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38章 注定成为对手
    宋思辰主动给苏韬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以新中医联盟为基础的“岐黄慈善”,收到了创建以来最大的一笔无偿捐助。

    捐助方面是财大气粗的s财阀,韩国企业虽然很多时候令人生厌,在经营企业的过程中,以小气、吝啬、刻薄闻名,但面对白字黑子的协议,他们还是不会食言,很快就给“岐黄慈善”的对公账号进行汇款。

    “现在我和老窦都放心了。至于那帮之前对你有质疑的老家伙们,也可以彻底闭嘴了。”宋思辰一直没有跟苏韬提起,新中医联盟内部对苏韬担任会长的反对声音,他和窦方刚承担了有很多压力。

    苏韬也有所耳闻,这一次算是用实际成绩,让那些人刮目相看。

    岐黄慈善成立一个多月的时间,众多成员竭力地宣传,为基金拉赞助,结果是,总共筹集了不过数百万元的捐助款。然而,苏韬通过一次医治,就募集了约五千八百万的捐助,这显然让他们都震惊了。

    尽管对于其他慈善基金而言,这几千万并不算什么,但如今是迈出第一步,开了个好头。

    苏韬有自己的祖传家产,他完全可以让s财阀投资三味堂,这样这笔钱就成为自己的私人财产。但苏韬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为岐黄慈善和背后的新中医联盟无偿做了一次贡献。

    苏韬内心深处感谢宋思辰和窦方刚二老的提携,虽然想出不多,但君子之交淡如水,与两人可以说跨越了年龄的界限,“岐黄慈善基金下一步,宋老有何打算”

    宋思辰对苏韬的性格很了解,他没问一个问题,其实内心都有自己的答案,于是笑了笑,道:“我和老窦商量过,现在公益项目这么多,我们一定要选择适合长远发展。老窦提议关注夕阳产业,关注孤寡老年人的保健问题,你觉得如何”

    “养老问题,随着华夏慢慢进入老龄化社会,是必须重视的问题。这可以当做岐黄慈善资金的用处之一。”苏韬顿了顿,“或许我们还可以尝试关注另一个领域,那就是儿童福利院”

    宋思辰拧眉沉思许久,叹气道:“帮扶那些孤儿吗这的确是国内的空白领域,值得我们去关怀。”

    苏韬淡淡笑道:“这只是不成熟的想法,毕竟援助孤儿,没有任何的收益。”

    “正因为没有收益,所以才需要我们去做”宋思辰语气严肃地说道。

    老年人市场,其实很多人都在做,虽然老年人是弱势群体,但老年人一般手中都有养老金,而且随着更多的人退休,市场会越来越大。

    这对于商人而言,有很大的挖掘空间,是一个能产生收益的市场。但孤儿群体,没有任何收益,是很少人关注的灰色地带,不仅商人不会关注,连媒体也较少关注。岐黄慈善如果选择这一块领域投资,无疑是一个只付出无法获得回报的领域。

    但,既然一心一意做慈善,那就不能有利可图才去做,必须实实在在地做出一些东西,对社会作出贡献。这样才会让社会上的爱心人士,源源不断地支持基金。

    很多慈善基金,只不过是巧借名目的壳子,他们打着慈善的目的,事实上骗取爱心人士的捐赠,为一些权势者提供周转资金的通道。如今慈善基金行业混乱,既然新中医联盟想要打造一个让人信服的慈善基金,那就得脚踏实地,做出让人信服的东西。

    关注孤儿,并非苏韬随口说出的想法,有这么个感触,主要还是来源于吕诗淼。至于陪吕诗淼去她成长的孤儿院过春节,也是希望通过这次出行,设身处地的了解儿童福利院的实际情况。

    与宋思辰陆续聊了一下自己的想法,苏韬才挂断电话,

    岐黄慈善基金,后期主要围绕两个方面,老年人养老项目及儿童福利院项目。基金的发展方向包括两个步骤,第一,主要是以医疗援助的形式,对养老院、孤儿院进行帮助;第二,由基金出资,联系地方政府,创建属于岐黄基金的养老院和孤儿院。这个创建,可以包括新建或者在原来的福利院基础上进行升级改建。

    当然,这也并非没有任何收益。无论是国家还是地方政府,对民营福利院都有补助政策,这些政策包括减免税收及土地优先使用权。

    宋思辰沉默许久,给窦方刚拨通电话,说明了苏韬的想法。

    窦方刚轻轻地拍了一下桌面,感慨道:“这才是能扛起中医大旗的年轻领袖,如果他是个只看收益,不求付出的人,我倒看不起他了。就这么办,我无条件支持”

