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39章 内心藏着侠骨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请大家关注一下本人的微信公众号“烟斗老哥”,番外二,即将发布。)

    送走金崇鹤,苏韬给苗豆豆开始治疗大脚疯。经过几天的针灸治疗以及服用汤药,小姑娘的双腿明显有了改善,浮肿好了许多,原本枯黄的面色也有了水色。苏韬见苗豆豆手边放着初中教科书,笑道:“豆豆,你还真用功!”

    苗豆豆用力地点头,红着脸望向不远处的肖菁菁,弱声道:“菁菁姐,告诉我,一定要努力学习,这样才能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

    苗豆豆年纪还很小,眉眼没有完全张开,有山区少女特有的淳朴及坚韧。大脚疯是一种极其折磨人的慢性病症,她能够保证积极乐观的态度,实属不易。

    苏韬望了一眼正在整理屋子的肖菁菁,笑道:“你现在已经成为别人的偶像了啊!”

    肖菁菁红了脸,道:“我只是想鼓励她而已。”

    苏韬突然想起一件事,好奇道:“对了,就快过春节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火车票买了没,我给你多放几天假。”

    肖菁菁提醒道:“早就买好了,上次跟你说过。”

    苏韬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哎呀笑道:“你看我这个记性。你把票给我看看!”

    肖菁菁想了想,从皮夹里取出火车票,递给了苏韬。苏韬将火车票直接给撕掉了,肖菁菁露出惊讶之色。

    苏韬笑道:“你今年的表现不错,师父奖励你,你可以坐飞机回家,晚点我就给订飞机票。”

    肖菁菁听苏韬这么说,心情复杂无比,沉声道:“那会不会太浪费了,我买的是卧铺票,只要睡一宿,就能剩下大几百了。”

    肖菁菁虽然进入三味堂,不过数月,但她有了点积蓄,骨子里还是穷人家的孩子,精打细算。

    苏韬摇头笑道:“我从现在就得好好培养你。勤俭节约,虽然是美德,但还是得不断提升一下自己的阅历。三味堂的大弟子,连飞机都坐不起,这传出去那是给我丢脸!”

    肖菁菁捏着衣角,左右摆了摆,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那就听你的吧。”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眼睛还是盯着被苏韬撕成两半的火车票。

    苏韬觉得肖菁菁没骨气,干脆将火车票撕成碎片。

    肖菁菁的表情变得惊讶,然后又有些心疼,暗忖即使要自己坐飞机,这火车票总得让自己退了吧,可是好几百块钱呢。

    苏韬没不会体谅肖菁菁的心情,虽然自己与这个女弟子年龄相仿,但骨子里将她视作自己的亲人看待。

    女孩子要富养,千万不能为了这点小钱就折腰,以后才不容易被人用钱砸晕,轻易地给骗到手。

    苏韬并不知道,自己就是在用钱砸晕肖菁菁。肖菁菁虽然心疼那额外浪费掉的几百块钱火车票,但心底还是很高兴,苏韬心中有她,她不是个透明的人。

    樊梨花在门口朝里望了两眼,苏韬将她喊了进来,笑道:“豆豆的脚好多了。”

    樊梨花仔细看了许久,激动地说道:“苏大夫,我真得感谢你。”

    苏韬见樊梨花热泪盈眶,心情也是很复杂,她为了给苗豆豆治好病,费尽心思,一个女人家走南闯北,吃了不少苦,这就是母爱。

    苏韬叹了口气,笑道:“豆豆的病,想要彻底康复,至少得半年时间,春节就要到了,你们可以先回老家过年,过完春节再回来。”

    樊梨花犹豫不决,欲言又止。

    站在一旁的肖菁菁连忙道:“樊大姐,想留在三味堂过年。”

    樊梨花也就不瞒着,眼睛一红,哽咽道:“苏大夫,我实话实说吧,在三味堂的这段时间,我和豆豆都很快乐。如果回老家,我反而有阴影。她父亲其实不让我出来给豆豆治病,觉得她是个女孩子,不值得投入那么多的精力。”

    苗豆豆听樊梨花这么说,也开始了抹眼泪,山区比较偏远落后,重男轻女的现象比较多。

    樊梨花继续叹气道:“他爸一直想让我再生一个儿子,但我不能这么做,如果真有个小的出来,豆豆她这一生就彻底的毁了。”

    苏韬感觉心脏被戳中了软处,沉声道:“樊大姐,从今天开始三味堂就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豆豆是个好姑娘,我一定会让她站起来。”

    肖菁菁在旁边看得也是泪花溢溢,自己这个师父,看上去玩世不恭,但心肠很软,内心深处藏着侠骨,这在当今的社会,是难能可贵的品质。

    ……

    白鹤市位于淮南省北部,经济相较于中部的汉州市欠缺了一些,主要与地理环境有关。汉州是标准的平原地区,而白鹤市是山林地势,海拔在八百米以上,交通无法像平原那么畅达。

    大年三十,苏韬陪吕诗淼前往白鹤市过年。下了火车站之后,并肩而站的苏韬和吕诗淼,顿时变成了男女的目光焦点。

    吕诗淼外面披了一件白色的长款羽绒服,拉链打开,露出里面贴身的黑色高领衫,将圆润丰满的体态衬托得玲珑有致,下身穿着斜线条的斑点黑色长筒加绒紧身裤,明明未露任何风光,却给人一种性感妩媚的感觉,主要是那紧绷的丰腴之感,让男人很容易腾起火苗。

