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36章 挑战神明权威
    狄世元之所以谈判的过程如此强硬,主要对苏韬的医术足够自信,毕竟从他认识苏韬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苏韬失手过。

    狄世元害怕自己份量不够,故意还打了个电话给宋思辰老先生,说明了财阀无偿捐助基金五十亿韩元的可能性,宋思辰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非常高兴,虽然他们这些新中医联盟的老人竭力奔走,至今基金会也只拉到数百万元的资金而已,五十亿韩元换算成华夏币,大约五千八百万左右,可以做不少公益活动了。

    通过组织慈善活动,让中医真正地走入群众,同时策划几次有意义的事件,打响新中医联盟的名气,这是一整套的营销方案,当初也是苏韬提供的主意。

    “苏会长,这件事你可要办得漂亮一点,如此一来,咱们的基金会就彻底地打开局面了。”宋思辰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并不是我不愿意给那两个韩国人治病,而是对方中的是降头术”苏韬无奈叹气,如实说明情况。

    “竟然是降头术”宋思辰也是微微一惊,“降头师的实力如何”

    “至少五十年功力的黑衣降头师”苏韬苦笑,降头师分黑衣和白衣,黑衣下降,白衣解降。

    “那比较难治啊”宋思辰皱眉,“如果治好了,恐怕还会被降头师盯上。”

    宋思辰不愧被称作天眼,对杂学野史了然于胸,苏韬笑道:“罢了,我还是试着治一治吧。”

    宋思辰点头,唏嘘道:“如果你真治好那两个韩国人,这五十亿韩元拿得也不算太过分”

    狄世元见苏韬终于答应尝试给朴重勋、崔宝珠治病,暗自松了口气,但也看得出来,苏韬接这个活儿很为难,心中也有点过意不去。

    苏韬来到了重症监护室,见到了朴重勋的母亲申彩依,她眼睛浮肿,黑眼圈明显,昨天并没有睡好觉。

    对于申彩依而言,财富、地位,此刻全部都是浮光掠影,只要能救她的儿子,付出一切代价都能够接受。

    申彩依紧紧地握住苏韬的手,用韩语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金崇鹤在旁边解释道:“申女士很关心自己儿子的健康,只要能治好他,你就是她的恩人”

    苏韬对申彩依改变了些许看法,昨天晚上金崇鹤结束手术之后,申彩依的表现让人没什么太多好感。

    当然,苏韬也搞不清楚申彩依此刻的情绪是发自肺腑,还是迷惑自己。他淡淡地笑了笑,“请转告申女士,我会竭尽所能但我只是个医生,任何医生都没有办法做到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金崇鹤淡淡一笑,对苏韬的从容还是很佩服,尽管这个华夏的天才医生很年轻,但处人与事已有大将之风

    苏韬进手术室之前,突然问金崇鹤,“能否将朴重勋和崔宝珠两人随身携带的物品拿给我”

    虽然不知道苏韬目的何在,金崇鹤还是安排人取来了两人的行李箱。

    申彩依见苏韬当众准备打开自己儿子的行李箱,准备阻止,却是被金崇鹤用眼神劝退。

    金崇鹤已经猜出苏韬的用意,他是想从行李箱的物品中,找到与将降头师下降头的线索。

    朴重勋的行李箱十分整洁,所有的衣服都是国际名牌,崔宝珠的行李箱看上去比较简单,不过看得出来是一个很注意细节的女孩,比如整理内衣和袜子的时候会进行区分,使用的化妆品,味道也是偏恬淡风格。

    终于苏韬停止了翻找,手里多出了两枚分开的蝴蝶玉佩。

    金崇鹤眼前一亮,矮下身子,低声问道:“这就是媒介”

    苏韬两只玉蝴蝶拼在一起,叹气道:“没错,朴重勋和崔宝珠中的是爱情降,两人必须要同时醒来才行。”

    爱情降头术,传闻一般使用的是降头油,制作方法比较诡异,降头师找到刚刚下葬的女子尸体,女子必须正好年满四十九岁,然后待在女尸的身边,念足四十九天的咒语,最后用容器接尸体下巴流出来的尸油,再配合其他药物磨粉,最终制成。

    当然,这只是传闻而已,但爱情降头术与降药有关系,而这蝴蝶玉佩则是下降头,传播降药的媒介。

    金崇鹤回想自己用鬼门十三针失败,果然比苏韬欠缺了一筹。自己仗着医术,凭借有鬼门十三针成功解降的案例,直接给朴重勋进行治疗,事实上,他对降头术不够了解,也没有更深入地寻找两人病因。