    宋思辰叹了口气,苦笑道:“一个是关注黄昏,一个是关注朝阳,如果办得好,那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如果办不好,那就流于形式了。”

    窦方刚摇头,沉声道:“老宋,你什么都好,唯一一点就是缺乏勇气和魄力。苏韬这么年轻,他有这么远大的想法,咱们这些老家伙,必须要支持,不能退缩”

    “你说的对,绝不退缩”宋思辰被窦方刚这么一刺激,也是热血燃烧起来。

    苏韬在互联网上查找了一下关于养老院及儿童福利院的资料,研究了片刻,肖菁菁前来敲门,告诉自己,门外有客人来找自己。

    来到大厅,看到金崇鹤,他身边站着一位帅气的男子和俏丽的女人。

    苏韬仔细看了许久,才认出来,男子是朴重勋,女子是崔宝珠,这才过了一天,两人就出院了看来自己的医术越来越厉害了。

    之所以第一时间没有认出,主要是因为朴重勋和崔宝珠两人都化了妆,女人化妆还能理解,男人也化妆,这大韩民国的子民还不是一般的妖气。

    朴重勋声音沙哑地说道:“苏医生,你好”

    他的汉语很糟糕,但苏韬还是能听明白,这就像华夏人讲英文即使发音不标准,但在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依然能轻易地被听懂。

    “你和宝珠小姐的病,还没有彻底康复,不应该到处溜达。”苏韬感觉朴重勋的手掌冰凉,善意地提醒道。

    金崇鹤先给朴重勋翻译了苏韬的话,然后主动与他解释,“我们今天等下就回韩国首尔,重勋想要感谢你,所以特地让我带他见你一面。”

    金崇鹤的话音刚落,朴重勋突然跪倒在地,然后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

    苏韬一脸懵逼,赶紧将朴重勋给扶起来。

    金崇鹤面带微笑地翻译道:“重勋,不仅谢谢你让他和宝珠醒来,而且感谢你说服了他的母亲。他和宝珠,准备明天开春结婚,届时还请你务必参加他的婚礼。”

    苏韬没想到自己做了一次月老,暗忖这朴重勋倒不算讨厌,笑道:“倒是看情况吧,即使人不到,祝福红包一定送到”

    金崇鹤微微一怔,明显不知道华夏人对待喜事的处理方式,还是如实告诉了朴重勋。

    朴重勋坚定地握着苏韬的手,又是叽里咕噜一阵,金崇鹤笑道:“重勋说,到时候,他肯定会派人亲自请你过去,如果不肯,那就把你绑过去”

    苏韬笑了笑,无奈道:“那就先答应他吧”人都给你跪下了,你还推脱,那实在说不过去。

    金崇鹤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白色的信封,道:“这里面是一个邀请函,我的韩医馆将正式对外营业,跟重勋的婚期相近,也请你到时候顺便光临另外,国际医学峰会,明年也会在那个时间点在首尔举办,以你的实力,可以在峰会上一展锋芒”

    金崇鹤这个家伙,虽然是对手,但真的很难让人对他讨厌。

    苏韬收好信封,暗忖请自己参加国际医学峰会,或许才是重点,这是个高水平的平台,莫非这家伙想在那个时候,战胜自己他微微笑道:“如果有空,肯定前来捧场”

    金崇鹤复杂地望了苏韬一眼,暗忖这还真是个有魅力的家伙,只可惜自己不能让他成为自己的朋友。让韩医让世界认可,必须要击溃中医,而不出于意外,十年之后,苏韬将是华夏中医的代表人物,自己与他势必要决出雌雄。

    “你需要小心,李俊洙已经如是交代,他请的是一位泰国有名的龙婆,你破解了他的降头术,他一定会来找你的。”金崇鹤还是低声提醒苏韬。

    龙婆是泰国人对有名望僧人的尊称,尽管是个敌人,但金崇鹤不希望苏韬突然暴毙,金崇鹤还得在公共场合,光明正大地战胜苏韬。

    三人需要赶航班,并没有过多久留,苏韬望着朴重勋和崔宝珠两人的背影,心情好了不少,虽然不熟悉朴重勋,但至少表面上来看,这是个对感情忠贞,知道感恩的男人。

    虽说大夫的眼里,只有病人,没有善恶,但救了个好人,总比救了个坏人,要有价值。

    至于对金崇鹤,苏韬有了更新的认识,如果自己不是个医生,也会钦佩这样充满绅士风度的优雅男人,只可惜同行相轻,异性相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俩注定只能成为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