    苏韬身上穿着一件厚袍,肩上挎着个行医箱,厚袍并不笨重,里面是鸭绒胆,是晏静前不久特地让人送来。苏韬虽然觉得穿上觉得有点古怪,但还是接受了这件风格复古的袍子,他知道人想要成功,就得学会包装自己,作为一个中医天才,穿仿古的袍子,可以很装逼。

    虽说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但人的身材会给衣服加分,苏韬穿上这身厚袍,倒是有种出尘的仪态,尤其是和吕诗淼站在一起,一个时尚,一个古朴,一个妩媚,一个俊朗,形成极强的视觉冲击力。

    “你觉不觉得热”吕诗淼笑眯眯地望着苏韬,尽管嘴上不愿意让苏韬跟着自己回白鹤市,但女人都喜欢口是心非,他真跟过来了,心里觉得挺甜蜜。

    “你热吗热的话,可以脱衣服啊!”苏韬肆无忌惮地扫了扫吕诗淼曼妙的胸部,流氓地说道。

    “你没看到旁边的人都在看你这奇葩的穿着吗”吕诗淼没好气的说道,“跟你走在一起,亚历山大!”

    苏韬自顾自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摇头道:“我对衣着很满意啊,敢这么穿的人,一定是帅哥!”

    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叹气道:“罢了,你的脸皮太厚,我实力不够,无法打穿!”

    苏韬哈哈大笑:“就喜欢你这无力吐槽的劲,特别可爱。”

    苏韬心里对自己的穿着,其实也是有那么一点不敢恭维。但是,人就是这样,会有一种猎奇的心态,明知穿了衣服,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另类,但还是想要标新立异。

    两人走出火车站,被汹涌的人潮给淹没,吕诗淼一直留意着站在围栏边的人群,看见一块方正的牌子上写着自己的名字,连忙拉了拉苏韬朝那边走了过去。

    等吕诗淼走到身前,接人的女子才反应过来,上下打量着吕诗淼,笑道:“淼淼,你这变化也太大了吧,根本认不出来。”

    吕诗淼给女子一个拥抱,道:“小娟,很高兴见到你,你也变样了,感觉瘦了很多。”

    陈娟望了一眼苏韬,眨了眨眼,笑问:“这位就是你的先生,乔波”

    吕诗淼红了脸,摇头道:“他是我的同事!”

    陈娟微微一愣,知道其中有故事,也就没有细问,连忙拿起吕诗淼手中的行李箱,转移尴尬,道:“我男朋友的车,停在那边,你们跟我一起来!”

    陈娟走到马路边,一辆银色的面包车打开车门,一个高个汉子从驾驶位走下,打开了后备箱,热情地帮两人将行李搬了上去。

    “这是我男朋友,钱强。”陈娟微笑着介绍。

    钱强嘿嘿憨厚地笑了两声,“喊我强子就好了。”

    吕诗淼凑到陈娟耳边,说了几句话,陈娟摇了摇头,道:“你可别夸他,就是个流动卖水果的,一点出息都没有。”

    钱强见陈娟说自己不好,也不生气,“虽然我没钱,但对你真心实意啊。”

    “没羞没臊!”陈娟面颊一红,嘴角翘起弧度,陈娟虽然长得很普通,但笑起来很有亲和力。

    吕诗淼和苏韬对视了一眼,都明白对方的意思,这对男女虽然活得平凡,但感情不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四人直接来到白鹤市儿童福利院,陈娟大学毕业之后,回到福利院成为这里的工作人员。吕诗淼从行李箱里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礼物,分别散给自己援助的孩子,苏韬见吕诗淼被孩子们簇拥在一起,内心暗叹,此刻的吕诗淼就像是天使,微笑如同和煦的阳光。

    一个模样清秀的小女孩,看上去只有岁,吕诗淼牵着她的岁手,往苏韬这边走了过来。

    “这是我女儿,小媛。”吕诗淼微笑着介绍道。

    苏韬当然知道,小媛只不过是吕诗淼认的义女,并不是她亲生的女儿,弯下腰将小媛抱在空中兜了一圈,笑道:“这小姑娘长得真水灵!”

    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低声道:“你把她都给吓坏了。”

    苏韬仔细看了小媛一眼,见她面色泛白,苦笑道:“是我太激动了。”

    他暗叹了口气,觉得有点心疼,这小姑娘是个哑巴,很怯生,即使刚才分明很害怕,但却不敢发声。孤儿院内,不少儿童都患有先天性疾病,因此才会被亲人遗弃。不过,小媛能听得懂别人的话,她的哑病是后天造成的。

    分发完礼物之后,陈娟笑道:“今年的除夕团圆饭,不在福利院,东哥说在仙鹤楼摆了好几桌,咱们是沾了你的光哦!”

    吕诗淼为难地笑了笑:“我不太想去。”

    陈娟牵起吕诗淼的手,道:“那可不行,否则,东哥可饶不了我的。”

    苏韬在旁边看了有点不高兴,这吕诗淼明显跟那个什么东哥还是西哥的,这是有一腿的节奏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