    申彩依望着那两只拼凑在一起完整的玉蝴蝶,目光中流露出复杂之色,情况很明显,自己的儿子跟下属关系不一般。

    申彩依早就听说过类似的消息,并没有故意介入,毕竟自己的儿子这么优秀,身边有女人,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无论儿子如何处理自己的感情生活,她的婚姻必须由家族做主。不过,她内心还是有些惊讶,自己的儿子不会像那些肥皂剧上演的那般,真喜欢上了个出生卑贱的灰姑娘了吧

    本草纲目拾遗藏器中,曾介绍一种异虫腆颗虫,“出岭南状似气盘褐色身扁带之令人相爱也彼人重之。”

    腆颗虫是常用来制作爱情降头术的素材,除此之外,还有能导致人晕睡的花草,比如曼陀罗,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许多药草。人如果长期携带在身边,慢慢地毒素会渗透到脏腑。

    治病找到病因,然后再针对性地采用正确的办法,就能够水到渠成地解开。名医和神医的区别在于,神医在了解病因的过程中,会更加的天马行空。

    金崇鹤对苏韬有了更新的认识,在某些方面,他必须承认比起苏韬略有不足。

    手术室内,崔宝珠和朴重勋并肩躺在两张床上,苏韬左右手各执一根银针,他出针的速度并不是特别快,几乎同时刺入两人的相同穴位。

    这时王国锋刚刚赶到,他听说苏韬已经在给病人治疗,连忙走到手术室外。

    如果说此前的交锋,王国锋输得不甘心,但此刻只能用震撼来评价自己的心情。

    小小的一根银针,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这一刻,大家甚至感觉不到苏韬的存在。这就是针灸最高的境界,传说中的针人合一。

    在别人眼中,苏韬在表演,他闲庭漫步,举重若轻。银针仿佛插上了翅膀,在空中划过,留下让人印象深刻的轨迹。

    省保健局的一位中医名家,此刻忍不住感慨道,“此生能见到这样的神针绝技,虽死无憾了”大家一开始或许都轻视苏韬,认为他太过年轻,但看到如此神乎其技针灸之术,早已抛去了成见。

    苏韬事实上并没有那么轻松,他觉得虚空之中,似乎有一双眼睛俯视着自己,那是一双可怖的眼睛,有种洞穿人心的力量。

    它仿佛在说:

    “凡人,你真的要挑战神明的权威吗”

    “你相信诅咒的存在吗”

    “你将遭受重重劫难,下无边地狱轮回百世”

    苏韬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幻想,是从朴重勋和崔宝珠体内逼出来的药物,再加上此前那玉蝴蝶上的佛文,让自己所产生得幻觉而已。

    不过,明知这是幻觉,但还是难以走出泥潭,这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才能够坚持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韬出针的速度在变慢,但思路依然保持流畅,穴位与穴位之间的联系,有种巧妙的必然,不在任何针谱的记载之中,但又理应如此。

    他使用的是御医经记载针法,名叫“降魔针”。案例中讲述,明朝皇宫嫔妃争斗异常激烈,南洋某国公主嫁给明皇帝之后,不少受宠的嫔妃得了怪病,出现呕吐、昏厥,神智身体腐烂的症状。当时一位姓胡的御医,自创了这套“降魔针”,控制了怪病的发展势头。根据胡御医的记载,当时嫔妃们得的其实就是“南洋降头术”

    “国锋,你看出什么没”金崇鹤不知何时站在了王国锋的身边,低声问道。

    “他使用的失传针术”王国锋嘴角泛起苦笑。

    “我不如他”金崇鹤简单地说了这一句,无奈地摇头离开。

    王国锋知道,金崇鹤害怕自己继续看下去,会彻底地失去争胜之心。他自嘲地笑了笑,自己或许很久之前,就没有勇气面对苏韬的医术。

    ……

    泰国首都曼谷,云佛寺。

    一个僧人,突然睁开眼睛。他肤色光润,双目如炬,摆放在前面整排的烛光,仿佛受到这带有凌厉气息的眼神,摇曳不止。

    他坐在那里许久未动,似乎在思考重要的事情,然后摇响了手边的佛铃。

    片刻之后,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推门而入。女子身高只有一米五上下,样貌清秀,身材婀娜丰满。

    她跪在僧人的身边,恭敬地拜问:“龙婆,有何吩咐”

    僧人站起身,取了一个佛牌,放在女子的身边,“找到那个人,留下佛牌”

    “遵命”女子小心翼翼地手捧佛牌,缓缓退出房间。

    佛牌有善恶之分,女子手中请下的是一个邪佛牌