏韬无奈苦笑道:“你这个人活得很窝囊!明明别人不喜欢你,你偏要死缠烂打。你知道吗这样只会,让人更加觉得你讨厌。”

    苏韬居高临下的态度,终于激怒了康子东,他突然伸出一只手,直接朝苏韬的脖子上掐了过去。

    康子东虽然这几年爬到了亲贝集团的高层,但他可不是任人揉捏的善茬,在福利院这种环境中长大,想要成为人上人,就得比一般人要狠。

    康子东凶相毕露,他要让苏韬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不过,康子东的手并没有顺利地抵达苏韬的脖子,苏韬反应很快,先捉住了他的手腕,轻轻地一拧,康子东就感觉手腕失去了控制。苏韬向前一推,康子东的手腕吃痛,只能下意识地顺着这股推力,往后退了一步,苏韬紧接着又踢了一下他的膝关节,康子东就跪在了地上。

    康子东没想到自己准备打人,反而被人打了,怒道:“你真有种!”

    苏韬笑了笑,在康子东的屁股上踹了一脚,让他吃了个狗吃屎,沉声道:“看在你和吕诗淼的情分上,我就给你点小小的教训,如果你再惹我,我下手就不会这么轻了。”

    康子东好不容易爬了起来,揉着自己的手腕,沉声道:“这里是白鹤市,你竟然敢跟我动手,你给我走着瞧吧。”

    言毕,康子东灰溜溜地离开。

    有些人即使穿得西装革履,伪装得很好,但很难掩饰内在狠辣的气质。

    康子东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他在福利院的伙伴面前表现得很正派,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并不代表这个人真的那么积极上进。

    苏韬总觉得康子东有点不对劲,他身上有种让自己不舒服的感觉,这与他是否喜欢吕诗淼无关。

    苏韬见过各种各样的病人,虽然他对相术没有研究,但从言谈举止,可以大致看出一个人的内在性格。

    康子东浓眉鹰目勾鼻,尽管竭力的掩饰,但还是透着一股戾气。刚才康子东准备跟自己动手的一瞬间,戾气扑面而来,苏韬若不是有一技傍身,恐怕角色就得对换,吃亏的就是自己了。

    里面传来卡擦一声,苏韬推门而入,吕诗淼用毛巾揉搓着头发,问道:“刚才是谁”

    吕诗淼又不傻,尽管隔着一段距离,但她肯定听出了康子东的声音。

    “康子东,你的追求者!”苏韬酸溜溜地说道。

    吕诗淼嘴角也露出了苦笑,“唉,我真的很怕见到他。”

    “是觉得他心理扭曲了吗”苏韬揣测道。

    吕诗淼点了点头,道:“刚和乔波结婚那会儿,我总感觉有人跟踪我。后来有一次突然发现,那人就是康子东。这也是我不大愿意回到白鹤市的原因。”

    “没办法,谁让你太迷人了。”苏韬淡淡笑道。

    “你是怎么让他离开的”吕诗淼蹙眉问道。

    “看过动物世界里,雄性动物如何追求雌性动物吗赤膊对战,谁赢了,谁就有机会。”苏韬打了个比方,轻松道。

    “你和他动手了”吕诗淼无奈苦笑,“他的报复心理很强,肯定会来找你麻烦。”

    苏韬摇头,沉声道:“为了你,就是天王老子,我也敢得罪。”

    吕诗淼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低下头叹气道:“肉麻!”

    见苏韬赖着死活不走,吕诗淼也是没有办法,尤其是刚才康子东来过,吕诗淼心里有点惴惴,若是康子东再来的话,那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呢

    “我去洗个澡,十分钟就好!”苏韬朝吕诗淼笑了笑,就往卫生间跑去。

    外面发出嘭嘭的爆炸声,吕诗淼穿着宽松的睡衣,走到窗户边,漫天绚丽的烟花,在黑暗的天际,编织了一簇簇璀璨的花火,五颜六色的彩光,点缀着原本略显单调的星空,宛如在黑幕上用彩笔勾画,形成壮观绮丽的视觉冲击。、

    吕诗淼享受此刻的平静,回到了自己长大的城市,见到了那么多伙伴,身边还有一个让自己动心的男人相伴,这种滋味难以言喻,自己是嗅到了幸福的味道吗

    那是与乔波结婚多年,未曾品尝过的惬意。

    不知何时,腰间一暖,强有力地臂弯,环绕在自己的小腹,她下意识地回头,望见苏韬那张俊朗的面庞,眼中满是温柔与善意。

    “谢谢你陪我回来过年!”吕诗淼淡淡笑道,双手搭在苏韬的胳膊上,感受着他肌肤传来的温度。

    “谁让你如此叫人心疼!”苏韬面颊贴着吕诗淼的粉面,轻声叹气道。

    吕诗淼缓缓转过身,轻轻地抱住了苏韬,主动送上了水润的红唇,苏韬手掌下滑,托住了她丰润挺翘的臀部,让她双腿环绕,坐在自己的腰间,窗外的烟火缤纷不绝,两人的情感火花,绽放出一朵朵小花,感情在这种温暖的氛围中升级。

    “记住,你永远是我的小情人,只要我需要你,你必须给我出现。”吕诗淼感觉自己身上被热浪侵袭,气息紊乱,断续地说道。

    “你不仅是我的情人,已经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苏韬咬着吕诗淼的耳垂,“你想跑,也跑不了!”

    他知道,江淮医院的院花,从此刻彻底地沦落,永远占据内心的一角。

    吕诗淼没有在最好的年华,遇到苏韬,但细细品味,残缺如她,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